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2)

字体:[ ]

  陆一鸣是他名义上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但这些话,他肯定也不会对对方说。
  当房二上次对他说,一切都过去了时,这也并不是你的错时。
  他心头,其实很想真正转身来问问对方的一句是。
  如果有些事情真的过去了,为什么你们所有人现在反而,还要一次次提醒或者说帮他想起这些呢。
  说到底,其实就是也没什么人,会相信经历过那些事的李邪能重新振作再爬起来罢了。
  他曾经光芒万丈,甚至耀眼强大到从未有任何人足以阻挡他的个人英雄生涯。
  好像真的就这样结束在了那一场灾难中。
  从他无法真正保护那几个,对他而言最重要不过的人的生命开始,除了他自己,好像就没有相信他还能重新成为一个英雄,或者说去保护更多人了。
  而就在李邪猜着符白龙这个家伙,是不是也会说些他早就听过无数遍快听腻了的安慰之词时,对方却突然画风一转,来了这么一句。
  “你上次是不是问我父母什么时候死的么,介意我现在再来回答这个问题么。”
  “……喂,大少爷,你不是又想约人打架吧,我现在可没力气和你在这儿动手。”
  神态懒散也不认真的李邪当即似笑非笑就回了他这么一句,结果符白龙只是沉默了下,干脆无视他的回避之词才缓缓开口道,
  “小时候,我把我父母当做我心中唯一的英雄。”
  “……”
  “因为他们都是心怀正义,光明赤忱的人,所以我直到现在,很难接受他们的死亡方式,不是说我要去记住那已经过去了多少年,而是我无法忘记,这些真正善良的人,或许该被称作英雄的人,并没有得到自己应该有的回报,无论他们走了多久,这件事,我真的难以忘记。”
  “……”
  “因为他们都去世了,是陈臻在那种情况下帮助了我,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
  “那现在呢?”
  “……”
  “陈臻的位置已经被取代了吗?”
  没骨头般把脚搁在方向盘上的李邪这么挑挑眉问道。
  可坐在后方,因为感冒,额头还是很烫的符白龙却没有对此给出回应,而是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和房山山顶的那些已经开始飘下来的雪花往下道,
  ——“两个月前的夜里,我曾经遇到了一个人。”
  听到这前一句话,背对着他的李邪其实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他落在膝盖上打着某种特殊节奏的手指下意识地停了下。
  黑夜里,风雪中,两个呆在车里人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一度沉寂消极,抱着什么的无所谓的心态得过且过了那么多年的内心似乎就是在这样,一直在等待着一个能从黑暗出现,给予他一个明确的,证明他可以再次做得到这一切的答案——
  “那个人和你不一样,我遇到过他很多次。”
  “我从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孔,他也不会对自己帮助过的人索要一声感谢,永远都是来去匆匆,但我觉得,如果现在要在我心里定义一个英雄的样子,他应该就是最完美的人选。”
  “他才是可以被称为一句了不起的人,是可以真正保护他人的那种人,也是真正意义上的英雄。”
  “所以,你大可不必觉得世上所有人都会把你当做弱者一样来安慰你,我很清楚,真正强大的人都不需要安慰或者同情,自己能做到的事,想做到的事,就直接去做好了。”
  外头的呼啸和风雪愈发大了。
  但车内的,属于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夜聊时间到此就这样结束了。
  没人知道接下来在山中的夺命29个小时。
  他们俩作为两个脱离了科技文明世界的人具体还将怎么度过。
  但迎着山顶漩涡当中越来越大的白色雪花,一群闪着金属光芒,抖动着羽毛的机械蜥蜴鸟倒是擦着林子里结了霜的树梢就这么一路穿过风暴回到了房山中央——
  ……
  11月17日
  3:02
  房山中央。
  雪花飘落,又被风迅速刮散。
  正当中的天空,正化作一团灰色的巨大漩涡,还隐约有一下下雷电从其中闪过。
  山石悬崖峭壁之上,无数大型动物都迷失坠入的黑色万丈深渊之上,一棵整体枝叶,树干全都由电子金属和线路电阻构成,整个树身内还流动着绿色汁液的古树,正宛若一座现代信号发- she -塔般屹立在森林的中央。
  这棵拥有古老生命的特殊‘植物’或者说,特殊‘信号塔’的身边。
  围绕着一群正常的树木。
  而这些树木身上的枝叶,花朵眼下正从土壤中一点点被吸收水分,供养着这房山深处的唯一一棵‘巨木’指向天空当中的磁场干扰。
  在这棵‘树’上,昆虫,鸟类,走兽都是由半机械构成的。
  这是一个人造的小型食物链。
  却在亿万年间不断重演着动物吃掉植物,小型动物吃掉昆虫,大型动物又吃掉小型动物这一环境演变规律。
  此刻,无数的电子鸟闪着红光的眼睛,尖锐地鸣叫着像是寻找着母亲一样围绕在‘树’的周围。
  一圈圈地飞翔,一次次地鸣叫。
  而就在这群鸟环绕的神秘呼唤中被一点点唤醒了,那棵开始闪动着微弱地能源电流的‘树’的中央。
  一只体型足有一般中型恐龙般可怕巨大,浑身上下长满了翠绿色羽毛,唯有被背后翅膀最初包裹着的头颅还像是个人类的‘生物’才从上层的电子羽毛巢- xue -中苏醒。
  这是一只鸟。
  ‘它’或许曾经也是个人。
  鸟类与人类的特征在‘它’的身上完美融合,一切不符合生物学常规定义的特征都在这个巨大的半人半鸟生物上出现了。
  如果陈臻这样的科学家在这儿。
  或许会真正地被眼前堪称神迹,或者说电子文明和自然文明相融合的神奇一切而惊呆。
  植物,动物完全由机械构成,依靠能源和磁场工作。
  偏偏它们又都保留作为了生物的另一种生命形式,在大自然中的生态链独立地生存着。
  这是远超于地球这个维度世界的文明。
  是一种目前普通人类确实还没有办法触及,或许真的只有亿万年前的某些生物才能一手创造并留在地球上的高维度世界科技文明。
  而就这么像只真正的鸟类一样趴在那翠绿色的金属枝丫上嘶哑地叫了一声,又望向还被雾气笼罩着的半山腰上。
  比起人类的面孔,现如今,脑子里保留下来的更多还是野生动物本能的‘天神’或者说,第三个亚种‘sutala’才从自己已经退化了的声带中发出了颅内磁场的声音。
  ——【‘杀死那两个人,别让,他们上来,接近‘树塔’。】
 
