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奇迹的碎片+番外 作者:栀栀仔(上)

字体:[ ]

  《奇迹的碎片》作者:栀栀仔
  文案:
  *封面即人设/校园/HE/互相救赎文
  *文风暗黑慎重追文/正版已修/wb有番外
  娇娇贵公子冰山攻×超凶不良少年受
  ·
  小破县城的末流高中来了个大城市的复读生,高贵傲慢,金枝玉叶。
  小破县城的末流高中还有一个疯狗般的危险人物,生- xing -狂妄,叛道离经。
  大家都觉得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边,毕竟陈澍是个恐同患者,而林听雨又是个早早出柜的死基佬。
  ·
  陈澍转学来的第一天:
  林听雨:啧,想Gay他。
  陈澍(推眼镜:老子恐同,死Gay勿扰。
  陈澍转学来的第N天:
  陈澍:崽崽,哥哥爱你。
  林听雨:你妈的,你不是恐同吗?
  陈澍(冷静:人设不要了。
  ·
  “遇见陈澍那天,我以为我在濒死边缘看见了奇迹的碎片。后来才发现,他就是奇迹本身。即便身陷泥潭,我也忍不住抬头仰望了月亮。”——林听雨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澍,林听雨 ┃ 配角:互相救赎文HE啊跳坑啊别害怕啊 ┃ 其它:微博@栀栀仔儿
 
