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8)

字体:[ ]

  
 
  ☆、得到你
 
  顾向北最近兴奋得不成样子。
  今天是段阳阳十八岁的生日。
  顾向北和段阳阳都期待已久的……今天晚上,顾向北要得到段阳阳了,真正地得到他、占有他。
  “舅舅今天休息。”
  “可是怎么办,我还要上学。”高三的生活节奏要快很多。
  “没关系,舅舅在家做饭等你。”
  段阳阳笑了笑,他这个小舅舅霸道又□□,可是又纯情得可爱。
  “做这些很辛苦的,不如还是让张姨来做吧。”
  顾向北搂住段阳阳,腻着不想让他起床。
  “昨天我给张姨李叔他们都放假了,我想和你单独待几天。”他真是恨不得带小外甥去国外,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也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可以尽情地放纵。
  今天是小外甥生日,想到他姐姐,他的呼吸一窒,压下那翻涌的愧疚感。自从发现自己对小外甥起了异样的心思,他就一直在理智和情感的天平上挣扎,很早,他已经下了决定。
  他看到这条路上有太多的腥风血雨在等着他和小外甥,如果可以,他真想独自承受这些。
  段阳阳敏感地察觉到顾向北心情有些沉重,知道他大概又在想那些。
  过去,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想为了那个遗嘱讨好小舅舅,到今天他没办法这样骗自己了,如果是为了遗嘱,他没必要对他十八岁生日这么期待……
  原来,他早就想让舅舅彻底占有他了。
  “舅舅……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你想吃什么味道的蛋糕,舅舅给你做。”
  段阳阳猛地翻身,趴在床上和顾向北对视,兴奋道:
  “舅舅你会做蛋糕?”这是什么样的绝世好男人……原来顾家宠“老婆”也是自带的基因吗?
  “很久没做了,还得练习一下。”
  段阳阳亲了他一口,然后压低声音喘息,故意透出情 | 色的味道:“我是早晨六点出生的……现在已经成人了。”
  顾向北脖颈的青筋都冒出来了,他看着小外甥,深深地盯进他的眼里。
  “是什么意思?阳阳……舅舅很笨,你是什么意思?”
  段阳阳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润滑液和安全套,“舅舅,你一点也不笨,我两个月前就在柜子里发现这个了。”
  顾向北无地自容。
  段阳阳在顾向北的手里倒了点,然后就把头埋进枕头里。任君采撷的姿态极大地刺激了顾向北。
  他再也无法忍耐。
  段阳阳痛得喘息,被他咬着唇咽进去了。
  顾向北在这种事上一向很温柔,他一直都会照顾段阳阳的情绪,但前提是他没有失去理智。
  今天显然不是那种情况。
  顾向北的汗水随着他的动作滴在段阳阳充满红痕的背上,刺目的雪白,娇艳的红,加上这令人无法启齿的禁忌,刺激得顾向北眼睛都红了。
  段阳阳感觉到身后的人动得更加激烈,他几乎承受不了,最后脱力一般瘫在床上。
  顾向北不想这么快就放过他。
  顾向北头脑清晰的时候,面前已经一片狼藉。
  小外甥惨兮兮地趴在床上,侧着头。
  顾向北觉得很羞耻,他就像这辈子没吃过饭的饿狼,吃相难看还不知满足。
  一定吓到小外甥了!
  “阳阳,你还好吗?”顾向北抱起段阳阳,这一刻他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撩拨得意乱情迷。
  “舅舅……”段阳阳一张嘴,嗓子就疼得不行,他艰难道:“你帮我请假。”
  今天这个样子,无论如何是上不了学了。
  这种事竟然会这么难过,他都有点怕小舅舅了,像一只凶狠的野兽。
  顾向北低声下气地说好,他抱着段阳阳,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还是段阳阳说疼,顾向北才反应过来给他找药。
  顾向北给他拿了一些消炎药,还有止疼片。又拿了一些药膏,他忍着激荡的情绪给段阳阳检查那里,大概是润滑液用的足够多,那里除了有些红肿倒没有受伤。
  “阳阳,抬头,舅舅喂你吃药。”顾向北低着头。
  段阳阳侧过头没理他。
  顾向北有些难堪,他不知道怎么哄小外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段阳阳第一次见到这样呆呆的小舅舅,他觉得还挺新奇的,他故意摆出一副冷脸。
  “是不是很疼?”顾向北的手落在段阳阳的背上,讨好地来回摩挲。见段阳阳不是很排斥,就又倾过身柔声道:
  “舅舅给你揉揉腰?”
  “我饿了。”
  “我去给你做饭。”
  “不想喝粥。”
  “做面条行吗?”
  段阳阳突然想到前几天从网上看到的梗,恶劣道:
  “哦……舅舅你下面给我吃啊?”
  顾向北的喉结极速吞咽,最后脸慢慢泛起丽色。
  “我下去做饭,你……你穿衣服。”
  段阳阳看他小舅舅仓皇逃跑的背影,勾唇笑了笑,笑意直达眼底,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还带着情 | 欲的余韵,情 | 色十足。
  “呆舅舅。”
  顾向北为了哄小外甥绞尽脑汁,白天一直忙活做蛋糕准备饭菜,最后还提前把生日礼物给他戴上了。
  是一条白金项链,坠子是一颗小小的黑钻。
  纤细的脖颈在项链的衬托下显得更加修长,若隐若现地泛着流光。
  段阳阳特别喜欢,他知道小舅舅也有一条一样的。
  项链戴在小舅舅脖子上,禁欲气息像被划了一道口子,透着点儿别样的味道。
  午餐十分丰盛,还有舅舅亲手做的大蛋糕。段阳阳本来就不生气,被小舅舅这么一哄,就带了点儿眉开眼笑的意思。
  顾向北看小外甥笑眯眯的,忍不住凑过去抱着他。
  “喝点酒?”
  “你只能喝一点点。”顾向北还记着小外甥吃过药,又不想扫他的兴,只能退一步。
  段阳阳乖乖的。
  酒后,他们两个双双倒在顾向北的大床上,顾向北深深地看向怀里的男孩。
  段阳阳仰着头,仿佛献祭一般微微张开唇。
  顾向北感觉到熟悉的失控感,他咬了咬牙尖。
  真是要命……
  
