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做小三的那些年 作者:曲阁流风

字体:[ ]

  《我做小三的那些年》作者:曲阁流风
  文案
  我兄弟变成了gay,交的男朋友又浪又渣。
  兄弟头上绿了一片,为了阻止这种情况,我让他男朋友上了我。
  绿一顶总比绿一片好。
 
  攻:殷珩
  受:霍铮
  受兄弟:戚绍元
 
  阅读提示:
  1.主受虐受,渣攻贱受
  2.结局1v1
  3.理- xing -看文
 
 
第1章 1-5
  【一】
  受第一次遇见攻的时候,攻正在上他兄弟。
  他看见自己二十多年最好的兄弟,竟然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不着寸缕、高高翘着双腿,承受着身上男人的撞击。他记忆里英俊高大、沉稳可靠的兄弟,现在却只像是个被人艹熟的婊子,放荡地嘶喊吟叫,脸上满是泪水和- jing -液。
  而对比他兄弟的情迷意乱,攻就显得冷静极了,甚至在受刚推开门的时候就看了过来。
  受的视线不由自主地从他兄弟身上移到了攻的身上,再移到了攻那狰狞的凶器上,眼睁睁看着那作恶的东西在他兄弟身体里穿刺。
  万恶而肮脏的生殖器。
  受如此想道。
  受是个禁欲主义者加洁癖癌晚期,且有极端的处女情结,基于他的- xing -取向为男,他一直称之为极端的处男情结。他不仅要求自己未来的伴侣必须是处男,也很公平地这样约束自己。
  攻看了受一眼,就没兴趣地扭过头了。见状,受也很识趣地默默退了出去,顺手帮他们掩好门。
  受刚从国外结束求学回来,那晚,他的一帮大院兄弟们聚在一起给他接风,谁知让他无意间撞破了那样的事情。
  受后来打听才知道,在他出国这些年,他兄弟交了个男朋友,两个人浪到不行。不仅仅是他,还有很多人私下撞见过他俩搞在一起,这件事都在他们圈子里传遍了,大家都当谈资笑料来说。
  受觉得荒唐至极——他最好的哥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铁杆、原本那么优秀的天之骄子,居然就在自己离开的几年里,变成了这副模样,还被人挂出来看笑话!
  不行,他要拆散他俩。
  【二】
  于是,受约他兄弟出来,问:“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问出来答案,受对攻更加不满了,觉得攻完全配不上自己兄弟。原来攻只是个十八线小明星,遇上自家兄弟还是靠的上一任金主牵线搭桥。
  “那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兄弟说答不上来,就是喜欢。又说你别管了,我们是真爱,不像你们外人想得那样乱七八糟。
  得,二十几年情谊还成外人了。
  受铩羽而归。
  他找了私家侦探调查攻的过去,拿到厚厚一沓调查报告后,越看越不满。
  攻出身小康,大学艺考从外地考到本地,在校期间不好好学习,整天混迹夜店酒吧,交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朋友。目前的工作就是在一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里跑跑龙套,生活的重心完全放在勾搭金主上面,就受手上的这份材料就列出了七八个“前金主”,而且一个比一个地位高,完全就是踩着天梯步步登高才接触到了他兄弟这个层次。
  如果这也是真爱?
  看他兄弟的态度,是对攻死心塌地了,受想了想,决定从攻那边下手。
  【三】
  受得到消息,攻正一个人去往夜店。
  受带上录音笔,开车赶过去。
  到了夜店,受左看右看找不到人,便遗憾地准备走人,结果走到外面,听见了悉悉索索衣服摩擦的声音。他只是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就发现了攻。
  只见黑漆漆的巷子里,攻正被一个比他高很多的健硕男人压在墙上亲。两人亲得热火朝天,攻的T恤已经被从下往上撩了起来,男人的手掌色情地在攻身上游走。
  夜色昏暗,受看不清此时攻的表情,只能凭着轮廓,看见攻把头轻轻地挨到男人肩膀上,哑着嗓子撒娇:“好哥哥,你弄疼我了。”
  受被这一嗓子酥得头皮发麻,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谁?”
  攻的听觉很敏锐,以为是哪个偷拍的小报记者,结果一看,竟然是认识的人。
  受见攻轻轻一推,推开身上的男人,便径直向自己走来。
  一步一步地,攻走到昏黄的路灯下,直到站在距离受一米远的地方才停下来。
  “是你呀。”攻斜着眼睛,轻佻地看他。
  “你还记得?”
  “记不太清了。你和元是好朋友?”
  “嗯。”
  “所以,你会把你刚刚看到的告诉他吗?”
  “你做了背叛他的事,我必须告诉他。”
  “真的吗?可是我觉得你不像是会打小报告的人啊。”攻佯装惊讶地捂住嘴,顺势往前走两步,仰头看着他,“我们打个商量怎么样?别告诉元吧,我还很爱他,不想和他分开。”
  受觉得攻这个要求很无理。
  但他最后竟然答应了。
  他想,就再给攻一次机会,如果再被他发现攻出轨,自己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四】
  那天过后,据受私家侦探传来的消息看,攻果然安分了下来。
  这天受兄弟喊他出来聚一聚,他开车过去的时候,他兄弟已经到了,旁边还站着攻。
  攻站也没站姿,歪歪扭扭地倚在他兄弟肩膀上,衣服布料穿得非常少,还很夸张地化了妆,像条美人蛇一样挑着眼睛看人,高傲又冷艳。
  受最看不惯搔首弄姿的人,就像攻这样的,一点也不检点,而且一个大男人化什么妆,弄得妖里妖气。
  受挑剔地偷偷打量攻,越看越不顺眼,但不知怎么的,看一眼还不够,每当攻在他面前走过,他都忍不住再去瞧瞧。
  然后他发现攻的皮肤又白又细腻,看着就能想象出手感有多好。
  受鄙夷地觉得男人皮肤这么白太娘了,更何况以攻水- xing -杨花的- xing -格,恐怕全身上下都被不知道多少男人摸透了,脏得不行。
  一想到这,受突然感到很气愤,为自己的兄弟捡破鞋不值。
  这次他们是在一座温泉度假村,晚上会留宿一晚,来得不只有他们三个,还有四五个关系比较好的。
  天色渐晚,受披着浴袍去泡汤。
  好巧不巧又让他撞到攻在跟人私会。
  那个人也是他们圈子里的,跟受他兄弟最近有些生意往来,这次也邀请过来了。
  两人正抱着泡在水里,攻的下身还在耸动,带起了一阵又一阵水波。
  受冲上去把他俩拉开,一拳便砸在了那人的鼻梁上。
  那人捂着鼻子栽下,受还想上去再给他几下,就被攻从身后拉住,他扭过头,攻从他腰上揽住,按下他的脑袋就亲了上去。
  受顿时懵了,不出半会儿就被吻得晕晕乎乎,整个人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更可怕的是,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被攻按着头口- jiao -了。攻的- xing -器在他嘴里肆意进出,硬硬的耻毛扎得他脸又疼又痒。
  攻在受喉咙里- she -完才拔出来,心满意足地抱着受:“你真好。”
  受脑子里一片混乱,喉咙里也疼得厉害。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甚至不知道以后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兄弟。
  【五】
  度假村两天一宿后,攻和受又恢复了以往没交集的状态。
  但是偶尔受和他兄弟出来聚的时候,总会从对方嘴里听到攻的消息。他兄弟秀完恩爱后还总不忘催他找对象:“你这样一直单着也不是个办法啊,你喜欢纯的,虽然稀罕,找找路子也总能找到的。”
  “你不嫌他脏吗?”
  受这句话问得很突兀,还非常没有礼貌。
  他兄弟当场翻脸,丢下受走人了。
  受翻看着手里日益变厚的跟踪报告,知道攻这阵子可没闲下来,在家喂饱了他兄弟,出了门就开始鬼混。
  他的兄弟可怜又天真,对自己的枕边人可以说一无所知,每天都活在幸福的假象里。
  而受算是看明白了攻这个人,浪荡简直刻进了骨子里。要让攻这样的人放弃外面的花花草草,不如直接打断他的腿来得容易。
  与其让他兄弟绿帽子满天飞,不如自己舍身饲狼,替他兄弟栓住这个人,至少先保证攻留给他兄弟一个干净的身子。
  而等攻和他兄弟分开之后,他再替他兄弟好好收拾攻。
 
