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奇迹的碎片+番外 作者:栀栀仔(下)

字体:[ ]

 
  “嗯?”身旁的陈澍侧过脸看他。
  林听雨清了清嗓子,靠近陈澍,压低声音:“我想亲你。”
  陈澍一顿,目光变沉。
  他顿了顿:“这里人多……”
  但林听雨才不管,他扭过头,飞快地亲了陈澍的侧脸一下。
  然后继续坐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电影。
  陈澍抬手摸了摸脸,笑了笑。
  年夜饭订在晚上七点,但六点半得提前到场。
  从电影院出来,时间还没到,他们便又在商场里逛了逛。
  林听雨边走边问:“去你家吃年夜饭,我总得买些什么东西吧?不能空手去。”
  “嗯。”陈澍说,“是得带点儿,每年他们都会攀比。无聊。”
  礼物肯定是送给陈老爷子的。
  那些亲戚们每年都想破脑袋,绞尽脑汁,争奇斗艳。
  无聊。
  偏偏孙兰也是这些争宠的人之一。
  所以陈澍还是得带礼物去。
  烦人。
  “那我带什么?现在买来得及吗?”林听雨皱眉,“我们那儿过年去别人家,都是直接拎两只老母鸡上门的,总不能让我现在去菜市场买?”
  ……老母鸡?
  陈澍没憋住,眼底漾出笑意:“嗯,试试。”
  “……你认真的?”林听雨扭头看他。
  “认真的啊。”陈澍也瞧着他。
  “……”林听雨冲陈澍翻翻白眼,“坑我呢?要不在这个商场看看吧。”
  “嗯。”陈澍应声,掏出手机,低头边走边打字。
  片刻后,林听雨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拿出手机,瞄了一眼,是陈澍发来的消息。
  这人搞什么?
  林听雨看了身边的陈澍一眼,点开消息一看,是一串数字和英文字母。
  “摩斯密码?”林听雨抬头看陈澍。
  “我的微信和支付宝账号密码,”陈澍把手机揣回兜里,“还有支付密码。”
  林听雨一顿,抬头看他,没听明白:“啊?”
  “我全身家当都在里面了。”陈澍也看他,表情很淡,“随你用。”
  林听雨愣了一下,这才猛然意识到陈澍话里的意思。
  他的心猛地一跳,嘴上却还在逞强:“我又不是你老婆,干吗要让我管你的钱——”
  陈澍看了林听雨一眼,伸手揽了他的腰一下,将他带过来:“非得要我睡了你才肯老实?”
  “靠!”大庭广众的,林听雨还是有点臊了,立刻跳到一边,脑袋冒烟。
  最后老母鸡肯定没买。
  因为陈澍已经提前帮林听雨订好了茶叶,直接去取就行了。
  六点半。
  冬日的夜总是提前到来,街头灯火通明。
  陈澍和林听雨准时到了陈家订年夜饭的酒店。
  “挺高级的。”林听雨四下打量,
  一路过去,不少面生面熟的人跟陈澍打招呼,好奇的眼神控制不住地往林听雨身上瞟。
  陈澍认不出他们是谁,一路淡淡地点头。
  “穿得挺夸张。”林听雨小声吐槽,“好像去红毯走秀一样。”
  陈澍唇角勾起很浅的笑意。
  “那是我妈。”走到某一处时,陈澍忽然停下脚步,下颌朝前面某个方向点了点,“先去打声招呼。”
  陈澍的妈妈?
  林听雨立刻紧张了,赶紧理了理外套。
  走进一些,林听雨看到陈澍的母亲孙兰。
  大概是所有阔太的标配,孙兰保养得特别好,皮肤紧致,一张脸看起来光滑水润,但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疲倦。
  酒店里开着恰到好处的暖气,孙兰脱了深灰色的貂皮大衣,只穿一件裁剪得体的黑色丝绒旗袍,旗袍盘扣和领口边是红色的。
  她胸前别着一枚缀满碎钻的丁香花胸针,脚下蹬一双红色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优雅端庄。
  陈澍更像妈妈一些。
  林听雨想。
  一样有气质。
  “儿子,快来这里。”孙兰一眼就看见了陈澍,立即抬手招呼他。
  他们走近,在孙兰面前停下。
  “妈。”陈澍叫了一声。
  “儿子,外面冷不冷?一会儿去喝点热水,别冻着。”孙兰抬手摸了摸陈澍的肩膀,又把视线转向旁边的林听雨,“这位是?”
  “他叫林听雨,是我在荆市的同学,跟我关系很好。”陈澍不动声色地介绍,“最近他有事来荆市,没法回家,我就叫他一块儿来家里吃年夜饭。”
  林听雨倏然见有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错觉,万分紧张起来:“阿姨好,我是林听雨,陈澍在荆市的同学。除夕夜还要来叨扰你们,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好在,孙兰似乎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她上下看了林听雨一眼,笑道:“非常欢迎啊,阿澍很少带朋友回来。小林,别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
  “谢谢阿姨。”林听雨悄悄松了口气。
  他偷偷摸摸抬眼看陈澍,却见陈澍眼带笑意地看着他。
  “儿子,你怎么不把荼白也叫过来呀?”孙兰没看见他们偷摸对视,问,“你跟他关系不也很好吗?”
