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万人迷被迫渣遍修真界+番外 作者:大叽叽女孩(下)

字体:[ ]

候,魏寒空根本不搭理自己。
  不过既然顾北芽有张良计,自己也有过墙梯,宫思欲量顾北芽也会那么蠢,在么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出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顾北芽要么就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除掉赤月门的姬恒长老,要么就在这里让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魏寒空杀了自己!
  说实话,明明这一切都是因为顾北芽才惹出来的事情,又有十分简单就能解决的方法,他都把苦衷告诉了顾北芽,只需要顾北芽前去同天数长老说一声,或者让顾宗主出关,一起额便迎刃而解,只要姬恒长老死了,自己的傀儡印便也会消失,他又何必这样不择手段和顾北芽作对?!
  真是不可理喻!
  宫思欲认为顾北芽真真是个蠢货,顾北芽也认为宫思欲烦人至极,虽然顾北芽很想得到这个修真界所有人的喜爱,但目前主角的毛都没有看见,宫思欲这位路人甲的好感,不要也罢!
  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顾北芽眸色渐冷,示意郭童处理一下现场情绪,郭童也算是见过世面的,遭到这种质疑,立即坚定反对,道:“宫道友此话差矣,我们镜山门从不诓骗任何人,这卷子乃小师叔梦中梦见后亲自写下的考题,乃心有所感,只有和他心意相通的人才刚好看得懂,你看不懂只能说明你不是小师叔的命定伴侣,又何须这般不依不饶非要比武?要是输了,那多难堪啊?”
  顾北芽欣赏的看了一眼郭童: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
  郭师兄收到了那赞赏的目光,挺了挺胸膛,继续睁眼说瞎话:“我郭某从来不打诳语,还请宫道友愿赌服输,莫要做出什么不合时宜之事。”
  宫思欲将卷子直接撕掉,说:“你说是梦中所见就是梦中所见吗?我不信。我只要一个公道!这场比武招亲从一开始便应当不作数!比武招亲比武招亲,比武在哪里?!还是说魏修士也不过如此,不敢应战?”
  这是赤-裸-裸的激将法,顾北芽是不会上当,心想魏修士这样一个深沉内敛的人应当也不会……
  “好,我迎战。”魏修士说。
  顾北芽:……
  郭童见此情状,不宜再三阻扰,又想着这就是自己帮助柳师弟的好机会啊!倘若这两个人在生死决斗中两败俱伤,那柳师弟岂不是又有机会了?
  郭童一本正经的对小师叔说:“小师叔,不如就让宫道友比试一次好了,不然不能服众。”
  话音刚落,顾北芽便发现场上宫思欲不再隐藏修为,金丹期修士的威压瞬间覆盖整个场地!既是逼向顾北芽,也逼向魏寒空。
  围观者愕然:“宫道友什么时候居然到了金丹?!”
  “不愧是宫家少主!”
  “不知魏修士又是何修为?”
  “定然也不会差的,你瞧他完全没有被震慑住。”
  何氏姐妹白了那些人一眼,心想他们大哥若是被区区金丹震慑住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顾北芽环视了一眼四周,冷淡的看了一眼魏寒空,终于开口说道:“既然宫修士提出异议,认为我组织的比武就是个笑话,那不如全部推翻,重头开始,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这次生死斗,魏修士为擂主,接受所有人的挑战,魏修士,你以为如何?”
  魏寒空深深看了顾北芽一眼,却又无所谓的点头,化神期的修为瞬间碾压全场!让所有修为低于金丹期的修士全部瞬间晕厥倒下,严重者直接七窍流血,只留几位堪堪强撑着站在原地,连顾北芽要不是有身上无数法宝抵挡,也要受这一击。
  “可以。”魏修士睥睨众生,活动了一下脖颈,修长的手指头点了点自己腰间剑柄上的黑色宝石,背对着站在顾北芽的前方不远处,云淡风轻地说,“可以一起上。”
 
