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53)

字体:[ ]

  而又一次被问起关于某个人的事。
  之前同样已经和某人私下提过今天这事的符白龙也顿了下,接着才皱眉有点不自在地回了句。
  “嗯,他说他有事,等一下再过来。”
  这话,符白龙回答的很冷淡。
  不像以前那么动不动就和有个人吵架了,却也在克制地和对方保持点距离。
  搞得不清楚发生什么的陈臻和陆一鸣也狐疑了,心想你们俩住一块怎么还分开出门,难不成这是什么新型的同居方式。
  可显然,关于‘同居’这事,永远是符白龙心头永远不想提起的问题。
  想到这儿,符总这个就算出个门,都和某个人死活撞不到一块的究极死傲娇也不想说什么。
  看了下手表,一脸赶时间的符白龙冷着脸说了句,再等五分钟,有些人要是再不来,那就别等他了。
  陈臻和陆一鸣一听也不敢多问了。
  赶紧先一块在机场门口找地方停车就想说等等看好了。
  好在,说是五分钟,今天的李邪也没有难得迟到。
  卡在这个时间点就来了。
  而大老远就看到某人骑着他那辆在马路上经过,还是挺拉风的重型摩托车在机场门口就这么伴着冰冷的风停下。
  等用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一下摘掉头上那个金属感的黑色头盔。
  只要不故意干什么奇怪的事。
  一身黑衣,挑染着头发,本身还是很能引得周围人都在看他的李邪就这么把自己的车停好,又插着兜的走过来,就敲了下车窗。
  他这一敲窗户。
  里面装作听不见地冷着脸的符白龙也不理他。
  明明这人自己长着手,搞不懂为什么每次都要别人给他开。
  见状,整天神出鬼没,难得白天还能主动出现人前的李邪就这么低头看了他一眼。
  接着,这个从来就是存心的家伙也不顾有自己其他人还在前面,突然把声音放得挺大声就没羞没臊地来了一句。
  “宝宝,开门。”
  符白龙:“……”
  这一声,在一般公众场合都杀伤力极强的‘爱称’。
  一下子把之前还以为他们俩吵架了的前排二人组给搞得都有点眼神古怪了。
  被当众丢了人的符白龙火冒三丈地就拉开门。
  李邪却已经趁着这个功夫坐了进去,还摘了只自己的手套扔给他。
  见某个坐在窗边吹冷风的‘霸王龙’看到,好歹接过去带上了,却还是一副冷着脸不想理他的样子。
  某位卫兵鸟先生也不说什么,就这么在他身边坐下,又像是才看见前面那两个人似的抬起了头。
  “哥,你怎么又晚来那么久,而且你为什么和白龙哥不是一块来的,今天可是陈臻的爸爸从国外回来的日子啊……”
  似乎是有点不满意他明知道今天对自己很重要还迟到。
  陆弟弟也一脸不满地控诉了一下他,可李邪闻言却更气人了,直接这么无差别,不留情地怼起他弟就回答道,
  “这是他爸,又不是我爸,我准不准时什么关系。”
  “……可,可陈臻他是我男朋友好不好!”
  陆一鸣一听更气了。
  “哦,可他又不是我男朋友,关我什么事。”
  “啊啊!!李邪!你这个人每次都这样!我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大哥!你,你还没有白龙哥关心我,在乎我!”
  这回答也真是很李邪了。
  好在,陈臻这人也是脾气很不错了。
  看两兄弟又快吵嘴了,赶紧出来劝架,还主动说了句,要不我们先去出机口接人,麻烦白龙和李邪你们俩在下面等我们吧。
  这么一说,大伙也都没意见。
  四个人约好等下碰头的时间,就这么分两头去了。
  刚才被气的直跳脚的陆一鸣也不想理他哥了,只气呼呼地就先拉着自己男朋友去接自己未来的‘伯父’了。
  当下,就剩下符白龙和李邪在原地等着他们。
  “我看他们俩好像都很紧张,陈臻他爸不会不喜欢陆一鸣吧。”
  看有个傻小子人上去的时候还很害怕。
  还是头一次见陆一鸣对一个人的到来这么紧张的符白龙望着那两个人走的时候的样子,也不免皱起了眉。
  “那是陈臻他爸,又不是你,他难不成也想拆散他们俩,再找个远房表妹让他立刻回美国结婚。”
  压根不- cao -心自己那捡来的弟弟头一次见长辈有什么问题。
  某位没人- xing -的大哥当下居然还有心情这么开玩笑。
  “闭嘴,我什么时候想拆散过他们俩……你别给我成天不分场合地胡说八道。”
  一听这话就黑下了脸。
  听他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符白龙也有点怒了。
  当下,两个人这么一拌嘴,气氛顿时又差了。
  眼前,机场人来人往。
  和三个月前一样。
  来往于各个城市的飞机都在玻璃窗外的停机坪上降落,另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来往于身边。
  等被一块撇下,又为了等人,只能看着面前正对着他俩,将彼此的身影都印在上方的那个电梯。
  沉默了三秒,这两个家伙就这么干巴巴地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件事。
  “要一块坐电梯上去吗?”
