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一棵草在猫星当皇家铲屎官的日子+番外 作者:水森森(下)

字体:[ ]

一眼就懂得了彼此的意图,心照不宣的完成了个娱乐圈潜规则。
  蔺景枭默默守在一边,压根没搭理垂耳兔。
  如最忠诚的骑士守护着自己的公主,他身子笔挺,默默无闻地收敛所有凛冽的气势。
  围观的狮子中将震惊脸。
  蔺景枭转头,无声地看向垂耳兔。
  他刚刚和小植人笑了。
  垂耳兔被那双冰冷的兽瞳扫视了一遍,居高临下的审视令他遍体生寒。
  险些步入编剧兔的后尘,也幸好他见多识广,胆大心细,还真抗住了那不友好的眼神。
  轻飘飘的视线收回去,垂耳兔便眼睁睁看着殿下继续盯着袁奕典。
  手指一下下试探- xing -地勾着,妄图牵着对方的手指头。
  垂耳兔:“…………”
  害怕的念头全都消散,顿觉安全了。
  影帝多年在娱乐圈浮浮沉沉,早就洞悉一切,能够做到这个地位的并不是傻子。
  见到了也就一笑置之,当自己方才是瞎了。
  有了小包子在,袁奕典和商业奇才的家庭算是比较亲近了。
  狮子中将作为蔺景枭下属,也比较拘谨,但时而望过去的视线透露着他似乎也想与之交好。
  反倒是一向被人捧场的影帝略有生疏,但他本人却并不含糊,几句话加入了对话中。
  四组家庭,身份和- xing -格各异,但因为种种巧合,此刻很是和谐。
  垂耳兔导演说了前期注意事项,说完了编剧兔子也幽幽转醒。
  当垂耳兔公布规则,要求四个家庭分成两组,小孔雀和小包子同时动了。
  一个扑向了大狮子,一个扑向了袁奕典。
  小包子扒拉到袁奕典脚边,抬起两只小爪子就要攀爬上去,被蔺景枭眼疾手快揪着后脖颈提溜起来。小包子缩起四肢,长尾巴缩在屁股下,两只耳朵向后耷拉,那一对儿圆溜溜的兽瞳微微眯着。
  - shi -漉漉的眼瞥向袁奕典,吸了吸鼻子,泫然欲泣。
  袁奕典嘴角一抽,乐了。
  伸出手接过了小包子拍了拍脑袋,小包子满足了,袁奕典发现大老虎酸溜溜地噘嘴。
  袁奕典:“…………”
  实在忍不住,他哈哈笑出来,也摸了摸大老虎的耳朵。
  和一只小奶豹斤斤计较,吃醋什么的……
  垂耳兔暗中观察着这个特殊家庭,见到这一幕,更是坚定了内心。
  可以的,再恐怖的凶兽但凡缰绳被掌控,他就是安全的。
  他们的节目,会火。
  小孔雀没有豹子速度快,但他能够飞几下,扑棱着翅膀落在狮子中将台上。
  小孔雀站到大狮子前,努力昂着头,“漂亮的小植人呦,你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啾哔?”
  语毕,他抖了抖毛,展开了自己还不算丰满的尾羽。
  孔雀开屏。
  袁奕典脑袋里冒出四个字。
  一切都很正常,只除了这只小孔雀还是幼雏,尾巴只有不多的几根。
  并没叫人觉得惊艳,反倒是大人们忍俊不禁。
  狮子家的小植人小名叫三宝,他低头看了一眼,瘪了瘪嘴,抱住了大狮子的脖子。
  至于三宝的狮子父亲,脸都黑了。
  他差点没一个激动,将这只妄图觊觎他家三宝的小孔雀的几根尾巴毛揪下来挂窗户上。
  影帝愣了一下,也捂着嘴笑了。
  这个画面很逗乐,因为宝宝都很小,所以效果只会让人发自内心的想笑。
  袁奕典看了眼早熟的孔雀雏鸟,低头看看自家几只宝宝,嘴角一抽。
  奶猫的注意力只在那几根随风摆动的尾巴毛上,小爪勾一伸一缩,似乎随时都要扑过去。
  章鱼宝宝和人鱼宝宝好奇地看着,两个小家伙手牵着手,一起吐泡泡。
  小哈完全闹不明白,还努力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圈玩。
  至于滚滚,他抱着仓鼠团成一团,不知什么时候,都呼呼大睡了。
  大概也只有蛋蛋比较在意,但他在意的只是身为一只鸟,并没长出华丽的羽毛。
  袁奕典:“…………”
  这莫非是教育问题?袁奕典搓了搓下巴,视线不经意掠过影帝,发现他也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宝宝们,似乎也满目惊讶与好奇,察觉到他的视线,影帝友好地微笑点头。
  伸手不打笑脸人,袁奕典莞尔。
  蔺景枭冷眼瞥过去,一只花枝招展的雄孔雀,大老虎心中警铃大作。
  他扭过头,默不作声地抬起尾巴,卷住了小植人的腰,尾巴尖尖在他手心上蹭了蹭。
  影帝一愣。
  影帝好笑:“…………”
  有了个笑料十足的开场,两组基本上已经被巧合的分了出来。
  影帝和中将一组,卫家小叔和袁奕典一组。
  小包子得偿所愿,蹲坐在袁奕典脚边,小尾巴轻微摇摆,动作和之前的大老虎雷同。
  小包子几乎贴着袁奕典坐,反倒是卫家小叔孤零零的,像是个‘空巢老人’。
  卫家小叔嘴角微抽,不能比较,否则他很酸。
  为了他家小崽子忙碌这么多年,朝夕相处的照顾,却比不上人家一个照面。
  不行,特别酸了。
  因为是互相体谅互相了解,第一项任务要求是小宝宝们要为父母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小包子眨了眨眼,他并不知道怎么做饭。
  人鱼宝宝:“我们去海里捉鱼!”
