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学弟太硬核了怎么办+番外 作者:枕七星

字体:[ ]

  《学弟太硬核了怎么办》作者:枕七星
  文案:
  内敛高冷撩人学弟攻×热心直男怂萌学长受
  宋星瀚觉得新搬来自己寝室的学弟一定对自己图谋不轨。
  不过是开学的时候对他出于老乡情谊多加照顾了一阵,没想到军训结束后,他居然被分到了自己的寝室。
  两人同居(?不久,宋星瀚看着学弟对自己像是对女朋友一般照顾的生活方式,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
  ????? 某天晚上,倾盆大雨雷电交加,楚皓说自己害怕打雷,便一脸正经的钻上了宋星瀚的床。
  两人肌肤相贴之际,宋星瀚觉得自己应当悬崖勒马,便起身,颤颤巍巍的下了床,拿起桌上的那本《婚姻家庭法》,翻到某一页,递在窝在自己床内的楚皓面前。
  “学弟,你看。”
  “?”楚皓皱眉不解。
  “我国实行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制…”宋星瀚咽了口口水,故作高深的说了一句。
  “……”某学弟沉默半秒,开口,“你想和我结婚?”
  宋星瀚被这个画风清奇的回答呛了一口。
  ????? “?????”
  攻(犯罪学系武力值max
  受(法学系脑力值满级
  谈恋爱的时候于对方都是笨蛋情侣( ̄~ ̄)又名警校双雄(不)
  内容标签: 年下 天作之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皓/宋星瀚 ┃ 配角:室友/老师/同学 ┃ 其它:好玩
 
