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6)

字体:[ ]

  顾向北已经退无可退。
  他转过身摁住段阳阳的肩膀。
  “你是不是在戏弄舅舅?”
  顾向北在黑暗中压低了声音,他在故作镇定,可他知道自己这一刻有多紧张。
  段阳阳面临一个选择,如果他说是戏弄小舅舅,那么肯定会激怒这个骄傲的男人。
  如果他说不是,那么小舅舅肯定会更加怀疑他的企图。
  “舅舅……我、我,舅舅你这么优秀,高大帅气又有能力……我我只是喜欢你。”
  顾向北的手像被烫到了,迅速缩回来。
  他没有勇气问小外甥,这句喜欢是什么样的喜欢。如果他单纯把段阳阳当做外甥,他就不会质疑这个喜欢的意思。
  如果他问了……那么小外甥就算再迟钝,也会发现他对他龌龊的心思了。
  “睡吧。”顾向北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挪到床中间,挨着段阳阳。
  不管小外甥是什么心思,他的勇气已经耗光了。
  “舅舅,你身上好热,我觉得暖和多了。”
  顾向北没有理会段阳阳的话,这些话听在他耳朵里总是带着一丝撩拨。
  段阳阳呼吸顿了顿,他觉察到小舅舅试图要逃。
  他不会给他小舅舅这个机会的。
  “舅舅,我先睡了。”
  段阳阳的等了一会儿,意识到小舅舅不会再给他回应。他微微侧身,光洁的大腿蹭过小舅舅温热的手掌。
  顾向北仿佛老僧入定。
  那柔腻的触感在提醒他,身边躺了一具美丽的身体。
  顾向北睁开眼睛,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有激烈的情绪在翻涌,他几次用力眨眼睛,却始终无法回归冷静。
  他不能再放任自己这样沦陷了,他已经感觉到危险的讯号!
  顾向北心里一直有可怕的想法钻出来,直到后半夜才算迷迷糊糊睡着了。
  早晨是在熟悉的滑腻感中醒来的,他在卫生间待了好久。
  段阳阳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顾向北从卫生间出来,他换了一身睡衣,眼里充满红血丝,眉头紧锁。
  他闭上眼睛,决定还是不要让小舅舅难堪了。
  他听见小舅舅淅淅索索收拾完,轻声关门离开了房间。
  离开的时候似乎盯了他一会儿,那灼热的眼神,他深刻地领会到了。
  