  章鱼宝宝表示赞同。
  这一点上,小猫崽是秉持着坚决抗拒的态度。
  小猫崽叫了起来,“你是猫科,也不去对不对?我们去那边小林子摘果子!”
  豹崽崽将脑袋藏了藏,在袁奕典鼓励的抚摸下,鼓起勇气摇了摇头。
  他具有美洲豹的特- xing -,说是豹子,实际类似于虎,且他的咬合力极强,他一家都是非洲花豹的血统,但因他祖父那边具有美洲虎的血脉,他继承了优点。
  即便如此,他- xing -子天生孤僻自闭,又不常运动,再好的体魄都浪费了。
  他听到小猫崽的话,抖了抖圆耳朵,昂头询问:“哥哥你喜欢吃鱼还是吃果子?”
  袁奕典一愣,失笑了:“都喜欢。”
  小包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道:“那我先去捉鱼再去摘果子。”
  美洲虎是全能选手,他们会游泳会爬树,捉鱼不在话下。
  小猫崽:“…………”
  这边因为崽崽比较多,想法也多,还可以分成几波去找食物。
  倒是另一侧,一只是以美貌著称的孔雀兽人和一只弱弱小小的植人宝宝两人就比较困难了。
  在沐琉的熏陶下,小崽子们动手能力变强,行动力也不弱。
  孔雀宝宝都惊呆了,他眨了眨眼。
  他和三宝面面相觑,“我们,我们怎么办?”
  “你给他们开屏,看看能不能换来一些吃的。”三宝小大人似的。
  孔雀震惊:“这不可以!我就给你看。”
  “那你揪下两根毛送给我父亲,看能不能从他那里换取一些。”
  “什么!这也不行!”要知道羽毛,尤其是尾羽,对于雄- xing -孔雀来说多重要。
  别说揪下来几根,就是有一丝磨损,他都能心疼的哭一天。
  三宝瘪了瘪嘴:“那我不要你给我开屏了。”
  孔雀宝宝不明所以:“为什么呀。”
  “你都不能为我牺牲美色,长得比我好看的雄- xing -肯定花心!”三宝言之凿凿。
  这话从小宝宝口中说出来,听的大人忍俊不禁。
  黑着脸的狮子中将总算乐了,看来他平日没白念叨。对,宝宝说的对。
  袁奕典拄着腮,笑看小家伙们出发。
  蔺景枭正襟危坐,尾巴佯装不经意地搭在袁奕典的手背上,虚虚的盖着。
  跟拍和一些工作人员会跟着小宝宝们行动,另一侧大人们也要为宝宝们努力。
  他们需要制作特殊造型的积木或者运算些。
  影帝笑眯眯:“那这一关比较轻松呢。”
  垂耳兔笑了:“对,这是最轻松的一关了。”
  说完,他摘下蒙在巨大箱子上的布,露出了所谓的‘积木’。
  袁奕典:“…………”
  宝宝么玩的是小巧袖珍的积木,而他们面前的一个个木头足足有两米高。
  这东西,袁奕典琢磨了一下,他运用灵力能拿起来。
  至于拿起来之后能不能摆成功就不好说了。
  但随后,袁奕典就发现,在上手方面,他可能是带了个外挂。
  狮子中将也是武力值著称,所以动手能力不低,但与蔺景枭相比,完全被比没了。
  袁奕典只需要站在一旁,围观蔺景枭举起硕大沉重的圆木。
  蔺景枭单臂托起圆木,面不改色地组装起来。
  卫家小叔:“…………”
  这里仿佛没有他发挥的余地,他很多余也很碍事。
  真人秀拍摄了整整两天,期间发生了各种有趣且意想不到的意外,倒是增加了不少笑料。
  就像是那只小孔雀,最后还真是揪下自己一根羽毛,要送给袁奕典。
  原因是第二天袁奕典做了丰盛的晚餐,他太馋了。
  而且小孔雀交换了小排骨后,还送了一大半给三宝,获得了三宝的一个亲亲,叫狮子中将的脸一直黑到节目结束,这画面完全被垂耳兔捕捉到,后期看节目的观众们乐不可支。
  第三天,节目组收拾收拾准备离开。然后垂耳兔找了袁奕典,感谢第三天他并没收他的租金,要知道本来应该在两天完成的拍摄拖到第三天。垂耳兔表示一定为星际人展示个全新的二殿下。
  袁奕典与垂耳兔暗中讨论被蔺景枭看到了。
  蔺景枭面无表情地看着垂耳兔离开,尾巴卷起了自己的伴侣:“说,什么?”
  袁奕典弯了弯眉眼:“这是秘密。”
  他难道能说就是想改变星际人对蔺景枭的印象么?这可能会叫他家大老虎不高兴的。
  不过现在,似乎也不高兴了。
  袁奕典乐了,捏着蔺景枭的下巴,踮起脚尖亲了一下。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