  身旁,李邪突然这么问他。
  “不要。”
  听到陈臻说不用他们跟上去还挺高兴,其实本就一点也不喜欢坐电梯这种东西的符白龙也冷漠脸拒绝。
  “哦,也对,这次应该不会有人随便就扔张支票给我了,‘冤家路窄’。”
  李邪口中这个称呼。
  搞得被他故意提起’黑历史’的符总本人有点暗自羞耻地咬着牙不吭声了。
  可这么一来,两个人的气氛也好像不坏。
  还有说不出来的微妙。
  连三个月前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回忆也一块被突然勾起来了。
  接下来,他们就这么一起在机场楼下等了十多分钟。
  期间,刚刚上去了的陈臻和陆一鸣一直没有电话。
  搞得在楼下一直等着的符白龙和李邪也有点奇怪了,想着怎么陈臻他爸的飞机怎么还没到。
  可令符总本人怎么也没想到的是。
  就在他和李邪商量了下,又想着不如还是一起上去看看什么情况时。
  才一上去,隔着大老远的,他就见尽头有三个人好像在发生什么激烈的争吵。
  出机口,一个连像样的行李都没带几件的小个子老头正在发飙。
  身边也只有一个简单的箱子,一件扎在裤腰上的老年冲锋衣,还有给老远带过来的一些纪念品被扔在周围。
  可就在符白龙疑惑地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
  这位一把年纪了,火气还仿佛很旺的老爷子。
  竟然真的被李邪这个乌鸦嘴之前在楼下说的话给猜中了。
  因为下一秒,他和李邪就见这头一次见面的老陈教授仿佛在上演什么狗血剧情一般,突然就指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子的男朋友的鼻子怒吼道,
  “我今天就是直接死在这儿!也不会同意这个小子将来进我们陈家的门的!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们俩现在就给我分手!然后马上给我回美国,和你妈妈给你安排的远房表妹结婚,听懂了没有!”
  李邪:“……”
  符白龙:“……”
  ※※※※※※※※※※※※※※※※※※※※
  今天临时加个班,我接着往下打打看。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第82章 (中)
  这一天。
  在机场门口就上演了一出‘帮打鸳鸯’戏码的老陈教授到底没和任何人说上一句话, 就气冲冲地走人了。
  千里迢迢从国外赶回老家。
  这位老爷子干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拆散别人小情侣,还一张口就什么远方表妹。
  这种神转折,也就只有李邪这种人的脑回路才能够以前猜到了。
  因为出机口人多, 四周围还不少人都看着。
  估计是怕丢人,所以骂完这一句,老爷子也不多说了, 气呼呼地作势要走。
  陈臻无奈地叫了声爸,又连忙想拦。
  结果,这老头一个‘黑虎掏心’,根本不讲道理地就对着自己儿子来了一下, 看陈臻一个年轻人被他揍得不能还手, 他顿时就更生气了。
  “让你当初跟着我练个九节棍也不学!让你给你爹扬眉吐气也不听!”
  “现在好了,连个防身术都不会!居然找一个一看就没脑子的!一个又不聪明又不能打的没脑子!赶紧都给我走开!我看着你们俩就来气!”
  这话,说的也太伤人了。
  被直接叫做‘没脑子’的陆一鸣一听委屈的要死。
  还得赶紧慌慌张张地扶起, 被自己不讲道理的亲爹给‘黑虎掏心’疼的倒在地上的陈博士。
  与此同时, 一旁被迫围观这一切,却没插上一句话的李邪和符白龙也有点无语了。
  “你确定……这真的是陈臻他爸,不是你爸?”
  不知道为什么, 总觉得这位- xing -格和脾气的陈臻都不是很像的小老头骂人的样子很眼熟。
  身旁,李邪这压低了声音的话。
  也引得符白龙语气就十分危险地看着他问了句, 你什么意思。
  而被他给瞪了, 看着自己弟弟和陈臻被亲爹‘拆散’的这场大戏, 一点不怕事大的李先生也很有求生欲摇手回了句。
  “开个玩笑, 你爸肯定不这样动手打人。”
  “要不,上去劝劝?”
  这话,让嘴角抽搐的符白龙也不好说他什么。
  但没等他们真准备上去劝劝这出‘家庭内部矛盾’。
  气势汹汹的老陈教授就已经拎着自己的行李和带回来的土特产就准备走了。
  赶在回国第一天,远远看到符白龙人也在,明明已经准备走人的老人家居然还专门停下一下,又虎着脸地和他点头算打了个招呼。
  这个对晚辈的招呼很匆忙。
  符白龙见状也点了下头,礼貌地叫了句伯父。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