 
  ☆、去相亲
 
  顾向北坐在办公室,几乎没有犹豫,他给他母亲回了电话,告诉她他答应去相亲了,不管是哪家的女儿,他现在只想越快越好。
  好像相亲就可以救他离开这进退两难的境地,他已经分不清他对小外甥的感情是暂时的意乱情迷,还是真正的情根深种。
  又或者,只是亲情而已。是他从来没有和人这样亲密接触,所以才会一时被迷惑住了。
  董孝凝以为她儿子终于开窍了,挂断电话之后火速联系自己的好姐妹。
  在雷厉风行的顾夫人安排之下,顾向北明天中午就可以正式开始相亲之路了。
  晚上他做了很久的心里建设才敢走进自己的房间,出乎他预料的是,小外甥早就睡了,穿着他自己的睡衣,盖着他自己的被子,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的一边,在他看来,小外甥恨不得缩到床边。
  顾向北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小外甥也乖乖的,没有往他身上靠也没有和他说太多话。
  顾向北打量段阳阳的神色,他总觉得这样的段阳阳很陌生,又有点疏离。
  “舅舅,你白天有事吗,我中午想去买辅导书,你能不能送我?”
  “中午可能不行,让李叔送你吧。”
  顾向北不知道为什么,老觉得干了一件对不起小外甥的事,他甚至不敢让小外甥知道他要相亲的事,下意识觉得他似乎背叛了小外甥。
  “舅舅中午有事吗?”难道外婆说的是真的,小舅舅真的要去相亲了?
  “我……舅舅去见个朋友。”
  段阳阳有点不开心了,如果多一个人参与进来,他的计划就不好实施了。他没有理会心里那莫名其妙的酸意,而是故作轻松道:
  “不会是女朋友吧,我快有舅妈了吗?”
  顾向北放下筷子,抬头看了一眼段阳阳。
  他有点摸不准短小外甥的心思了。
  小外甥似乎并不介意他是不是要交女朋友。
  不知道是抱着什么心思,他想试探试探小外甥。
  “只是见面,如果合适的话可能会交往看看。”说完他就盯住段阳阳,不想错过他任何的反应。
  段阳阳先是挑了挑眉,最后真的像一个小外甥一样,发自内心地祝福他的小舅舅:
  “那她一定要够漂亮够优秀才能配得上你,先提前预祝舅舅你能为我成功找到一个小舅妈。”
  顾向北听完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才没什么情绪道:“我吃好了,你自己叫李叔送你就好。”
  说完没等段阳阳回应就转身离开了。
  顾向北走了以后,段阳阳狠狠踢了桌子一下。
  他恨他的小舅舅!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无论他在他身边怎么蹦跶,最终都会像个跳梁小丑,小舅舅从来不会多给他一个眼神。
  这次他以为自己最起码吸引了小舅舅的注意力,结果却把他推到更远的地方。
  相亲吗?
  小舅妈?
  不可能的……
  【你之前不是说,想要约我出去见面?】
  【对,你答应了?】
  【今天中午有没有时间?】
  【可以。只要你找我,随时都有时间,几点?在哪儿?】
  【再定,等我消息。】
  段阳阳给应柏晖发完消息之后,又给他外婆打了一个电话。问清楚小舅舅相亲时间地点之后,又给应柏晖回了消息。
  【西三街中路的环球国际,三楼谛听牛排。中午11点半,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应柏晖收起手机,有点奇怪段洋洋怎么约了这么个地方,环球国际那里全是商业办公楼,基本上没有可以逛街娱乐的地方。
  不过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让同学帮忙问到手机号一直加段阳阳好友,一直到春节过后才被同意。
  这次他能答应和他见面,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时间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中午了。
  事情发展有点出乎段阳阳和应柏晖意料,他们因为没穿正装,被餐厅的接待生拦住了。
  没想到会是这么高档的西餐厅。
  段阳阳没想强求,可能这就是注定的。
  他丧着脸看向应柏晖,应柏晖盯着段阳阳的脸看了会儿,最后两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们两个就像傻子。
  “走吧,楼下有一个咖啡店,我们在那里坐着聊天也挺好的。”应柏晖不忍心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下次再约到段阳阳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成吧。”段阳阳把应柏晖折腾到这么远的地方,也有点过意不去,说白了,他确实是想利用他来着。
  段阳阳和应柏晖一人叫了一杯咖啡,叫了点儿甜点,周边几乎没有吃饭的地方,只能先吃点点心垫垫。
  挺意外,应柏晖清清冷冷的,眉宇间总是缠绕着一丝戾色,想不到聊起天来风趣幽默还特别有梗,段阳阳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人,觉得特别新奇。
  段阳阳看人专注的时候,眼睛会不自知地微微眯着,应柏晖总是忍不住被这双眼睛吸引,最后不知道怎么了,觉得段阳阳特别可爱,他的手指蘸了点蛋糕上的奶油,点在了段阳阳的鼻尖上。
  段阳阳垂着眼睛看向鼻尖,结果变成了对眼儿。
  应柏晖勾着唇忍不住低声道:“你真可爱。”
  段阳阳也挑了点奶油想报复,被应柏晖死死攥住了手。
  他俩坐的位置是靠橱窗的位置,周边也有不少的客人,两个人闹归闹但是也不想打扰其他人,所以说话的时候声音比较低,为了听清楚一个只能伸着耳朵靠近另外一个人的嘴,说话的人也得靠近听着的人的耳朵。
  落在橱窗外边的人眼里,就像情人间的低语、耳鬓厮磨!
  段阳阳和应柏晖一边闹一边低声笑,应柏晖趁机占了不少便宜,他本来就对段阳阳有好感,见到喜欢的人总是忍不住想要碰碰他。
  段阳阳只是单纯地觉得应柏晖这个人还不错,他和他的朋友们经常也会拉拉扯扯动手动脚的,所以应柏晖这么闹他,他也没有排斥。
  “顾先生,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让您久等真是不好意思……顾先生,顾先生?我们上楼吗?”
  “对不起纪小姐,我有点不舒服,下次再约吧。”
  “哦……哦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一共十六章吧正文,会有八个番外
 
  ☆、忌妒心
 
  客厅里的电视机发出斯拉斯拉的雪花音,顾向北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晚上十二点半,段阳阳才开门进来。
  “你去哪儿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为什么不给家里打电话?你去和谁鬼混了?”
  顾向北觉得心里有一座火山,马上就要喷发了,又有止不住酸意冒出来。
  还夹杂着一丝自卑感。巨大的年龄差还有血缘的禁忌,让他和那个少年有了天然的无法逾越的鸿沟。
  “舅舅……你怎么在家?”段阳阳似乎真的有点吃惊,其实他是故意晚归的,虽然没有堵到小舅舅的相亲,但是不代表他不能刷一刷存在感。
  “我不在家应该在哪儿?你回答我,去哪儿了,和谁去?是不是那个叫应柏晖的,我不告诉过你离他远一点吗?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应柏晖?
  段阳阳坐在沙发上,心思转了转,大概有数了。
  “舅舅,我……我确实是见他了,我们就是同学,见面聊了会儿天。”
  “聊天,从中午聊到现在?十二个小时都在聊天?”
  段阳阳已经确定,今天中午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就是他的小舅舅。
  “后来我们去逛街看电影了。”
  “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
  “同学。”
  “什么同学?让他动手动脚的同学吗?”顾向北分不清这股怒气来自哪里,他又是什么身份,是长辈,还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