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仙骨巫师+番外 作者:巫赨

字体:[ ]

仙骨巫师
作者:巫赨
 
文案
 
本魔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手指一勾就有灭世神力,说话只经脚趾头,对人对事无比友善,从来不骂人,从来不打人,从来、不杀人,不惧怕任何东西,人人对我闻风散胆,鬼见了我就跑,妖见了我就躲,神见了我嘛,我给他跪下唱征服行不……
—.—.—.—.—.—.—.—
为你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哦不,是为你成受,任由你欺。
—.—.—.—.—.—
上上魔神受x下下真神攻
耽美,1vs1无虐文。
——
一瞥即入心,再遇则入骨。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异想天开 史诗奇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观骨xXx骆亦遐 ┃ 配角:无关紧要 ┃ 其它:耽美,纯爱,仙侠,天作之合,和平文
 
 
逆天
  “诶,你们听说没有,魔神宫又开始派人四处夺人魂魄了!”
  此话一出,立刻就有人站起身来,惊慌道:“什...什么?”
  “天啊,萧观骨这是要逆天了不成?!”
  “可不是嘛,五大玄门世家竟也没个人敢出来管管!”
  “管了啊,不还是全都被他收于麾下了?”
  “唉...你们说说他究竟为何要这么做?”
  呵,为何?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本人都回答不上来吧。亦或者说,就为了一个无稽幻梦。
  当年议灵堂勇夺第一殊荣的仙骨侠士,后来却成为一个身上没有半点灵力的废物,这怎能让人不慨叹?
  现如今,他独自一人创建了魔神宫,杀人如麻,无恶不作,成为人人喊打喊杀、羞辱谩骂的对象。
  传闻这位大魔头吃人魂,喝人血,夺人魄,能将人的心智化无,并收于麾下使唤,最厉害的是,他竟然还能- cao -纵世间所有飞禽走兽,所以他又被人称作巫师。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总而言之,只要萧观骨这位大魔头存于这天地之间一日,就没有任何一只鬼不望风而逃,没有任何一只妖敢靠近百里,更没有任何一人不闻之丧胆!
  唯独,一位神。
  传闻在大魔头还未入魔之前,有一位神终日伴其身侧,不离不弃,甚至还为了他与世为敌。
  但终究也没能逃过被魔头所害,死于献灵阵中,从此神形俱灭,消失的无影无踪。
  “话说这玄冰阁的阁主死得也真够冤的,我听说他可不止一次救了大魔头的- xing -命,到头来却被魔头所害,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呵,他也值得你们为他喊冤?你们是不是不知道,当年他为了那魔头可杀了不少的无辜修士!”
  “可我怎么听说那些人只是晕过去了?”
  “晕?你可真是天真,尸体都摆在那呢。”
  那人瞬间改口,“好吧,那他也确实该死!”
  此时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不远处,一位黑衣人手持木剑离去,远离了这嘲哳不休的嘈杂之地。
  几年前,恶魂朱雀出世,为祸人间。最后由玄冰阁,夙清观,凤焰门,雷神宗,千层洞五大仙门世家带头,领着众玄门小户一齐前去诛杀,当时参战人数高达万人之多!
  虽说恶魂朱雀是被封印了,可待到回来时,人数却不足三千!之后便有人传——那些人并非是被恶魂朱雀所杀,而是死于大魔头之手!
  事已至此,争辩个黑白对错又具有什么意义?如今世人议论皆如出一辙,偶尔出现个别声音也会被其迅速掩没,从而异口同声。
  早已无心再去辩论是非对错,魂灭心亦死。只不过...心头缺了的那个人,他还是要执意寻回来!
 