 
第2章 6-10
  【六】
  受回国接手家族生意,父辈的意思是给他一个控股的子公司,让他在那里先锻炼几年。
  受开口要了星辰娱乐,因为他知道攻就签在里面。
  空降成了公司高层,底下人都在挖空心思向受献好,受便隐晦地提点了下。第二天,有关攻的艺人档案就全部摆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看完这些档案,受在办公室约见攻,扔给攻一份文件。
  攻打开一看,是一份包养合同。
  攻提醒道:“霍总,我有男朋友的。”
  受说,他已经调查清楚了,自从攻勾搭上他兄弟,事业上就没有过什么起色。他兄弟一味沉浸在罗曼蒂克的爱情里,并没发觉攻的工作已经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毕竟攻把他的前任金主给甩了,现任又不顶用。没背景没靠山的攻就算本人条件再好,至少在他下定决心离开受他兄弟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跑跑龙套。
  “签下这份合同,我可以在两年内给你安排三部IP的男主,如果后面你让我满意了,条件还可以再谈。”
  受抛下了诸多诱饵,容不得攻拒绝。事实上,受说的没错,攻确实对现任男友有所不满,但这种类似财?色交易的请求,除非对方主动提出来,攻是很难在打着真爱旗帜的前提下说出口的。
  受对攻的决定早有预料,毕竟攻是什么样的人他了解得很。
  受给了攻一把钥匙,又明令禁止他在包养期间跟别人上床。攻说:你兄弟想做不是我能拒绝的。受点头表示不在意:“记得戴套就行”。
  【七】
  受给攻安排了新的经纪人,又亲力亲为地筛选出三个剧本,资金人员等方面都给攻铺好了路。
  他觉得差不多可以收回点利息了,便电话打过去让攻拿着钥匙去别墅等他。谁知电话接通后,那边率先传来一长串“嗯嗯啊啊”的媚?叫,末了还有一阵满足的呜咽,才标志着他们完事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