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62)

字体:[ ]

  “我从小就这么觉得,所以我看其他人,就感觉不一样,我妈说总我生病了,硬要和我爸离婚也要带我一个人去美国治病,可就在她准备带我走的前一天。”
  “也就是1994年10月30日那天,我们家的房子就被这么大半夜塌掉了。”
  这还是陈臻第一次,听陆一鸣主动提起1994年龙江地震那时候他身上发生的事。
  只是按照他们几个人的年纪。
  想来那个时候还没有被母亲带走的他确实也曾一起经历过那个晚上。
  所以一瞬间,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有点变化,或者说眉毛也跟着皱了起来。
  但陆一鸣却像是在认真回忆着什么似的。
  透过自己那双像是一直将所有对外面世界的感情和想法停留在1994那个晚上的干净眼睛眨巴眨巴地开口道
  “我后来才知道那是有一个地方地震了,一夜之间死了很多很多人。”
  “我哥哥背着我逃跑,可是我的头还是被东西砸到了,破了好大一个洞,我听到地底下有东西叫,但却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是也是从那天晚上起,我就变得没那么聪明了。”
  这个故事,听上去简直科幻离奇的要命。
  如果不是陈臻一直以来都对陆一鸣的各种‘奇思妙想’和‘胡言乱语’很有接受能力。
  他一定觉得这家伙今天吃坏的不是肚子,而是脑子。
  可陆一鸣和他嘀咕完这些,没等陈臻紧接着问他些什么,他自己似乎也有点困了,迷迷糊糊地像个没心眼的笨蛋一样睡着了。
  对此,一直拿这家伙没办法,只能又摸摸他这头小黄毛的陈博士也有点无奈。
  但也是下楼前,才和男朋友聊完关于‘机器人’和‘人’的故事他才发现先前和自己一块来医院的父亲居然不见了。
  这一幕,落入陈臻的眼中,是有些奇怪的。
  他起先以为他爸是因为在门口等的不耐烦,所以先回家去了。
  但走了几步,打了个电话,老陈教授却故意没接,还给摁断了。
  【爸,你去哪儿了?】
  ——陈臻这么发了条短信过去。
  “……”
  可很奇怪,老陈教授也不没回他。
  见状的陈臻心里更疑惑了。
  赶紧到走廊上和挂号处问了一下,却也没见有医护人员说有看到个老爷子刚刚站在这儿。
  也是在这时,今晚急症室下边陆陆续续推过去的又一辆担架就这么带着血肉模糊的味道从他面前推过去了。
  与此同时,一段令人毛骨悚然,也当下令陈臻愣在原地的对话就这样在耳边响起了。
  “发生了什么?”
  “听,听说,是今晚有人在自己家突然爆/炸了,不止一个,从油田区开始扩散,都是突然在家直接炸/死了的……”
  “爆/炸?人的身体怎么会爆/炸?”
  “不,不知道,但那个担架上的人听说炸得连尸体都没了,就像是一台被自动毁掉自己的机器一样,就剩下一滩但我好害怕……今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这话当即令陈臻脸色一变,赶紧快步追上去。
  又像是心中升起某种很强烈的预感般,不顾身旁医护人员的惊呼就一把揭开那‘死者’面孔上的白布看去,也是这一掀开,那‘死者’本身的遗体就这么暴露了——
  那是一个曾经的‘人’,如确就像是一个被毁掉的机器一样躺在担架上。
  既无痕迹,也无生息。
  只有空荡荡的担架,和一滩血迹证明这曾经是一条真正的生命。
  除此之外,就真的只像是一个……已经完成了使命,自我爆/炸了的机器一样,再无踪迹了。
  23:16
  停了雨的天空,雾蒙蒙的令人心头压抑。
  就在医院和外界的骚乱发生的同时。
  一旁路上的后巷内,也正传来马路上不断传来的救护车警笛。
  今夜的离奇‘人体’爆/炸事件还在持续,因此,远处那座‘东方之星’灯塔映照下的天空都并未能完全驱散黑暗,显得- yin -霾黑暗无比。
  在巷子里,依稀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淡色磁场的光亮。
  也是在这样的前提下,一座并不能被寻常人所看到的,诡异地悬浮在半空中的‘天宫宝殿’不明飞行物就这么出现了。
  ‘它’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也因此,这不明飞行物持续保持着停留在半空的状态。
  只将一束特殊的光亮对准了尽头黑暗处的某个地方。
  在‘它’的内里,无数个密密麻麻遍布在光墙上,连接着电路蓝色的电子投屏正显示底下这座城市当中的混乱。
  直到那被其中一个分机电子屏幕对准的巷子深处,一个略有些凌乱,老迈的脚步传来。
  接着被身后的一群围攻自己的金属面罩‘黑衣人’逼到这里的老爷子才被重重击倒,又一下子倒在地上挣扎了起来。
