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网撩掉马后校草倒追我+番外 作者:风城一浪

字体:[ ]

  《网撩掉马后校草倒追我》作者:风城一浪
  文案:
  套路深作死攻×演技派炸毛受(晚21点日更)
  #打脸真香# #掉马火葬场# #中二沙雕#
 
  学神陈凌为了赚钱,在网辅平台上扭曲自我,撒娇卖萌,成了一名“萌妹妹”老师。
  校霸转学生肖炀,一来就成了他的同桌。
  两人从日常看不对眼,到我的眼里只有你。
  正情到浓时,肖炀突然发现自己的同桌男友就是网络上辅导了自己很久的“萌妹妹”老师……
  肖炀眼里闪过一道作死的精光……
 
  【戏精小剧场】
  在学校里,陈凌:这么简单的试卷你都能考倒数,真是智障本障!
  在网络上,陈凌:没事的小哥哥,这张卷子是有一定难度的,考出这个分数可以理解,要不,我再给你讲一遍?
  在学校里,肖炀: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都不会学习的。
  在网络上,肖炀:小姐姐,我昨晚通宵做了20页数学,10页物理,请您过目!
 
  一句话简介:我用变声器拯救学渣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凌,肖炀 ┃ 配角:其他人 ┃ 其它:
 
 
第1章 
  夏日正午,刚上完体育课,被热血少年一通放肆踩踏后的足球草坪,像一块摆在旧货市场里的绿色地毯。
  陈凌在球场边的混凝土台阶上坐了半分钟,屁股就热得受不了,赶紧在作业反馈中发了最后一道题的解题步骤,并留言鼓励:
  “解决此类问题,主要是利用正余弦定理建立数学模型。小哥哥的本次作业正确率虽然不高。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振旗鼓,再战三百个大题的!”
  从台阶上起身,眼前猛地一黑,撑着膝盖缓了几秒,世界才重回清明。
  离下午第一节课还有不到十分钟,陈凌不想迟到,免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老高挤兑,把手机塞进裤兜,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教学楼。
  刚拐直,就看见道里停着辆黑得晃眼的宽大轿车。
  这是北城市Top1的重点高中——北城一中。
  师资力量强,重点率和一本率高,生源也是北城最好的。
  一切为了学生,学校的管理也非常严格,连老师的车都不能进校园,只能开到隔壁单辟的停车场。
  这黑车却明目张胆停在这,把只容一辆车通过的道儿都堵了。
  陈凌朝斜上方瞅了一眼。
  班主任老高步伐悠缓,正从三楼往二楼走,速度虽然慢,但就一层楼,两三分钟还是能走进教室。
  他加快脚步,想从黑车右侧跑过,冷不防车门打开。
  陈凌速度很快,几乎就要撞上车门板。
  他反应也很快,腰一拧,往侧面跳上路旁的花台,堪堪避开了这由质量决定惯- xing -的凶狠一撞。
  同时,脱口骂了句,“卧槽!不会看后视镜呀!”
  车里的人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车门开到一半停住。
  这会,见人已经安全,才不慌不忙地全部推开。
  副驾上先踏出双黑色的Vans,上面是一截白皙的脚踝,然后才是深蓝色的校服裤子。
  是个很高的男生,穿一身崭新的一中校服,背纯黑的双肩书包。
  就五官来说,剑眉锐利,眼眶深邃,本该是冷冽的长相,眼睛却很大很好看,眼睑下还有两道浅浅的卧蚕,让整个人的气质瞬间柔和起来。
  用概率学来描述,吸引无数目光和收到无数情书会因为眼前这人的颜值而变成必然事件。
  总而言之,帅得一批。
  男生抬起视线把陈凌打量了一圈,笑笑,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话:“看了,就是哥们身手太好,跑得比我看得还快。”
  陈凌本来着急进教室,这会,却被他不咸不淡的态度惹出几分火,“车把路堵了你还挺有理?”
  男生大概没料到陈凌这么凶,一愣之后,装模作样地偏头看了眼漆黑的车窗,又看向陈凌,下巴微抬,压低的视线里自然而然就带了几分盛气凌人:“车也不是我开的。”
  “……”
  这种话都能说出来,太不要脸了。
  陈凌刚提了口气,想再怼回去,前方响起老高那熟悉的语重心长,“陈凌啊!你怎么回事,没听到上课铃响是么?快点进教室!旷课的事我还没你算呢!”
  陈凌赶紧往楼上跑去。
  因为老高还没来,大家还在进行着上课前最后一分钟的狂欢,教室里呜呜泱泱的。
  他径直走到最后一排挨着后门的位置坐下。
  上个月初,原本也坐这张桌子的高明哲,在巨大的升学压力和跟同桌的巨大差距中,内心产生了难以控制的强烈的自我否定,休学了。
  因此,目前陈凌是独享这个交通便利的“黄金宝座”。
  也不怪高明哲要休学。
