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年长者的义务+番外 作者:月下桑(三)

字体:[ ]

明之前还和自己说他从没来过蒲洲——
  宫肆的表情未变。
  就在此时,朱诺忽然笑了,摆了摆手,他朝身边的一名男子道:“我就跟你们到这里,这里有我更熟悉的人了,现在,我要去他们那边。”
  他说得很轻松。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那个人是……”他身边的那名男子立刻道。
  “是我朋友的侄子,那也就和我的侄子差不多,呵呵,怎么看关系都比你近,拜拜~”说完,他便笑眯眯地转身向宫肆的方向走去。
  虽然不明白朱诺到底在搞什么,不过这样一来,宫肆瞬间将注意力放在了刚刚和朱诺说话的男子身上。
  那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短发,黑发,微卷,浓眉下是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他身上穿着西装,衬衫下鼓鼓的胸肌,显示着对方显然有打磨自己身体的习惯。
  总体来说,这是名看起来很彪悍的男子。
  “呃……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阿肆,难道你和萨兰托带来的这位先生认识?等等……该不会你也认识萨兰托先生吧?”宫肆正在观察那名男子,宫三月已经带着其他几人向他们的方向迎上来了。
  指着宫肆正在看着的男人,宫三月笑着对他介绍道:“来,这位就是你们一直想要见到的新能源的发现者,探险家萨兰托先生。”
  果然——是这个人吗?
  宫肆皱一皱眉,旁边的溪流却已经主动伸出手去,友好道:“萨兰托先生您好,我是溪流,这是我的搭档宫肆……”
  脸上仍有迟疑,名叫萨兰托的男子到底知道这是什么场合,他的手先是和溪流握了握,在握手的瞬间,他的脸色大变:“你……你是统治者?”
  仍然握着男子的手没有松开,溪流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唉哟,好巧,萨兰托先生您也是统治者?”
  作者有话要说:  朱诺:呵呵
  溪流:呵呵呵
 
 
 
