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总有厉鬼想吃我软饭 作者:绣生

字体:[ ]

  《总有厉鬼想吃我软饭》作者:绣生
  文案:
  CP:以理(物理)服人受x女装戏精攻
 
  (一)
  高考结束之后,乡下穷苦小道士张羡鱼,揣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进城了。
  然后他发现,大城市里吃饭贵,住宿贵,学费也贵……总之什么都贵,钱花的比赚的快,口袋比脸还干净。
  工作也不好找,师父留的生活费一转眼就没了,只能重- cao -旧业勉强维持一下生活这样子。
  好在大城市里人多鬼多,爱搞事的鬼和有钱人一样多……张羡鱼喜滋滋搓手,开工了!
 
  (二)
  ——长宁路那栋闹鬼的屋子来了新租户。
  张羡鱼搬家的第一天,就遇上碰瓷的了。
  碰瓷的是个漂亮姑娘,说是离家出走无处可去,拉着张羡鱼哭的梨花带雨,张羡鱼好心好意收留了她一晚,这姑娘竟然赖着不走了。
  姑娘娇娇弱弱但能吃,一顿三碗饭,张羡鱼每天都在心疼自己的钱。
 
  (三)
  张羡鱼发现自己被骗了。
  捡回来的姑娘漂漂亮亮,娇娇弱弱,还总爱撒娇,但是姑娘去公厕进男厕所,一掏出来鸟比他还大。
  张羡鱼怒了,骗感情就算了,竟然还敢骗他的钱!
 
