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48)

字体:[ ]

  但偏偏最近,公司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了符白龙突然在这一周开始提早一个小时上班,并且把自己的下班时间固定在了下午的四点。
  每天早上九点,符大少爷准时上班。
  每天下午四点,符大少爷又准时下班。
  这冷冰冰专注于一个人上班打卡的态度,简直比公司一帮正经给人打工的还要勤奋。
  此外,他还突然就说自己不用瑞秋张和司机去接。
  据说,天天十分亲民地自己坐交通工具来上班,只是也没人见过他天天到底是怎么从家里来公司的。
  唯有少数几次去他家送重要公文。
  女秘书才有幸再次踏入了他老板那间她其实已经快很久没有进去的豪宅。
  只是说来也怪。
  放在以前,瑞秋张也不会觉得这一切有什么问题。
  但就最近她人正好过去的几次,她老觉得目前还是一个人住的符白龙家里多了一些微妙,又不太好形容的变化。
  就比如说,楼下的客房门老是她一来就突然锁着。
  又比如说,有一次她大清早上门去,楼上的卧室里的那间浴室里好像有人在走动,但那之后他老板非说是她听错了。
  再比如说——
  “诶,老板,您门口的拖鞋是放错了吗……怎么两只颜色不一样?”
  这是前天下午,瑞秋张去他家时偶然看到的一件事。
  当时那双两只颜色不一样,像是被人不小心穿错了的毛拖鞋就在玄关那里歪七扭八地随便放着。
  这和符白龙这个人平时连一支钢笔,一块手表都要放在固定位置上的强迫症十分不搭,也因此她也就注意到了。
  结果,女秘书本是随便一问。
  却令当时楼上楼下的门都关的死死,像是故意在防着什么的符白龙却明显表情一僵。
  接着,以最快速度心虚地把门口那双拖鞋,给‘碰’地一下塞回鞋柜里的大少爷本人才冷冷地装作若无其事开口道,
  “没有,都是我的,不管你的事。”
  “还有,不要把你今天看到的说出去,快走,这礼拜都不要再来了。”
  瑞秋张:“?”
  这完全就是在欲盖弥彰的一句话,想也知道有多让人觉得可疑。
  就如同他最近一礼拜突然开始每天准时上下班,还不需要人接送。
  突然不让外人随便去他家。
  还有突然家里总好像有另外不属于他的东西突然多出来一样,给人的感觉非常地古怪。
  瑞秋张总觉得,符白龙越是不想说告诉人,越说明这一切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惊人大秘密。
  符先生家到底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他又到底有什么事不想告诉别人呢?
  新的一天,女秘书内心的疑惑还没彻底解开。
  但今天,为了能在下午四点钟准时下班。
  她的老板符白龙却还是非常敬业专注地在公司工作了,只是伴随着这一件事情作为导?火?索,这一天里,越来越多的细节也似乎跟着一块暴露了——
  11:30
  瑞秋张进去给他送东西的时候。
  一个人正在忙碌工作的符白龙也没抬头,只低着头冷淡地说了声谢谢。
  可半小时后过去了,她却罕见地发现她老板今天居然联系她找司机下楼去吃午餐。
  一开始瑞秋张还以为他只是工作很忙胃口不好,所以也不饿。
  结果过了会儿她再抬头,她就依稀看到自家老板已经坐在办公室,对着一个表面是粉红色,打开了盖子的饭盒在皱着眉在一脸不耐烦,也很有少女心地‘咔嚓’一下拍了张照。
  瑞秋张:“……”
  这一幕,不得不说,给人的感觉真是相当诡异了。
  女秘书还以为自己这是看错了什么。
  但随后她家的老板确实也没干别的。
  就只是像个小女生一样对着自己的午饭专门拍照,发出去,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始低头吃午餐,之后又正常工作了。
  13:30
  下午公司的例会再度来临。
  去楼下会议室开会前,和瑞秋张一起坐电梯下去的符白龙面色冷淡地站在她和一众下属当中。
  期间,他周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所有符氏的员工们都保持着一个表情看着面前的玻璃不断下落。
  电梯里的气氛可以说是相当严肃,凝重。
  可就在这时,在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料到的情况下。
  一道十分突兀,但还挺可爱的,明显就是专门设置给什么人的猫咪叫铃声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下突然响起。
  当下,电梯所有人都背后一毛。
  生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在自己顶头上司符白龙面前还敢上班开着手机,可下一秒,就在心里七上八下,却也仿佛提前看穿一切的瑞秋张的注视下。
  她最近仿佛鬼上身一样的老板。
  就这么在所有周围同事活见鬼的注视下,冷冷地拿出了自己裤兜里那个手机,又一只手拿着就表情怪怪地看了一眼。
  瑞秋张:“……”
  这一幕,给人的感觉更毛骨悚然了。
  可紧接着,还记得自己在公司的符白龙却也没有立刻回复对方,又在顶着周围下属集体紧张注视的情况下,把手机重新放回去,才佯装无事地板着脸继续去开楼下了。
  “抱歉,下去接着开会。”
  这话,也没人敢反驳。
  大伙似乎心里觉得不太对劲,但偏偏却每一个人敢吭声。
  每个人都有点怕符白龙生气,发火,炒鱿鱼。
  这也造成了说,他这一礼拜的反常在其他人眼里造成的杀伤力就更巨大了。
  好在,这一天的下午四点终于到来。
  虽然其他人未必会这么早下班,但我们的符总却是要准时离开公司下班了。
  可这个过程,总共不到十分钟。
  门口的女秘书甚至没看清楚她老板的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前一秒还在工作的大少爷就和身体装了闹钟似的突然站起来,并急匆匆地就说要下班走人了。
  “我走了,你自己早点回家。”
  这一句话,就是她老板留给她的。
  瑞秋张默默地看着他和生怕别人会跟踪他似的就一下子消失了。
  半晌才心情复杂,却也像难掩沉重地目送着自家老板和跟赶着要去见什么心上人似的急匆匆一个人走了。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就要问了,符白龙到底在偷偷干些什么?
