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番外 作者:夜幕沉沉(下)

字体:[ ]

的几乎全是红艳艳的火光,将黑色的眼睛照成了近乎红色,同时烧光了血液的温度。
  “爸?”
  南宫问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一切,心里仿佛压了块大石头,压得他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二少爷,没事……”陈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南宫问一掌拍落,之后发疯似的跑了出去。
  没事的,没事的,我爸曾经也是修士,一定……
  南宫问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却耐不住眼窝不够深,盛不下多余的眼泪,染花了白净的脸庞。
  红的发艳的火舌舔舐着最后的一朵的火云,仿佛要与天空融在一处。
  “彦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住了,灰黑色的残垣从鲜红色的火焰中渐渐露出一角。
  南宫问蓦然惊醒,眼看着就要往房里冲,南宫袁峰手疾眼快,将震妖杖猛地往地面上一戳,一层薄薄地灵力扩散开来,顿时绊住了南宫问地脚步。
  “老头!”
  南宫问虽然没去成,但很快便有穿着防护服的人,大量涌进房内救人。
  “南宫袁峰!你疯了!” 南宫问猛地转过头来,露出了一双红色的眼睛,“你们不是从来都巴不得我快些去死!如今又是要给谁做样子!”
  我……刚刚是?
  南宫袁峰怔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等反应过来的,南宫问已经一个跨步来到了南宫炎身边,一把将南宫炎从地面上拎了起来。
  之前注意力被着火的房间吸引,这会儿才注意到,在南宫袁峰身后,被火光映的惨白的南宫炎,盯着光源,身子细细的颤抖着。
  一腔怒火冲上头顶,瞬间烧光了南宫问仅剩的理智。
  “南宫炎!”南宫袁峰大声吼道。
  “南宫问!”
  “南宫炎你究竟想干什么。”
  “南宫问!你想干什么!”南宫袁峰急了,摇着轮椅就要上前,却对上了南宫问近乎发狂的眼睛。
  发愣的南宫炎还在南宫问手上,南宫袁峰只能将所有的责骂往肚子里咽,同时还要尽可能的平复南宫问情绪,以防南宫问出手伤到自己孙子。
  南宫袁峰深吸一口气,“南宫问,你先将人放下来,我们好好聊。”
  南宫炎有些失神,任由南宫问拎着,丝毫没有要反抗的痕迹。
  南宫问的手越攥越紧,将衣服的领口捏的发皱,半响,才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南宫炎,我也曾视你为最信赖的兄长,我也将你视为我生命中的救赎,而如今……”
  南宫问冷笑一声,松开了双手,南宫炎准备不足,差一点跌坐在地上。
  “而如今……”南宫问向后退了几步,脚步虚浮,仿佛随时都会摔倒,“你却要杀我父亲,毁我母亲!!!!!”
  南宫炎的身子一震,脸上显得有些慌乱,“我……不……不是我……”
  “不是大少爷,是二老爷自己冲进去的。”
  南宫问冷笑一声,眼神灼灼,落在南宫炎的脸上,“是啊!是我爸自己找死……不是吗?”
  被南宫问用这种眼神盯着,南宫炎忍不住将头低了下去,不敢再与南宫问对视。
  “够了!”南宫袁峰一拍震妖杖,“彦儿出事了,我也很痛心,但失火这件事,与炎儿有什么关系!”
  南宫问讥笑,“是啊!这和我们的南宫大少又有什么关系。”
  南宫炎自知理亏,悻悻地将头埋得更低了。
  但南宫袁峰哪儿受得了自己的宝贝孙子受这等委屈,摇着轮椅上前两步,伸手拍了拍南宫炎,以示安慰。
  “没事的,这件事与你无关。”
  听了这话,南宫炎的身子更僵了,攥着手半天没有说话。
  看着南宫袁峰对南宫炎无处不再的关怀,南宫问心间犹如被人拿针狠狠地刺了一下,眼睛也仿佛被风沙轮过,刺得生疼。
  呵,明明都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南宫问习惯- xing -地扬起了头,看着开始泛黑的天空。
  “老头,明明……我也是你孙子。”
  南宫袁峰身子一怔,却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句。
  南宫问地声音很轻,完全被房子二次坍塌地声音所覆盖。
  空气停滞了半秒
  “彦儿——”
  南宫袁峰的惨叫声,彻底划破了最后的暮光。
  南宫袁峰的确不爱南宫问,但南宫桓彦——那个他曾经最喜爱的儿子,曾被他赋予了无限的希望,一转眼竟……
  南宫袁峰扑了上去,在场所有人的乱了,甚至包括南宫炎都受不了,大叫着赶了上去。
  只有南宫问,眼睛蓦然睁大,怔怔地看着逐渐暗沉的天空,任由身后嘈杂的声音往耳朵里钻。
  “爸?”
  他的脸上泪水肆虐,却没了回头的勇气。
  “爸……”南宫问轻声呼唤着,看着星星逐渐清晰起来,竟忽地笑了起来,好半天才停了下来,似乎不将自己笑断气了就不会停。
  “爸!”南宫问扶着墙站了起来,顺带擦了一把挂在眼角的泪水,微微笑着,“你既然累了,那臭小子就不能再打扰你休息,毕竟……”
  话没说完,眼泪就要决堤。
  南宫问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毕竟,你平时工作太忙了。”
  就在这时,从身后吹来一阵热风,裹挟着一股焦糊味攻陷了南宫问的嗅觉。
  还没来得及离去,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烧了一半的红皮纸,边角还隐约用黑色的签字笔写着一个“欣”字。
  南宫问伸手接过,明明没有哭,眼泪却争先恐后地落在了那半截红皮纸上。
  看到南宫桓彦出事,南宫袁峰几乎都要疯了,不要命地往上扑,却被后来地南宫炎和陈刚二人拉住。
  南宫炎几乎将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南宫袁峰这里,挪不开身,哪怕是这样,他还是借着余光扫到了南宫问离去的背影,很不稳,似乎随时都会跌倒。
  南宫炎张了张口,想再说些什么,但到最后也没有说出来。
  南宫炎当然知道南宫问要去干什么,曲豫清还在祠堂扣着。
  凭南宫问的- xing -子,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任曲豫清这样下去。
  他应该已经恨透了我吧!
  看着南宫问离去的背影,南宫炎忍不住苦笑,一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作者有话要说:  呜......
    
