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只有我不是妖怪?[娱乐圈]+番外 作者:倚秋(下)

字体:[ ]

旁边,仔细为其擦水。
  冰夷力道轻重得当,谢舟遥被揉得全身酥麻,愣了下才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一想到自己真的什么都没穿,方才哪哪儿都被洗过,谢舟遥轰地一声,只觉得全身都热起来了。
  周围明明是自己呆习惯了的房间,身下也是睡习惯的床,现在多了个人,都不同了起来。
  谢舟遥勾起脖颈,不敢乱看。他扒拉着翅膀往床里缩,若不是原形模样翅膀不好掀开被子,谢舟遥肯定会拿被子把自己团团裹住。
  冰夷单膝压上床边,柔软的乳胶床垫顿时陷了下去。谢舟遥陡然一惊,迅速看过去。
  “这几天你身边不能离人,现在要让我去睡客房吗?”冰夷问得斯文有礼。
  “……锵锵。”谢舟遥不知该作何回答,他又不想冰夷离开,又不敢让人留下来睡在身边。
  “客房怎么铺床?事出从急,你肯定也没准备好。你告诉我,我去弄就行。”冰夷手撑在青鸾身边,不动声色地用手指刮蹭着青鸾光亮顺滑的羽毛。
  “锵锵!”谢舟遥客房里什么都没准备,床垫都没拆塑封膜。他听冰夷这么说,当即摇头。
  “那就睡这里?”
  冰夷眼底翻涌起笑意,还没等谢舟遥回复,就直接向前纵身,侧着身子躺倒,一副趴上来就不准备走的模样。
  沐浴乳清新的香气与男人身上特有的沉香融合在一起,仿佛产生了化学作用,中和成了一种独有且霸道的气息,裹挟着不容忽视的荷尔蒙,扑面而来,瞬间就笼罩了谢舟遥。
  “——锵叽叽!”
  谢舟遥慌神了,他扑棱了一下翅膀,想逃。被子蓬松柔软,他站起一个不稳,身子当即就朝床外歪去。
  冰夷眼疾手快,长臂一揽,把这只不安分的小神鸟拢进了怀里。
  谢舟遥不敢动了,恨不得就在冰夷怀里打个地洞,钻到床下去。
  谁都没说话,冰夷也不松手,良久之后,他用手撑着头,垂眸深深看着窝在他怀里的青鸾,开口。
  “这么紧张的?”
  这句话在谢舟遥听来,宛如当众处刑。
  亮蓝长羽的美好神鸟,一身才被法力烘干的绒毛肉眼可见直接炸开了。
  “锵、锵叽叽!”……紧、紧张什么!有什么可紧张的!
  谢舟遥嘴硬,梗着脖子不承认。
  这天发生了太多事,突破为成年体,对任何幼崽来说都是费神又费力。冰夷见谢舟遥隐约露出疲态,也不逗了,扯开被子把谢舟遥安置好。
  “睡吧,一切明天再说。我晚点睡,你先睡。”冰夷把脸贴过去,来来回回在谢舟遥脸上蹭了蹭。
  谢舟遥眨眨眼,在被子里抖了抖翅膀,暗自有点不开心。如果这时他不是原形,是不是就能……
  但没有“如果”,冰夷一直有守在他身边,多累啊。如果他是人形,也不能在这个时候……
  他见冰夷准备起身离开,赶忙把脸凑了过去,回蹭了几下。
  冰夷揉揉小脑袋,帮着把杯子掖好,起身拿起手机出了房间。
  他离开,谢舟遥一个人呆着了,才觉得周身很累。就像是跑完了马拉松,全身都乏力酸痛,只想找个地方坐着躺着什么都不干。
  这样想着,他入睡得很快。等房门再次被轻轻打开时,竟然完全察觉。
  站在阳台上听完电话的冰夷身上还带着几分夜风的凉气,他表情很冷冽,原本被浸润了暖意的眸子凉得彻骨。
  他关上门,摸黑往里走。走到床边,还没掀开被子,天生能夜视的一双眼当即就看到了枕边人。
  张开翅膀能填满整个浴缸的神鸟已经不见了。
  身上未着寸缕的青年面向着他,微微蜷缩着,一张精致的脸沉在枕面上,唇齿略张,睡得毫无防备。
  月光透过窗口,洒在了他圆润白净的肩头,以及露在被子外的小半肩臂,温柔得像披了一层纱。
  冰夷站在床头,满心满眼都是此刻的景象。他吞咽了下,掀开他这边的被子,缓缓躺了进去。随后身后,屈起手指,用指节在青年线条流畅的手臂上划过。
  青年人没醒,像是感觉到什么了,手臂下意识一颤,往里瑟缩。
  冰夷无声地笑开,分外开心。开心之余,还觉得身上渐渐热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赶忙把手抽回,小幅度往后挪身子,想减轻身下的本能反应。
  “唔……锵锵……”恨不得手臂藏到怀中的青年无意识呢喃了声,都不知道自己已不是原形,嘴里还在锵锵地嘟囔。
  感觉到身边的有熟悉的气息,他像被牵引了般,脑袋在枕头上磨磨蹭蹭,往冰夷方向挪。
  冰夷还在想要不要去趟浴室冷静下,就被谢舟遥毛茸茸的脑袋给顶住了胸膛。
  就像飘摇的小舟找到了能停泊的海港,睡得懵懵懂懂的青年窝进暖热厚实的胸膛后,开始手脚并用,全身心都贴过来。
  冰夷僵住,胸口敏锐地感觉到一股潮- shi -温暖的鼻息,在有节奏的撩拨。他原本就躁动的身体一刹那被引燃,走也不是,推开更不舍得。
  谢舟遥砸了咂嘴,以树袋熊的姿势挂在冰夷身上,赖着不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生日祝福,爱大家!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墨色的七九君、冰火之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岚岚 20瓶;木匿 2瓶;理理理子、慢满、一只墨色的七九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0章 六十条龙尾巴
  谢舟遥一夜睡得很不踏实, 梦里光怪陆离的画面快速闪过,等快要清醒时,试图回想却都忘得干干净净。
  他闭着眼, 想要放空自己。脑子没清醒, 身体就最先复苏过来。
  ……
  ???
