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机械师 作者:莲兮莲兮(下)

字体:[ ]

浸在一种久违的宁静中。
  旧日的积雪还未散去, 新的积雪已经又覆盖了厚厚的一层。人们用最原始的铲子和工业盐试图清除门前的积雪, 呼出的热气化作一层薄薄的雾飘在颜色暗淡的楼房上空。吆喝声说笑声也显得愈发旷远。
  Lab门前, 十几个清扫机器人一边喷洒着盐块一边用强力的电动加热铲将半结冰的大块积雪切割开来,堆在道路两侧。潘对延伸机器人的控制已经开始扩展到Lab之外, 甚至有一些区域主动向Lab购买了几名机械师新制造的以潘的延伸程序- cao -控的融雪车来清除主要路段的积雪。
  显然失乐园对于人工智能和机械的接受度达到了两百年来的顶峰, 生命科学研究所、化学部、人口管理部以及几间主要医院都在Lab的一次新产品展览会后向Lab订购了一批以潘为基础制造出的延伸智能机器人。包括实验室助手、清洁机器人、管家机器人以及纳米机器人等等类别。Lab因此赚到了大约建立以来最多的资金, 终于有钱把所有被暴民损坏的设施修缮完毕了。
  人们惊异于那些被他们拒绝了那么久的人工智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他们不用再做单调枯燥的琐碎杂物, 可以专心于自己的工作和休息;也不用再动员几百号人从凌晨开始就忙于清扫主路段厚达几十厘米的积雪;不需要再手动比对复杂的基因组;许多难以手术治愈的疑难杂症比如脑瘤和阿兹海默症都在拥有了纳米机器人之后出现了被治愈的曙光。
  费南德茨冲进章荀的办公室,兴奋地把财务报表塞到章荀面前,“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发财了!”
  章荀翻了个白眼, “你很缺钱吗?”
  “拜托!钱这种东西难道不是越多越好?!”费南德茨张开手臂展示着自己订做的新制服,摆了几个自以为帅气实则骚气的姿势, “我都已经半年没有买衣服了!今晚我就要穿着这身去Club里面钓帅哥!”
  “你穿着机械师的制服去’钓帅哥’?”章荀几乎要以为他脑子不正常了。虽然费南德茨一直都有点疯疯癫癫的……
  费南德茨一脸同情,坐在他的办公桌上, “章荀, 你成天把自己关在Lab里都落伍了。你不知道现在有句话吗?Smart is the new sexy(1)!现在你只要穿上机械师制服, 效果简直跟用纯正的英国口音说话一样惊人(2)。”(注1:聪明是新的- xing -感, 出自生活大爆炸;注2:拥有英国口音在北美被认为很有吸引力)
  章荀感觉自己大概真的老了,没想到他竟然能活着见到机械师变成受欢迎的职业的一天……
  费南德茨对章荀展开他特有的那种意大利式魅力四- she -的微笑, “我说兄弟,你也别成天和亚当缩在这儿。亚当都已经当人一年了,还没有体会到多少做人的乐趣呢。就连圣诞节你们俩都没休假。成天跟你这个工作狂一起宅着, 到时候他不想继续当人了怎么办?”
  章荀叹了口气,从架构图中抬起头来,“那你有什么建议?”
  “今晚我们几个机械师打算去’酒神’倒数计时,你们一起来吧?”
  章荀听完,条件反- she -地拒绝,“不行。那儿太危险了。你忘了上次我带亚当去发生了什么吗?”
  “拜托,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亚当可还不是失乐园的英雄啊。再说现在,谁还打得过亚当……”
  章荀皱着眉,向后靠在椅背上,“就没有别的更健康的活动吗?”
  “健康的活动?你是指野外登山还是去迷失湖上花样滑冰?回来再吃顿低碳低糖的晚餐喝点枸杞子茶睡觉前敷个面膜?”费南德茨用贱贱的语气揶揄道。
  也是……好像在失乐园里很难有什么健康的活动……
  章荀不确定地跟亚当提起,问他想不想去参加新年倒数计时活动。
  亚当犹豫着考虑了一会儿,仿佛也在担忧上次在酒神遇到的情况。但很快,他轻快地点点头,“是的,我想去!”
  “你确定?你不害怕吗?”
  “阿荀,我相信几个有暴力倾向的反社会分子远远没有伊甸可怕。”亚当抬起自己的金属手臂,“而且现在我已经有能力保护我们两个了。”
  于是,几个小时后,夜色早早吞没了整个大地,章荀与亚当跟着费南德茨和詹姆斯等一群由机械师和猎人组成的诡异组合,浩浩荡荡踏入酒神那光怪陆离的大门。舞池中梦幻的光影交错,音乐震耳欲聋。一半是各个打扮光鲜亮丽的美男争奇斗艳,另一半是高大强壮散发着浓郁雄- xing -魅力的帅哥,酒精和香水荼蘼的气味蔓延在空气里,仿佛不需要暖气也另温度升高。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他们找到了一处还未被占领的软座。几名士兵上来就点了一桌龙舌兰shot,再加上每人一瓶啤酒的标配。章荀悄悄把亚当那杯shot推开了,他可不想把一个一直往外蹦ai语言的人形电脑一路拖回Lab……
  才没坐下几分钟,已经有六七名兴奋异常的年轻人跑过来找亚当要签名要合照了。章荀有些不是滋味地看着亚当露出他那足以另任何人卸下防备的天真笑容,尽职尽责地完成着“粉丝”们的要求,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色。显然这一次人工智能受到的待遇与上次是天壤之别,围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都想一睹失乐园救世主的样貌。而亚当那俊美的外形简直1、0通吃,人群的热情简直可以具象化成蒸腾的触手。
  最后几名士兵首先不耐烦起来,开始赶人。但还是有一些花枝招展的花美男不肯轻易离去,争相要请亚当喝酒跳舞。
  章荀坐在旁边,试图隐藏自己不爽的心情,大大地喝了几口手中的莫吉托。
  对面坐着的一名名叫维克多的年轻士兵似乎是最近才加入詹姆斯的狩猎团的,一直好奇地望着章荀和亚当。此时忽然往前探了探头,笑着说,“跟一个明星人物谈恋爱是不是很吃苦头?”
