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锦鲤风水玄学自营+番外 作者:景生京月(上)

字体:[ ]

  《锦鲤风水玄学自营》作者:景生京月
  文案
  “您好,需要运气么?”
  鱼恒三年前开了家玄学锦鲤淘宝店。
  具体业务:开运、看风水、寻龙探- xue -。
  主打业务:开运、金钱运、考试运、学业运、事业运、婚姻运……
  开店以来好评如潮,为什么店里的开运饰品、挂件、符咒等灵验呢?
  因为店主是只锦鲤妖啊。
  楼衍来了后,店里又加了一项新业务:捉鬼辟邪
  单元剧形式,每一单元一个故事。
  上一世的楼上仙对所有人都温文尔雅,被称为六界史上最温柔的上仙。却唯独对三天两头骚扰他的妖王冷冰冰的。这一世的楼衍,对所有人都冷着一张脸,唯独把自己所有的温柔笑颜尽数给了鱼恒。
  鱼恒:我错了,我上辈子不该霸王硬上弓问题是我也没上成啊……
  楼衍:这辈子你可以尽情上。
  双向暗恋 使劲撩
  外冷内热温柔忠犬童子命攻x吊儿郎当小皮实满脑子黄废料的锦鲤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都市异闻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鱼恒,楼衍 ┃ 配角:各种妖怪神仙人鬼 ┃ 其它:
 
