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和外星人说+番外 作者:石头羊(下)(19)

字体:[ ]

  “……”
  “等抓住他,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到时候,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他面具下的真面目,届时也欢迎您的准时光临。”
  孙博士嘴里这话说完,就任由嗓子里爆发出一声笑的符白龙转过身带着女秘书走人了。
  到外头光线敞亮了许多的走廊上时,扶着自己老板的瑞秋张,和另一头刚好过来的曹雪梅不期而遇。
  裙子和鞋子上都溅上了血淋淋污渍的曹雪梅似乎刚从关着那只秘密武器——talatala的电子巨笼中送完那个孕妇尸体上来。
  周遭四处充斥着一股属于某种猫科怪物的毛发和血肉味道。
  她手里是一个闪着金属亮光的电子毛球,和一根像是训练什么动物用的羽毛鞭子。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合适,但眼前这位曹小姐确实当下,就像在家刚和宠物猫玩耍过一般,就这么从那个地方走了出来。
  【‘——’‘——’】
  走廊尽头,那种关在铁笼里,属于某种神秘动物的叫声又开始传来了。
  这一晚,身处于梦舞台内部的人好像对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巨大怪物的真面目更近了一步。
  可就当两个属于各自阵营的得力女助手在灯光下擦肩而过时,走到电梯拐角处的瑞秋张却在这时候来了一句。
  “……曹小姐,对不起,很……很不好意思,但麻烦您能为我摁一下电梯门吗,符先生,他喝醉了。”
  这话,令手上还拖着那根带着绿色血液的鞭子,走向另一边的曹雪梅停下了。
  她像机器人一样的冰冷眼神。
  和那双杀人不眨眼的金属义肢给人造成的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让同为女- xing -的瑞秋张都有点不敢正面去惹这个可怕的女人。
  “麻烦您了,曹小姐,我,我刚刚听到走廊那边传来的笼子里的动物叫声后……我的脚好像就没办法动了……”
  背对着她,感觉到那种和杀人的魔鬼沟通的惊悚感,但额头上都是冷汗的瑞秋张还是鼓起勇气地来了这一句。
  看到她的双手不停地在抖,一副既软弱,又胆小的低等生物样子。
  黑裙黑发的人形女杀手也没吭声。
  只一脸奚落地眯眯眼睛踩着尖尖高跟鞋,任由自己的义肢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扭动声才一步步走过来,就替她摁了下电梯门。
  见状,瑞秋张赶紧抽出一只手先把‘喝醉酒’的符总本人送进去,又在和这个素来冷血无情的女人错身的同时,眼见对方靠近自己一些才对她苍白地笑了一下。
  “谢,谢谢您。”
  “呵,不用。”
  “……”
  “下次如果再这么害怕,劝你还是别跟过来丢人现眼了。”
  这稍微凑过来,完全俯瞰她般一声轻蔑冷笑过后,只是想看这些早晚被天神杀死的人类的笑话的义肢女曹雪梅就这么走了。
  留在原地的瑞秋张默默望着她离开。
  并回头注视了下那一开始‘怪物’发出叫声的走廊深处,这才埋下脸发着抖,捂着自己发不出声音的嗓子就退回到电梯里。
  这个过程中,她没再吭声。
  而是强忍着恐惧,像个真被吓到的女秘书般,假意扶着身边脚步都站不稳,其实反而是在悄悄帮助她的老板下了楼就出了天神会,又上了门口的车。
  夜色里,这辆车再次匆匆赶在夜色中离开。
  ‘东方之星’灯塔在楼上照耀着,这个天天在这里喝的烂醉,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想来还不知道。
  他将自己父母留下的最宝贵的那件守护龙江安全的东西,交给天神会的同时,就是与魔鬼做下交易再无法回头了。
  在楼上,透过监视器望着符白龙真的走了的孙博士也意味深长地收回视线。
  多日来的一次次对全城的监视,已经令他已经一步步接近了自己的目标。
  等满意地环视了一圈自己已经在城市中步下的重重‘天罗地网’,和楼底下笼子里那个模模糊糊如同魔鬼的巨大怪物对视了眼,他这才难掩得意笑了一下。
  “‘卫兵鸟’,你到底在哪儿了,你到底在哪儿呢……我的talatala已经等不及了……”
  这一句话,伴着笼子里那一声终于清晰,却也- yin -森渗人的‘喵——”。
  像是划开了龙江市上空笼罩了多日的浓雾,白色的巨大月亮映照着下方灯光璀璨的城市,也将下方街道上一个个在低头拿着手机的行人面目显现清楚了许多。
  22:05
  路边的一台移动充电设备旁。
  上头投- she -的虚拟成像电子人今天正化作一位中国知名科学家在对着路上的人发表公开演讲。
  双鬓斑白的科学家的面容伴着模糊电流抖动,却也真实的如同活人一般,引得一群偶尔路过的人都在底下惊叹地观看。
  这时,一个穿着露脐装,JK短裙,脸上罩着口罩的‘辣妹’就这样从大街上穿过。
  ‘她’方才才摆脱了身后几个穷追不舍的防护罩‘怪物’,眼下成功脱身,自然就肯定得往人多的地方使劲跑了。
  大晚上的,街上快也没什么人了。
  大街小巷,就这个装的到处都是,像是要把人的视觉完全包围的虚拟电子屏在夜晚出现的概率最多。
  等抬头撇了眼这奇怪的东西,又取下一只耳机,像是在和什么人打电话的‘她’才扭着腰继续向前走,又- cao -着一口已经恢复元气的北方大汉的口音低吼道,
  “喂,你这次又躲到哪里了?”
