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7)

字体:[ ]

  段阳阳觉得这句话挺难听的,不过他大概知道小舅舅为什么这么说了。
  如果他判断没差,他小舅舅应该是吃醋了。
  既然如此,那他可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是吧。”段阳阳摆了一下手,无所谓的样子。
  这彻底激怒了顾向北,他厉声质问:
  “段阳阳,你知道你这么说的意思吗?那是个男生!”
  “男生怎么了?”
  这几乎是变相承认他喜欢男人。
  其实段阳阳确定自己对男人是没感觉的,除了……
  顾向北被气笑了,他有一箩筐难听的话想要摔在段阳阳身上,可是又舍不得。
  还有一种被欺骗、背叛的委屈无处发泄。
  顾向北现在客厅中央,喘息声越来越大,最后脱力一般靠在沙发上。
  “只准舅舅你找女朋友,不准我找个男朋友吗?”
  “那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不都是会亲吻牵手上床吗?如果是结婚的话,男的也可以。”
  顾向北拉住段阳阳的手,迅速打量他一眼,粗声问道:
  “你和他你们两个?”
  “我们什么也没干。”
  顾向北松了一口气。
  “下一次见面就说不定了。”
  “你!”
  “舅舅,你是想说我不该喜欢男生吗?”
  “这条路很难走。”
  “哦?如果舅舅你能支持我,我的路会顺利很多。”他意有所指,但是顾向北没有意识到。
  他脑子里都被小外甥说的“下一次见面就说不定了”搅乱了,理不清思路也沉不下心思考。
  “舅舅……我之前说过我喜欢你。”
  顾向北侧头,沉沉地看着段阳阳,嘴唇抖了抖,最后还是沉默。
  “以后等我结婚了,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顾向北难堪到无地自容。
  他的小外甥对他只是晚辈对长辈的敬重而已,可是他却在梦里那样亵渎他的小外甥。
  他畜生不如。
  接下来是心碎的感觉。就像有人拉出他的心揉了揉,踩碎了又还给他。
  他不知道怎么恢复原样,按回去。
  他以为,他控制得很好,原来……他的心早就失守。
  是他寂寞太久了吗……小外甥无意间的逗弄,让他这么快就沉沦了。
  “是吗,那舅舅真的要感谢你的一片孝心了。”
  顾向北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失态。他强打起精神,背对着段阳阳站起身,打算上楼找个安静的地方舔舐伤口:
  “晚上回你房间睡。”
  “舅舅,你嫌弃我了吗?”
  段阳阳也站起来,在离顾向北不远的地方低声问道。
  “不是,但你和我保持距离比较好。”顾向北没有力气和段阳阳兜圈子。
  “为什么?舅舅你是什么意思呢?是怕自己忍不住对你的小外甥做什么吗?”段阳阳最后几个字带了一丝恶劣。
  顾向北转过身。
  “怎么了舅舅,被我说中心事了?”段阳阳向顾向北靠近着,嘴角噙着玩味。
  “是想对我做这个吗?”段阳阳踮起脚扣住顾向北的头,轻轻吻上他的唇。
  顾向北感觉到唇上的温热,他立刻后仰,把段阳阳推开。
  段阳阳搂住他的手收得更紧了,抱着他一起倒在沙发上。
  顾向北动了动,被自己的身体反应惊到了。
  “舅舅,你顶到我了。”段阳阳双手抱着顾向北的头,鼻尖对着鼻尖,唇似吻非吻。
  “别闹了。”
  “你觉得我在闹吗?那这样呢?”段阳阳顶着胯蹭了蹭他的。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看清楚我是谁?”
  “舅舅……你好帅,我喜欢你。”段阳阳说得如此自然,他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他故意勾 | 引说的假话,还是借着这个机会说出了深埋在他心底好多年的、变态般的“禁忌”。
  顾向北快要溺毙在这双深情的眸子里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本能,也控制不住自己失控的感情。
  他说:“你再叫我一声。”
  顾向北的嗓子沙哑,一张生人勿近的脸上泛起潮红,禁欲又魅 | 惑。
  “舅舅,小舅舅……顾向北。我喜欢你。”
  他不行了,他败了,他输了!
 