 
第1章 红笼街
  红笼街——位于人间南方的一个小镇内,该处是少有的现今保留完整的非人类聚集地。此街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结界内,人类无法入内,妖怪可随意进出。
  深夜子时,红笼街异常寂静。万千灯笼悬浮在夜空,红光妖冶耀眼。
  刚下过一场小雨,青石板上积了不少水。忽然空中灯笼散开,一抹红影飞快落下,掉入街边- shi -漉漉的草垛里。有人从草垛里爬出来,吐掉嘴里的草,对着上空招手,“谢了,下次请你吃五花大肉片。”
  浑身乌黑发亮的大乌鸦发出一声喜悦的鸣叫,拍拍翅膀飞走了。
  青年摸了摸腰间挂着的袋子,慢悠悠地点燃灯笼提在手里,吊儿郎当的向街头走去。他来到一户黛瓦白墙的杂货铺前,将灯笼挂在门上。
  门自动开了,青年踏入杂货铺的瞬间,身上原本陈旧毫无图案的酒红色长衫倏地浮现出两条红金相交的锦鲤,在长衫上四处游动。
  听到门声,正蹲在小板凳上嗑瓜子的绿衣男孩扔掉手里的瓜子皮,一溜烟小跑出去。他围着刚回来的青年转了几圈,小脸蛋圆鼓鼓的,脑袋一歪,疑惑道:“老板您身上有人类的气味!你出街啦?可怎么灰头土脸的?衣服上还沾着好几根草!”
  青年随手摘掉衣服上的杂草,漫不经心道:“小黑给我扔草堆里了。”
  男孩跑到水盆边拿过毛巾递给青年,“老板,你也该说说小黑了,别一送你回来就乱扔你。我要是没记错,上次它给你扔隔壁阿花家里的染缸里了吧?”
  青年接过毛巾大大咧咧地往脸上蹭,笑道:“没事的,我皮实着呢,摔不坏。”
  男孩翻个白眼,“我看下次它给你扔茅坑里你还是不是这样说!对了,出街干嘛去了?”
  “接了个五万妖石的单子,小兰,明儿把杂货铺关了,跟我去人界,估摸着要住上一阵子了。”青年拿下毛巾,露出一张极为清秀的面孔。
  “五万?!”
  男孩完全忽略了后面的话,满脑子想的都是五万妖石。天呐!这么多!够花上好几百年了!
  妖石是妖界的一般等价物,虽说不是流通货币,却可以在妖界交换任何东西。和人界的黄金、珠宝差不多。男孩的老板名叫鱼恒,三界内现存不多的锦鲤妖,又是万年难遇的转运血脉。世间万物活在气不在骨皮,气清则顺,气浊则逆。拥有转运血脉的锦鲤可以将浊气转化为清气,人类称之为转运。
  鱼恒家中祖辈世代经营一个卖着稀奇古怪小玩意儿的杂货铺,鱼恒不喜欢这个杂货铺,出生没多久刚一会跑,就偷偷溜出了红笼街,在人间四处走动。他创办过报馆、开过歌舞厅,却都因为时代演变无法留存至今。三年前鱼恒又赶了次时髦,开了一家风水玄学淘宝店,做起了运势加持的生意。
  他的第一个顾客是位考完研焦急等待录取通知的留学生,在佩带了鱼恒做的挂饰后,一天内收到8个offer。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鱼恒的生意红火起来,三年热度不减,赚的盆满钵满,粉丝百万,被称为最灵玄学店。
  而红笼街的杂货铺,一直都是贺兰在打理。
  贺兰是鱼恒捡回来的豆芽精,刚捡回来的时候正赶上鱼恒换口味吃素食,正打算洗洗放锅里炒了,哪成想忽然变成个小娃娃。变成娃娃也没法吃了,鱼恒又不好这口儿,作势要扔外头去。贺兰哇哇大哭起来,抱住鱼恒大腿不放。鱼恒被哭得脑仁疼,又发觉这孩子是天煞孤星,想着扔出去也活不了多久,就善心大发把人留下了。
  在没遇到鱼恒前贺兰就是个倒霉鬼,喝凉水都会塞牙的那种。但自打他跟在鱼恒身边,无论做什么都顺风顺水,把贺兰感动的一喝醉到处喊鱼恒是他的再生父母,红笼街的妖怪们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小兰,我没在这几天,有谁找我么?”鱼恒瘫在摇椅上,翘起了二郎腿。
  “有个人类小道士找你,请你去捉鬼,说要多少钱都行,我给拒绝了。”
  “他啊……之前在人界见过一面,我已经拒绝过他了,没想到还不死心。”鱼恒闭着眼在摇椅上晃来晃去。
  鱼恒的妖力很低,低到什么程度呢,不会飞不会变,唯一会的就是使水结冰。水量还必须是一茶杯那么多,超过一茶杯鱼恒就冻不住了。妖力低成这样还真不是鱼恒不勤于修炼,主要因为老祖宗们。锦鲤一族生- xing -懒散随遇而安,除了妖族史上那位风华绝代的妖王外,其他锦鲤对修炼之事并不热衷,加之千万年来的演变蜕化,妖力早已所剩无几,想要靠修炼加强妖力,难上青天。
  也是这样,鱼恒没有与鬼抗衡的能力。虽说他自打出生就没怕过什么,但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也没必要硬着头皮上吧。
  桌上古旧的深红色手摇电话机响了起来,这是鱼恒民国时期买的,用惯了,也就懒得换了。他拿起厚重的金属话筒,放到耳边,打个哈欠,“哪位?”
  “你好,鱼大师,我是那位道士,我们见过的,我……我想请你……”
  “兄弟……”鱼恒拖着长音,苦口婆心道:“我不捉鬼的。”他直起身子,手指百无聊赖地敲打着桌面。
  “不……不是捉鬼,请你看看风水可以么?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面子上,帮帮我!师父说了,你要是肯来,那个红珠子就给你。”
  鱼恒敲击桌面的手指忽然停下来,漂亮的丹凤眼微微弯起,“好啊。”
  “大、大、大师你是答应了么?”
  “三天后,来店里找我吧。”
  ……
  与此同时,红笼街外一处人类村庄内一片死寂。所有村户家大门紧闭,院内猫狗家禽皆瑟瑟发抖缩在一起,纹丝不动。
  一间小破仓库内,楼衍又一次从咳嗽中醒来。映入眼中的是从房梁上垂下来的一缕头发。再有几公分,头发就要落到他脸上了。楼衍目光平静,伸手抓住那缕头发,将房梁上的东西扯了下来,那东西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在地上蠕动成一团。
  楼衍擦擦手,冷声道:“我不会去的。”
  那团东西逐渐变大,舒张开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女鬼爬到楼衍床边,又一如往常地被楼衍打到墙上。
  女鬼盯着床上俊美冷漠的青年,用力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求您,大人。”
  楼衍充耳不闻,手指在空中画了几道,一张巨大的金网在空中浮现。
  女鬼见状不妙,立刻躲闪到门边叫道:“大人,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
  楼衍收回手,目光扫向女鬼,示意她说下去。
  女鬼又跪下来,“我还不太确定,不过我可以再冒死试探一下,大人等我消息。如果真是,我必定告知大人,也请大人和我走一趟。”
  “去吧。”
  楼衍躺回床上,闭上双眼。
  女鬼又磕下一个响头,随后化为一缕空气,消失不见。
  ……
  红笼街的清晨,小雨刚停。
  与其他街镇无异,一条长街上,人声鼎沸,叫卖的叫卖,摆摊的摆摊,烤冷面煎饼果子手抓饼炸油条香味扑了满街。
  往常这个时间鱼恒早已在书房中修炼打坐了,而今天书房里空无一人,有轻微压抑的笑声从卧室内传出。
  鱼恒有个不为人知的小兴趣——看小黄书。
  别看鱼老板一百多岁了,平日里正儿八经的,实则内心跟个少年人没什么两样。
  此时鱼恒躺在被窝里津津有味聚精会神地看小说,看了片刻,他脸有点红,抱住被子滚了滚。
  啊啊啊!楼上仙!男神啊!我的途途!
  这个作者怎么这样!为什么车开到一半就拉灯了!我要看楼景途和锦彦殊滚床单啊!
  楼景途,仙界位高权重万分尊贵的人物。曾率领三界补天合地,一身荣耀。他曾连续八百年位居三界“最强法术榜”和“最俊美男榜”榜首。可如今已经没有楼上仙这位鼎鼎大名的人物了,只因五百年前他被一个吊儿郎当一肚子坏水的鱼彦殊连累,犯了天规贬入轮回消失于尘世间。至于鱼彦殊去哪了?没人知道,连市井间的小道消息都没有,干干净净的。
  而这位鱼彦殊是谁呢?史书上对他的记载并不多,只知道他是妖怪史上最不正经的妖王,曾风靡过妖界万千少女,还是唯一一个能够令楼上仙从榜首位置掉下来的人,虽然只有一次。
  这一仙一妖,一个是三界男神,一个是妖界偶像,名声响得都被编入课本了。如今大腐当道,二位也难逃一劫,写楼景途和鱼彦锦殊两位美男子的耽美文多到数不胜数,小黄文满天飞。大多数读者都站鱼彦殊攻,鱼恒口味奇特,觉得一本正经的上仙大人攻和吊儿郎当妖王受才带感。
  不过说来鱼恒也算是鱼彦殊的后辈,而且巧合的是,他们都是身上流淌着转运血脉的锦鲤。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鱼恒躺在床上看小黄书,楼衍洗完澡走到床边,“看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没什么啊。”
  下一刻手机被抢走,楼衍瞧着屏幕里的内容,淡淡道:“过会儿我们把里面的姿势都试试。”
  鱼恒:????日您妈哎!
 
 
第2章 出街
  直到日上三竿,鱼恒还没有起床。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