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霸总的白月光总想轻生怎么办(娱乐圈) 作者:冥卡

字体:[ ]

=================
书名:霸总的白月光总想轻生怎么办(娱乐圈)
作者:冥卡
文案
霸总成蹊追求白月光奚勤的路上,命途多舛。
难关一:和白月光失联六年
难关二:白月光成了全网黑的小明星
难关三:白月光成了别人的未亡人
难关四:白月光总给他发好人卡
难关五:白月光总想轻生
 
成·霸道总裁·蹊:我太难了
 
小明星奚勤的转型之路,却顺风顺水。
转变一:无牵无挂一身轻
转变二:全网黑莫名其妙不见了
转变三:音乐人的马甲被扒
转变四:开了梦寐以求的演唱会
转变五:被霸总求婚了
 
奚·小可怜·勤:喵喵喵?我怎么成了人生赢家?
 
cp:伪高岭之花·猫系·歌手受×霸道总裁·忠犬·脑补帝·宠妻狂魔攻
1v1, he
 
小剧场一:
一次,奚勤正在天台练歌,楼下骚动了起来,只见消防员抬来救生垫,成总拉起横幅:生命如此美好,活下去才有希望!
奚勤:……嗯?
#白月光总想轻生怎么办?#
#总裁大人总以为我想死是怎么回事?#
 
小剧场二:
奚勤喘着气从舞台上蹦下来,接过成蹊的鲜花,把耳麦关掉,在万人演唱会上,对深情凝望着自己的成蹊说:“成哥,你真是个好人。”
成蹊:“……”
“哈哈——”一向冷面小王子的奚勤忍不住笑了,“逗你的……唔……”
“哇——”
演唱会翻起惊天声浪,还有柠檬酸和狗叫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奚勤,成蹊 ┃ 配角:余恩,成骐,罗业,奚寒,等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别轻生我宠你
 