    ☆、笔记本 
 
  其实根本不用猜,用脚趾就能想明白,最后发展成这样根本不是南宫炎的本意。
  南宫炎当初应该也只是想用小鬼引开众人的视线,好乘机烧毁可能暴露自己的笔记本,却哪儿知,小鬼对曲豫清的依赖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让它一路跑回了曲豫清的身边。
  同时他也低估了南宫桓彦对那笔记本的执着,在明知着火的情况下毅然冲了进去,最终被困于其中。
  可那又怎样呢?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南宫炎的策划而引起的,南宫问很自然的就将这一切都归在了南宫炎身上。
  不过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功夫与南宫炎纠缠错与对的问题。
  曲豫清被另一队人带去了南宫家祠堂,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他们便会立马将矛头对准曲豫清。
  红笔记本已经被烧毁,想短时间内将曲豫清从这件事摘出来已经不可能。
  而人在极端悲痛的时候,又往往会选择- xing -地忽略很多的疑点。
  所以在受害者兼法|官的南宫家眼中,曲豫清一定会成为“吞噬者”的始作俑者,毁了南宫桓彦,将南宫桓彦出事的愤怒一并倾泻在曲豫清身上。
  南宫问说什么都不能让这一切发生,所以南宫桓彦的事情虽然让他感到悲痛,却还是选择提前离开。
  南宫桓彦已经没了,如果曲豫清再出事,到那时,自己可能真的会崩溃,所以他一刻都不敢耽误,走的十分决绝,乘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坍塌的房子吸引去。
  站在角落,南宫问狠狠地摸了把脸,深吸一口气,换上了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妈!”
  “问儿!”南宫桓彦出事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看到南宫问,曲豫清下意识就要上前去迎,却在其他人的目光中,重新坐了回去。
  “你的东西找到了吗?”
  “嗯”南宫问轻声答道,两步来到曲豫清身边。
  曲豫清下意识就要起身,却被南宫问按了回去。
  “妈!”南宫问附在曲豫清耳边,“我带你走!”
  曲豫清的眼睛蓦然睁大,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南宫问眼中戾气横生。要说的话瞬间被她吞了回去。
  同时,离曲豫清最近的修士也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
  其他几人立马察觉到了不对,但南宫问根本就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还没等他们把剑□□,隐心就已经架在了一人脖子上。
  “别动!”南宫问语气冰冷,隐心也泛着寒意,不经意间就将那人的脖子划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擒贼先擒王,从进门起,南宫问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此人身上,为的就是这一刻。
  “我说了,别动!”其余几人,作势就要去摸法器,被南宫问呵斥住。
  “问儿?”曲豫清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上前两步拉住南宫问胳膊,“问儿,听妈的,放手。”
  “妈,你别管了!我今天一定要带你出去!”南宫问声音低沉,目光跟刀子似地,紧紧盯着其他几人的一举一动,生怕他们有半点异动,同时还要分心观察自己手里人质的状态,防止被反制服。
  “问儿!”曲豫清的神色也沉了下来,“放手!”。
  虽然只是饲魔,但魔修的记号已经被打在了她的身上。这就注定会被整个除妖界排斥,她现在只希望南宫问能尽可能地远离自己。
  却没想,南宫问非但没有远离自己,还因私废公,发展成如今这副样子。
  若是南宫问再因此而受到一点伤害,曲豫清绝不会轻饶了自己。
  “妈!”南宫问轻飘飘地截断了曲豫清的话,“我明白其中的利弊。”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