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40)

字体:[ ]

  偏就在这时,深夜的巷子,楼房的一缕刚好划过的微弱星光化作点亮头顶的光亮从那人头顶划过。
  注意到这一幕,那个独自站在巷子里,好像等了很久的人也跟着抬起头看了起来。
  目及之处,站在尽头的黑发男人仰着头看着两人头顶共同的那片天空。
  星星照亮了他的眼睛。
  将他的每一寸发丝染上光芒,夺目地像个王子。
  他的模样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也没发现有个人就在自己身后,神情平静而耐心,温柔美好到不可思议。
  他站在光当中。
  就像是光本身。
  扑通,扑通。
  心跳好像快的有点不正常。
  原来,在这世界上有一个人始终在深夜等着你,是这样的感觉。
  有点奇妙,有点陌生,却也不坏。
  这一秒,一个人插兜站在黑暗中的李邪像是回到自己了自己的少年时代,第一次发现了让自己心动惊艳。到不可思议的人。
  他满心满眼里都是对方。
  再容不下任何他人,只有他,唯有他。
  真漂亮。
  真的很漂亮。
  扑通,扑通。
  心跳好像还在继续,但呼吸已经回到正常了,也是这正常心跳终于回到胸口当中的李邪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在尽头等着他的人是谁——
  是符白龙,是符白龙在等着他回家。
  ※※※※※※※※※※※※※※※※※※※※
  其实明白自己真的爱上某个人的瞬间,就是看到他在一次次义无反顾地等着自己的那一刻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第74章 (下)
  12月22日
  白虎口
  一轮巨大的银色月亮下, 头顶卷着霜的寒风正化作冬将军肆虐着,呼啸着。
  亮着一排电子霓虹灯的地下街区尽头。
  整面涂着各种彩色喷漆的后墙上,都贴着各种富有90年代气息,诸如家仙, 大护法等民间宗教的门神剪纸。
  这其中,一张本还贴的好好的旧年画,突然就被‘撕拉’一下吹掉半个角, 又随着寒风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
  一眼看过去,这是张很奇怪,也具有后现代工业感的传统彩色年画。
  上方是一个圆形的,发光的类似飞行物般的东西降临人世间。
  另有看不清楚面孔的‘仙人’一一飞下来, 将灰色半透明手掌中的各类宝物, 一一赠予下方一众叩头拜寿的信徒。
  画面当中,那‘仙人’的身体大致如一只巨大的昆虫状。
  梯形的头,铜铃大小的一对红色眼睛, 身后还有一对金属质感的绿色翅膀。
  另有两个一同来到地球的‘仙人’则被刚好吹下来的年画一角盖着, 看不清楚面目。
  此后,这虫变化人形进入人世间。
  又化成一凶神恶煞的虫仙人,就将自己的身形与一个周围充斥着二极管和集成电线的长方形物体融为一体。
  那长方形的, 类似电脑主机的奇怪发光物体被信众们埋于地下。
  并在外部建起偌大的,张大口的一只虚拟白虎, 以保护‘仙人’的肉身不被破坏, 至于它发光的宝座下, 还跪着若干带着面具的随从, 只是那脸也同样看不清楚。
  “咔啦咔啦——”
  远处,寒风刮得越来越响。
  另有一种从地下传来的怪声袭来。
  不知道是不是今夜的气温极为低的缘故,从墙边蔓延开来的诡异冰霜,正在一点点地呈现结晶状冻结着地上地下的活物。
  一只钻在洞- xue -里的耗子好奇地探出头。
  接着,它印在墙上的影子,就这样被眼前那透明的磁场弄得僵硬住,又‘咔啦’一下化作一个小小的冰雕倒在了地上死亡了。
  可就前面的某一个拐角处,却有个没察觉到这一切的光头正在用拳头撑着墙面,用耳朵后的通讯设置和人打电话。
  “哈……什么狗屁丹东枪手组,老子反正是再也不相信那些传说里吹出来的名声了,之前那个疯子都快把白虎口炸了,都没见这帮孙子敢冒出来吱一声……害的我们天天跟着遭殃,反正天神会的老窝也已经被炸了哈哈,我看下一个就是——”
  这话,显然就是前几天在这里发生的揭悬赏令就会被打的事。
  事后,那个找事的袭击者又一次逃了。
  白虎口看样子是恢复了平静。
  但这闹的人心惶惶的,也真的没人敢去杀符白龙的,原本的一场暗杀被搅和地让白虎口人人心里都不痛快,自然就怪起了那一开始主动挑事的丹东枪手组。
  只可惜,这人满口奚落嘲讽的话语还没说话。
  他身后,震耳欲聋的一记枪/声响起。
  那吓的惨白了脸的光头男没来得及转身,就见自己对面的墙上有一个黑乎乎,冒着烟的枪/洞,那洞就离半步,可他耳朵上的通讯装置却被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she -穿了。
  他见状‘啊’的一声吓到摔在地上,但与此同时,脑门上却已经都是冷汗珠子了。
  就在这时,骤然间,一直死气沉沉的巷子突就传来一下恶狠狠“碰”骨骼断裂声。
  接着,就见那被来自身后的一脚,直接踹飞的那光头男子一下撞塌了身后的半面墙,又捂着自己被剁掉一只手臂的伤口,就声嘶力竭地大叫了起来。
  “——啊!啊!”