偶遇(1)
  数年前。
  萧观骨还是凤焰门的门徒,整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但修为却十分了得,同龄中几乎没有对手,尽管他今年才十五,但却已是议灵堂排名第一的青年异士,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不得不说,凤焰门枯燥得很,山上弟子除了有事在身,一律不得下山。
  可此时,萧观骨却是刚从山下游玩回来,尽管他是先门主的亲子,但自从被捡回来后,现任门主凤染对他并不待见,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管制而言。
  他爱怎么胡闹就怎么来,反正惹了事,凤焰门也不会替他收烂摊子。
  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他们先门主的孩子啊,一个个对他要多不客气就有多不客气。
  喏,比如眼前这位——凤染,他就是现门主的孩子,与他这个先门主的孩子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的待遇。人家可是被当做下一任门主来培养的。
  “怎么了凤染?板着个脸?”萧观骨问道。
  凤染半阖着眼瞥了他一眼,不屑道:“我怎么与你何干?!”
  “嗯,”萧观骨不可否认,道:“是与我无关啊,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挡着道啊?”嘁,要不是你挡着我的去路了,你以为老子爱搭理你?
  此时凤染正不三不四的躺在门框旁喝酒,这是凤焰门的后门,因为很少有人来,所以门框也就一米左右宽,结果被凤染这个一米七的“拦路虎”给拦着了,这可还怎么进去?
  凤染随手拿起旁边的空酒坛就向他砸过来,毫不客气,用尽全力。
  萧观骨不慌不忙地轻松躲过,“行行行,”惹不起我躲得起,“我走就是了。”
  话落,萧观骨负手,大摇大摆的又顺着来时的路,下山去了。
  凤染恼怒,又砸了个酒坛子过去,可人已经走远了。 
  ...
  在凤焰门地界最大的酒楼里。萧观骨正抱着他最爱的“醉生梦死”,一口接着一口的灌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喝水。
  “得此一美酒,生死云霄外。”萧观骨道:“小二,再给我来一坛!”
  小二:“得嘞,客官,马上就来。”
  “喂,你们听说没有,今年议灵大会,居然是我们凤焰门地界的人拿了第一!”
  “是嘛?那还真是可喜可贺啊。是谁啊?这么厉害?”
  听到这儿,萧观骨嘴角上扬,仰头又喝了一大口。
  “萧观骨呗,就那个先门主之子,曾经还差点出生就死了的那个。”
  “啊...没听过。”
  须臾,酒上来了,萧观骨无意再听人说下去,打算给了钱就走,却不料摸了个空……
  一拍脑子,他怎么给忘了,早晨来的时候就已经花光了,现在哪还有钱给人家。
  “这...这个,不好意思啊,钱我忘带了。我能不能下次再……”
  不等他说完,不远处的掌柜就严声道:“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来人啊,打!”
  随即来了十几个块头儿比较大的人,他们手里全都拿着手腕粗的木棍棒子,其中一人直接拿着棒子朝他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萧观骨本想徒手接住,可却有人比他更快……
  来人将十几名大块头都打趴下后,将一锭银子抛放在柜台上,一声不吭的就往门外走。
  萧观骨虽有些懵,但还是知道方才那蓝衣人救了他,“诶——别走啊。”说着,他赶忙追了上去……
 
偶遇(2)
  出了酒楼后,七月的微风拂过脸颊,萧观骨顿时就醒酒了不少。
  此时正当中午,凤焰门地界可是整个仙洲大地出了名的“火炉子”,一般人可受不了。
  烈阳当头,萧观骨快步追上蓝衣人,伸手遮住刺眼的光,拉住那人的衣袖,道:“恩人走那么快干嘛?”
  蓝衣人转身,背对着光,萧观骨看清了他的面貌……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之人。
  “放手。”蓝衣人道。
  察觉到自己失礼,萧观骨赶忙将手放下,嘻嘻笑道:“恩人这去哪啊?不如捎上我一起呗?”反正我也没事做。
  蓝衣人道:“要事在身,不便。”
  “那恩人叫什么名字啊?哪里人?这地儿我熟啊,我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
  蓝衣人看他一眼,转身就走,并不想搭理他。
  萧观骨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便不依不饶的追上去,两人并排走着……萧观骨道:“这是出城的方向啊。”
  蓝衣人驻足,侧着头看他,“你不记得我?”
  萧观骨原地想了想,没印象啊……
  不等他回答,蓝衣人又启步走了,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萧观骨又快步跟上来,道:“我们是在何处见过吗?”
  可是不应该啊,像他这么有钱,又长得这么好看的人,萧观骨是怎么也不可能忘了的。
  蓝衣人道:“议灵堂。”
  “啊~”经他这么一提,萧观骨才想起来,他们好像是见过的。
  只不过当时他灵力不稳,受了影响,导致记忆有些模糊,甚至还忘了他当时是怎么拿到第一的。
  不过对此人倒是还有些印象,就是因为他,萧观骨才损失了十两银子!
  萧观骨笑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被我追着戏弄的弟弟?”叫什么来着...好像叫骆亦遐吧。
  那时萧观骨与同辈人打赌,说只要他敢拍骆亦遐一下,十两银子便归他了,如果萧观骨拍不到的话就倒给十两。
  他心想不就拍一下,这些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算打的什么赌。
  可结果呢,萧观骨硬是追人追了两条街都没有碰到他的衣袂,若不是有人阻止,两人早就打起来了。
  骆亦遐不确定道:“弟...弟?”
  “是啊,不是弟弟是什么,你比我小啊。”由于议灵堂需要年满十五才可参加,而萧观骨记得当时这人只是站在一旁观望而已,所以他才肯定了这人比他小。
  不过...虽然人比自己小,怎么身高却又比他高?唔...他还以为自己长得够高了。
  骆亦遐:“……”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