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徒弟每天都在撩我 作者:我有解药

字体:[ ]

  《徒弟每天都在撩我》作者:我有解药
  文案:洛谨川入了魔,守着顾辞十年,终于等回来“傻”了的顾辞,这个傻徒弟每时每刻都在撩他,他早晚会把顾辞吃下肚子,一点渣也不剩。
  顾辞:师傅,我要你帮我洗澡
  洛谨川:我忍
  顾辞:师傅,我要和你一起睡觉
  洛谨川:我忍
  ……
  顾辞:师傅,我心悦你
  洛谨川一把抱起顾辞:我忍不了了
  修仙修邪皆由他,与你同修,才是为师心头好
  1、撩人而不自知美貌受×忠犬闷骚攻
  2、有鬼有妖的不正统修仙文
  3、全文架空,切勿考据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辞 ┃ 配角:洛谨川 ┃ 其它:万人迷、修真、鬼怪、师徒
 
 
第一章 
  江州平都城内的- yin -灵冈,- yin -风阵阵,吹出的声音像是带着尖啸,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半残的月亮挂在枯黄的柏树梢,高高的坟堆上趴着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枯黄的草带着腥味的土被他给扔到地上,不一会便将那坟堆给扒开了,露出里面已经破烂的席子,在这夜里面显得十分恐怖。
  这坟显然新堆不久,席子一掀便是一股血腥味,里面的人身子残缺不全,让人作呕。
  然而刚刚刨坟的白衣少年却丝毫没有反应,仔细一看便可以看到对方的脸泛着青色和死气,眉眼间的红色云纹却给少年添了一抹生气。
  沾着泥土的手碰上那血衣,却陡然停住不动,红色的云纹开始发烫,少年脸上的青色渐渐褪去,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珠开始转动,碎星般的光芒像是掉落在其中。
  顾辞将手收了回来,茫然的看了看周围,愣了片刻便皱了皱眉尖,眼中蒙上一层层水雾,变得红润的嘴唇呐呐的阖动,“师傅,你在哪”
  少年坐在一片狼藉当中,身上的白袍沾的满是污渍,白皙的手指上沾着黑泥,黑与白的碰撞,越发显得少年的纤细。
  顾辞一边将他刚刚刨开的土给填上,一边低声的道,“对不起……”
  手腕上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顾辞这才发现他竟然戴了一串银色的手链,上面挂着九个铃铛,每个铃铛上都画着繁复的红色花纹,诡异而艳丽。
  窸窸窣窣的声音将顾辞的目光吸引到被他半掩住的尸体上,身子忍不住的往后仰了一下,便从土堆上跌了下来。少年的脸颊上也沾上了泥土,顾辞抖了一下身子,从地上摸了一根手指粗的柏枝握在胸前,眼神中带着惊慌。
  土堆上又滚落一些土,全都掉落在顾辞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了上来。
  顾辞却突然发现他没有穿鞋,白嫩嫩的脚趾因为害怕蜷缩在一起,连忙缩了缩腿,将衣服下摆盖在脚上,抬起头却吓的尖叫起来。
  “哎呦喂,别打了……别打了。”
  被柏枝打了一顿的媪哭兮兮的喊道。
  顾辞咬着下唇,将树枝对着那头似羊又似猪的动物,声音带着颤声,“你是什么东西?”
  媪带着贪念的回头看了看那快被掩住的死人,回过眼神看着少年,“我是媪,我就是路过,小公子能不能将那柏枝放下啊?”
  顾辞摇头,柏枝试探- xing -的往前伸了伸,便看见对方往后退了一步,“你怕这个”
  媪噎了一口气,眼神飞快的瞄了一下对方手腕上的铃铛,低下脑袋,“小公子不认识我”
  看对方身上穿的衣服应该是万剑山上的人,怎么连他都不知道,那些小修士不是从小就要学很多古籍吗?
  顾辞握着手上的柏枝,“你能不能带我去找我师傅”
  媪虽然觉得对方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修士,但是他手婉带着的铃铛可不是好惹的,和蔼的道,“你师傅在哪里?”
  顾辞站起来,指了指连绵起伏的山峦,“那里。”
  媪心中了然,果然是万剑山上的人,不过万剑山离这里甚远,看这小修士学艺不精的怎么会半夜待在这里。
  媪伏下身子,示意少年坐上来,少年有些扭捏,“等我一会可以吗?”
  媪不明所以,却看见少年裸着脚踩在地上,认真的将那些土给埋了回去,将坟堆恢复了原样,甚至那枯黄的草也被他埋在了上面。
  媪暗暗叹息,它是最爱吃死人脑的,等他送少年回来不知道会不会被别的媪给吃掉。
  顾辞满意的看了看,走过来揪住媪的白色毛发坐在了它的背上。
  顾辞拍了拍媪的颈部,“走吧。”
  媪便乖顺的站了起来,哒哒哒的往山峦处行走。
  “你别去吃那个人的脑袋了,他已经很可怜了。”
  顾辞突然来了一句,媪的步伐有些沉重。
  “我看见你偷偷看了那个人的脑袋好几眼。”顾辞解释道。
  媪咩了一声,他心好累。
  顾辞坐在媪的背上,手指轻轻的划过那带着红色纹路的银色铃铛,却发现那铃铛不再发出声音,银色的链子上也有纹路,只不过天色太暗他实在是看不清。