  章荀意识到这话是对自己说的,有些无措地说,“你说我和亚当?我们没有在谈恋爱。”
  “得了吧你。”费南德茨夸张地翻了个白眼,几乎要把眼珠子都翻过去了,“你们俩都睡在一起了还‘没有谈恋爱’……”
  詹姆斯一口酒喷了出来,“什么?!”
  章荀感觉自己的脸皮在燃烧,“我们只是……睡在一个房间里!”
  “在一张床上吗?”另一个士兵揶揄着问。
  章荀:“……”
  詹姆斯呛得说不出话来,费南德茨还在那边火上浇油,“别告诉我你们俩就只是’纯洁地睡在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做过’……”
  这话从费南德茨嘴里说出来,章荀自己都觉得好像很不可信。
  “可是……确实没有……”他不自在地否认着,突然绷起脸,“再说这是我的私事!”
  “阿荀!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詹姆斯不敢置信。
  章荀只觉得头疼,刚想再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到亚当的声音在耳朵边很近的地方响起,“阿荀你不舒服吗?为什么脸这么红?”
  章荀吓了一跳,转头瞪着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亚当把头微微偏向仍然站在远处往这边偷看的一群小年轻说,“他们要请我喝酒,但是我拒绝了。我告诉他们说我要陪着你。”
  对面一群老爷们开始吹口哨,费南德茨大喊着”没眼看没眼看!有人公然撒狗粮了!”
  亚当仿佛恨不明白众人的反应,无辜地问,“什么叫撒狗粮?我们没有狗,只有一只机械猫。但是它不用吃猫粮。”
  章荀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恰好此时一个比较内向安静的士兵要去吧台那边再要点啤酒,章荀赶紧自告奋勇跟着帮忙去,好从一群八卦到不行的男人中间挣脱出来。
  章荀离开后,费南德茨和另外两人也纷纷去猎艳了。此时詹姆斯忽然转过头来,深邃的双瞳深深凝视着亚当,用一种略带威胁的低沉声音说,“你最好不要伤他的心。”
  亚当拿酒杯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来,平静地对上詹姆斯的眼睛。
  詹姆斯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想要看透人工智能那不谙世事的表象,“阿荀从来没对任何人动过心。如果你敢伤他,我不会放过你。”
  亚当微微勾起嘴角,友善真诚地望着他,“这话是以兄长的身份说的,还是以情敌的身份?”
  詹姆斯微微一愣,皱眉道,“你不要胡说。我和阿荀是一起长大的兄弟。”
  “你隐藏的很好,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隐藏。如果你没有一个接着一个地换男友,而是早点坦白,早点去追求他,让他知道他其实是被爱着的,被渴求着的……恐怕如今我也不一定会坐在这个位置。”亚当似笑非笑,但眼睛里却仿佛带着星点寒芒。
  詹姆斯头脑中翁然一声。此时此刻的亚当,褪去了某种纯真无邪的伪装。他那所谓天使般的笑容的裂痕中,隐约泄露出一丝恶魔的邪气。
  “我们是兄弟!我对阿荀从来没有过那方面的想法!”
  亚当轻笑起来,拿起章荀刚才喝过的莫吉托抿了一口,“为什么你没有表示过?你是觉得他配不上你?因为他是一个书呆子?还是因为他的外形比不上你从前那些数不清的男友?”
  詹姆斯死死瞪着亚当,手中的酒杯几乎要被捏出裂痕,“你要是再敢胡说,我现在就打碎你那一口白牙。”
  “哦,我明白了。”亚当微微歪着头,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你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阿荀。你怕被拒绝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詹姆斯啪地把杯子拍在桌上,猛然一把揪住亚当的领子,引得隔壁座的人纷纷侧目。
  “你们在干什么!”章荀跟着另外那个士兵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剑拔弩张的一幕,惊愕地瞪大眼睛。
  詹姆斯要揍亚当?
  詹姆斯连忙松开亚当的领子,脸色却黑得像碳。他一把抓起自己的酒杯,一句话也没说,从章荀身边经过兀自去吧台那边了。章荀看了看詹姆斯的方向,犹豫地问亚当,“你们怎么了?”
  “他很担心你。”亚当有些自责一般叹了口气,“他警告我不要伤害你。”
  章荀哭笑不得,“啊?”
  “阿荀,我们去跳舞吧。”亚当忽然话题一转,站起身拉住章荀的手臂。
  章荀慌了,“我不会!”
  “没关系,我刚才仔细观察过了,这里没有几个人会。”由于音乐太响,亚当凑到他耳边,温热的气息吹拂而过,“根据我的分析,在这里跳舞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让自己觉得开心。你值得开心,阿荀。”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