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如何建设一间凶宅 作者:无稽之谈(下)

字体:[ ]

报纸泛黄,上面的油墨已经有些不清晰了,看不清具体的文字内容,图片倒是稍微好一些。
  她只大致扫了一眼,就快速向上面走去。
  这个魔术屋到目前为止显得越来越诡异,钱安慧的胆量只是寻常,更不是那种刻意追求刺激的人,她只想完成了任务早点出去和学弟说话。
  说实在的,她已经有些后悔之前为了和胡勇较量而一个人进来了。
  “笃笃笃。”
  二楼的走廊尽头开了个小窗户,光线比一楼要好许多,钱安慧一路走到中间某户,顺利地找到了204号。
  她敲了敲204的门:“有人吗?你们的外卖。”
  无人应答。
  但门内却隐隐传来“哗啦啦”的推麻将声,还有吆五喝六:“输了,给钱!”
  钱安慧又敲了敲门,提高点声音:“外卖到了,来个人取一下!”
  “砰!”一声巨响,204内热闹的声音一下子全部消失,一丝一毫都听不见。
  极致的安静如同一只手,揪住了钱安慧的心脏。
  然后门“吱呀——”一声。
  钱安慧感觉背后的汗毛一瞬间全立起来,仿佛有某种无形的东西徘徊在空气中,- yin -冷地注视着她。
  “吱——”
  门轴继续转动,钱安慧清晰地看见黑暗的门缝中有一只充满血丝的红色眼睛,咕噜噜转动了一下,瞳孔朝向自己……
  “啊!!!”
  她后退两步,手指痉挛地捏着塑料袋,看起来想要转身就逃,然而门内那只眼睛一见她的反应,比她更紧张,“砰”一声把门合上。
  铁门剧烈地摇晃了两下,一张小纸条从半空晃悠悠地落在外卖上方。
  钱安慧壮着胆子看了一眼上面血红色的字迹——
  “鸡排放在门边,钱在地上,谢谢^_^。”
  后面那个笑脸中和了钱安慧的恐惧,她低下头一看。
  “嗖”一声,几十块有零有整的纸币从门缝塞了出去。
  钱安慧:“……”
  她强忍恐惧,快速弯腰捡起纸币,然后将鸡排往旁边一放,快步走向楼梯。
  终于要结束了……
  看到楼下亮着灯的小摊,钱安慧舒了口气。
  然而——
  “这是什么?!!!”老板咆哮着。
  “连收钱都不会!你头顶上的是猪脑袋吗?!!!”
  钱安慧疑惑又不解地看着自己从口袋里掏出的纸币。
  她陷入沉思。
  自己当时从地上捡起来的明明就是50多块有零有整的人民币,然而现在……
  “重新去问上面那群打麻将的死鬼要钱!要是再收一次冥币,我就把你炸成鸡排!!!”
  老板“蹭”一声提起剁鸡肉用的大砍刀,刀锋的寒光从钱安慧眼前闪过。
  她看了眼在铁锅中沉浮的鸡肉,吞了吞口水,毫不犹豫老板说的是真话。
  “是。”
  忍着害怕,看了眼堵在逃出小楼必经之路上的鸡排摊,钱安慧答应道。
  她抓起案板上的一沓冥币,重新走上二楼。
  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场景。
  然而在路过楼梯上那些旧报纸的时候,鬼使神差地,钱安慧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新闻上的标题依旧有些模糊,照片上却能看出新闻发生在一间狭小的客厅内,警察和记者在对房屋内发生的命案进行调查,三具尸体中有两具已经蒙上白布。
  而屋子正中,摆放着一张自动麻将桌。
  ……
  麻将桌?!
  钱安慧霍然一惊,她已经站在204室的门外,抬起手,眼看就要“笃笃”地敲响铁门。
  门内的麻将声依旧“哗啦啦”响得热闹。
  “还好……”
  猛然撤手,钱安慧拍拍胸口,正想后退,面前的大门却“吱呀”一声打开。
  麻将声停了。
  房间里没开灯,也没有光,窗帘拉拢着。
  204室如同一只贪婪的野兽,张大了嘴,戏谑而包含恶意地看着自动送上门来的小羊羔。
  肾上腺素上涌,血液似乎都停顿了一刹那,钱安慧的大脑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
  “跑!快跑!”
  无比强烈的危险感涌上心头,令她已经麻痹的手指动弹了一下,然后——
  “啊!”
  感觉背后被什么东西猛地推了一下,钱安慧只来得及惊叫一声,接着就身不由己地趔趄了一步,跌入房间内。
  大门在没有人的情况下自动关闭。
  片刻后,里面再次传来“哗啦啦”的麻将声,似乎比起之前更快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门外——
  学姐:呼,好险好险,差点就要敲门了。
  学姐见势不妙,准备开溜。
  藏在暗中的某只鬼:推,用力推,朝有剧本的地方推。
  学姐被推到门里。
  学姐:“啊啊啊啊啊!!!!!”
  听着学姐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鬼:好险好险,差点就要被扣小龙虾了。
  快乐鬼屋,激情你我!今天的员工们也在为绩效而奋斗着!
  ……
  P.S.一章没写完,下章结束学姐的鬼屋之旅,啾咪。
 
