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36)

字体:[ ]

  北斗。
  这两个字,让躺在对方刚刚同样趟过的位置上出神的李邪陷入了一点沉默。
  房二走了。
  这事他还真知道。
  因为他的联络员从四五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变化。
  房二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是干的算比较长的,不仅如此,他还有名字,和李邪也算合作的比较愉快,这么久了才正常离开,实属罕见了。
  李邪一开始就习惯了这样的工作和生活。
  这也使得他对于其他人走不走,留不留都没什么感觉。
  可就在他像个铁石心肠的混蛋一样无所谓地想着,房二走了,符白龙干嘛刚刚和他生气,他自己和房二很熟么时。
  转念,又一想到自己刚刚在街上,想也没想把符白龙也一起带回来这件冲动之举,他就像个死鱼眼的老大爷似的望天无声。
  一开始,他是真的不理对方就这么直接走的。
  虽然这两天他躲在白虎口,一直在发疯打着符白龙男友的名义四处惹事,还帮他主动挡了不少来自地下黑帮的袭击。
  但他却也没有真的把自己说的那些话当真过。
  他只想完成任务,至于外面的正常世界有没有人在等他,或者在找他,李邪这种骨子里就习惯了一个人来去自如的家伙根本无动于衷。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黑漆漆的身后好像一直有个熟悉的脚步声在追着他。
  本想一个人就这么走掉,也不再说引起一些两人之前那段虚假关系间不必要麻烦的他还是转身去找对方了。
  当他抓住符白龙把他拖进巷子里的那一刻。
  李邪也不理解自己怎么想的。
  他其实一点不喜欢和别人分享关于他自己的事。
  不管是过去,将来,还是当下,那对他而言都没那个必要。
  但听到对方带着怒意,眼圈又有点红红地问他去哪儿了,知不知道别人在担心他的话时,李邪还是突发奇想地抓住他的手把他一起带来了这儿。
  就像是,突然想着把符白龙也一起卷进这场危险也好。
  反正他也在找自己,那就让他来。
  把自己最秘密的,从不给人看到的一面也给他看好了,无所顾忌般地完全展示给他看,看看他会怎么想,就是那种恶作剧一样神经兮兮的心理。
  可眼下,看到符白龙不仅对他这张过往对任何人都无往不利的脸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好像还生他气了。
  李邪这个家伙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你是断电了么,在别人家那么久了一句谢谢都不会说。”
  估计是找不到正常的出气筒了。
  自己犯了病,还要拖别人下水的李邪莫名其妙地就开始把责任推卸到他手里的那位可怜的ai身上了。
  可闻言,这么多天明明充满了电,却真的能做到一声不吭的‘太微右垣一’却只是亮了一下,又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就用机械声冷冷回答道,
  【‘滴——主人,抱歉,除了你将来不太有概率出现的配偶,和概率更小会出现子女,太微没有义务和任何不认识的人发生交谈。’】
  “……”
  【‘如果你和符白龙明天就在一起,我可以考虑和他说上一句话。’】
  这个拽成什么样的态度,这种满嘴胡说的德行,真的是有什么主人有什么ai了。
  李邪被自己扔了那么多天的ai不客气地回敬了,也有点开始嘴角抽搐一脸无语了。
  “我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他喜欢的人又不是我,我也不喜欢他。”
  “还有,你搞懂……他刚刚为什么突然又生我的气了吗?”