 
第53章 (下)
  sutala的这一声鸟鸣, 瞬间化作一圈巨大波纹状的透明磁场穿透了房山雾蒙蒙的半个半空。
  无数个电子神经反应链在同一种特殊声调的大脑指令作用下,使整座山上的鸟都听令于它。
  树的分叉化作森林密密麻麻的大脑分支。
  顷刻间,‘树’周围所有大大小小的电子鸟,都像是收到了同样的电脑指令般尖锐的叫了起来, 又扑腾着金属质感的翅膀就向着山底下开始旋转汇聚。
  这股鸟翅膀带动的隐形气流,形成了广义上的属于大自然的‘气候大迁徙’。
  自古传说的,15日-17日的房山迁徙之谜, 原因就来源于此。
  【‘找到他们——找到他们’——绝不能放过他们——’】
  所有鸟类的共享的那枚大脑颅内神经当中。
  那只体型巨大,疯狂挥舞着绿色羽毛翅膀的人面sutala还在风雪的树上鸣叫咆哮。
  成群结队的电子鸟们闻言叫的更刺耳了,将浑身上下那一根根金属羽毛立起来就一头扎进丛林中开始更疯狂地寻找着活人身上的味道。
  3:35
  此刻,一眼望去, 半个天空, 到处都是黑压压的鸟群。
  气候的迁徙结束前,最后的大捕杀开始。
  它们像是疯狂而血腥的丛林屠杀者一样穿过暴雪,风- xue -, 从一片片雪花和树林中传过, 寻找着那两个不幸落入异常磁场当中的猎物。
  可是说来也怪,无论这些眼睛亮着红光的电子鸟如何飞在半空中,那辆一开始明明在山腰上十分显眼的车都在山中无法找寻到。
  可与此同时, 就在底下林子里的一棵树上,一个浑身漆黑的身影正在迎着风雪默不作声观察着天空上的一切。
  “哒——哒——”
  眼下, 靠在树上的那个黑色影子的手指正落在膝盖上敲打着节奏的样子并耐心等待着什么。
  他那一头嚣张放肆的头发被风雪吹得有点乱。
  从电子鸟身上拆下来的那枚能源装置, 被临时装在了左手的那个人机的电池糟中。
  因此, 被迫断电了十多小时的‘太微右垣一’终于是在他的手臂上闪烁了黑色的金属光芒。
  【‘滴——欢迎启动北斗战斗装置, 1,2,3——’】
  这一刻,北斗星中最夺目的那块星盘的光芒,闪耀在这深夜的半山腰上,也使他很久都没露出来的真实面容显现在夜色当中。
  好在这会儿,这里也就剩他一个了。
  其他人并不在周围,所以他也就无所顾忌,也不用继续想办法伪装了。
  从过去到现在,每当战斗的声音即将来临,他总喜欢这样计算着开始时间。
  在他的眼中,只要是他的个人时间内,这世上总没有人能打败他的可能。
  这么想着,李邪像头习惯于呆在暗处的野兽般歪着头,那双黑色的,过于明亮的眼珠子,竟比这帮树林里恐怖狰狞的电子鸟本身带来的危险野- xing -感还要强烈。
  “太微,瞄准好,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这一声落下,人机咔嚓一声就响了。
  黑暗中,无论是鸟,还是人似乎都在一个对方暴露藏身之处,彻底发起攻击的时机。
  偏就这时,一只鸟群中,眼睛边缘是褐色的电子白鹰突然像是发现在身后的山道上什么异常的动静,又拧过头嘶吼了一下。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