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伪装替身[娱乐圈] 作者:工人阶级

字体:[ ]

  《伪装替身[娱乐圈]》作者:工人阶级
  文案
  【一】
  傅承淮将陆也带回家那年,二十九,陆也十八。
  彼时,陆也个子矮小,看傅承淮面容时仍需抬头仰眸,眼神清澈地宛若一条乖巧忠心的小狗。
  傅承淮将他当成周时琛的替身,本想着寄放感情罢了,可一不留心,灌入过多的关注跟爱护。
  毫无察觉中,他亲手将乖巧忠心的小狗养成了狼。
  一匹在他背后露出利爪与獠牙,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饿狼。
  陆也很快长得比傅承淮还高,傅承淮伸手想揉他头发时,却只能落在他的耳垂上。
  傅承淮眉眸含笑:“阿也,你怎么忽然长得这么高?”
  陆也唯能在他面前收起利爪,一如最初年少乖巧。
  他顺从地低下头,依旧是矮了傅承淮半截的姿态,口中道:“我可以低头给你揉啊。”
  谁也看不到低头时的陆也眼中对傅承淮超越一切的独占欲。
  【二】
  就因为傅承淮说:娱乐圈太脏了,我的阿也应当去象牙塔
  陆也重新捡起课本回到学校,认真学习努力高考
  就因为傅承淮说:阿也的手,弹钢琴一定很好看吧
  陆也在繁重的课业之余,学起了钢琴
  就因为傅承淮对众人说:阿也是我的弟弟
  陆也口口声声地叫他:承淮哥
  陆也想让傅承淮因为自己而面露笑容
  因而傅承淮说的所有话,他都铭刻于心,奉若圭臬
  但是陆也终究有少年人的叛逆与不甘,他绝不想只做傅承淮的弟弟,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完完整整地占有傅承淮
  几年后,傅承淮对他说:阿也你还太年轻,不应该困在我的世界
  这一次,陆也没有听他的话。
  他奋不顾身地踏进了傅承淮所谓的娱乐圈污泥中,只为站在聚光灯下,堂堂正正地对傅承淮说——你就是我的世界,我只想站在你的身后,做你一生的影子。
  【看文须知】
  *下克上
  *风流无情温柔受VS单纯心机年下攻
  *攻转受,本质两攻相
  内容标签: 年下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承淮,陆也 ┃ 配角:——《假戏真做[娱乐圈]》《冤家路窄》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年下攻与温柔受
 