 
第1章 
  刚入秋,淮城的雨季总是来的又早,时间又绵长,从早到晚淅淅沥沥的小雨从来不停,让人觉得哪里都是- shi -的,就连被窝也深受其害,盖起来比不盖还要冷些。
  宋星瀚窝在自己的床上睡得正香,就被手机上丁铃当啷响个不停的闹钟吵醒,他费劲的将手糊在脸上,扯开了正贴在眼睛上的小白熊眼罩,关掉闹钟看了眼时间“靠,我怎么没关周末的闹钟!”
  这个闹钟还是上周去执勤的时候设的,执勤回来后自己就给忘了。
  扔下手机看了眼四周,整间寝室空荡荡的。
  自己的对床从大一起就一直空缺,隔壁的一号床程炜和二号床谭俊超约好了今天要风雨无阻的去登山,昨晚他俩商量的时候,也试图邀请了自己。
  “这附近的山的平均海拔都没500米,不去,没有挑战- xing -。”宋星瀚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装模作样的拿了本民法通则在手里翻翻。
  “得了吧,谁还不知道你懒。”正躺在床上吃鸡的程炜瞬间拆了他的台。
  谭俊超正在收拾登山包,闻言扶了扶脸边的眼镜,接茬“那你明天就在寝室看家啊,我们可能晚上才回来,最近天气不好,明晚应该不用集合点名。”
  “行嘞,你两明早动静小点,我要睡懒觉。”
  只是寝室两人今天确实悄咪咪的走了,而自己却傻了吧唧的忘记关了闹钟,六点就被吵醒,甚至比平常上课的日子还要清醒的更早一点。
  他气哼哼的将手机静音,一把塞在枕头下,抬手将眼罩重新拉回脸上,准备睡个美滋滋的回笼觉。
  “咚咚咚。”闭着眼睛酝酿了半天,刚要有一点睡意,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他在眼罩的遮盖下翻了个差点翻不回来的巨大白眼,提高音量,瓮声瓮气的朝门的方向喊了一句“谁啊。”
  “是我。”门外的声音很是耳熟,宋星瀚此时的脑子还不太清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正准备再问一句,门外就又传来了一句“楚皓。”
  “嗯?”宋星瀚两眼一睁,发现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他一把扯下眼罩,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赤-裸的上身被- shi -冷的空气刺激了一下,他从书桌上随便抓了件短袖睡衣,边往身上套边去开门。
  “怎么现在过来了?”宋星瀚脸上还带着没睡醒的惺忪表情,看着面前这个推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比自己还高半头的学弟,朝他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不对,行李箱?!”宋星瀚反应过来迅速低头朝楚皓的手上看了一眼“我靠,你这是?要退学了?!”
  “......”似乎是没想到宋星瀚是这种反应,楚皓看着他身上还是反穿的睡衣扯了扯嘴角“我刚收到中队队长的通知,让我从今天起搬到这个寝室的空床位住。”
  “哈?搬到这?”宋星瀚挠了挠刚起床还乱七八糟的头发,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也没收到通知啊。”
  意识到楚皓还拎着行李站在门口,宋星瀚缓过神来立即侧身“那快进来吧。”
  他又极其自然的接过楚皓的行李,转身“正好,从此以后你就是有室友的人了。”
  半个月前开学的时候自己还心疼了这个一开学室友就集体退学的学弟一把,没想到转眼间就成了自己的室友。
  缘啊,妙不可言啊。
  宋星瀚蹲下身子“我帮你收拾吧,其他两人今天爬山去了,你们见面估计得等到晚上。”
  “嗯。”楚皓点点头,走到宋星瀚身旁也蹲下打开行李,犹豫了一下“学长,你不难受吗?”
  “难受?”宋星瀚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难受。”
  楚皓指了指他的脖颈“你衣服前后穿反了。”
  “...”
  宋星瀚低头看着身上那件领子已经勒在脖子上的睡衣,打了个哈哈“你不说我还真没感觉到。”
  他大大咧咧的站起身子,随手将衣服脱了换了个方向重新穿上,楚皓蹲在地上,只瞅了一眼就避开了眼神。
  “你行李箱里都是啥啊,这么重。”宋星瀚从浴室里接了盆水“我先帮你把桌椅和床位擦了吧。”
  “不用,太麻烦了我自己来。”楚皓接过他手中的水盆“从开学到现在一直麻烦你。”
  “嗨,你这就见外了。”宋星瀚见他接过水盆,便蹲在地上帮他拿出行李,一边拿一边想。
  自己也不过就是在开学的时候帮他搬寝室,带他剪头发,有事没事请他吃个饭,军训受伤的时候给他送个药。
  而已嘛。
  两人都是安城人,互帮互助是应该的,这学弟咋还忸怩起来了。
  他边往外掏着行李边天马行空的想着,手上突然摸到了个沉甸甸的硬物,低头一看。
  “卧槽!”宋星瀚抓着那把黑乎乎的枪抖着手站起身“你,你居然有枪?!”
  “你这得是非法持枪了吧?”宋星瀚重新蹲下将枪塞进行李箱里,又被几对亮晶晶,闪着银光的手铐吓得眯了眼。
  “学弟,你什么背景啊?”他小心翼翼的问了正在床上一脸淡定的擦床板的人一句。
  “哦,这是警用器械课上的教学用具,老师让我明天上课的时候带过去,我就装在行李里了。”楚皓扶了一把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吓到你了学长?”
  “没,没。”宋星瀚尴尬的将东西放回原位,“我们法律系的没这门课,所以没见过。”
  楚皓了然的点点头,抖了抖手上的毛巾下了床“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把东西放整齐就好了,你休息吧。”
  宋星瀚倒也不客气,几步爬回了床上躺着,没过一会,又撑起一只手臂看正在对床忙忙碌碌的楚皓。
  “你饿吗?”
  “我吃过早饭了。”
  “哦...”宋星瀚又闷闷的躺回床上“有点饿。”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了一句。
  刚睡着没一会,宋星瀚又被一阵鸡汤的香味惹醒,他闭着眼睛坐起身抽了抽鼻子“二楼食堂的鸡汤粥。”
  “厉害。”楚皓的声音从床下幽幽传来“给你买的,你不是饿了吗。”
  宋星瀚一脸感动的匆匆下了床“多少钱,我转你。”
  “不用了。”楚皓帮他撇开餐具递过去“没多少钱。”
  宋星瀚唏哩呼噜的喝着粥“对了,下周就是十一了,你什么安排啊?回家吗?”
  “回。”楚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着新发下来的课程表。
  “回安城吗?”
  “不是。”楚皓侧过脸看了他一眼“我在淮城有套房子。”
  宋星瀚差点被口中的粥一口呛到“你的房子?”
  “是啊。”楚皓理所当然的点头。
  “那你不回安城,你家里人不想你啊。”
  “我父母很早就离婚了,都有各自的家庭,有我没我都一样。”楚皓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异样。
  宋星瀚差点给自己一嘴巴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事,你要是无聊的话,我十一可以陪你,反正我也不回家。”
  楚皓眼神略带惊讶看了他一眼“好啊。”
  “行,就这么说了啊。”宋星瀚扒拉完最后一口粥,又老神在在的躺回了床上,揉着肚子“这几天我想想咱两咋安排。”
  楚皓又理所当然的担起了收拾残局的任务,一口答应“好。”
  宋星瀚一觉又睡到了下午三点,总算是过了个懒觉的瘾,他从床上坐起身,就看见楚皓坐在对床上正在安静的看着书。
  猛的一下对面住了个人还真有点不习惯。
  他伸了个懒腰“学弟,吃饭去呗?”
  “好啊。”楚皓合上书看了他一眼“你收拾好了叫我就行。”
  “嗯,好嘞。”
  九月份的天黑的仍然很晚,宋星瀚磨磨蹭蹭了几个小时两人才出门。
  即使已经快到晚上七点,天空还是微蓝的,宋星瀚深吸了一口空气“难得淮城的空气这么好。”
  一边的楚皓没搭话,就跟在他身边慢慢的走着,偶尔转转镜片后的目光,看看四周的景色,军训的时候每天宿舍- cao -场两点一线,根本就没时间好好看看这里的装修。
  警校的装修和装饰都和普通的大学不一样,各类教学楼,图书馆,都是办公楼一般四四方方的正经外形。
  甚至连道路两旁的绿植,种的都是松柏,一株株循规蹈矩,笔直的立在道路两边,莫名给人一种冷冰冰的严肃感。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