  一句话简介:穷苦道士,骗身可以,骗钱不行。
  ★阅读指南★
  ①主受,1vs1,攻受只有彼此。
  ②甜宠爽,有金手指。
  ③背景架空,文中内容与现实无关,请勿代入考据。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羡鱼,蔺无水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七月末,刚进了三伏天,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过了十点钟,太阳就火.辣了起来。团结村里农忙的人也从田地里往家走,干完了上午的活儿,该吃午饭了。
  张羡鱼拎着保温盒,逆着归家的人群,独自往村子后面走去。那一片是团结村的坟地,团结村世世代代的先人都埋在那块地里,以前是一个个的小土包,后来推行火葬,就变成了一座座水泥建的小塔,逝去之人的骨灰就存放在里面。
  张羡鱼的师父张建国也埋在那里。
  张建国是个道士,却不是什么正规道士。他无门无派,不懂术法也不信鬼神。更别说现在道士要求的本科或者硕士学历了,他其实连个道士证都没有。
  幸好小地方的道观也没人管,他从张羡鱼的师爷那儿学了几样科仪,师爷过世后又继承了小道观。每逢村里哪家有白事了,就会请他去做场法事。靠给团结村还有周边村子做法事,张建国把张羡鱼拉扯到了十八岁,甚至还考了个不错的大学。
  “我考上了江城大学,不过没如你愿进热门的专业,被调剂去了考古学。”
  将保温盒里的饭菜一样样摆在墓前,张羡鱼又拿出小半瓶白酒倒了两杯,一杯洒在墓前,一杯自己抿了一口。辛辣的白酒从喉头滚落,一直烧到心里去。
  “我今天是来跟你道别的,我准备提前去江城找份兼职……”
  盘腿坐在墓碑前,张羡鱼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打算,等小半瓶白酒喝完了,墓碑依然静静立着,没有丝毫回应。张羡鱼有些失望,“最后一面也不来见我,难道真的已经投胎去了?”
  张建国是六月没的。他是个老烟枪,一天至少三包烟,年轻的时候还撑得住这么造,等年纪大了,身体就垮了。就在五月末的时候去体检,又查出了肺癌。那时候已经是晚期,还没来得及转去大医院,人就已经不行了。
  他自己倒是看得开,乐呵呵的让张羡鱼把自己接回家去,嚷嚷着不肯在医院浪费钱,说就是死也得撑着看到高考成绩出来才能咽气。
  后来高考成绩出来,张羡鱼分数超了江城大学录取线二十多分,他当真就笑着走了。
  葬礼是张羡鱼亲自- cao -办的。张建国是外来人在村里落户,除了张羡鱼就没有其他亲人,葬礼那天,还是村里人自发来帮忙,热热闹闹的办了一场。
  到了今天,正好是五七的日子。头七的时候张建国的魂魄就没回来,张羡鱼一直算着日子等着,等到了五七这天,依然没见张建国。张羡鱼失落的叹了口气,将带来的纸钱都烧了,小声嘀咕道:“不想我就算了,要是缺钱用了,记得给我托梦。”
  等最后一点火光熄灭,张羡鱼站起身,将饭菜原样装回保温盒里拎了回去。
  回家吃完午饭,将破旧的道观收拾干净,大门跟木栅栏都关好后,张羡鱼拎着行李箱,缓缓往村口走去。
  团结村是楚城下属县城的一个小村子,村子地方偏,又不富裕,这些年路也没修几条,交通非常不便,他还得花费一个小时走到大路上去,再坐大巴到县里的车站坐车。
  这条路他是走惯了的,最后看了一眼安静的村子,张羡鱼就大步离开。
  “等一哈!”拿着个小包大步追上来的村长喊住他。
  “村长?”张羡鱼诧异转身,看着气喘吁吁的老村长。老村长擦擦脸上的汗水,嗨了一声,从小包里掏出一叠钱塞给张羡鱼,埋怨道:“你咧伢儿,要走也不打个招呼,这是我们凑的一点钱,不多,是个心意,你拿着用。”
  塞过来的钱不是整钱,有一百有五十,还有不少十块的,零零散散的凑起来,估计也有个小几千。
  “这钱我不能要。”张羡鱼抿唇将钱推回去。这钱应该是村里各家凑的,团结村并不富裕,到了如今的年代,连配电脑的都少。一家几百看起来不多,但放在平日里,他们连自家孩子买点零食都是算着买的。能凑出这些钱实在不容易。张羡鱼感激这份心,却不能真拿这些辛苦钱。
  “师父这些年给我攒了不少钱,学费跟生活费我都有。这些钱您拿回去,这份心意我记在心里。”
  村长还要说什么,却被张羡鱼坚决的态度挡了回去。最后只能将钱又塞回小包里,抓着张羡鱼的手使劲握了握,嘱咐道:“那你一个人在外头注意安全,有困难了就回来,我们给你想办法。”
  “好,我晓得的。”张羡鱼笑了笑,重新拎起行李箱,在老村长的注视下走远。
  出了村子,张羡鱼在路边等了一辆巴士,就往县城车站去。
  县城的环境也不好,这里在前几年还是贫困县,近几年经济大发展,虽然总算摘了贫困县的帽子,但实际上也没富裕到哪儿去。县城只有个汽车站,没有火车。张羡鱼花八十块买了一张大巴票,又等了半个小时,就坐上了去江城的大巴车。
  大巴车里坐满了人,冷气却开的并不足,坐在张羡鱼的旁边大婶朝司机抱怨了两声没见效果,又从胳膊上的小挎包里拿出扇子自顾自的扇起来,边扇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抱怨着,偶尔夹杂着几句骂人的方言。
  张羡鱼努力忽略大婶的抱怨,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
  “你这是出克打工呐?”大婶从包里拿出个梨,咔嚓咬了一口,边吃边问张羡鱼。
  张羡鱼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在跟自己说话,答道:“去江城上学。”
  “列么早就开学啦?”大婶看看他白皙秀气的面孔,确实还带着学生气,疑惑道:“不是九月份才开学嘛?”
  “趁着暑假去江城找点事情做。”
  “咧样子哦。”大婶目光落在他洗的发白的黑色T恤上,顿时了然。三两口吃完了梨,她擦擦手,又从挎包里拿出两个新鲜的梨放在张羡鱼怀里,“天气热,你拿着吃。”
  塞完梨,她没给张羡鱼说拒绝的机会,又絮絮叨叨的说开了。说江城的工资低,工作待遇也不太好,本地人也不好相处……听着像是抱怨,但偶尔又夹着几句提醒,让张羡鱼记得把包随身带好,说江城的扒手多,骗子也多,小孩子刚去,小心别被人骗了等等。
  她的嗓门有些大,但是张羡鱼听着并不讨厌,这样久违的唠叨,让他想起了张建国还在的时候,张建国也是个喜欢唠叨的老头儿。
  大巴在路上走了四个多小时,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才到了江城汽车客运站。旅客们拥挤着下车,张羡鱼拎着行李箱落在最后下去。
  先前的大婶还在车前没走,看见他就迎上来塞给他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我跟你叔在车站这边开了个面馆,你一个小伢儿出门,要是有困难了就来找我跟你叔,别的不说,落脚的地方还是有的。”她说完就就挎着包往车站外走去。
  张羡鱼捏着薄薄的纸条,看着她微胖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还是追上去,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将一直趴在她肩膀上的一团黑色- yin -影拽了下来。
  “还有么事?”大婶只觉得肩膀凉了一下,转身疑惑的看着张羡鱼。
  张羡鱼将攥着黑影的那只手背在身后,笑笑,“没事,就想跟您说声谢谢。”
  “咧有么事,都是老乡,能帮一把是一把。”大婶摆摆手,她一向热心惯了,更何况面前的还是个斯文秀气的学生伢儿。
  “应该说的。”看着她印堂明显的黑气,张羡鱼另一只手放在口袋里踟蹰片刻,最后还是掏出一个平安符来,“这是我爷爷做的平安符,他是个道士。我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介意的话这个您留着,可以挡灾。”
  大婶愣了下,神情有些犹豫,但是看他神情诚恳,又没找自己要钱,想着应该不是骗子,最后还是伸手接了下来,“好,我会戴着,你也早点去找个地方落脚。”
  见她将平安符放进了口袋里,张羡鱼才转身离开。
  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张羡鱼脸上的笑容淡下来,冷冷看着手里不断挣扎的黑影,低低威胁道:“再动现在就灭了你。”
  黑影:…………
  见黑影老实下来,张羡鱼这才满意了,打开行李箱外侧的小口袋,拿出一张明黄符纸晃了晃,“你是自己下去投胎,还是我直接送你下去?”
  黑影抖了抖,努力的离那张符纸远了点,哆哆嗦嗦的哀求道:“我、我还没害过人……”
  张羡鱼看看天色,时候已经不早了,不耐烦跟这小鬼扯皮,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嘴角道:“你以为你要是害了人,现在还能在这跟我讲条件?”
  黑影差点被他- yin -森森的笑容吓尿,几乎是哭着说:“我、我自己来……呜……”
  张羡鱼收回符纸,小鬼委屈的抽咽一声,黑色的身形渐渐淡去,最后消散在了空气里。
  解决掉小鬼,张羡鱼将符纸装回去,拎着包准备就近找个酒店住一晚。刚转身就察觉了一道异常强烈的视线,侧脸看去,就见车站的保安一脸警惕的盯着他,目光还时不时在刚才的墙角扫过,生怕他在这里搞什么恐怖活动。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