 
第1章 第一话 及时雨(1)
  “你放过我吧,跟我分手行不行。”
  说话的人是个男生。
  陈澍从苍蝇缭绕的窗口端起一碗刚出锅的米粉。
  这是荆市火车站旁边的一家卖米粉的苍蝇馆子。
  回到座位前,陈澍毫不掩饰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每张桌子的桌面都油腻腻的,仿佛好几个月都没擦过。
  他放下装着米粉的不锈钢碗,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仔细擦了擦桌面,又擦了擦凳子,这才坐下来。
  旁边桌上忽然传来这么一句话。
  紧接着一股烟味飘过来。
  看来是分手的戏码,听着声音似乎还是个高中生。
  陈澍本无意偷听别人说话,但被分手的一方开口了。
  “不行,当初是你主动来撩拨我的,凭什么你把我拖下水了,现在想分手就分手?”
  陈澍伸手拿筷子的动作半空中一滞。
  回话的人是个男的。
  他皱了皱眉,眼神中迅速掠过一丝厌恶的神情。
  妈的,怎么连这种乡下地方都有死Gay。
  “切。”最开始说话的男生轻蔑地笑了一声,“那我后悔了行不行?”
  陈澍从薄薄的镜片下抬眼望去。
  一个穿着黑色花衬衫的少年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面前摆着一碗没有动过的米粉。
  那碗粉似乎已经放了很长时间,完全泡涨了,连汤汁都被吸收得干干净净。
  白花花的一碗,看起来令人毫无食欲。
  少年顶着一头漂染成浅浅栗色的张扬发色,脸上戴着一个蓝色的一次- xing -医用口罩,唯一露出来的一双眉眼十分清俊,怎么看都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
  他左耳上戴着一枚银环,修长的颈项上挂着一条红绳,绳子最末端一直埋进领口中。
  陈澍注意到,他穿衣服很有风格,黑色印花衬衫敞着当外套穿,里面是一件纯白色的长袖打底。
  很少有人能把花衬衫穿得不俗气。
  少年动了动手指,将烟灰弹进碗中。
  他说话时声音带着笑,眼神却很冷。
  “凭什么你后悔就能分手?那我呢?我不同意。”被分手的一方情绪很激动,“林听雨,你玩儿我呢?”
  陈澍不动声色地转移视线看过去。
  这是个体格健壮的男生,剑眉星目,皮肤黝黑,一双眼睛含着危险的怒意,年纪看上去也不过高中生大小。
  他身穿蓝色球服,上面印着数字“12”,一双没有被衣服覆盖的手臂肌肉勃发。
  即便是坐着,也能看出此人身材高大。
  “段泽,当初是我犯贱,现在我洗清革面了。”名叫林听雨的花衬衫少年恹恹地打了个哈欠,又弹了弹烟灰。
  闻到烟味,陈澍皱了皱眉。
  戴着口罩点什么烟,又不抽。
  城乡结合部的小孩都这么装逼吗。
  他把视线转移回来,从桌上的筷筒里取出一双一次- xing -竹筷,撕下塑料薄膜,掰开筷子,仔仔细细地刮掉上面的木刺。
  然后把左手腕上戴着的小叶紫檀手串往上拨了拨,摘下眼镜,放到一旁,低头吃起粉来。
  “不行!我不同意!你今天必须把话讲清楚,给我一个能让我接受的理由!”
  段泽的语气听起来很愠怒,却非常克制地压低着嗓音,似乎并不希望被旁人听到他们争执的内容。
  “哎我说段泽啊,你能不能别胡搅蛮缠了。”林听雨的语气颇为头疼,却轻笑一声,“你数数我向你提了几次分手,哪一次你不是用这句话来怼我的?要理由?我能给你说出花来。但,你会同意吗?”
  不等段泽回答,林听雨又补充了一句:“行吧。”
  他把一口都没抽过的烟摁灭在汤碗中,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林听雨站起身,一把将脸上的医用口罩拽下一半,双手撑着桌沿,猛地把脸靠近段泽。
  “看看你干的好事,我亲爱的前男友。”
  林听雨带着笑容,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唇角。
  陈澍喝了口汤,淡淡地将余光瞥过去。
  没有戴眼镜,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但这个人的脸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的视野中。
  那是一张俊美却过分苍白的脸,神色恹恹,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又大又漂亮,眼下却挂着两道淡淡的乌青,看起来非常疲惫。
  鼻梁高挺,嘴唇饱满,勾着一点漫不经心又轻佻的笑意。
  看到这张脸,陈澍第一个想法就是,欲。
  第二个想法就是,病态。
  是了。这是一张病态美的脸,眼神氤氲着暧昧的欲,却又带着锋利的刺意。
  在这张可以说是惊艳的脸上,却带着触目惊心的伤痕。
  再仔细一点的,就看不清楚了。
  陈澍喝汤的动作一停。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吹了一口汤面上的热气,又喝了一口汤。
  段泽不说话。
  林听雨笑了笑,忽然撩起衣服下摆,将衣摆咬在口中,露出更白的腰身和胸膛。
  少年的身躯削瘦却不羸弱,腰腹线条狭窄有力。
  但比脸更夸张的是,衣服下的身体藏着更多青青紫紫的伤痕。
  甚至还有一些暗红色的鞭痕。
  “你他妈有病啊!在这里脱什么衣服!”段泽低声咒骂了一句,像是做贼心虚般的,飞快地看了一眼四周,“赶紧把衣服放下!”
  陈澍及时把目光撤回来。
  林听雨无所谓地笑了笑,牙关一松,吐出口中的衣摆,然后将摘下的口罩重新勾回耳廓。
  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又被隐藏起来。
  “段泽,你一个大男人,敢作敢当。”
  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段泽也微微撩起自己的衣服,低声威胁:“别以为这伤只有你有,你他妈看清楚你是怎么打我的?”
  他的身材显然比林听雨更健硕,却也布满了伤痕。
  林听雨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我一米七九,你一米八。我一百一十五斤,文科生,你一百六十斤,体育生。”
  他伸出手指,隔空点了点段泽的身体。
  “我还手,都是一些皮肉伤。而你打我,那可是实打实的拳头。”
  “哈哈!”段泽冷笑一声,把衣服放下来,咬牙切齿地看着林听雨,“我还不知道我这么厉害呢,能一拳把你打出内伤来?林听雨你是不是忘了你抓着我的脑袋往墙上撞的事情?”
  林听雨嘻嘻地笑了一声:“可惜,怎么没把你撞出脑震荡呢?”
  “林听雨,你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求你了段泽,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再被你家暴了。这个分手理由行不行,够不够?”林听雨的语气漫不经心。
  “家暴?林听雨,你可是赫赫有名的五中大佬,糖厂太子爷,势力大人脉广,谁敢家暴你?我们顶多算互殴吧?”段泽皱眉冷笑,显然不同意林听雨的说法,“况且,你那些伤又不全是我打的,你那个脾气不好的妈不是每天下班回家都拿皮带抽你么——”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前小tips】
  1、本文原名《奇迹的碎片》,完结后改回嗷。
  2、封面即人设,大图在围脖@栀栀仔儿。全文双视角,不影响攻控or受控阅读体验。
  3、互相救赎文,文风略压抑,不虐感情线。
  4、接档文《还他妈磕》《考研狗逃命1000题》戳作者专栏可见,求预收哇ovo~
  6、感谢阅读!
 
 
第2章 第一话 及时雨(2)
  听到“五中”这个词,陈澍的眉头跳了跳。
  什么垃圾学校。
  怎么尽是一些牛鬼蛇神。
  他喝掉最后一口汤,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戴上眼镜。
  这一次,名叫林听雨的少年的面孔终于清晰地呈现在陈澍的余光里。
  凌乱的浅栗色发丝和遮住大半张脸的医用口罩之间,是一双美丽却毫无生气的眉眼。
  眼下两道淡淡的乌青,右眼角下缀着一颗妖冶的褐色泪痣。
  他随意地靠在椅背上,百无聊赖地坐着,双臂脱力般垂在身侧。
  就在这时,仿佛心有感应般的,林听雨蓦地抬眼看过来。
  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错。
  陈澍没有转开视线,镇定自若地看着他。
  林听雨也没有。
  就这么毫不避讳地,用暧昧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陈澍,连段泽在说什么也没注意听。
  仿佛较劲似的,两个人对视着。
  最后,是陈澍先收回了视线。
  他站起身,从桌椅的间隙中抽身离开,背起放在旁边椅子上的背包,拉开行李箱的拉杆,目不斜视地拖着行李走出了店门。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