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21)

字体:[ ]

  越往下说,自己也越觉得不可能了。
  双手抱着头的房二的肩膀都塌了,声音都小了,整个人都被沮丧,烦闷和无奈笼罩上了。
  天神会多年扎根在龙江,这些加起来快有上万块分散式的电子系统虚拟装置,就算是他一个人想挨个入侵系统成功,都是完全不可能的。
  整整上万块的电子屏幕。
  此刻正化作密集的集成电路分散在全市大大小小的地方。
  他们一夜之间,到底去哪里找计算机终端的那一头控制输出虚拟人像的源头,又怎么能把这些鬼东西停下来呢……
  对此,一旁的王大夫也十分清楚后果。
  想到这两天那家伙一直不露面,也不知道到底是打算怎么应对这件事的,他当下也只能这样有些悲观,也很烦躁地皱着眉开口道,
  “躲是肯定没用的,二十多年前,就是因为躲,秦江这座城市已经彻底沦陷了,五年前,也是因为躲,‘北斗’彻底没了,如果再失去龙江,那英雄们诞生的最后一片土壤,也要彻底让给头顶那帮步步紧逼的尼人了,不出一二百年,咱们这帮人就得滚出地球了。”
  “……可这次,就不可能出现什么‘变数’吗?”
  “那得看,现在这种只剩下一天一夜的情况,我们能不能找到愿意帮忙‘变数’,咱们俩现在这样,连十块钱的盒饭都快吃不起了,去哪儿找什么‘变数’。”
  这话,一时房二也无法反驳。
  既然‘天神会’这次要大动干戈地也要彻底抓出‘卫兵鸟’了。
  想来明天晚上在混乱的龙江市内也会有一番尼人的全程封锁抓人才是,可就在他听到‘变数’这两个字时,他却不知为何想到了什么,又在一拍桌子灵光乍现着来了一句。
  “诶,你,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个人了……这人从来不和我们主动联系,四五年了除了个代号根本不见人,加上他又不直接属于咱们部门,我差点都快忘了他也是咱们一伙的了。”
  “你说的不会是……?”
  王大夫也愣了一下。
  “对,对对,我说的就是那人,李邪和他早就见过啊,就是那个也在龙江的‘龙’啊!”
  房二这话一出,王大夫顿时也一拍脑门。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之前某人还和他单独说过这么个人,说是觉得他适合继任北斗。
  但当时他很忙,也就没立即就去想办法联系人。
  而一转眼回到这一切来,王大夫在心里这么一琢磨,便也干脆望了眼墙上还开着蓝光大幕的安全反监控系统,又思索着来了这么句道,
  “那既然这样,你先通过官网论坛给对方发个消息,把我们现在手上所掌握的一些关于第四个亚种talatala的线索发给他,询问明晚他有没有空,再问问他能不能帮咱们一个忙。”
  “呃,什么忙?”
  “现在也别说太清楚,我们和他不熟,万一人听了不乐意……——但无论如何,先想办法联系上他人,让他知道我们和他是同一阵营的,还是那句话,不管李邪人在哪儿,又出不出现,咱们首先得把自己的事做好,全力抓捕talatala。”
  “行,但我也不确定,对方会不会理我啊……就先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话说着,目前留守在诊所这个隐蔽据点的王大夫和房二就赶紧各自先去忙了。
  下午,龙江市又开始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大街小巷,染灰了雾蒙蒙的天空。
  许多撑着伞的普通民众走在下班路上。
  期间,大伙都一边专注地看着手机新闻上的孙博士对于一种新型宗教——天神教过来由来的科学解说,一边在公交,地铁,还有各种交通工具上正常回家。
  天神信仰的忠实传播者。
  正在运用自己人类的躯壳,透过那股黑暗中的神秘磁场,以一种无声而怪异的方式在城市的每个角落缓慢渗透,一点点扎根。
  晦暗无边的天空尽头,天神张开透明的网子,从空中捕捉‘卫兵鸟’的前一夜。
  当晚,梦舞台那头一切灯红酒绿的娱乐活动照旧。
  这座城市中央躲在暗处的外星来客们,正一起化身怪物的模样,尖叫,咆哮着提前庆祝着明晚那场即将收获的压倒- xing -胜利。
  今夜没过去作乐的符白龙在家中的那间书房里一直都没下楼,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亮了一夜的灯。
  直到凌晨,他家的系统一直开着。
  头顶亮着电子灯的‘瑞秋’都在没有关机,而是为他沉默地彻夜工作着。
  城市的一头,陆一鸣在家里正和‘机器人先生’正常地洗过澡躺在沙发上玩游戏。
  今天早早就把电视给关了,让他这两天也别都看,说是容易近视的陈臻依旧在楼上不知道干什么,还不准他上去。
  “‘机器人先生’,你说我哥,白龙哥,还有陈臻最近都是怎么了……为什么又开始鬼鬼祟祟地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呢……”
  “有时候,总感觉,外面的天上好像总有什么人在盯着我们,好像自从在房山回家,就一直会梦到一些奇怪的事。”