  一般人看到上面这一周发生的那些事。
  估计心里只能从心底涌上一个清晰无比的答案。
  那就是我们英俊多金,高冷无比的符总这次是恋情开花结果,终于成功地开始一场甜蜜的恋爱了。
  毕竟,秘密同居,爱心午餐,甜蜜铃声,还是下班约会。
  这些如同偶像剧一般的情节结合在一起,都只能让人想到这一点了。
  只可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就在离开了其他人的视线后。
  独自穿过下方高层建筑的符白龙却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径直在符氏楼下一个隐蔽的位置,等到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车子。
  这车是来干什么的?
  很简单,当符白龙上去之后。
  车里其他另外三个或是坐着,或是靠着在等着他下来的身影已经说明了这一切并非其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因为这世上显然没有一个正常人下班后约会谈恋爱,会是好几个人组团的一起的。
  这又不是出门去打群架,完全没有必要。
  尤其这帮人还一个赛一个地神秘,连个脸都不露,各自都身处于一块- yin -影当中一声不吭,光看气氛就十分反常。
  “任务短信收到了没有。”
  见他人终于来了,坐在后排,也就是他旁边,靠着窗的某人也出声问了一句。
  对此,看也不看他的符白龙冷冷地看他一眼,接着也回了句。
  “收到了。”
  “那你怎么都不回我?别告诉我,你没听到我们的紧急任务专属铃声。”
  “……”
  “哦,还有,我专门给大家准备的北斗成员专属爱心午餐,你好歹给个表示,其他人可是都专门感谢我了啊。”
  符白龙:“……”
  这话,让符白龙的脸色顿时暴躁了几分。
  想到自己收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那有点想打人的拳头又开始默默握紧的同时。
  对于某人这一个礼拜自打和他搭档后,对自己的各种精神折磨也是再一次怒火窜了上来。
  偏偏这人还没一点自知之明,搞得一下子想起昨天下午发生的另外一件事的他更是开始冒火了。
  “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
  “是谁昨天在我家又把我的拖鞋穿错了的?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把我的拖鞋穿错,你到底有没有记得别人说过的话?”
  “我只是刚好找不到所以穿了一下,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而且你上次不也拿错了我的毛巾么。”
  “我什么时候拿错你的毛巾,那本来就是我的好么,你每次都这样故意推卸责任,你觉得自己这样有意思么,李邪!”
  “是我每次都这样么,是你每次都这样吧,符白龙,难倒这就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这充满火?药?味的一来一往。
  想也知道再任由后面这两个八字不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俩住一起的‘同居人’继续吵下去。
  今天他们的这场任务也别出了。
  也因此,从符白龙刚刚上车后,就一句话没开口过的前面那两位也终于是出声了。
  首当其冲就是这会儿正坐在冷漠脸,死死堵着耳朵的王大夫旁边,同时一脚‘碰’地一下踹了下车门的房三。
  “喂,我说你们俩吵够了没有。”
  “……”
  “要吵就去开房吵,你们两个天天住在一块还吵不够,要在我们面前吵,任务都不出了是吧?”
  房三师姐这暴躁无比的骂声。
  也使后面那俩冷着脸,各自朝着一边的家伙终于是不吵了。
  事实上,他们俩的之间的大吵小吵从来都是这么收放自如,就和吵架是基本生活调剂似的,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