第一百三十九章 
  错愕只一瞬间而已, 萨兰托的表情很快恢复了镇定, 他很快笑了起来:“没有想到未曾谋面的新合作者是统治者, 我对接下来的合作感觉更有信心了。”
  说着,他又用力握了握溪流的手。
  “这是我的搭档, 宫肆。”溪流微笑着,紧接着为他介绍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宫肆。
  习惯- xing -的皱了皱眉,宫肆向他伸出手去。
  萨兰托又错愕了一下, 不过还是和宫肆握了握手,没有和溪流刚刚的握手时间长,他的瞳孔又是微微一缩:“这位可是了不得的火系器……你……是姬洲新出的祝融。”
  他说的是肯定句。
  姬洲的统治者或许还能有几名, 毕竟每个大洲不会对外公布自己的全部实力,然而祝融级的火系器, 整个姬洲乃至其他洲, 怕是只有一名。
  联想起姬洲前阵子的大动静, 萨兰托了然了。
  又仔细打量了宫肆一遍,他转头看向宫三月:“你们不会是有什么关系吧?姓氏是一样的……”
  “我想着呢!”宫姓老者大笑道, 给了他这么一个答案。
  萨兰托便摇摇头:“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现在才知道新合作者是祝融和他的统治者,惊喜太甚, 几乎失态了。”
  他不着痕迹的用这句话掩盖了一下自己刚刚不小心泄露的过度惊讶。
  溪流笑笑, 对他的表现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不过却在心里对宫肆说悄悄话道:
  『宫三月是个滑头鬼,他是故意对对方隐瞒我们的身份的,怕是只告诉了他我们来自姬洲姬氏, 没有说我们的能力等级,萨兰托刚刚的惊讶是真的,他既想对我们有所保留,也想对对方有所保留。』
  『不是惊讶,是惊吓吧?』宫肆在他心里吐槽。
  脸上笑容更深,溪流继续对宫肆道:『你说的没错。』
  『不过,这样问题就来了,知道我们的身份,他为什么会受到惊吓呢?』
  在宫肆心里丢下了个问题,溪流随即被萨兰托带着,引荐其他的人了。
  刚刚站在萨兰托旁边的男人,除了宫三月、蒲洲经济促进局和朱诺以外,就只有一个。这名男子大约二十多岁,个子高高的,肩膀很宽,一头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梳成一条长长的麻花辫,辫子里还很花俏的编入了某种带着小花儿的藤蔓,这个发型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大概会有些违和感,然而在他身上却无比契合。
  他也穿了一身黑色西装,不过西装内却不是衬衣,而是一件黑色的针织衫,这让他看起来比大厅里的其他人多了一份休闲感,除此之外,宫肆注意到他的腰里别着一把枪。
  “这是我聘请的安保人员——亚登。”萨兰托介绍道。
  他说完,亚登便微笑着朝他们的方向走进了两步,他的个子真的挺高,和萨兰托差不多,比宫肆和溪流都要高差不多一头,距离接近了的时候,这种身高就很容易带给人压力。
  然而亚登是个很友好的人。
  主动朝两人伸出手来,他再次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亚登,这是我的器阿真。”
  他指了指自己腰间的墙。
  『是支配者,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止是支配者。』溪流的悄悄话再次过来了。
  宫肆皱皱眉,直接问向萨兰托:“萨兰托先生不是统治者吗?怎么还会雇一名支配者做安保人员呢?”
  萨兰托就笑了,伸出中指戴着一枚巨大红宝石戒指的右手,他对宫肆道:“因为我是没有什么攻击力的金系统治者,我的能力是运输。”
  说完,他指了指房顶:“如今停在上方的一百艘飞行船就是我的器。”
  “哈?一百艘?”宫肆咂舌:“您……定了一百个器?”
  萨兰托急忙摆摆手:“怎么可能?即使是统治者,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同时定那么多器,又不是传说中的王级……”
  “我的器只有一个,不过他可以变成一百艘飞行船,这一百艘飞行船其实全是他,您可以想象成有几艘船是他的胳膊,几艘是身子,几艘是脚……”
  宫肆还真想象了一下,想象力有点匮乏,他对器的世界再次感叹了一下。
  哪怕他是器,他仍然觉得自己真的搞不懂其他的器!
  『阿肆,你和大头也是两个呢。』溪流在他心里悄悄提醒他道。
  “闭嘴!”这句话宫肆不小心用嘴说出来了。
  等等——他怎么把自己和溪流的悄悄话说出来了?宫肆尴尬的抬起头看向四周,却发现宫三月等人脸上都是理解的笑。
  “没事没事,我们也会和自己的器私底下聊天呢!”萨兰托第一个表示理解。
  宫肆最后抓了抓头,再不吭声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宫肆搞出来的这一出不小心暴露了他的少年气的缘故,宫肆总觉得萨兰托在这之后明显放松了不少。
  然后,萨兰托还为他们介绍了一个人——没有和他们站在一起,而是在宴会厅中间的钢琴处弹琴,宫肆这才发现之前一直听到的音乐不是播放器播的,而是有人弹奏出来的。
  那是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男生,一头乌黑的短卷发,和他们的黑发不同,那是一种更浓郁的黑,配上对方深刻的五官,有种典型的异国情调。
  他穿着白衬衣,黑西裤,坐在那里弹琴的样子高雅极了,当然,具体好在哪里宫肆看不出来,他就觉得对方看起来特有气质,傲气。
  大概又是个少爷——宫肆想。
  然而——
  “这是我侄子帕雷,从小就跟着我东奔西跑,平时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弹琴,我对钢琴一窍不通,也听不出来他弹得好不好,不过大家说还可以。”萨兰托说着,朝那边招了招手,原本流淌在宴会厅里的音乐戛然而止,他站起身向众人的方向走过来。
  『又是一名统治者。』和他握手的瞬间,溪流便对宫肆道了。
  『!!!』一个房间里又出现了一名统治者,又不是F班的教室,这情况再怎么看也不普通吧?
  这一回,宫肆小心翼翼的没把自己的惊讶显露出来。
  这回,轮到溪流了:“金系统治者?你们叔侄也太被老天爷眷顾了吧?”
  说完,他又深深地看向帕雷,得到的只是一抹温和的微笑。
  “我只是觉得,一个屋子里如今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统治者,说是巧合未免太过了……”溪流道。
  “这还真不是巧合。”萨兰托笑道:“我是特地带着帕雷过来这里的。”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旁边的宫三月一眼,又看了看一直站在角落没吭声的宫四——
  “帕雷过来是要和宫四定契的,他们觉醒的时间都差不多,两个人都是金系的顶点,我和萨兰托又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他们定契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宫三月站出来解释了。
  他这句话一出口,旁边蒲洲经济促进局的官员们都笑了,显然他们也是知道此事的,一时间,大人们都在笑,帕雷也是笑着的,只是他的笑容云淡风轻,不知道他的人本来就是这种- xing -格,还是……
  倒是宫四,一如既往冷漠着一张脸,从他的脸上,宫肆看不到一丝欣喜。
  『怎么倒像是被逼婚的怨偶?』宫肆在心里和溪流说着,等说完才发现:他不知何时被溪流带偏了,也开始用这种比喻来形容器和使用者的关系了。
  呸呸!
  可是……这两个人的关系用这个形容词……其实真的很贴切,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宫肆和帕雷身上,多观察了一会儿,宫肆心里这种感觉越来越浓了。
  其他人没有这种感觉吗?
  别说,还真没有。
  就在宫肆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宫三月又说话了:“其实,萨兰托这次过来不仅仅是要和我们这个项目的新朋友——溪流,宫肆见面,另一个原因就是过来参加帕雷和宫四的定契仪式。”
  “没错,就是这两天了,两个年轻人就会定契了!”
  “是啊,没多久我们蒲洲就终于有自己的传说了……”一名蒲洲官员接话道,看向宫四的眼眸中有鼓励,有欣慰,或许还有些热切和感动:“我们这边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过统治者和传说级的器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