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万人迷被迫渣遍修真界+番外 作者:大叽叽女孩(上)

字体:[ ]

  《万人迷被迫渣遍修真界》作者:大叽叽女孩
  文案:
  【一句话文案】这是一个外表看着冰清玉洁、不可亵渎的美人被迫当渣男,渣到最后连自己崽崽爹是谁都不知道的故事。
  镜山门那位俊美无双的绝世天才顾宗主在八百岁时终于有一子,即便没有灵根,也爱若珠宝,捧在手心,取名顾北芽。
  然而顾北芽不开心,他这是穿书到了一本三观非常有问题的全员复仇厮杀的群像小说《万罪修仙录》中,做了一名毫无修真天赋的路人甲,还是马上就要被主角们放大招,一招搞死的那种。
  逃是逃不了,于是顾北芽只能看了看自己的外挂‘爱意寄生系统’企图广撒网的绑定潜力股大佬,日后不管谁踏碎虚空他都要鸡犬升天!离开这个可怕的世界!
  后来贪心的顾北芽某天发现,自己的工具人们(划掉)潜力股们似乎知道了彼此的存在!
  爱子如命的顾宗主也知道儿子在外面瞎搞男男关系!
  顾北芽瑟瑟发抖,当场假装失忆,但问题是,他好像怀了一颗蛋……蛋的爹是谁来着???
  抛夫弃子·肌肤饥-渴症·冷清美人渣龙受X黑化残忍·口嫌体正直魔蛇攻
  又名:
  《如何在修真界毁灭前获得全世界宠爱?》
  《渣遍修真界》
  《大能争当接盘侠》
  【食用需知】
  1.受来过这本书两次了,这次是第三次轮回!前两次都有男友,其中一个就是这次收养他的爹,他是他爹上辈子的情人。
  2.正攻后期- yin -晴不定,很吓人。
  3.受因为是靠作弊升级,所以空有修为根本不会用,是个废柴,只能靠备胎们装装逼这样。
  4.系统没有存在感,完全只是一个作弊器,能帮助受识别潜力股,和帮助受从修为高的男友处获得爱意转化成修为。
  5.墙头众多,全世界单箭头。
  6.重点【会生蛋!!!!!】
  求收藏啦~
  内容标签: 生子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北芽 ┃ 配角:全体工具人大佬们 ┃ 其它:渣受,超级渣,被教训后也很渣
  一句话简介:做渣男就能飞升真爽!
 
 
第1章 001
  望虚城少城主魏遗今日逃了课,自主城西郊鬼牙山上的练武场出发,同三五好友骑上师傅的巨灵龟飞向在半山腰上的城楼大坝,并准备在此分道扬镳。
  望虚城此时正值春季,繁花紧簇,万紫千红,素有花都一称。遥遥望去,主城楼巍峨壮观立于四座高山中心,以祥云托浮,桥栈相连,高处有山有水自成一界,身后乃延绵不绝深山峻岭,翠绿一片,连接天边。
  少城主刚跳下巨灵龟便碰见正与父亲站在坝上饮茶的顾宗主。顾宗主长身玉立,黑发如瀑,面如寒雪,目似穹星,周身水汽萦绕蒸腾,浑然不似常人。少城主那还有着婴儿肥的脸上顿时露出惊喜来,一个轱辘翻身下了巨灵龟,喜笑颜开的冲过去,用甜甜嗓音问顾宗主:“宗主宗主,听说七日后要举办小芽儿哥哥的生辰宴,届时哥哥的眼睛会好起来?”
  才十三岁的少城主灵根不佳,资质平平,天□□玩,不爱修炼,若不是有个财大气粗的城主做父亲,日日灵丹妙药塞猪似的喂进去,大约在这灵气稀薄的修真界,连修真的门都摸不到,更不用说达到如今的炼气二层。
  城主魏修一把抓住儿子头上的小发包,狭长的眼睛藏着丝丝少城主还体会不了的深意和警告,淡淡责备:“九郎,你不去跟着师傅继续修炼,又跑回来做什么?”