  ☆、放纵吧
 
  顾向北放下酒杯,手搭在额头上,微张的口中逸出轻轻的喘息。
  最后有些激动,他双手向下伸去,握住小外甥的手。
  平复了一会儿,顾向北才从小吧台的卡座站起来。他整理好衣服,揉了揉小外甥的头发,对他刚刚的失控有点不好意思。
  段阳阳把吧台上剩下的酒一口干了,本来还想劝他两句的顾向北抿了抿唇,没好意思吱声。
  他想说未成年不能喝酒,可是想想刚刚小外甥做的事……
  算了,他不想惹小外甥不开心。
  “你快期末考试了吧?”
  段阳阳已经高二下学期了,眼看就要升高三,自从那次捅破了窗户纸,他们两个干了很多出格的事,唯独没有做到最后。今天是7月14号,还有4个月,段阳阳就满十八岁了。
  等那一天,他们两个就在也没有后悔、犹豫的余地了。
  “还有两天。”
  段阳阳有些无奈,每次他们做了什么亲密的事情,他的小舅舅就会拿出一件无比正经的事情来和他聊,仿佛这样可以减轻负罪感一样。
  “那,你回你房间睡吧,不然休息不好。”
  他们两个在一起,不闹到一点是肯定不会睡的。
  顾向北单身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尝到快活的味道,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
  段阳阳青春年少,他们俩血气方刚又有种隐秘的刺激感,这一年多来闹腾得厉害。
  “舅舅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走了。”
  顾向北又觉得舍不得,可是话都说出口了,出尔反尔更不可取。
  “本来还想和舅舅玩个新花样。”
  段阳阳上楼打算回房间,顾向北拉住他的手腕,犹豫一会儿才低声下气道:
  “你不要回去。”
  “怎么了舅舅,你好奇怪,一会儿让我这样,一会儿让我那样,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最后一句话段阳阳贴在了顾向北的耳窝处,说得情 | 欲十足。
  顾向北抓着他手腕的手更紧了,段阳阳敛着眼看向男人的手臂。
  他轻轻抚在他抓住他手腕的手上,自下而上往他的胳膊处抚摸,最后揉了揉他的肩膀。
  捏的那几下怎么看都觉得不正经。
  顾向北觉得自己已经被小外甥吃得死死的了。
  他就像小外甥手里的玩物,任他摆弄又毫无反抗之力。
  两个人回房间以后,段阳阳先写了会练习题,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洗澡。
  出来的时候照着镜子说道:“舅舅,你看我是不是长个儿了。”
  “是长了,现在差不多到一米八了。”
  “我能长你那么高吗?”
  “可以的,多喝点奶。”
  段阳阳挺期待的,不过到了高二以后他长个儿的速度越来越慢,他估计自己最多长到一米八二,再高是没可能了。
  顾向北文件也处理差不多了,刚刚在楼下已经洗过澡了,期待小外甥说的“新花样”,他又洗了一个澡。
  段阳阳觉得他小舅舅特别可爱。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故意没动静,顾向北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直透露出一副失眠的信号给他。
  段阳阳心里快笑破肚皮了。
  等顾向北急得叹气,段阳阳才决定不逗他了。
  他的唇贴在顾向北的侧颈,细声细语地问道:“舅舅,你失眠睡不着啊?”
  “你别捉弄舅舅了。”顾向北哑着声音。
  “我怎么捉弄你了?”段阳阳的手伸进顾向北的睡衣里。
  顾向北浑身泛起酥酥麻麻的感觉,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微微侧了侧头,让小外甥能够彻底贴在他的侧颈上。
  段阳阳嘴角勾起笑意。
  他最近从网上学了好多的- yín - | 词浪 | 语,这次全都一股脑给顾向北用上了。
  顾向北哪儿听过这个,被自己的小外甥羞得不行。
  这一刻仿佛忘掉了所有的枷锁,只想放纵自己沉沦在这欲 | 海里。
  “小舅舅……你是小舅舅,为什么这里一点也不小?”段阳阳手下动作没停,继续撩拨道:“以后,这里会不会弄伤我?”
  顾向北心彻底失控,他翻身 | 压住段阳阳,喘息道:
  “你不要再说了。”
  他怕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弄伤小外甥。
  “舅舅,你害羞了吗?”
  “是!”顾向北咬牙道。
  “那我这样呢?”段阳阳钻进被子里。
  顾向北感觉到一阵- shi -热。
  他觉得,他快要死了。
  像一条掉在沙漠里的鱼,喉咙里干的不行,快要窒息了。
  这就是小外甥的“新花样”,他承认他承受不了这种刺激。
  几乎是没有多久,他就缴械投降了。
  第一次经历这个,顾向北激动到浑身泛起潮红。
  他的胳膊搭在眼睛上,特别不好意思。
  “怎么了……舅舅你怎么不看我?”
  “你怎么会……这个?”
  “为了舅舅,我特意学的,你舒服吗?”段阳阳贴着顾向北的脖子,在他还沉浸在余韵中时,狠狠吸了他脖子一口。
  他……喜欢得不得了……
  阳阳……
  喜欢他也喜欢得不得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