  “他在剧组过年呢。”陈澍面不改色。
  开玩笑呢,他只带媳妇儿回家过年。
  孙兰不爱上网,也不怎么看娱乐新闻,对娱乐圈的事情一无所知,因此也不知道荼白热衷于看脆皮鸭文学的事情。
  也好在孙兰与社会脱节了那么一些,否则她肯定勒令陈澍跟荼白这种在她眼里“心理变态的人”断绝来往。
  “行。快去跟你爷爷打招呼。”孙兰敦促他,“带上小林一块去。”
  “知道了。”陈澍应。
  “那阿姨,我跟陈澍先过去吧。”林听雨朝她点头。
  陈老爷子坐在最大的那张餐桌的主座上,正在和一些小辈聊天。
  陈老爷子一头白发,比起餐厅里穿得争奇斗艳的亲戚们,他的穿着就显得很普通,看上去跟公园里大清早打太极拳的老头儿没什么区别。
  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很锐利,被浓眉衬着,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陈澍和林听雨朝他走过去的时候,陈老爷子便注意到了他们俩。
  他把两手交叠,放在拐杖顶上,一直看着他们走过来。
  两人来到陈老爷子面前。
  “爷爷。”陈澍镜片下的眼神清冷,语气既不亲昵也不疏离,“新年快乐。”
  他把准备好的那盒茶具双手递过去:“这是我前两天路过商场时看到的茶具。觉得您应该会喜欢,就买下来了。”
  “来就来了,吃个饭罢了,人到就行,还带什么礼物?”老爷子的眼角立刻带上笑意,接过那盒茶具,看了又看。
  陈老爷子最疼陈胜华,连带着对陈澍也偏爱一些,但他对孙兰的态度就有点微妙了。
  没有母凭子贵这种事情。毕竟孙兰在陈家的位置非常尴尬。
  “这小伙子是?”陈老爷子注意到旁边的林听雨,开口问。
  “陈爷爷好,我是林听雨,陈澍的同学。”林听雨双手把陈澍订的那盒茶举起来递上前,“一点小心意,提前祝您新年快乐。”
  “同学?怎么以前没听陈澍他妈提过啊?”老爷子打量了林听雨一眼,“长得真俊,头发颜色也挺个- xing -的。带什么礼物啊,都还是小孩子呢。阿澍很少带朋友回家,欢迎欢迎。”
  话是这么说,但旁边立刻有小辈接过林听雨递过去的茶。
  “是高中同学还是大学同学啊?”陈老爷子接着问,
  林听雨顿了顿,忽然间意识到,陈澍家里的亲戚似乎并不知道他退学复读的事情。
  他抬眼看陈澍,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澍蹙眉,正要回答,旁边却忽然有人插话:“这孩子估计是陈澍在荆市的同学吧。长得是挺俊的,跟弟妹倒挺像,不像小地方出来的。”
  话里藏针。
  陈澍脸上顷刻间便闪过不悦的神情,抬眼看插话的人。
  是和他家一直不对盘的一位堂姑。
  这下好了。
  难缠的来了。
  “堂姑。”陈澍面无表情地打招呼。
  林听雨也听出来了,这个穿着紧身晚礼服长裙,仿佛下一秒随时能到戛纳走红地毯的女人话里有话。
  她甚至已经知道陈澍私自退学的事情。
  “荆市的同学?”陈老爷子皱眉,“阿澍不是在本地念的大学吗?怎么会有荆市的同学?”
  堂姑睁大眼睛,一脸惊讶:“老爷子,你还不知道吗?阿澍大学上了没一个月就退学了呀,自己跑回荆市念高中去了,都已经一个学期了。”
  完了。
  林听雨想。
  他突然间紧张起来,赶紧去注意陈澍的反应。
  “阿澍,难道你没有跟爷爷说退学的事情?”堂姑似乎猛然醒悟过来,一脸歉意地看向陈澍,“抱歉啊,堂姑不知道你还瞒着爷爷,不小心帮你说出来了。”
  陈老爷子脸上的笑意慢慢退却。
  他看着陈澍,问:“你真的退学了?”
  “嗯。”陈澍脸上的表情很镇定,“堂姑说得没错。”
  陈老爷子皱眉:“胡闹!大学上得好好的,说退学就退学?你妈怎么教你的?她知不知道这件事?”
  “一开始不知道。”陈澍眼神冷淡,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后来知道了。”
  陈老爷子的眉头拧得更紧了:“那她还任由你胡来?!你妈在哪?把她给我叫过来!”
  “她在那边呢!”旁边堂姑的儿子,陈澍的堂哥接话,“要不要我去叫她来?”
  “和我妈有什么关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