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25)

字体:[ ]

  【‘——不!那个人类变的怪物!要吃了talatala!那个人他已经——已经彻底疯了!它好像正在吃掉talatala……’】
  底下传来这样毛骨悚然的话语。
  光是听着, 都能嗅到鼻子边上散不开的浓重血腥味。
  但隔着一扇窗,楼上的两个人都暂时无法窥探到楼上的真实景象, 而一时间也听到了这句话, 背对着符白龙的孙博士也突然对着眼前的黑暗笑了起来。
  “符白龙,原来, 你和那个‘卫兵鸟’也是一伙的……我之前倒是真小瞧了你, 装作不知情那么久, 还拿你父母留下的‘东方之星’作为诱饵,原来,你就是在这里等着我?”
  ——“不过,你现在把枪对着我,又真的确定,你现在是在救一个人类吗?仔细听听,现在楼底下传来的声音你听到没有,那其实也是一个怪物,根本算不了一个人了。”
  “而且,你没猜错,不止是这次,他早就不算是人了,从他掉进‘伊甸园’,还能活下来的那一刻起,这个人就不能被称作英雄,兽笼,实验室和被肢解研究才是属于这种怪物的归处,不然他又何必——”
  这些居心叵测,却莫名煽动人心的话,嘴角带着一丝怪异微笑的孙博士原本是自信于说能打动旁人的。
  事实上,多年来,他运用自己的能言善辩和渊博无比的知识。
  一次次地将他的思想,他的信仰,他的人生哲理贯彻到实际行动中,使更多人追随他,就是靠的这个本事。
  他不相信,在面对一个同样会吃掉其他的怪物,甚至是人的强大魔鬼面前。
  符白龙作为一个普通人。
  还能够说义无反顾地忘掉对天神会的仇恨,转而投向一个身份更不明,立场更不明,连自己的真实面目都不敢对别人露出的怪物。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嘴里这番临时酝酿好的‘蛊惑’还没说完。
  他后脑勺上,就响起一记干脆利落的扣下扳机声。
  接着,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更没心情听他说废话的符白龙就这么把他的脑袋,和这张喋喋不休的嘴像炸掉一个障碍物冷酷地轰掉了大半个——
  “闭嘴。”
  “……”
  “就算他是个怪物,这里也根本没有你这个‘怪物’和我开口说话的份,听懂了没有。”
  这句比手上动作慢了的警告落下。
  一声不吭就直接开枪对着别人脑袋来了一下的暴力狂大少爷也冷冷了撇了这伪装在人群的机器人一眼。
  眼前,惊悚骇人无比的一幕正在上演。
  耳朵边,剧烈的枪/响致使直接被炸掉脑袋的孙博士一下子干举着双手僵立在了原地。
  可很奇怪,本该血溅当场的两人之间却寂静无比。
  半天,那脑袋炸了大半个,却一滴血都没留下,更没有死亡倒下的‘孙博士’从口腔中发出了暴怒而压抑的机械声。
  “叮——咔嚓咔嚓——”
  内里是金属机械填充装置的‘大脑’掉了半个在地上,连同里面断裂开来,冒着火花的各种金属电线都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见状,被炸掉了脑袋的‘孙博士’像是发生某种机械故障的机器人,般原地一百八十度扭动着脖子,就用发着光的电子眼死死瞪着的他。
  【‘符……符白龙,你找死,你居然敢,就这样破坏掉伟大‘天神’赐给我的……这具永恒的机械肉身……和我宝贵的大脑……你该死……我要杀了你——’】
  这些恶毒扭曲的诅咒,都从‘孙博士’损坏的口腔系统中像是漏电般传出。
  他西装下伪装为人类的‘身体’正在处于一种身体紧急警报状态。
  想来,是在那天空尽头的‘天神’已经投过这双监视着龙江市电子眼目睹了这一幕,并代为表达了被背叛和被谋杀的愤怒。
  对此,符白龙并没有说话。
  只身体退后半步,又从绑着腰带的后侧腰上掏出一把黑色电/子枪。
  等先一把甩开‘孙博士’扑上来的攻击,又上前扯住面前那突然像个机械怪物般暴起的‘孙博士’的袖管就将其一起拉下二楼。
  从二楼上一块摔下来的他,只在半空中重新伸手接住自己的枪,就侧头冰冷地瞄准好位置对着这‘机械人’博士的两根肩周神经线路各自狠狠地开了一下。
  这半空中划破天空的两/枪。
  擦着剧烈的火星子,就把‘孙博士’机械人的肚子上打破了两个电流和火花四溅的洞。
  见状,伸手抓住上方楼顶吊灯的符白龙一脚踩在旁边包间的栏杆上,又继续化作一个灵敏强大的袭击者,再次面无表情地和对方在半空中决斗起来。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符白龙完全释放出自己本- xing -的厮杀。
  他不用再忍耐。
  不用再惧怕,不用再等待。
  不用再任由黑暗,邪恶,犯罪在自己眼前一次次发生,还不能发出任何反抗的声音。
