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9)

字体:[ ]

  他这样全身赤 | 裸躺在小舅舅的床上,脖子上还有肩膀胸膛都是爱 | 欲过后的痕迹,他外婆那么聪明,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
  他们完了。
  董孝凝红着眼睛,她沉痛道:“顾向北,你出来,解释。”
  顾向北给段阳阳贴好退热贴,压好被子,安抚地拍了拍小外甥,告诉他别怕,一切有他。
  顾向北先走出房间,董孝凝看了段阳阳一眼,才踉跄着跟出去。谁也顾不上收拾地上的狼藉。
  “他是你外甥,顾向北你是不是疯了,你是畜生吗?”董孝凝,这个优雅了一辈子的女人,这一刻在拼命咆哮,试图用这种方法唤起儿子的理智。
  “妈,我对不起你和姐姐姐夫,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喜欢阳阳,妈你成全我们好不好。”
  “你真是疯了……你们什么关系,我怎么成全?你当初怎么答应我和你姐姐的?你的承诺呢,被狗吃了吗?”
  董孝凝泪流满面,一头精致的盘发散落下来,样子几近癫狂。
  顾向北心也很痛,但是比起失去段阳阳,这些痛苦他都可以承受。
  “妈,是儿子错了。”接下来不再说话。
  董孝凝看得出来,她儿子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放弃段阳阳的。
  无论她怎么劝,儿子都只是沉默。
  “我知道,你翅膀硬了……整个顾家都是你说了算,我和你爸爸也老了,管不动你……可是我还没死,管不动你我管我的外孙。”
  董孝凝一向秉持儿孙自有儿孙福,顾向北懂事后,他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他自己下决定,她和丈夫从来没有插过手。
  唯独这件事,她不能放任。
  “妈,你不要去找阳阳,这件事都怪我,是我趁着他不懂事带坏他了。”
  董孝凝给了顾向北一个耳光。
  这就是她顾家的好儿子!
  “你也知道,你带坏他了?你姐姐就这么一个儿子,她相信你才把他托付给你的!”
  顾向北眼眶也有点红,但还是没松口放弃段阳阳。
  董孝凝被儿子的顽固气得血压飙升,头晕的不行,她有些站不住晃了晃,顾向北扶住她,被董孝凝狠狠甩开了。
  顾向北也有点受伤,他的母亲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千古罪人。
  董孝凝扔下一句好自为之就走了。
  顾向北知道,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顾腾海知道以后,才是真正暴风雨的来临。
  段阳阳缩回身体,无力地靠着墙角滑下身体。
  泪水已经爬满了他的脸颊。
  段阳阳既感动又心疼。
  他看得出来,小舅舅态度很坚定绝对不会放弃他的,可是外婆那样对他,他心里肯定特别难受。
  如果外公也知道了……他简直无法想象小舅舅要遭多少罪。
  “小舅舅……值得吗,为了我。”段阳阳叹息道。
 