  ☆、第一张好人卡
 
  瑞城云和宫大酒店,富丽堂皇的大门口,缓缓驶入一辆黑色的迈巴赫S650,秘书还没来得及下来开门,后座的男人就一脸烦躁地摔门而去。
  一串脚步声连忙跟着男人的身影,一步也不敢落下,但大长腿不是那么好追的,一群人的距离一下就拉开了,后面的可怜人像是被头羊抛弃的小绵羊。
  酒店门童都来不及鞠躬,男人就已经带着一阵风消失了,只留下一张英挺的侧脸,如同刀锋一般的锐利。
  “成总!”干练的女秘书一马当先冲了出来,一边抱着文件扶眼镜,一边飞快地追上了男人的步伐,“今天的议程需要再您过目一下,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成蹊压下恼意给了秘书一个眼神:“没事别来烦我就行。”顺手拿走了秘书手里的文件,单手揣兜上了电梯。
  “呼——”女秘书目送着总裁上去了,终于松了口气,看了眼身后才追来的两个男同事,严肃地点了点手表:“下次跟紧点,成总发脾气的时候走得飞快,别怕触他霉头,把本职工作做好就行。”
  一米七八的女秘书沉着脸跟总裁一样恐怖。
  两个男秘书战战兢兢地点头:“是是是,闻姐,那个……您知道总裁今天为什么突然生气吗?”明明昨天出差前还好好的。
  闻雯扶着额头叹了口气:“唉,失而复得的宝贝要被人糟蹋了,谁高兴得起来?”
  同事面面相觑,只有跟了成蹊四年的闻雯知道,这个沉默霸道的男人,心里住着个多么宁静纯真的白月光。
  成蹊默默地把这个人放在心尖上,找遍了他的下落也没寻到,回国后却得来这么一个消息,他被人包养了两年,早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
  而这次回国不是为了别的,正是去参加一个远亲的葬礼,而这个病逝的家伙居然就是包养他心尖人的混蛋。
  “艹……”电梯里成蹊忍不住啧了一声,把给他按电梯的酒店服务员吓得一缩,怂在角落,连标志- xing -的职业微笑都露不出来。
  没办法,这么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浑身却散发着吃人的气势,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简直如同巨人俯瞰众生。
  但成蹊没办法不烦躁,因为他接到了消息,一个电影剧组会来瑞城附近取景,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也会随剧组来。
  一个黑料满天飞的十八线小明星怎么可能住得起这种顶级酒店,更何况他的金主才去世,什么靠山都没了,能到这里来还能有什么原因?
  成蹊冷着脸打开了手机,看着那条短讯:“……那个王导订的这里的豪华套间,房间号xxx,他就是个老流氓,专挑黑红的小鲜肉下手,你那小朋友要当心了,我给娱记狗仔透露了点风声,你别担心……”
  到了流氓导演的这一楼层,成蹊特地选择住在了他隔壁的这一间,他知道人还没到,所以回房间放了文件,冲了个凉,喝了两口酒,才堪堪冷静了下来,心里不断问自己——
  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捉女干?他跟自己又不是那种关系。
  救人?如果他是心甘情愿呢?
  不会的……奚勤不会是那种人……
  “怎么会这样……”成蹊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奚勤,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闭上眼,几日夜不成寐的疲倦涌来,他梦见了前天,在罗业的葬礼上,遇见了那个让他心脏悸动的人……
  罗业是个兼具风流和才情的导演,如果不是- xing -格还行,加之沾亲带故,成蹊也不会乐意一回国就参加他的葬礼。
  也正是在葬礼上,他才第二次见到他的白月光,奚勤。
  奚勤已经和六年前完全不一样了,但成蹊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在一片压抑的黑色中。
  或许因为奚勤是压抑的中心。
  罗业的葬礼安排在他生前的一所别墅里,前来追悼的都是些业内圈内有些关系和名气的,亲戚倒不是很多——主要是罗业出柜得早,即使同- xing -婚姻合法了过后,比较传统的家族还是跟他淡了关系。
  成蹊既作为亲属,也算是朋友,自然能听到一些跟罗业亲近的狐朋狗友传来的阵阵闲言碎语。
  “那个……那个不是罗业的小情人吗?”一个在圈内玩票儿的富二代指了指那边的奚勤,对身边人说,“罗哥包养过这么多鲜儿,哪个不是出了名就跑了,就这个奚勤算有良心,还来吊唁了,说不定是包养出真情了。”
  有人接道:“那人不是还没火吗?哪能不来!”
  “哈哈——倒也是……”刻意压低的哄笑声在成蹊的耳朵里分外刺耳,他盯着不远处的奚勤,脚下像是粘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那个苍白瘦弱的青年是奚勤?他这几年被罗业包养着直到金主去世?甚至成了罗业的未亡人?!
  成蹊只觉得天昏地暗,那个被他裹在心里柔软安宁的地方似乎动摇了。
  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情绪去面对,或许更多的是心疼,是后悔,当初没能找到他,没能好好保护他。
  最终,成蹊还是没能走过去,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苍白得像一张纸的青年,手握着一支白玫瑰,伫立在罗业的遗像旁久久未动。
  没人会把他当作罗业的未亡人,风流成- xing -的罗业不知道有多少情人,这么一个没名没分的小明星,谁会把他看入眼?罗业的遗产还不是被罗家收走了,奚勤一分钱都拿不到。
  送葬到最后是去墓地,罗业的朋友大多数都散了,只有亲属包括成蹊去了那里。
  罗业的妹妹罗群抱着墓碑假哭,成蹊冷眼旁观着,这女人趁虚而入搜刮了罗业的遗产,直系亲属只剩下她了,而这个好赌的女人眼看着哥哥快病逝了才来送殷勤,还没有奚勤照顾的多。
  成蹊只是个远房表弟,草草地献了花就想离开了,他想去找奚勤,急切地想问问他这几年发生了什么,过得怎么样。
  然而墓地人群散去,他也快离开大门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罗业墓碑前,瘦削的背影成蹊一看就知道是谁了。
  奚勤?他回到这儿做什么?
  天色暗淡了下来,秋天的雨有一滴没一滴地打在草地上,凉风嗖嗖地吹着路两旁的松树,格外- yin -森。
  奚勤- shi -漉漉的黑发低垂着,瘦削的肩胛透过西装也能看到,雪白的后颈显露出柔软又僵硬的弧度,如同一只黑猫,立在墓碑前祷告。
  “奚……?”成蹊鼓起勇气走了过去,还没叫出声,就看见奚勤的身体一晃,似乎想要冲向三步外的墓碑,一头撞上去一般!
  “奚勤!!!”
  成蹊三步并两步,一把冲过去拉住了奚勤的手臂,紧紧地把人箍在了怀里,惊怒地问他:“你要干什么?!”
  你难道要殉情吗?!
  奚勤的身体僵了僵,空白的目光回头看向拦住自己的男人,没有焦距的眼神似乎在问“你拦着我干嘛?让我死吧我已经生无可恋了”。
  成蹊还想质问他,但奚勤过分惨白的脸色让他心惊,这样下去他准会晕过去的,成蹊想着,压住了想要拥住他的欲望,扶着他到一边的长椅上,稳定他的情绪。
  “……你是?”缓了好一会儿,奚勤才迟钝地发现了扶着自己的人是谁,不知痕迹地松开了他的手,后退了半步,“多谢,我没事。”
  成蹊看着自己一下空了的臂弯,顿了顿收回了姿态,眼神复杂地俯视着奚勤的头顶,他苍白疏离的眼角触得他心酸。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成蹊不太确定地问他。
  奚勤眨着眼睛点了点头,记得,在方才的葬礼上见过,别人都叫他“成总”。
  而成蹊却理解成了,真好,六年过去了奚勤还记得自己,心里不由得更加满足与心酸。
  “你没事吧?”成蹊不放心,再三确定,并且忍不住想劝他,“都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得向前看。”
  比如看向我。
  奚勤略带疏离地点了点头,望了眼墓地大门,似乎想走:“嗯我知道,成总,您也是,节哀。”
  看着他这不知悔改还面无表情的神色,成蹊就觉得纳闷,关我什么事?罗业死活我不在乎,但你的我在乎,别这么敷衍我好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