  铃铛却突然又响了一下,媪的四肢颤了颤,忍不住的趴在了地上,“小修士,小公子……”
  顾辞安抚的摸了摸媪的脑袋,一双大眼睛便看到了盘在石头上的人,身上破破烂烂的,他的手却是两只利爪,紧紧的抓在石头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媪显然也是看到了,仗着顾辞坐在他身上,吼了一声。
  那人没看媪,眼神看着他们的身后,突然站了起来,嘴巴没闭紧,舌头一下子掉出来一大截,迅速的跑掉了。
  媪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美滋滋,那个类人竟然怕他。
  顾辞感受到有风从身后传来,从媪的背上跳了下来,转过身子直直的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
  洛谨川咬紧牙关,红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站在那里的少年。
  少年瘦弱的脸上一双眼睛微微上挑,下巴尖尖,手脚都是泥,甚至连脸上都沾了泥,但是却遮挡不住对方干净的气质,挺直的脊背像一棵不断生长的小树,带着朝气和生机。
  他的徒弟终于回来了。
  顾辞就站在他的面前,如同很久很久以前一样,触手可及……
  下一秒,像是在梦里面一样,少年猛的撞进他的怀里,柔软的双手搂在他的腰,在他的怀里哽咽的喊道,“师傅。”
  洛谨川的身子僵硬无比,一向冷淡的顾辞竟然抱住了他。
  若不是他亲自将对方残缺的灵魂放进他的身子里,他都要怀疑这是否是他的徒弟了。
  这般想着,洛谨川却紧紧的搂住顾辞,轻轻的在少年的耳边吸了一口气。
  顾辞揪着洛谨川的衣服,“师傅,你怎么到现在才过来?”
  少年现在整个身子都攀在洛谨川的身上,双脚缠的紧紧的,脑袋在洛谨川的颈边蹭了蹭。
  洛谨川小心翼翼的抱着顾辞,脸上带着迟疑的用手指抚过顾辞脸上的泥,“顾辞?”
  顾辞带着些鼻音轻轻的嗯了一声,软绵绵的小手摸了摸师傅的后背。
  洛谨川更用力的抱着顾辞,“对不起,师傅来迟了。”
  集魂珠前几日碎的不知原因,他只能将顾辞残缺的魂魄放进他的身体里面,然而顾辞却一直没有醒过来。
  今日打探到顾辞的灵魂碎片出现在北方,当他赶去的时候,却发现这边他留给顾辞的九魔卅铃铛竟然响了。
  他慌忙赶回来就看见一个同以往不一样的少年。
  顾辞的魂魄刚刚归位,又因为损失几片,早就累的不行了,之前却因为担惊受怕不敢睡去,如今到了他师傅的怀里,他才放下心,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过去。
  洛谨川抱着顾辞,才看到战战兢兢趴在那里的媪,手指尖微动,对方咩的一声叫了起来,“大人,不要杀我。”
  他感受到怀里的少年身子一颤,显然是被吓到了,眸子里的红色越来越浓郁,顾辞被惊醒之后,声音软糯,“师傅,咱们把它带回去吧。”
  “你喜欢它”洛谨川动作僵硬的拍了拍顾辞的后背。
  顾辞被拍的舒服,撇了一眼媪,“嗯。”
  媪突然那位大人落在它身上的视线更加凌厉,不由得暗暗叫苦,它已经知道那个类人为什么一下子跑掉了,要不是它吓得腿软了,根本动不了,他也早就跑掉了。
  洛谨川轻轻的道,“跟着吧。”
  顾辞摸了摸洛谨川的头发,手指顺着那黑色的头发勾了一下,便将那黑色的发绦给勾了下来,歪着脑袋问,“师傅,你怎么不扎头发,这样是不对的。”
  风将洛谨川的长发吹起,顾辞感受到那发丝的柔软,透过那发丝便可以看见他师傅一直看着他,直把他看的不好意思,脸颊上染了淡淡的粉色。
  洛谨川知道这样的顾辞不是顾辞真正的模样,却克制不住他的心。毕竟他等得实在是太久了。
  平都是出了名的鬼城,两人一兽在城中飞驰,也看不到一人,顾辞却发现他手腕上的铃铛时常响一声,响完之后便不再响了。
  洛谨川抱着顾辞飞过忘川河,顾辞趴在洛谨川的肩头问道,“媪为什么不过来”
  洛谨川道,“它无法过河,让它待在那里,它不敢跑的。”
  若是洛谨川稍微帮一下便可以将媪带过来,但是他存了私心,想要同顾辞单独相处。
  过了河,便进了府邸,一进去两人便到了山上。顾辞看的惊奇,“要回家了?”
  洛谨川的眉毛皱了一下,随即舒展开来,手指轻动,点了点头,“师傅带你回家。”
  顾辞从洛谨川的怀里跳了下来,“不能抱着进去,不好。”
  “哪里不好?”
  顾辞看着洛谨川,眼神中带着落寞,“我……我记不得了。”
  他如今只记得洛谨川是他的师傅,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连他们住的地方,也只有靠近的时候有些熟悉而已。
  洛谨川手指动了动,终于拉住顾辞的手,“师傅会帮你想起来的。”
  他的手心一片潮- shi -,却舍不得放开对方。
  走了一会,两个人便到了一所院子,推开门,便可以看见虹桥卧波,楼阁连接,上面丹青素垩,绘有飞禽走兽。
  顾辞一张小脸上满是欣喜,扯着衣服仰起脑袋,“师傅,我要洗澡。”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