 
  ☆、发现了
 
  顾向北给段阳阳请了三天假,本来是想让他好好休息,结果这三天因为纵欲过度,段阳阳发烧了。
  顾向北非要带他去医院。
  段阳阳不愿意,这样进医院他不好意思。
  “我让医生来家里,没关系的,医生是舅舅认识的,他不会乱说的。”
  一听跟顾向北认识,段阳阳更不好意思了。
  “我没事了舅舅,不想去医院,想看医生。”段阳阳用枕头压住脑袋,摆明了拒绝沟通、拒绝商量。
  顾向北围着床转了两圈,又开始发愁了。自从和小外甥有了亲密的关系,他就陷入两难的境地,明明是监护人的角色,可是却没办法再摆出长辈的姿态。
  他们顾家男人,给自己伴侣的爱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
  段阳阳稍稍有一点不顺心,他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你别压着脑袋,舅舅去给你买退热贴行吗?”他记得广告上有人贴那个。
  “那个是小孩子才用的。”
  “你就是小孩子。”
  段阳阳没有再和小舅舅争辩,他怕他一着急真强拉着他去医院。
  顾向北刚进药房,就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 ,他呼吸一窒,谨慎地接听:
  “怎么了妈?”
  “我快到你家门口了,你下来给我开门。”
  “您……怎么来了?”顾向北买好退热贴,一边往停车区走一边问。
  “没事,好久没见你和阳阳了,晚上让阳阳去我那住两天吧。”
  董孝凝想起李京的话,心里还是不放心,决定亲自来看一看。
  昨天顾腾海和董孝凝一起去公司找顾向北,本来想中午和他一起吃顿饭,结果顾向北却没在公司。
  早晨他们通电话的时候,顾向北还说在公司开会。她给顾向北的司机打电话,结果李京说他已经休息了五天了,连张慧也被放假了。
  担心儿子和外孙出事,儿子很明显不想对她说实话,她只能亲自过来看看了。
  顾向北感觉到母亲的心思,赶紧开车往回赶,不过肯定是来不及了,家里只有阳阳一个人,烧得有些昏昏沉沉的,根本没力气下楼去开门。
  “妈……阳阳生病了,家里也没别人,我出来买药。你先不要摁门铃,等我回家再说。”
  “阳阳病了?怎么回事?”
  “他有点发烧。”
  “为什么不去医院,在家出事怎么办?你就这样把他扔家里了?”
  顾向北被问得哑口无言。
  是他考虑不周了,这样把小外甥丢家里,万一出什么事真的是追悔莫及。
  “你快点回来吧!”董孝凝挂断电话,语气里已经带了冷意。
  大概十几分钟,顾向北才算到家。一下车他母亲就迎上来了,冷冷看了他一眼,沉默地等他开门。
  其实门禁是指纹、密码、钥匙锁,他没告诉他母亲密码,他母亲也接收到了讯号。
  他的母亲为他留了面子。
  到家的时候顾向北拿着退热贴冲到楼上,董孝凝看他这么着急,手里的东西也没顾得上放冰箱里,拎着也急匆匆地跟上去了。
  段阳阳烧得有些迷迷糊糊的,听到顾向北的声音,他近乎撒娇道:“你走了好久!”
  头还往他怀里钻了钻。
  董孝凝手里的盒子落在地上,发出“砰”一声刺耳的碎裂声。
  段阳阳这才反应过来,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让他害怕的是——那个人是他的外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