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60)

字体:[ ]

  身边没有正常光源和水源,他就只能依靠收集废墟上的金属线路,然后去换钱。
  他的身手很好,本不会随便受人欺。
  更何况,那一次次地被围殴和羞辱中,再不行的人也算是经过了一场场的劫难也该懂得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了。
  他修好了太微。
  尽管他还是没有给太微名字。
  但与此同时,他却很少开口说话,像个哑巴似的比当初还要冷漠了。
  他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信仰。
  更不相信任何人。
  唯一支撑他的,就只是想要活着的想法而已。
  他的心里真正地到底想要什么呢?
  这个问题,太微也很好奇。
  而就在灾后的第五年,有一天,一个从外面世界突破那些混乱不堪的磁场的人终于找到了受困的秦江。
  这件事,太微此前并不敢相信真的有人会做到。
  但这位从外面世界艰难地来的,但当五年间一直坚持着寻找秦江的中年人出现在少年的面前时,它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目光中的那种,和将军一模一样的对于光明的坚持。
  他说自己叫‘鱼’。
  是和秦江隔着一段距离的龙江人。
  与将军年轻时候曾是朋友,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着少年。
  现在他有一个计划,就是将秦江空校和北斗重建,这个过程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也许未来的几十年,一百年里都很难实现。
  在此之前,他需要有一个人去成为英雄,解决所有人眼前的灾难。
  而他心目中最合适的那个人就是少年。
  这个想法在当时看来非常地不现实。
  已经过惯了一个人在废墟中流浪日子的少年最开始也并不打算理睬这个人。
  但中年人却很耐心。
  不仅在这个过程中,运用自己的办法将大量的物资真的运送到了已经基本已经是个空城的秦江,还经常- xing -地来看望少年。
  因为知道少年没有朋友,也从来不和任何人交流,只偶尔会自己躲起来摆弄些自己喜欢的机械模型方面的东西。
  他每一次来,都会认真带来一些礼物。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从一开始的拒绝,到偶尔会和男人在废墟上见上一面的少年也会和他偶尔地聊聊。
  “你现在有关于自己未来的理想吗?”
  “你真的很有天赋,或许将来真的有朝一日会成为超越你父亲的英雄,成为一个能够保护所有人的……了不起的人。”
  “你也许不相信,但我们头顶的邪恶从来没有消失,或许有一天,我也不能再为你做任何事了,但到那时,希望你已经明确了自己的信仰,真正地走上那条属于你自己的路。”
  中年人看着他时常会这样感叹。
  “不过下次再来看你,或许那个时候可以带你我见见我的儿子。”
  “嗯,那是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他一直崇拜你,每次听我和他妈妈说你只比他大三岁,却已经懂得很多,还能自己做那么多成熟的人机模型了,就会在家里吵着想见见你。”
  “你和他将来,或许会认识,或许也会这样走上同一条道路。”
  对此,少年不置可否。
  只在后来有一次中年人又一次提到那个小孩的时候,随口说了句,那他喜欢模型吗,我送一个给他吧。
  这是那么久以来,少年第一次对他开口说第一句话。
  在这之前,他几乎要以为这孩子是个哑巴了。
  这让中年人很意外,但那之后少年真的把自己做的一个黑色机器人模型送给了那个中年人的孩子。
  这个黑色机器人的底下,有一个火苗的记号。
  因为他的名字就和这个有关。
  所以这是他的专属记号。
  可让少年和太微没想到的是,事后,那个从头到尾他都没见过的小孩,居然之后还专程写了一封信给他。
  【“火苗哥哥,你好。”】
  【“爸爸今天把你做的那个机器人模型拿回家给我了,谢谢你,我现在天天都要上学,所以没办法去找你玩,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和爸爸妈妈一起坐飞机去看你,或者你来我家,我们做好朋友吧。”】
  【“听妈妈说,你一直不开心,因为你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你很难过,还有一些坏人老是欺负你,好在我们现在找到你了,可这样你都没有哭鼻子,我听说之后,真的好佩服你,因为每次只要摔跤了或者打针吃药,我都很想哭,你居然这么勇敢,和我这种不懂事的小孩一点都不一样。】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你,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自从有了送给我的模型,我之后打针后再没有哭过了。”】
  【“我有做梦,梦到你在梦里变成这个机器人的模样很威风在天空上为大家打跑怪物,保护别人的样子。”】
  【“你当时看上去真的超级厉害,我明明在梦里都看得一清二楚的。”】