  魏九郎是魏遗的小名,因着是城主的第九个孩子,便顺着兄长姐姐门的称号喊下来,平日里很是有些傻头傻脑,没心没肺,于是不知道从哪儿又传出来一个新外号,曰‘城主家的傻儿子’。
  魏城主家的傻儿子- xing -格很有些小女儿家的害羞,只敢在熟人面前大声说话,模样俊秀无双,面若鹅蛋,眉眼一笑具弯,身着一身藕荷色广袖长袍,发包上更是插着一根花簪,言行举止皆娇憨不已,错眼看去,倒真是像个小丫头。
  “我当然是听说宗主给八方门派、师尊师兄弟等等等等,都发了请帖,回来想先去恭喜芽儿哥哥,把九郎的礼物先行送上,免得到时候我的礼物和叔伯们的放在一起,便不出彩了,显不出我的用心。”少城主说这话的时候,略长的睫毛扑闪扑闪随着眼皮动了动,像是黑鸦的翅膀托生错了地方。
  “我看你是不想上课,故意找来哄骗我和顾宗主。而且你芽儿哥哥不比他人,不爱你成天吵他,速速回你的练武场去,不然今晚别想用饭。”
  魏九郎当即晴天霹雳般愣在那里,委委屈屈捏着自己的衣角,大眼珠子飘来飘去的游移不定,最终还是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大束还沾着露水的紫阳花,小心翼翼的捧着,说:“不吃就不吃了,顾宗主,我能去看看芽儿哥哥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宗主身着一袭白衣,纤尘不染,不苟言笑,浑身肃杀之气哪怕收敛起来也足够令人望而生畏。
  这位寡言少语的顾宗主平日里只专注两件事,一件是修炼,一件是治疗爱子之眼。
  如今治疗一事据说已有妙法,这才出来出来放松放松,同好友魏城主品茶。
  大约是心情甚好,顾宗主看这个小丫头似的贤侄也格外顺眼,难得从那张冰山脸上也泄出一丝暖意。他用手轻轻摸了摸贤侄魏九郎的脑袋,声音格外沉浑温润:“去吧,小芽儿能见的朋友不多,又- xing -子随我冷淡少言、生起气来又格外娇纵古怪,只你入得了他的眼,合他心意,你愿意多陪他说话,本君当谢谢你才是。”
  “哪里哪里,是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发脾气,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发脾气,小芽儿哥哥发脾气也发得比别人好看,我觉得……挺好。”
  顾宗主笑了笑,又拍了拍魏九郎的肩膀,说:“去吧。”
  魏九郎立即对着城主父亲挑了挑眉,三步并作两步的继续往后山赶去,生怕晚一步便又被父亲叫住,耽误了他的大事。
  十六年前,望虚城虽是南面之主,庇护一方百姓,但却并不如何繁华,直到镜山门掌门的首席弟子顾凌霄分宗出山,以元婴九层之力坐镇望虚城,望虚城这才繁荣起来,直至成为今日南北两路必通之所。
  原先的望虚城只一座主楼高耸入云,四方小楼以天梯勾连供凡人使用,但顾宗主来后便在后山圈了一个山头,造起了比之主城楼更加宏伟大气的宫殿来!