  这一倒下,这虽两鬓斑白,但身手很好的老人家方才在医院后门,对上这么一群不由分说围拢在自己的‘尼人’,还能将它们一路先一步引到这里的力气也差不多散了。
  他满头大汗,疲惫,苍老地喘着气。
  像是已经尽力了一般一动不动的。
  “呵……呵……”
  似乎是明白自己身上即将发生什么。
  皱着眉的老陈教授不用抬头,也能猜到身后即将出现的到底都是一帮什么东西。
  也是这时,从他身后紧跟着出现,踩着一双锋利高跟鞋的义肢女曹雪梅才带着一身异常的光芒一步步出现了。
  视线所及,这个黑裙黑发的女人的五官面容已经被完全的金属物质纯粹地包裹住了。
  她的双手和双脚都成了完全的,闪着电路火花的机械制造物。
  像是冷兵器时代最完美的一把扎向别人心口的刀子。
  举手投足间都是一种令人背后发寒的可怕的杀伤力。
  当她的双脚保持着一种妩媚的姿态踩在潮- shi -的地上,脚下一个个荡漾开来的水洼也映照出了她这满身上下的刀锋的残暴杀气。
  与此同时,在她身后,已经另有两拨刚刚分别追往别处展开抓捕的‘尼人’,也将另外两个藏头露尾,但同样也不幸被捉的人用电子手铐和头盔绑着恶狠狠丢在了地上。
  被带着头盔和手铐,暂时都没有吭声。
  被曹雪梅一个人揍到浑身上下骨头都断了倒在地上,王大夫和房三师姐,眼下都是身受重伤。
  嘴唇惨白,嘴角都是血迹的房三师姐的那条金属手臂更是直接被断裂着被拖拽在地上。
  “那两个人,现在在哪儿?”
  “……”
  这话,地上那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房三师姐还笑了一下,又讽刺地埋头张口了。
  “被你抓来的不就是两个人么,你们还要找谁,不过,打老人,打女人,这年头……尼人都没素质成这样了。”
  这话一看就打算抵抗了。
  方才和这个似乎在保护那个老头的疯婆子直接动手的曹雪梅也冷冷地不吭声,直接用自己的电子眼对准这女人的身体。
  又在自己的分机大脑中弹开了这样一道黑色命令提示口。
  ——【C:/USers/zxb>cd /】
  这个还没有输入命令的窗口,将会在下一秒就让这个人类女人在原地爆/炸,灰飞烟灭。
  反正今晚她要抓的也只是那个老头,和另外两个人,其他碍手碍脚的蝼蚁本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可就在这时,她脑子里却有一道指令插入了其中。
  【‘雪梅,先不要杀这个女人。’】
  【‘将他们都带走,我们还需要这几个人。’】
  “是。”
  这话,一时间也令曹雪梅冷冰冰地停下了即将直接杀死房三的手。
  她身后那个飞行物中,一张悬空在中央的光座之上。
  化作机械人形态,只有半张仿真人脸存在的‘孙博士’正用一只灵活的- cao -纵杆手持着一杯鲜红的红酒端坐在正中央。
  表情冷漠望着底下的地面,如同一个真正的黑暗化身。
  至于,它已经不能称作人类的身体则被一阵奇妙的磁场包裹着。
  这种食物链顶端上生物身上散发的磁场,很难形容。
  但如果硬要形容的话,或许就像是他已经成为了某种处于顶端进化的生物,具备了和过往那个关在笼子里驯化的第四个亚种一样的存在。
  换句话说,‘它’或许也已经真正成为了一个……亚种。
  【‘……rasatala,现在,就用你的力量控制龙江这座已经系统失控了的城市。’】
  【‘那两个毁掉我们之前一切的人类,一定要杀死他们。’】
  【‘也让这些渺小又可笑的人类……真正地知道,地球当初到底是谁创造的,人类这种‘机器’又是谁创造的。’】
  在‘孙博士’的颅骨和深层大脑中。
  永生无法再穿过遥远的银河系,亲自回到地球的‘天神’正在用一种遥远的,来自另一个文明的磁场声音告知着指令。
  在那些屏幕中,一个个闪着红光的小型机械老鼠正流窜在洞- xue -,墙角,房屋上方,替他搜寻着此刻正藏身于龙江的那两个目标。
  机械老鼠们发动着全城的力量,如同捕杀者一般围捕着两个已经到了尽头,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的人。
  卫兵鸟。
  符白龙。
  你们在哪里?
  不管你们在哪儿,你们总会出现的,今晚,真正的游戏已经开始了。
  这么想着,眼前亿万个电脑终端显示了同一张孙博士的脸,‘他’邪恶地微笑了起来。
  每个主机电脑上的笑脸弧度都不一样,却也有着各自不同——孙博士就是rasatala亚种,每一只机械老鼠都是他的大脑分支。
  与此同时,一道主机中传来的属于这场游戏的- cao -纵者的笑声也这样传来。
  “欢迎,你们和我一起迎接‘新地球’的诞生——”
  ※※※※※※※※※※※※※※※※※※※※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