  高二下,马上就要高三了,心里本来就焦虑,旁边还坐着个学霸。
  学霸还特喵地不学习。
  其实也不是不学习,是学霸的学习方式太与众不同。
  跟其他同学课本教辅堆满桌子的画风截然不一样,陈凌的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支大容量碳素笔孤单地摆在上面。
  然而,每次考试,他还能稳坐年级第一。
  看起来像极了那种,问他“你学不学习?”,他假模假样丢过来一句,“我还要打游戏呢”,结果,考试超你一大截的,邻居家的孩子。
  陈凌坐好后,从课桌里摸出本笔记本,刷刷写了几笔。
  前头伸过来一本习题集,搁着两页草稿纸。
  “零哥,这题怎么解?”
  是前桌的赵驰。
  陈凌抬眼看,是道三角函数,“你很有想法嘛,语文课做数学,思维碰撞?”
  赵驰忧心忡忡,“我上次数学拉的分,马上期中考,我得抓紧找补,对了,你最近怎么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自习课都敢翘。”
  “事儿多。”陈凌搪塞一句,低头在草稿上刷刷写,边写边解释。
  赵驰努力跟上节奏,奈何基础不太好。陈凌又把二倍角公式给他推导了一遍。
  差不多十几分钟,老高才姗姗来迟。
  教室里呜呜糟糟的声音戛然而止,赵驰赶紧抽过习题集转回去了。
  陈凌一抬起头,就看到刚刚拿车“怼”自己那男生跟在老高身后,精神抖擞地走进了教室。
  转学生?
  想到整个教室目前只有自己旁边有个空位。
  心里顿时有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老高咳嗽一声,清了清老烟嗓:“今天呢,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
  他视线斜过去,转学生会意,往前一步,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肖炀。”
  这名字一出口,教室里克制不住地响起一片低呼,还有人惊讶地重复了一遍,“肖炀!”
  “是不是三中那个肖炀?”
  “听说女生排着队追他,看样子,像。”
  “还听说肖炀是三中的校霸,一堆小弟那种。”
  “头天跟他叫板的,第二天都得服服帖帖叫老大。”
  “怎么把人弄服的?”
  “打服的呗。”
  “啊?莫非很凶很暴力?”
  “以后躲着点就行。”
  教室里到处都是窸窸窣窣的讨论声,老高出声控制场面:“唉唉唉,安静!我知道大家对帅气的新同学很感兴趣,但是要克制,克制懂么?”
  老高示意肖炀继续。
  这人站在讲台,明明跟大家一样的白衬衫,深蓝长裤,穿在他身上却格外不一样。
  校服,因为秉承了社会主义的优良传统,不管尺码如何合适,看起来总是松松垮垮,没个形。
  肖炀这身,却不管肩部,腰胯,都极其服帖合身,把他衬得腰窄腿长,身材好的一批,显然是量身修改过的。
  他一手扶肩上的书包带,一手插裤兜,眼睛微弯,卧蚕浅浅地勾在眼下,笑容看起来还挺纯良。
  可陈凌想起他刚刚说“车也不是我开的”那嚣张样,就知道这逼,emmm,挺能装的。
  肖炀讲话不疾不徐,声音里带着笑意:“可能,本人在各大学校,有那么一点点名声。但来到新班级,还是要澄清一下,那些都是谣言,谣言,千万别误会,我是勤奋上进的好学生。”
  说完,他翘起唇角,加深笑意。
  老高很给面子地带头鼓掌,大家忙不迭跟上。
  完了,看向后门方向,安排肖炀:“学期中也不好调座位,你先坐那边空位吧。”又问了一句,“视力怎么样?”
  肖炀很能嘚瑟,“2.0。”
  老高欣慰点头,看向陈凌:“新同学成绩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陈凌你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多多帮助新同学啊。”
  陈凌坐在后门角落,嗯了一声,继续低下头在笔记本上写字。
  没几秒,旁边有人坐下。
  前排赵驰回头,谨慎又小心地低声打了个招呼,“欢迎欢迎。我叫赵驰。”
  “多多关照。”肖炀笑笑。
  赵驰见他很亲切,放松了几分,赶紧表达对新同学的关照:“你要有事,就问我!”
  肖炀顺势开口问:“哎,驰哥,问你哈。”
  “你说。”赵驰看人叫自己哥,立马又热情了三分。听到讲台上老高吩咐翻开习题集第三十五页,还不忘提醒新同学,先把习题集翻开。
  “咱班成绩最好是谁?”肖炀边翻着习题集边问。
  赵驰眼神闪烁了一下,眉头挑起,视线往他身旁埋头奋笔疾书的陈凌身上飘。
  肖炀会意,看了眼同桌空荡荡的书桌,皱眉,“看他不像呀。”
  赵驰:……
  陈凌是在写自己的,但他可没聋,况且肖炀这声嘀咕也没刻意把声音压低。
  赵驰见陈凌的笔不悦地停了几秒,赶紧解释:“没有,凌哥是我们年级第一,顶呱呱的学霸。”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