  那时魏九郎还没出世,只后来听城中老人说起顾宗主抱着婴儿来此镇城的盛况。说是那天几乎整个镜山门的内门弟子纷至沓来,天空架起一座雪白的鹤桥,仙人们长身玉立目送顾宗主入殿,城中万人空巷,一片寂静,直至鹤桥载着白衣飘飘的仙人们离去,才猛然恢复喧哗热闹。
  那老人还说,说顾宗主怀中婴儿当时一直在哭,哭得撕心裂肺,谁人哄也不好使,顾宗主没有法子,连城主为他开的欢庆宴都不来参加,城主送去的各种灵丹妙药更是没有用武之地,反而征用了城中居民自养的母羊,亲手挤了一碗羊奶再一点点的用小拇指沾上一些,送去婴儿嘴里,又亲自喝一口渡过去,反复数百次,这才令其止住哭声。
  魏九郎当时还不明白老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可惜是为了什么,后来懂事了一些才明白,那被顾宗主捧在心上的小芽儿哥哥原是个毫无灵根的□□凡胎,吃不得那些大补的仙品,用不得任何修真之人能用的法器丹药,虽然父亲乃千年难遇的修真天才,母亲却大约是一位毫无根基的凡人,于是造就这样的残缺,是所有人眼里一个可悲可笑的废物。
  毕竟凡人的寿命不过六十,任何大灾小病都能要了命。
  凡人的身体犹如泥塑,任何刀剑都能断了皮筋肉骨。
  凡人的青春容颜只余十年,衰败如蛆附骨,死亡如影随形。
  所以顾宗主才这么紧张他这个独苗苗,连当今三大门派之首的镜山门首席也不当了,偏偏来这凡俗之地做一个毫无前途可言的镇城人。与师尊镜山掌门割袍断义也在所不惜,就为了这个弱不禁风的宝贝骨肉。
  说实话,魏九郎若非是城主之子,仅仅见这顾宗主一面,光凭顾宗主那冷若冰霜不苟言笑的气质,那是决计想不到顾宗主是如何爱子如命的。
  然而他是城主之子,从小在主城东奔西跑上蹿下跳倒是经常见到顾宗主在天气好的时候,搂着披着红斗篷的小哥哥出来晒太阳。
  红斗篷帽子很大,几乎遮盖住小哥哥大半张脸,只露出下面精致秀美的脸蛋,露出挺翘的鼻尖与颜色淡粉的唇。
  阳光如尘,落在绿草红衣上,暖洋洋的不知是太阳太过刺眼还是那小哥哥从斗篷里伸出的手太白,惹得魏九郎眼睛都睁不开,眼泪都快被逼出来。
  可他即便眼睛疼得要命,也很想迈着小短腿去瞧一瞧顾宗主的宝贝疙瘩,想要和那小哥哥玩,但却一下子被父亲捉住,拎着他后衣领低声怒斥:【休得放肆!】
  被父亲滴溜走的时候,还只会跑,话都说不清楚的少城主看见小斗篷里的小哥哥仿佛回头望了他一下,然后又紧紧搂着顾宗主的脖子不放,依偎着,好似这辈子就打算这样过活,长在那顾宗主的身上,要肉与肉相连,骨头与骨头都融在一起。
  再后来,魏九郎又大了一些,五岁多的时候,被城主父亲亲自领去后山的宫殿里,走过一层层自动拉开的屏门,踩着异兽珍贵皮毛制作而成的华美地毯,闻着空气里渗来的冷香,魏九郎懵懵懂懂的紧张起来,最后站定在最后一张画着紫阳花的屏门前,看着最后一张屏门缓缓拉开,露出万千烛光里,坐入顾宗主怀中的纤弱少年。
  少年人长发松松垮垮披散在身后,身着柔软银色睡袍,双腿犹如鱼尾软软的叠在一起从睡袍中间露出,通身雪白、莹润如玉、却又线条极具肉感,此间烛光摇曳,影动如火。
  魏九郎那天紧张得一个字都没敢说出口,生怕一个大气儿喘起来,就要惹那画儿一样的小哥哥不悦,哪知那小哥哥瞧起来如高岭之花不可攀摘,实际上- xing -格倒是可爱有趣,等了半天没等到来陪自己玩的玩伴说话,回头便埋怨了一句:【爹爹,退货吧,这是个傻的。】
  魏九郎每每想起当时与顾北芽见面的场景,便免不得面红耳赤,演变至今,就成了只要有人念一念顾北芽的名字,他便要心悸,无端地心悸。
  少城主受不住那种奇怪的心悸,偏偏又忍不了不见对方,最长也就忍个两天,便又在集市买来大包小包的零嘴跑去找顾北芽谈天,天南地北的聊,什么都说,从自己一大早起来说起,到日落休息,事无巨细。顾北芽便只是听,偶尔到好奇的地方,才开尊口吐出几个字询问。
  有时候魏九郎觉得自己说的没什么意思,尤其是修炼之事,甚是枯燥乏味,谁知顾北芽却爱听,特别爱,常常好奇的伸手,想要魏九郎也教教自己一些简单的口诀手法,但顾北芽……看不见啊……因此手法总是不对的,就算对了也无法用。连灵根都没有的人,无论做多少回多少遍,也不会有奇迹。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