 
第51章 太吓人
  被推进204室的一瞬间钱安慧是大脑空白的。
  她一时不能适应光暗的突然变化, 眼睛盯着地面上的瓷砖。
  蓝白格的方形瓷砖, 老旧的花色, 拼接的形状和报纸上的图片完全相同。
  “……”
  她终于收起侥幸心理, 抬起头。
  麻将桌上的牌被“哗啦啦”推动着,三个面色青白, 穿着一身上世纪40年代中山装的人坐在桌子的西、南、北三个方向, 齐刷刷地将头扭向钱安慧, 因为瞳孔散开而显得格外黑的眼睛看着她, 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东边的椅子“砰”一声弹开, 一个- yin -冷的声音道:“正好三缺一,来吧。”
  傻子才留下和他们打麻将!
  钱安慧扭过头, 眼睛已经适应了房间内略显昏暗的光线,她看到之前被自己忽略掉的一幕——
  靠近门口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小茶几, 一个穿T恤牛仔裤的人坐在茶几后的沙发上,正在吃自己送来的外卖。
  他吃饭的方式与正常人不同。
  年轻人将手伸进自己的T恤里,掏出一个血淋淋的胃, 然后面无表情地将金黄的鸡排一个、一个、有一个粗暴地直接塞到自己的胃里。
  钱安慧既惊悚又畏惧, 她将目光移开的瞬间,看到年轻人颠了颠胃袋的重量, 将它扔到一边,然后又面无表情地掏出了另外三个同样的胃。
  她:“……”
  突然懂了这些鬼为什么要叫超大份鸡排了。
  “唉,”麻将桌上一人道:“小胡今天赢得太多了。”
  “对, ”另一人伸手按了按胃部的位置:“我们的筹码都快被他赢光了。”
  “这不是有新人吗?再赢回来。”第三人桀桀怪笑。
  钱安慧突然脚下一软,跌坐在椅子上。
  她这才发现, 麻将桌旁边的那只椅子不知何时竟悄悄地移动到了自己背后,椅子腿儿悄不做声地将自己绊倒。
  “快点,摸牌!”
  桌上的鬼牌客们纷纷催促。
  钱安慧还想抵死顽抗,然而“啪嗒”一声,一枚四四方方的麻将牌居然自动弹到了她的手心。
  “二筒。”
  在六只眼睛齐刷刷的注视下,她不得不打出手中的牌。
  “白板。”
  下家机械- xing -地打出下一张牌。
  转眼牌局过了一轮。
  钱安慧摸到了一张七筒。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牌,这是正在吃饭的那只鬼打到一半的牌局,牌面不错,恰好是胡一四七筒。
  她摸着牌,犹豫了一下,看这里面的几只鬼还算可以沟通,于是问他们:“假如我输了怎么办?”
  “那就赔筹码呀。”上家桀桀地抠出一只眼珠,“啪叽”一声在桌子上拍扁。
  钱安慧:“……”
  她瑟瑟发抖,小声道:“那要是赢了,能放我回去吗?”
  “……”
  几只鬼沉默了一下,随后默契地将嘴角朝一侧扯起,- yin -森森道:“可以啊。”
  “那就好!”钱安慧一喜,她把手中的牌扣在桌面上,一推麻将:“我胡了!”
  三只鬼的笑容更大了。
  “砰”一声,胳膊下方的麻将桌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钱安慧猝不及防之下,控制不住手中的牌,“砰”一声弹了出去,麻将牌发出清脆的响声,将桌面正中和四周的牌打得一团乱,看不清谁是谁。
  “怎么会这样?”
  钱安慧眼看着自己好好的牌局被一张桌子给暗箱- cao -作掉。
  四周的鬼道:“诈胡?好大的胆子!”
  “按住她,我要她的眼睛!”
  “不能让她就这么算了!”
  “留下来陪我们!”
  “不要!”
  三条身影僵硬地从各自的座位上站起来,身体倾斜,- yin -影覆盖住钱安慧的身体。
  距离越来越近,钱安慧可以看见他们苍白的面色、青黑的眼圈、被抠出眼珠后黑洞洞的眼眶,甚至被领子遮住的脖子上还有一块块鲜红尸斑。
  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凳子,扭头就跑,眼看要跑到门口。
  三只动作僵硬的鬼拦不住她,集体喊道:“小胡!”
  钱安慧急中生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喊道:“我要回去和老板报账,你们拿冥币骗他,老板不会放过你们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