  “这到底是一个真实存在着的世界么,有时候真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一场场梦啊。”
  手里举着游戏机,- xing -格永远无忧无虑的小黄毛这么说着,望着外面下着大雨的天空喃喃自语时,声音里也像是有些疑惑。
  一个白色的闪电划过天空。
  就在近郊的一条交通主干线上,正对着灯塔下中央那块巨大电子虚拟大屏。
  深夜,轰鸣声中划过的地铁上,手上拎着个巧克力蛋糕,把高跟鞋换下才一个人下班的女秘书看了眼新闻上的一切。
  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在看手机里关于‘天神会’的报道。
  大伙的样子都似乎很专注。
  等混在周围人当中格格不入调换了频道,又看着窗外自己模糊的脸,瞳孔映照着龙江灯塔之光的她才仿佛看到了遥远的,关于自己过去的一切。
  【‘孩子,明天你就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头个地方好不好,那是个很大的工厂,里头有能帮咱们的好心人,咱们只要卖掉你身上的一个东西,就能给家里换好多钱了……’】
  【‘工厂……是什么工厂,可我,我不想去,我还要去学校上学……’】
  【‘怎么不想去……张小美,你爸这都下岗了!秦江大地震,一夜死了那么多人,搞得龙江地质表层塌方,将来也都没有油田可挖了,全市上下除了那黑心肝的姓符的一家,其他人要饿死了!咱们不卖掉身上那些没用的器官,求求那些好心的天神救救咱们……你以为做个人还会有活路吗……’】
  伴着记忆里那可怖的不似人类的磁场声音和那团黑色的漩涡的消散。
  地铁里一人走出的女秘书最终还是收起手机放在兜里,又一个人撑开黑色的伞遮挡住面容,冒着雨走进了人群里。
  夜空中,黑色羽毛,有着明亮眼珠的鸟挥动着灵巧的翅膀,从‘东方之星’上方一划而过,一切危机警报自此拉响——
  12月6日
  梦舞台
  【‘为了天神会的明天干杯!为了原子能生物研究所的将来干杯——’】
  一瓶巨大香槟的被一双灰色的半透明手掌撬开。
  又伴着雪白的泡沫飞溅在五光十色的金色酒吧转台上,虚拟舞娘们捂着脑袋就欢笑尖叫了起来。
  中央那个五颜六色彩带爆/炸落下的中心舞台上方。
  今晚一次- xing -冲掉满地的鲜血,被重新擦洗赶紧的透明隔离磁场笼,和一个崭新的铁笼舞台正被周围人热情的目光包裹着。
  这时,一个打扮的相当夸张,脸上画着鲜艳油彩,头发鲜红的主持人在掌声和灯光下走上台。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梦舞台!精彩的‘食物链’表演又将在龙江市的夜晚再度上演!”
  “人与兽,高等与低等,生物与生物之间的过命对决,梦舞台从不让人失望……所以我想,大家猜到今天的表演嘉宾了,对,你们没猜错,其中一方正是古埃及密语中,能杀死魔鬼的最强天神talatala——”
  ——“而另一个,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卫兵鸟’——对,大家没听错,就是那个藏头露尾的胆小鬼,被天神们追赶到无处躲藏的可怜虫的名字——‘卫兵鸟’哈哈——”
  这奚落嘲笑的话说完,四周围的那帮头上带着防护罩的尼人们纷纷发出‘桀桀’的磁场怪笑。
  这是今晚梦舞台的主持人。
  他明显是个人类。
  但那绿色的闪光西装,夸张的血盆大口,和鲜红的假发却呈现巨大的反差。
  加上那高举着话筒面向观众,将手比在耳朵旁笑着摇头晃脑,又对着楼上楼下无数尼人客人们狗腿鞠躬的样子,更是增添一份可笑和滑稽。
  在这一个个闪着蓝色电子光,对准斗兽场中央的电子监控摄像头下。
  他手中的话筒和身后的摄像机,将会实时地为每个到场的客人们解说接下来这场精彩绝伦的‘食物链’表演。
  关于这场内容无比残忍恐怖的刺激表演。
  在场的每个不明生物,此刻都已经提前得知了这即将进行生死决斗的双方是谁。
  眼下,其中一位无法被杀死的‘杀手’——正身处笼子最上方那个巨大的铁笼上,外面还蒙着一块酒红色的丝绒布帘。
  里面隐约可以窥探到一个身长足有七八米,四肢修长消瘦的无毛人形怪物,在笼子里像猫一样轻巧地跳来跳去。
  它的头足有一般文献中记载的史前怪兽那么大,爪牙锋利,长在人的脚掌手掌上。
  那血红色的皮肤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和大量撕咬过活物留下的血迹,浑身上下都是壮实发达肌肉,但身体四肢却异常灵敏鬼魅,如同鬼魂般让人无法捕捉它的模样。
  尤其,作为一种因现代基因合成技术诞生的高等怪物亚种。
  当那从笼子里不断泄露出来,以至于使外面那个隔绝不明磁场,防止伤害到其他观赏表演的玻璃防护罩都被震的‘蚊蚊’作响的怪声就足以说明它的危险- xing -。
  【‘——’‘——’】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