  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谢舟遥很少出现坐立难安的时候,躺在床上睡觉时, 大部分时间睡饱了只会犯一下懒。他眉头蹙起, 想翻个身继续眯觉。
  这一动,睡麻了的四肢瞬间被激活。皮肤贴皮肤的非同寻常触感,宛如一股电流,直窜上谢舟遥后脑。
  一起涌起的, 还有那不容忽视燥热。
  谢舟遥眼睛瞬间大睁, 眼底残存的睡意都变成了手足无措。他甚至都不用偏头去看,睁眼就发现自己以一种八爪鱼的姿态,赖在了另一人身上。
  他什么时候恢复的人形?
  还得寸进尺地把脸贴到了冰夷胸肌上了?
  他和冰夷盖着同一床被子, 被沿大概在他脸下方。对他来说刚刚好, 可被抱住的另一人, 上半身从肩膀到胸膛,都露在被子外。
  从那线条隆起特别吸睛的胸肌,往上是一对狭长凸出的锁骨,再到肌肉流畅的肩臂,大清早这样暴露在阳光下, 就特别犯规。
  谢舟遥眨眨眼,觉得自己脸皮在发烫。特别是与冰夷身上相接处的地方, 莫名痒得很。
  他不敢抬头,拿不准冰夷醒了没,怕自己动作把他弄醒。更不敢伸手搓脸,心虚得厉害,隐秘的还有点小雀跃。
  他使劲撩起眼皮,尽可能多瞄到更多画面。越看越像笑,又不敢笑出声,越憋越难受,四肢也越憋越绷得紧。
  前一晚的记忆回笼,谢舟遥不需去摸,就能猜到自己什么都没穿。
  腰间腿间的触感,是丝滑的面料触感。这样看来,冰夷还是有穿衣服的。
  ——很好,不然就太过火了。
  谢舟遥偷偷松了口气,压抑住想用腿相互磨蹭的冲动,不知怎么的,又觉得有些失落。
  期待,伴随着怯意。明明想强迫其退潮,却越想越不能抛开。
  脑补画面感和代入感,是演员的职业本能。谢舟遥念头乍起,意识已经不听话地自动脑补出了所有有可能发生的后续细节。
  二十多年单身的惯- xing -,谢舟遥总在听到“玩火”一说时嗤之以鼻。
  总觉得这火不玩不就得了?
  不配合不就行了。
  什么“怕不来又怕乱来”?
  不来不就得了。
  这时他才明白,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年轻,想得很简单。比如现在,这火,他扪心自问,坦诚地说,还真想伸指头去撩撩。
  要是他和冰夷扎实地硬来,他肯定不敢,如果只是单纯摸一下,他还是会很开心的。
  当然也就玩一玩,碰一碰。引火烧身什么的,还是算了叭?
  谢舟遥陷入一种跃跃欲试的奇怪状态里,根本没发现自己此时陷入了一种“既皮还怂”的怪圈里。
  越怂越皮。
  谢舟遥脑海里天人交战,一时想着若是被冰夷抓包,他面子都没了。一时想着这睡着的是他男朋友,他想做点什么都不能做的话,这世上谁还能做?
  老天就只赋予了他特权,他没道理不把这特权好加运用啊!
  谢舟遥越琢磨越觉得有道理,蠢蠢欲动。
  他极小幅度动了动腰,再一次确认冰夷的手臂有揽住他,心头的顾忌更小了。
  这都上手搂了,被摸一下,应该不会生气吧。况且他什么都没穿,被这样搂了一夜,终于轮到他回摸一下,收个等值的报酬,不算过分。
  谢舟遥把自己说服了,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笑开了嘴,只差一点就会笑出声。他一惊,赶紧收敛自己表情,可怎么克制,都无法把勾起的嘴角压下去。
  心跳扑通扑通,谢舟遥捻了捻藏在被窝里的手指头,悄悄深吸一口气。就在他尝试从相拥的姿势里抽出手臂时,身边人动了。
  男人腿极小幅度挪了一下,像睡熟了的条件反- she -,挪了下马上又没动静了。
  谢舟遥紧张得吞咽了下,欲抬不抬的手僵住了。他恨不得此刻与被子化为一体,不让床上的另一人察觉到任何端倪。
  他觉得情况有些糟,身上越来越热了,感觉再继续下去会滑向难以控制的局面。
  “……”
  房间依旧寂静,什么声音都没响起。
  谢舟遥维持着低头的姿势,等了好半会儿,才悄咪咪抬头去观察冰夷。
  以环抱占有的姿势躬腰睡着的男人没眼睛闭,表情放松,宛如一只沉眠的庞然凶兽,在毫无防备之际,卸下了往日存在感极强的气场,坦然露出了最纯粹的依赖。
  谢舟遥看愣了,呆呆地仰着头,等回过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就这样看了多久。
  总之看得心头愈加火热就是了。
  谢舟遥才打消下去的念头,宛如倔强的小火苗,蹭地一下复燃,把他烫得头皮发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