  这撕扯着声带的惨叫听着极为凄厉。
  也是这瀑布般血喷出来的一倒下,这光头男子的面容也仰躺着露出,赫然就是前几夜里试图揭悬赏却又被反杀的那位小头目。
  只是眼看他如今处境凄惨。
  被硬生生砍断掉手臂下不仅鲜血从动脉中涌出,飞溅在墙面上,染红了大片,这样子竟是比那天晚上打他那疯子还要心狠手辣几分。
  他充斥着红血丝的白色眼球里。
  满是对面前那站立在黑影中的那三个面罩下的人带着深深的恐惧。
  视线所及,那迎着风雪一步步走来的三个蒙面人身形都非常地高大。
  或魁梧地如熊,或强壮如牛。
  皆是一身黑色貂皮大衣,一把或是背着,或是扛着的标志- xing -猎/枪,脑袋上还都各自带着一面特殊金属防护罩。
  这样杀气腾腾的打扮,这样标志- xing -的金属防护罩。
  就是这光头男之前从没有在白虎口混过,也该明白来的三人到底是谁,是那传闻中的……那个天神会背后的魔鬼枪手组,地下世界,二十年来从未有过敌手的三个改造人怪物。
  从未有人活着从他们手里逃出来,只有……只有死人,才能听见来自这从地狱的一声枪/响,因为这往往就是真正的屠杀的开始——
  这让地上这光头男人当即明白了大难临头的恐惧感,满是畏惧地就挣扎着往后躲。
  但没等惊慌失措地着举手发出求饶,又从背后抽出电子枪来试图自保,那三人中就有一虎背熊腰快赶上小山般个头的暴徒疯子鬼魅地一下扑上来,默不作声地挥出并没有用全力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脑袋顶上。
  这一拳重到砸在人脑袋瓜上,背后墙上都有透明的气流掀起来。
  一下,一下。
  溅起的血渍站在拳头顶上。
  污浊了半个手。
  人的颅骨被拳头敲开的声音闷闷的,却也使那活生生睁着血红的眼睛被打死的光头的眼球最后上翻着,就这么看向了被那施暴的‘面具人’。
  见状,那三人暴徒之一的杀人者,也如同机器人般漠然冰冷地看着这一切。
  等将金属手指一下残忍地陷进被砸开脑袋的光头的颅骨内。
  又像是抠挖着什么将那记录着这两日记忆的金属大脑挖出来,这个上前亲自杀人,任由另外两个同伴在后面冷冷看着的金属面罩暴徒才从颅骨内发出了一种特殊的,如同怪物般地磁场声音。
  【‘迟到了两天,原来这里发生那么多事。’】
  【‘有意思。’】
  【‘走吧,下一个,先去杀目标人物,再去收拾之前那个袭击者。’】
  【‘可别因为之前发生的事,让‘天神’继续对我们也跟着失望了。’】
  ——【‘进攻,开始了,今夜就正式接管这里。’】
  这句话落下,后面那两个持/枪的暴徒分子也一挥手,
  就命令着身后一群黑压压足有百人的枪手组成员跟上。
  说来也怪,伴随着这些脚步碾过霜,还带着金属面罩的神秘暴力组织成员走过巷子,地上的气温就开始一点点变低。
  连带着那本已经倒在地上的那具挖空大脑的尸体都染上诡异惊悚的雪白,最终变成了一块被完全冻起来的人形冰雕。
  寒风呼啸。
  白虎口一夜之间降下大雪,再无一个活口留下。
  ……
  01:12
  凌晨时分,刚刚半空中那一闪而过的流星已经过去了。
  当站立在大冬天的巷子里的符白龙安静地注视着头顶这一幕,又回过神来时,他才注意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人。
  在这之前,他在这儿快一个多小时了。
  李邪今晚根本不在家。
  符白龙也不觉得意外。
  就这么站在楼下一边想想丹东枪手组,还有房三师姐来龙江等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一边不抱什么期待地想看看某人会不会回来。
  结果这么冒着大冬天的寒风一等。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眼下,他的半步开外,明显站着个有点冰冷,还杵在那儿不动的黑影。
  这让警惕- xing -很强的符白回头看了眼,随之就想警告出声,结果没等他说话,那个人就自己出来了,又一声不吭地走过来,拉下口罩走过来和他对视了眼。
  “大晚上站这儿,看星星么。”
  这话听着就一股故意想找人吵架的味道。
  这位一开口就想在找他茬的仁兄也不知道刚从什么鬼地方回来的,身上一股死人般的冷,竟然比符白龙一个呆在风口半天的人都要来的体温低些。
  见状,符白龙下意识就想反击对方。
  但话到嘴边,放在平时肯定要呛他一句关你什么事。
  但今晚看在他好歹回来了,所以莫名不太想和他吵架的符总本人还是咽下嘴里的话,又不太自在地看了眼旁边,就皱着眉傲慢地回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