 
第53章 053
  “我看你是找死!”宫思欲既是提出要生死斗,即便现在魏寒空是合体期的大能, 他也决不退缩!是他开口要求对决, 怎能出尔反尔, 否则全修真界的修士该如何看他?!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着?!
  他若是死了, 明日星罗斋的八卦头条也会是自己的正面八卦,比如‘宫思欲为爱挑战散修魏寒空, 虽败犹荣’!若是自己不战而退, 明天星罗斋的八卦可就没有那么友好了, 估计上来便是讽刺他挑衅不成落荒而逃, 那他才真的生不如死!
  总而言之是必须打一架的, 倘若实在打不过再投降, 更何况自己若是能够越级打赢这场战斗,那他就一战成名了!
  事已至此,非打不可, 但宫思欲举手道:“既然魏修士这样慷慨,愿意以一对多, 那么诸位修士不如一起上?即便是化神期的修为又如何?难道咱们几百号修士都打不过他一个?!”
  然而这次, 都还跪在地上昏迷不醒,醒着的也没打算响应。
  宫思欲面色尴尬,强撑道:“好吧, 既然没人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认为镜山门顾北芽的考题十分合理, 那我也就不勉强诸位, 我与魏修士都回去准备两天, 两天后在此地进行生死斗,签下生死契约,任何一方倘若在比试中死亡,都是自愿,谁都不能追求责任。如何?”
  顾北芽漂亮的眉头拧起,说:“宫修士好大的威风,说要比试的是你,说要等两天再比的也是你,要是现在有人要杀你,你也让人等两天,自己去洗个脖子吗?”
  不少缓过来,用法器护住自己不被魏寒空威压伤到的修士哈哈大笑,说:“就是,顾观音此话有礼,大家都没有准备,比武怎么好需要准备了?”
  “无妨,便是留你两日也无碍。”魏寒空直接了当的收起杀意,手掌也从剑上放下,回头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顾北芽行礼后,便自顾自的走向何氏姐妹与朱嗤等人,淡淡道,“走了。”
  朱嗤根本不能理解,追着大哥喊:“大哥!为什么还要让他多活两日?!砍死他个龟孙儿啊!”
  何氏姐妹这回也沉不住气,愤恨的盯着宫思欲,又追着魏寒空离开。
  这擂主都走了,大家聚在这里也没有意思,宫思欲更是强作镇定的对着顾北芽笑了笑,让顾北芽以为这货有什么不得了的后手……
  “顾小师叔,我也去了,两日后见。”宫思欲笑道。
  顾北芽高高在上的垂眸看他,没有回话。
  “顾北芽,这两日并非是我准备的日子,而是给你最后的期限,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诚心而来,坦诚相告,你若执迷不悟,那造成什么后果,也是你自找的。”宫思欲传音入密。
  顾北芽连一个表情都不愿给,站起来后身轻如燕像是一团缭绕的烟隐身消失,留下不得不招待宫思欲的郭童堆砌起笑容,凑上去恭恭敬敬地说:“宫公子,你又何必惹小师叔不快呢?纵然你是萧坊主介绍的贵客,也不能这样胡来呀,我们镜山门是真的诚信招乘龙快婿,没有任何营私舞弊,也没有戏耍天下修士的意思,还请不要再乱说了。”
  宫思欲挑眉,说:“行了,多说无益,回去同你小师叔说,让他好自为之。”
  说罢,宫思欲也头也不回的离开。
  郭童见状,奇怪得很,不认为宫思欲是爱慕小师叔的,也不认为那个魏修士喜欢小师叔,不然为什么那个魏修士三番四次的和小师叔唱反调呢?明摆着小师叔不想和宫思欲纠缠太久,今天比武得了,非要答应让宫思欲准备两天,这算什么呢?
  郭童百思不得其解,但疑惑只能藏着,连一个被窝的夫人也不能透露。
  不过郭童倒是瞧见小师叔的百灵鸟追着魏修士走了,这表示小师叔也跟了上去吧?可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也是顾北芽想要知道的,他很清楚魏寒空似乎是认识自己,和自己有些渊源,兴许自己得罪过他,不然为什么魏寒空总是三番四次和自己对着干,既不乐意让他如愿,却又总是在最后关头又站在他这边,在他以为这人是个好人的时候,又猛地翻脸,真是莫名其妙的很讨打。
  他开始观察这个人,一路尾随魏寒空。
  不靠太近,也不离太远,等魏寒空一行人回到客栈,瞧见他们凑在一起说话,顾北芽便坐在窗边的大槐树上与雪同静,想要悄悄听他们都在说什么。
  当然,顾北芽知道自己的伪装隐身,根本瞒不了魏寒空。
  只见那对容颜淑丽的姐妹一入房间便支起结界,对着大哥表达不满:“大哥,今日多好的机会,那姓宫的找死,何不就那样成全他?给他两日准备,谁知道他能准备出什么东西,我们久不出世……”
  “姐姐,好了,大哥既然答应那姓宫的两日,一定有他的道理,大哥也知道小心,不必太过担忧。”
  朱嗤却看向窗外,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指着那边问大哥:“大哥……那里好像……”
  话未说完,就被魏寒空打断:“行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有客人到。”
  “什么客人?”何青青顺着朱嗤的手指方向望去,什么都看不见。
  朱嗤老实说:“就是那海鲜……”
  “朱嗤。”魏寒空声音暗含制止之意。
  朱嗤便临时改口,说:“哈哈哈好好,我正好觉着街头的海鲜火锅蛮好吃的,二位姐姐一同去?”
  何氏姐妹没待回答,就被难地反应迅速的朱嗤一股脑推了出门,顺便将门‘砰’的关上,然后又拉着何氏姐妹一块儿飞快下了楼,朝着街头的火锅小店走去。
  何青青奇怪道:“什么人是不能我们见的?”
  何夕夕笑:“自然是我们不方便见的人,大哥的故人吧。”
  走在最前面的朱嗤这个时候却是不傻了一样,颇有深意的双手抱头,潇洒道:“非故人也……”
  “那是什么?你这狗脑子居然也知道?”何氏姐妹凑上去逼问……
  客栈,楼上,房间内,有一仙人之资的冷清男子虚坐空中,长发及臀,异瞳熠熠生辉,顾盼之间流光溢彩,似是有情。
  魏修士将窗户关上,手指打了个响指,便让屋内装饰用的火盆点燃,让屋内瞬间暖和起来,火光摇曳,将屋内两人的影子投在深木色的墙上,摇摇晃晃,若即若离。
  他们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龙是觉着贸然质问对方为什么不听自己的安排直接了结那个讨厌的宫思欲,不合时宜,因为魏修士并非他的谁,不是当年那个被他骗来当作临时宿主的萧万降,也不是爹爹,他何德何能可以那样不由分说的发脾气?
  起码,自己得想起魏修士到底是谁吧?
  可他认识的姓魏的,都死了,即便活着,他也不记得有个叫做魏寒空的人,难道说是望虚城中九郎的某个远房亲戚?
  他埋怨自己活着,待他极好的九郎却死了,所以这样戏弄自己?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