  对此,李邪是真的很莫名其妙。
  【‘太微不知道,也许是符白龙觉得你不接他电话,他之前天天在家骂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哦,是么,正常。”
  【‘……’】
  “你没看到我刚刚就在他面前,他也在骂我。”
  这话,闭着眼睛懒洋洋地歪着头的李邪说的一点不觉得不意外。
  看他这副真的根本一点没看出来,对方对他到底抱有什么想法的样子。
  他的ai却似乎看出了什么。
  又像是出于某种报复他之前把自己乱扔的心理用机械声回了这么一句。
  而正说着,又想起某个人刚刚发脾气去洗澡前,和他说房二的什么道别的事,李邪干脆站起来去床底下,就自己拿关了有好几天的机的手机找了出来。
  他手指摁下开机键之前,是想着看看符白龙到底这段日子,都在家都打电话追着骂了他多少次的。
  估计一打开,他的手机都得爆炸。
  所以无论等下看到什么尖锐暴躁的话,李邪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但实际等他打开手机。
  他却发现符白龙一条短信都没发给自己,除了最开始转了条房二的信息给他,还有前几个深夜才偶尔打过来的电话,竟然一句骂他的话都没有。
  反倒是最底下有一条虽然他没存号码,但明显是房二走之前发来给他的短信。
  【喂,李邪,我明天就走了啊。】
  【虽然有点意外,也不太相信是你这种人会干出来的事,但很谢谢你没来,却也让‘龙’转交给我的临别礼物,也谢谢你记得我爸妈还有妹妹的事。】
  【我可能没告诉过你,其实我的真名就叫刘太帅,我妹妹叫刘好美,这就是我爸我妈对我们俩的美好愿望,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好笑,嗯,我知道你知道了肯定又要笑话我,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骗你什么。】
  【还是要说一句谢谢,你送的紫丁香的花真的漂亮。】
  【也希望,将来有一天,大家都能圆满卸下身上的责任,有朝一日成为能站在有鲜花,有阳光的地方,成为真正的朋友。】
  【再见,卫兵鸟,我的朋友。】
  23:39
  床头的小灯已经暗下了。
  当符白龙从浴室出来,又下意识走到窗口观察了眼底下已经散的差不多的白虎口帮派分子时,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已经睡着了。
  即便是睡着了。
  某人都是冷漠无比地背对着他。
  他的头发垂在脸颊上,一张刀锋般夺目的脸写着的最多的就是冰冷和薄情。
  符白龙对此不想说什么,面无表情地沉默了下。
  又丢掉手上的毛巾,拿起自己放在旁边的衣服就想着既然下面也安全了,有个人也没事,自己干脆连夜走人算了。
  可他刚要站起来离开。
  有个明明看上去,像是睡着了的人就一下从床上力气很大地拉了他的手一下,并趁着符白龙完全不设防的状态就将他连人用力地压在了身底下的床上,从上方笼罩着睁开了眼睛。
  “你又想干什么。”
  被吓了一跳,一脸暴躁,外加身体后背有点异样的热冒上来的符白龙被他摁着双手不能动,还用膝盖压着腿顿时也有点想发火。
  “你生日是哪天。”
  看不清楚表情,但李邪突然直勾勾地盯着他开口。
  “?”
  “或者,随便哪个你自己觉得有意义一点的数字。”
  被这个问题问的一脸懵,仰面躺在床上的符白龙当下连想踹他的脚都忘了抬起来,可紧接着,还保持着这个恐怖的姿势凑近着他的某人却像是怕他听不懂般,好像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7月21日。”
  知道如果不正面回答他,这个总让人摸不清楚想法的疯子怕是要没完了。
  符白龙强忍着怒气,别过脸也不看去看就快速回了句,结果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下一秒,李邪就伸手把一旁的‘太微右垣一’拿过来。
  又‘咔嚓’一下在手中展开化作璀璨的黑色星盘模式,并将这对于一个城市英雄而言最重要的人机的开机密码就这样改成了符白龙的生日。
  这才一下自己放开压住他的手,用那双黑色的,令人看不穿的眼睛望着心跳又一下子加快的符白龙说了这么一番话。
  “以后,找不到我,就直接找他。”
  “……”
  “你的一切命令他都会听,只要我还活着,符白龙就能在这世上找到李邪在哪儿,不用再半夜还自己睡不着,想着给他打电话了。”
  “……”
  “还有,谢谢你的紫丁香。”
  ※※※※※※※※※※※※※※※※※※※※
  中途有那么几个瞬间,我是很想召唤李邪他泉下有知的亲爹出来教训他的()
  他真的从来都狂惯了,家教很严,经历复杂,如果不做好人怕是对社会危害极大,这样的人怕是真的只有结婚成家()才可救
  总之,大家补药急,真的,真的,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了!
  另,今天有点累,觉得腰很疼,所以晚上可能没有了,和大家说下抱歉,对不起啊啾咪啾咪。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第72章 (上)
  这一夜, 白虎口的地下街头有多嘈杂,这两个人之间就有多别扭。
  凌晨时分,灯红酒绿的世界也被风雪的声音覆盖住。
  身旁,有个家伙改完太微的密码倒头就开始装睡。
  只是这次终于不是冷冰冰地背对着他, 而是尚且留着点正常的相处距离,却也愿意凑近些趴在他的身边,又闭着眼睛开始保留精力, 短暂休息。
  “两个小时后,我们分头离开这儿。”
  “再不走,入口的尼人那里可能会查到你的假身份,这两天想引起的骚乱也已经达成了, 等回了龙江, 再见面吧。”
  黑暗中,两个人保持着这样古怪的睡觉姿势的人的交谈声压的很低。
  气氛有点安静,却也不算坏。
  之前在房山露营那次。
  那时候, 还不明白自己内心对这个人怀有一种怎么样想法的符白龙都没有认真打量过对方睡着的样子。
  这一次, 这人就这么好好地躺在自己身边。
  他却觉得这种陌生感觉,和之前的每一次都截然不同。
  “你,最近有被什么人盯上吗?”
  像是想起了什么, 符白龙突然开了口。
  “为什么这么问?”
  听出这话有点别的意思,李邪一下睁开黑漆漆的眼睛, 这么看着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