  ☆、他要走
 
  顾向北忍着疼,一步步走进房间,看见段阳阳睡得很香,勾唇笑了笑,牵到嘴角的疼,忍不住“嘶”了一声。
  顾腾海原来在部队,虽然不崇尚棍棒教育,但是真下手的时候也是一点儿也不留情。
  顾向北最近每次被叫回家,基本上都会被打一顿,他没有反抗,受皮肉伤也是赎罪的一种方式,最起码可以让他心里稍稍好受一点。
  他从客厅的柜子里拿出了药水还有药贴,把能够得到的伤口都处理了,后背有一块伤他够了几次都没够到,把纱布扔在茶几上。
  两个胳膊肘支在膝盖上,有些疲惫的抹了把脸。
  一双柔软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
  “是外公打的吗?怎么打这么重?”
  “没事,不疼。”
  “都紫了,还不疼吗?”
  段阳阳心疼坏了。
  “你怎么下来了?”顾向北抓着他的手,把他揽到怀里。
  段阳阳已经一米八一了,这几个月没怎么长个子,可能已经定型了。
  只是还是很瘦,少年气十足。
  顾向北颠了颠腿,段阳阳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很像在哄小孩,不过段阳阳还挺乐在其中的,他知道这是小舅舅知道他心疼了,所以在哄他、安慰他。
  “外公一直这么打你,不如我去解释清楚,和你在一起是我自愿的。”
  “傻孩子,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上去吧。”
  顾向北是绝对不会让段阳阳再去大宅的,他不是不相信小外甥,只是要杜绝一切他父母插手的可能。
  段阳阳黯着脸,有些沮丧:“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顾向北亲了亲他的耳朵,温柔道:“是给舅舅带来了很多快乐。”
  段阳阳靠在他小舅舅的侧颈边,怔然道:“舅舅你怕吗?”
  “舅舅怕你离开我。”
  “如果我真的离开了,你会怎么样?”
  “不知道……我不敢想。”
  也许会疯掉,也许会死掉,总之……不会好过的。
  顾向北觉得话题有些沉重,他抱着段阳阳上了楼。这么短短的路被他们两个走得旖旎无比。
  顾向北一会儿亲亲他的鼻子,一会儿亲亲嘴巴,要不就晃他两下,仿佛怀里是一生的珍宝,稀罕不够的样子。
  段阳阳闭上眼睛,手抚过他的胸膛,是一种无声的邀请,顾向北加快速度回了房间。
  他们一直闹到了很久,段阳阳累极了睡过去。顾向北给他清理好身体才搂着他睡了。
  “舅舅,拜拜。”
  段阳阳在学校门口对小舅舅招手,等他的车走远以后,才回身离开,只不过没有进校门,而是转了一个方向去学校不远处的咖啡店。
  在包间里,他见到了外婆。
  他的外婆,在这段日子极速消瘦衰老下去,他最受不了的,是她沉痛的眼神。
  “外婆。”段阳阳抱住外婆的腿,愧疚地跪在她的脚下,他哭着哀求着:“外婆,是我引诱的舅舅,您让外公不要再打舅舅了,他浑身都是伤,前几天去医院检查,左边的小臂有骨裂的痕迹,他晚上疼得睡不着,要吃好多止疼片。”
  董孝凝摸着段阳阳的头,心都要碎了,心疼他的儿子,心疼他的外孙。
  “阳阳,你小舅舅咬死了不松口,外婆今天在这求你,你离开他,外婆只能求你了……你可怜可怜外婆,想想你的爸爸妈妈,外婆现在只有你小舅舅一个儿子,只有你一个外孙了……”
  “外婆……”段阳阳睁大眼睛,他不孝!
  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段阳阳不敢不放弃,如果他还有一点点人- xing -,他就不得不放弃。
  小舅舅,对不起……他要成为那个先离开的人了。
  “外婆,您快起来……我答应,我答应!”段阳阳喃喃道:“我答应,我答应……”
  段阳阳不敢再待下去,是他想得太简单了,刚刚成年的他,还不知道成年人的世界有多残酷。
  他胡乱擦了一把脸,不辨方向就跑了出去。
  一股气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段阳阳一边喘着气一边往前走,泪水止不住从他的眼睛里钻出来。
  路上似乎碰到了别人,他被人一把推倒了,那个人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什么,可是他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顾向北到家的时候,客厅里的只开了一盏落地灯。
  “舅舅,你回来了。”
  “怎么不开灯?”
  “舅舅,你站在那里不要过来。”
  “阳阳,你怎么了?”顾向北想要走过来,段阳阳又往后退了几步。
  顾向北顿住脚步。
  “舅舅,我想和你商量一个事,对你来讲是一件非常小的事。”
  “什么事,舅舅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
  “我父母留给我的信托基金收益权能不能转给我?”
  顾向北神色一松,道:“原来是这件事,你生日第二天我已经委托律师去办了,就差你签字了。”
  最近事情太多,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提起。
  “是吗……那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段阳阳背着光,顾向北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舅舅,以前我总担心被你们赶出去,基金也落不到我手里,所以才故意引诱你。其实我对同- xing -恋不仅没兴趣,还觉得很恶心。”
  顾向北的嘴角下压,眼睛黑漆漆的,没有什么表情。
  “现在我也成年了,明天我们就去办手续吧。”
  “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呵……你是我的舅舅啊!你要和自己的亲外甥搞同- xing -恋吗?你都不觉得变态吗?”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虽然感情是假的,但是舅舅你也爽到了不是吗?对自己的亲外甥做这……”
  “够了!”
  顾向北沉声打断。
  安静的客厅里只有顾向北重重的喘息声,许久他道:“以后不要这样戏弄别人了。”
  段阳阳吞下眼泪,毫无情绪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了。”
  “哦对了……下星期我要办理寄宿了,所以最近会有些东西要搬走。”
  顾向北扯了扯嘴角,咽下一口腥甜。
  他说:“好。”
 
  ☆、相思病
 
  段阳阳转身想要上楼,他压着眼泪,不想被小舅舅看见起疑心。
  顾向北从背后抱住段阳阳,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爱得多么卑微。
  “舅舅,你放手吧,我对你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段阳阳的后颈感觉到了一阵- shi -热,小舅舅竟然……
  他觉得他痛得想要大吼。
  顾向北慢慢放开他,没有挽留,不敢挽留。他比小外甥大了十岁,又和他有着血缘关系,更不用说他们还都是男人。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