  “……”
  “啊?不是说好了今晚碰头的吗?你怎么又随便放人鸽子……穿你说的那套衣服没?我穿你个大头鬼你个变态!老子就是今晚再被那只发疯的猫抓一次!我也不可能会为了活命随便穿女同志的衣服的!”
  “……”
  “对!是真的,你没听错,我就是这么有节- cao -又有气节!说了不穿绝对不穿,和你们这些人一点都不一样!啊——救命救命救命!!”
  嘴里言之凿凿的话还没说完。
  摸着眼前的黑,小心翼翼往巷子深处那家黑诊所走的‘辣妹’就被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给吓得抱头蹲在了地上。
  他身后那位刚好拎着外卖盒,方才只是顺路经过的王大夫无语地看着他这副怂样,又眼看着地上那位‘辣妹’崩溃地冲自己咆哮了起来。
  “你没事吧你,大半夜站人后面,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吗——”
  “吼什么吼,又不是我让你为了保命才女装的,是那谁,再说了,你现在这样也没人能认得出你啊,对了,先帮我拎着外卖,我来开门,我点了三个人的份,但有个人却说他自己不来了……”
  这话说着,熟门熟路地把手上的快餐盒丢给‘房二’,双手插着白大褂兜的王大夫一路往前解释着还嘴里骂了某人一句。
  “哦,对,他为什么今晚突然不来啊,得,这人还又把我电话挂了。”
  被他这么一提。
  低头看了眼手机发现对方已经无情地挂断的房二无语地抽了下嘴角,又眼看着一脸淡定的王大夫习以为常地碎碎念道,
  “我怎么知道,我和他又不熟。”
  “……”
  “再说了,他不是一直都对谁都是这样么,他有把谁真心当过自己的朋友么,说实话,他之前同意让你在他家躲几天,我都觉得很惊讶,他最近是不是中邪了?犯病了?还是恋爱了?”
  “……”
  “不,肯定不可能恋爱,那种人如果都能恋爱,那离咱们地球毁灭也就不远了……”
  这叨叨叨的听着倒也没错。
  因为在房二来龙江做他的联络员之前。
  那个传说当中的‘卫兵鸟’据说就是这样的,从来都对谁都不冷不热,不管不顾,别人是死是活也一副跟他没关系的样子。
  而想到自己上次还住人家里,搞得他还要单独出去住,也不知道他那三天到底在外头怎么过的。
  这会儿还没意识到对方说中了什么的房二也有点为一度对他的误解而尴尬了下,当下只能摸摸鼻子问了句道,
  “你也别这么说,李邪其实是个很友好的人……就是偶尔有点变态,可那,那他今晚不来,咱们这一次怎么商量着抓talatala啊,你不是都把我的口头描述和现场还原图那走了吗?现在能确定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动物了吗?”
  “能,他这次又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个‘神秘外援’,还不和我说是谁,就说是他认识的一个专业人士,帮我们把爪子碎片拿去特殊机构化验过了,所以现在关于talatala的资料就在我手上。”
  “……”
  “正好这两天,我又沿着之前李邪炸掉的那几个器官工厂的线索往地下查了查,还真让人发现了一些特别的蛛丝马迹。”
  “……”
  “不过我诊所的那台电脑太破了,开机有点问题,你想办法帮我连一下李邪的那个‘太微’,再入侵下龙江市公共网络安全系统,把当晚的你遇到那个‘怪物’的场景再调出来一下。”
  这种入侵别人系统的活儿,对房二来说倒是不困难。
  他之前在总部做的最多的就是修电脑,他这辈子修过的电脑从在这龙江市的这一头排到那一头去那都是可以算一算。
  所以一边说着,两人这就一边快速地走近了诊所里头。
  大晚上的,这地方看着四处黑漆漆的,门上还贴着不少烟头小广告,搞得还真的和个黑诊所一样。
  白天才又给接生了一位‘英雄母亲’,这会儿累的不太想开口说话的王大夫这才把身上白大褂一脱,又拿拖把在地上甩两下才往旁边坐下了。
  而不客气地就往这真的挺旧的电脑前一坐,又从自己包里摸了个笔电出来联上网的房二当下对着键盘就一阵飞快地双手敲击。
  大约一俩分钟后,底下的主机信号就恢复正常了。
  伴着咔嚓咔嚓的系统复原联网声。
  接着,王大夫那台电脑也跟着弹出一连串程序连接信号,又化作一道蓝光自动投屏在对面墙上,就把26号当晚的一切再次重演了一遍。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