  他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将内心的仇恨付诸于双手,杀死眼前这个主导着多年前- yin -谋的‘机械人’怪物,并将枪口对准他背后的天神会。
  所以,当他的枪终于如同血淋淋的复仇之刃,彻底击碎那脑袋只剩下一半的‘机械人’剩余的半个闪着电流的金属脑袋。
  这也只是一场双人博弈的时间,和一声激烈枪/响过后的问题了。
  对此,底下用防护罩保护着大脑的尼人们,目睹这一幕纷纷发出磁场怪叫,奔跑晕倒在地上。
  见状,一下抬起手中的枪击碎了屋顶的玻璃天窗。
  任由那一片片碎片像是钻石般在头顶下坠的符白龙见状一下跃至最高处,又将手指落在弹夹上,一下弹开扳机,迎着月光就对着底下的尼人开始了一场致命反击。
  【‘——’‘——’】
  地上那一只只本快干涸的红色蝴蝶。
  伴随着混乱不堪的磁场惨叫声中,与那飞溅起绿色的液体又一次交融在了一起。
  将暴力和美学贯彻到底,连白衬衫上都染上杀手般血色的符白龙对此只站在屋顶向下冷冷看去,可他的视线接触到那个让他的心脏一阵古怪抽痛的地方时,他却突然不敢去看了。
  眼下,那个玻璃笼子的斗兽场都是鲜红的血雾。
  站在外头的人暂时根本看不真切里面到底情况如何了。
  那个家伙——不,那个家伙,绝对不可能死。
  脑子里挣扎,烦躁,却也坚定无比的想法,使他本有点苍白的手指再次重新一点点握紧了。
  等闭着眼睛皱着眉逼着自己继续镇定下去,除了杀死留在梦舞台的‘孙博士’,眼下还有一件重要任务的符白龙这才摁下自己耳后的通讯装置,又对着那一头每个都听到自己的声音的人下达了命令。
  “可以了,现在,开始——”
  20:45
  龙江市一间无名黑诊所内
  彻夜守在城市安全反监控系统前的王大夫正脸色带着白地皱着眉望着眼前的电脑。
  他已经在这儿守了一天一夜了。
  从昨晚见过某个传说的‘变数’后,他就一直在这儿呆着,他不想去解释自己具体为什么会去相信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陌生人。
  但或许是那个私下决定与他们见面,身处黑暗中的那个男人的声音过于令人信服。
  带着一种……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某人也会说对方,或许就是世上最适合自己继任者的那种完全令人无法反驳的强大压力和威慑感。
  才让他最终放下了内心的一切,选择了相信对方。
  “明晚,我会救你们说过的那个人。”
  “但同时,我要你们把行动的指挥权交到我的手里。
  “我会救他,但你和他,你们两个人都得听我的。”
  “8:45,准时侵入城市安全反监控系统,将所有电子大屏的暂时破坏一分钟,我需要你们的协助。”
  这么想着,看了眼蓝色电子屏幕上的时间,知道一刻都不能放松的王大夫赶紧眉头皱紧地将深吸了口气,就按下了电脑上那个启动装置的回车键——
  20:46
  原子能生物研究所楼下,那辆躲藏在夜色后的黑色车子里。
  没有开车内灯,将笔电放在膝盖上,同时双手快速落在键盘上的房二正额头上都是冷汗地远程协助着楼上。
  他暂时不清楚上头情况的‘战局’。
  但在多开器协助下,一次- xing -弹开的数百个重叠小窗口中正重复上演着入侵和反入侵的残酷厮杀搏斗。
  每个都后头闪着一连串蓝色计算机代码,仿佛预示着今夜这场反击本身的残酷- xing -,可在房二的桌面上,却赫然是一张属于他一家子包括他那个不懂事妹妹的全家福。
  他的家人,他在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正鼓励着他,陪伴着他,支撑着他。
  他知道这每一分每一秒自己都不能浪费。
  因为浪费了。
  有个每次都装作漫不经心的家伙或许就真的要死了。
  喂,混蛋,即便我们不是朋友。
  可别忘了,你这个家伙,可是发自内心令人钦佩,真心想要跟随着你的英雄啊。
  20:47
  原子能生物研究所顶楼。
  一片狼藉,伴随着电子桌椅已经被生生砸断的地上,满头是血,脸色惨白,连其中一条义肢都被高跟鞋踢得出现扭曲断裂的曹雪梅正仇恨怨恨地倚在终端仪器上。
  她的视线尽头,是一地已经被打晕过去的防护罩下的尼人。
  在她的对面,是一个疯女人。
  一个她只短暂见过几次,却从来没有真正看穿过那张脸下真实面孔的暴力疯女人。
  “哒,哒——”
  和她脚上的高跟鞋一模一样的声音。
  同样是给别人做女秘书的。
  这个女人明明之前看上去是那么软弱,愚蠢,就像是一朵要永远依靠在男人背后才能生存的菟丝子。
  但当方才她出现在这里,并用那双曾经只会害怕地躲在袖子里轻微发着抖的手,亲自将杀人无数曹雪梅打倒在地上时。
  被踹的倒在地上一瞬间腹部和腿痛的爬不起的金属义肢女就已经懂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