  【“虽然我还没有亲眼见过你,但我爸爸告诉我,这世上能好好保护他人,让别人不再害怕的就是最了不起的英雄。”
  ——【“所以,我想,火苗哥哥,你就是我心里的大英雄吧。”】
  那份信,太微那一夜,看到少年一个人看了很久。
  在此之前,它作为一个机械生命,并无法了解信仰这种东西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但很奇怪,那么久了,它好像第一次感觉到了那个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家伙心底燃起了的一丝微弱的不一样的光亮。
  但很遗憾,有时候命运也正是这样。
  因为这份信,也成了那一年,中年人最后一次带给少年的东西。
  在那之后,中年人就再也没来过秦江。
  可到最后一刻,他还是把一份秦江空校的录取通知书留给了少年。
  太微和少年都清楚,中年人曾经关于自己命运的说法成真了,他和他的父亲一样为了拯救更多人,可能已经不在了。
  接下来,除了少年自己,这世上便再没有任何人能告诉他。
  关乎于自己追求未来的理想和信念的方向是什么了。
  这一年,他在秦江废墟中帮助其他遇难者时,捡到了两个孩子。
  这两个小孩是一对年纪很小的兄弟。
  因为在灾后,差点饿死,所以被他捡到了。
  他把身上的钱和能换钱的东西分作三份,还给了这两个孩子一人一块勋章,并说将来如果有机会,会带他们一起离开这里。
  这个承诺将会在不久之后实现。
  200X年。
  太微曾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秦江的那个人。
  就这样动身一个人带着那时候还没有名字的太微,去往了自己少年时代曾被毁灭,现如今已经得到重建的秦江空校。
  这时候,他已经是个褪去少年色彩的青年了。
  他和自己的父亲越发地像了,或者说比将军年轻时候还要惹人注意,满身光芒,只要出现,总是让人会去注意到他。
  200X年。
  他第一次真正地作为英雄预备役加入了那里。
  在这个过程中,他第一个入学认识的就是一个姓马的女生。
  这个女生是他的师姐。
  她的丈夫则是青年的师兄。
  在将来的五年里,他会和这位师姐的丈夫一起加入一个队伍,成为彼此最重要的队友之一。
  这一年,只有二十一岁的他认识了和他一同入学的一位朋友。
  这位朋友从龙江来,- xing -格开朗,三句话不离自己弟弟,对李邪这种生来喜欢装酷,拽的要死对人冷漠无比的家伙表达了十二分的热情。
  因为他从龙江来。
  他就这样和这位朋友因此认识了很多年。
  并因此成为了未来认识时间最长的朋友。
  这个人未来的代号就叫做,房子。
  一年后,他曾经在秦江救助的那两对兄弟也来到了空校,并因此加入了这只未成型的队伍,成为了两名机械工程师。
  此后,又有三个人一起加入了他们。
  这三个改变了过往姓名的人分别在后续的三年将这个队伍完整地成型了。
  这一年,大家都很年轻。
  但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无论将来的哪一天,他们各自因为什么而离开了,只要有一个人活下去,都要坚持着下去。
  永远,永远不要放弃秦江。
  放弃每个人最初成为英雄的信念。
  ——而这个队伍的名字,在太微的记忆里,就叫做北斗。
  ——“编号0019,从此以后,你将作为一名城市英雄直属于国家天体文明局的管理。”
  “你的行动代号将会是‘树’。”
  ——“这是你的绑定人机ai,从今天开始,它将陪着你进行一切任务执行,终生成为你的左右手,现在,你可以开始行使个人权利,为其命名了。”
  “滴——请继续输入人机驾驶者的名字。”
  “……”
  这是那一年,太微右垣一真正地拥有的人机雏形的那一天。
  在这之前,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家伙主动提起自己的名字了。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因为不想被别人盯着看,就要带着口罩出门的孩子了。
  也不再是躺在灾后的防空洞中,冰冷沉默到仿佛是个哑巴一样终日望着头顶雾蒙蒙天空的少年了。
  二十四岁的他。
  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李邪。
  只要任何一个见过李邪的人,都会被他身上的光芒所吸引。
  那身洁白的,象征自由与正义的空军军服,和他肩膀上的那颗北斗星成为了这之后他吸引着更多人一起加入北斗,并一起为将来的自由和希望而奋斗。
  也是在这时,太微才仿佛想起了那个只有在他出生时,才被自己父母挂在嘴边的名字吧。
  ……
  “不如,我们的孩子,以后就叫将燃吧。”
  太微右垣一系统备忘中那最后一个春天,秦江基站后山那片满山烂漫的春花下,那个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但名字应该就叫做李山海的男人牵着自己的妻子的手,在星空下突然就突发奇想了一句。
  “李,将燃?”
  “对,长夜不灭,星火将燃,就像这天上的星星一样,北斗七星,英仙座,猎户座,李山海和王秋玲将来的孩子,日后就如同这天上的星星一样永远光明,灿烂,叫将燃好不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