 
第1章 
  傅承淮二十九岁生日那天,倾盆大雨。
  他一生中很多大事都发生在雨天。
  他痛恨雨天。
  不管是淅淅沥沥、连绵不绝的- yin -霾小雨,还是畅快淋漓、磅礴如倾的雷阵大雨。
  当晚的大雨中,他开着新购置的奔驰跑车在某个不知名的路口被一辆银白色马自达追尾。
  追尾的一瞬间,人被撞得整个砸在方向盘上时,一个念头如流星般闪过傅承淮的脑际。
  阿琛,你死的时候,想起我了吗?
  想过我一个人如何在这世上形影相吊、踽踽独行吗?
  真自私啊!阿琛。
  现在,我来见你好吗?阿琛。
  *
  陆也刚送完一份外卖,正在滂沱大雨中返回时,遇到了一场车祸。
  马自达撞进了奔驰跑车的屁股,发动机在大雨中也肉眼可见的冒烟。马自达的车主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倒下车时,奔驰车的司机却一直没出来。
  大雨中惊叫声四起。
  这条并不宽敞的马路上,有人开始驻住停留,还有人在喊——冒烟了会不会爆炸啊?
  爆炸倒不一定,着火倒是有可能。
  陆也脱下身上的雨衣,冲向了奔驰。
  惊慌失措中,他的视线闯过破碎的车窗看到了一张精致得叫人屏息的侧脸。
  名贵跑车、衬衣西装,鲜血淋漓也掩不住的棱角分明且具有成熟男- xing -魅力的容颜。
  这是傅承淮给陆也的第一印象。
  而后,陆也的行为开始错乱恍惚起来,以至于后面他每次回忆这第一次相逢,都觉得傅承淮是上天给他送来的一份大礼。
  是的,傅承淮是陆也贫穷、卑微、毫无任何亮点的人生中,唯一的、不可取代的、纵然人世沧桑也都无法磨灭的恩赐。
  而此时,陆也神经绷紧,在极度紧张中,仍旧小心翼翼地轻柔地将这个英俊修长的男人从车里抱了出来。
  他在雨中奔跑时,依稀听到怀里的男人在叫一个名字——
  他听不清楚那是什么,但他知道,当一个人遭遇重大的危难,生死不明神志不清时,仍旧念念不忘的那个人,毫无疑问,那人很重要,至少在他生命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
  *
  傅承淮醒来时,周围有人在说话。
  有人在询问医生他为何还不行来,有人在提醒这个询问的人,请他小声一些。
  嗓音着急的人是傅承淮的新宠,娱乐圈当红的流量小鲜肉,王学尔。
  提醒王学尔的是傅承淮的助理,Andy。“王生,傅生没大事,请你让他安静修养即可。”
  王学尔不易不闹:“我要在这里陪着他,我要第一个看到他醒来。”
  Andy深知,王学尔跟着傅承淮一年,可能把自己当做了傅承淮的掌中肉、心尖宠。
  不过也不怪王学尔,傅承淮那宠人的劲儿,的确容易叫人误会是一眼万年的真爱。
  傅承淮听了一会儿王学尔的抽噎声,费劲地掀开眼皮子,头疼,他声音柔和、嗓音低沉地道:“乖一点,第一眼就看你。”
  说完苍白失血的嘴角还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王学尔惊喜万分地扑过去,几乎是半跪在床边,握住他完好的右手:“傅生!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看到傅承淮还在笑,王学尔揉着他消瘦的手指关节,心痛说:“还好没出事,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傅承淮睁开眼,朝他淡淡笑着,说得轻轻松松:“改嫁呗。”
  他微微上挑的瑞凤眼瞥过不远处站着的Andy。
  Andy立刻会意,默默地后退,将空间留给他们。
  王学尔没注意到他的眼神,而是埋头在他臂弯间,咕哝道:“听说你出事,我推了今天的剧本会,匆忙赶来的。一路上都胆战心惊的。”
  傅承淮抬手揉捏他软嫩的脸颊:“逢九是个大关,可能老天爷要试试我,迈不迈得过去,好了我没事,你叫Andy安排车,送你回去。”
  “不嘛!”王学尔手臂往他被子里摸,在他身上揉揉,“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揉揉,松松筋骨,好么?”
  傅承淮笑了,曲起手指在他鼻梁上刮过:“好了,去吧。”
  “哦。”王学尔只能听他的。
  虽然说他们在一起,但傅承淮终究还是他的老板,这位老板又一向说一不二,自然要听。
  王学尔不情不愿地起身,确认明天来送汤,弯腰又在傅承淮的手背落个亲吻,猫儿似的在他肌肤上蹭蹭,眯着眼道:“傅生,你今日比往常还要温柔,真好。”
  傅承淮笑笑,不语,抬抬手,目送他离去。
  几分钟后,Andy进来,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同傅承淮说起昨晚车祸的现场情况。
  Andy有些犹豫地道:“当时有个人搭救了你。”
  Andy跟着傅承淮多年,两人可谓是极为了解彼此。此刻他脸上的神色,让傅承淮看出端倪。
  琥珀色的眼眸瞥向Andy:“有话直说。”
  Andy从自己西装内侧的口袋中,翻出一张照片:“傅生,可能是缘分。”
  傅承淮没看到照片,只听着这话,面上浮现出柔和的笑意,整张脸显现出一种不同于年龄的飞扬神采,只是下一秒,他苦笑:“我这辈子还有什么缘分?”
  不过都随一扑黄土,随周时琛埋在了巴伐利亚而已。
  然而当Andy将照片递到他面前时,傅承淮怔忪了。
  他人生那场漫无边际的雨,似乎刹那间停歇,而后阳光与彩虹齐齐出现……
  “阿琛?!”傅承淮夺过这张照片。
  多少年了,Andy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这种亦惊亦喜,亦悲亦痛的神色。
  瑞凤眼的眼尾染上凄冷的红。
  傅承淮死死地盯着照片上那个阳光俊朗、笑得傻乎乎的年轻人:
  “带他来见我!”
 
 
 
第2章 
  但是这个叫做陆也的年轻人,拒绝了前来见傅承淮的请求。
  Andy在病床前对傅承淮道:“我说你想当面感谢他。他说他是举手之劳,没必要感谢。而且他的态度很抗拒,我如果强行带他来,恐怕会令他误会。”
  傅承淮眼帘半阖,静静地望着Andy的脸,淡淡道:“我以为,已经没有任何事情是你办不好的了。”
  “Sorry,傅生。”Andy老老实实接住老板的指责。
  傅承淮轻叹一声:“山不来就我,我就山。一样的。”他的手指尖点在被子上,“准备轮椅。”
  文城的雨季没有尽头。
  黑色迈巴赫在马路上飞驰,雨点打在车窗上,傅承淮想:这么多年了,说要换个城市生活,可是从来没有成功。
  到底有什么牵绊?
  连他自己都已经恍惚起来。
  但是当他坐在车里,远远看着名为陆也的年轻人坐在低矮的车库门边吃泡面时,被雨帘冲刷的视线中,他的面容恍惚间与当年的周时琛合二为一。
  傅承淮猛的意识到:难道我在等他吗?
  等另一个周时琛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多么荒诞而又令人莫名心悸的念头。
  *
  黑色的大伞,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轮椅,黑色的眼神,黑色的发丝。
  唯有白得惊心动魄的肌肤。
  这是傅承淮给陆也的第二眼冲击力。
  陆也局促地站起来,手里是不知道要放下还是怎么处理的泡面,眼神和动作都有一种不和谐的滑稽。
  他想在这个看上去极为矜贵的人面前,展现得稍微体面一些,但他一贯蝼蚁般地生存方式令他忘了如何体面。
  这人是来找自己的,陆也知道。
  他的旁边还有一同住在车库的孙星,面前还有乱糟糟的几个打包盒,一个盒子里有两种以上的菜色,胡乱地堆在一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