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5)

字体:[ ]

  他是那么快乐。
  小外甥细细的痛呼声也充满了诱 | 惑,他似痛苦又好似很快乐……
  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阵滑腻。
  从那一天,他知道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了。
  他强迫小外甥住在了他母亲那里,告诉他寒假过完再把他接回来。
  他知道自己食言了,本来答应小外甥,要好好陪他过寒假的。
  他走的时候,小外甥一直趴在他的后备箱,哭着不让他走,他的母亲不忍心孩子这么难受,劝他把小外甥带走。
  他第一次那么决绝。
  开车离开的时候,他透过倒车镜打量车后的场景,小外甥直直站着,脸颊上的泪还没有干,可是却面无表情。
  对不起。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这样伤害小外甥才说对不起,还是对自己这份禁忌的心动向姐姐、母亲……还有他的小外甥说的。
  可是每一天夜里,他都会在这绮丽的梦里醒来,梦里有多快乐,醒了就有多空虚。
  他的小外甥,一个消息、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每次去见他父母,小外甥总是会很凑巧不在家。
  小外甥马上就要开学了。
  他……他再躲,也得把小外甥接回来了。
  去大宅之前,他给小外甥发了一条消息。
  【舅舅有事找你,乖乖在外婆家等我。】
  隔了将近半个小时,他都快到了,才收到小外甥的回复:【好。】
  他到大宅发现整个家里只有小外甥一个人在,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到他之后散漫地抬起头,道:“晚上好,舅舅。”
  “他们人都去哪儿了?”
  “外公外婆参加聚会去了,其余的人我让他们提前下班了。”
  “你吃过饭了没。”
  段阳阳耷拉着眼皮,没什么精神道:“吃过了。”
  顾向北打量段阳阳,心里却很吃惊。
  段阳阳已经很瘦了,尤其是这半学期他又长了个子,可是才半个月没见,他比刚刚春节的时候消瘦了许多。
  “你怎么瘦这么多?”
  “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段阳阳神色带了凄然。
  顾向北心里一紧。
  “为什么?”
  “你说呢,舅舅?”
  段阳阳仰起头,纤细的脖子微微颤抖,上面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顾向北被段阳阳的盯得无力招架。
  他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回答。
  “舅舅是来接我回家吗?”
  “你快开学了。”
  “你之前答应过我要好好陪我过寒假的。”
  段阳阳语气平静,没有任何质问的意思,他也不敢质问他的小舅舅,全家人都要仰仗小舅舅,十八岁之前的他,也是一样的。
  “舅舅……”顾向北想不出理由,所有的都只是借口。段阳阳只是一个孩子,可是这个孩子睁着一双澄清的眼,问他问什么会食言,他所有想好的敷衍、应付在说出口之前,似乎已经被他看穿。
  顾向北很难堪。
  也有一丝懊恼,他的小外甥一直这样信任他,靠近他,依赖他,可是他回馈给他的只有欺骗、敷衍、谎言。
  顾向北倾了倾身子,诚恳道:“舅舅是个成年人,你还是个孩子,我们……我们有时候要注意分寸。”这句话说出口,顾向北也不知道段阳阳听懂没有。
  段阳阳听懂了,他很惊讶。
  他以为的讨好,落在小舅舅眼里竟然会变成这样。段阳阳敏感地感觉到,小舅舅或许对他存了别样的心思。
  他打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如果为了有一个更好的将来,就算真的让他做一些牺牲,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段阳阳从小到大都是个利己主义者,那些被顾向北看得极重的道德枷锁,在他眼里狗屁不是。
  或许他的小舅舅正是因为这份禁忌的刺激,才会对他起了歪心思。
  顾向北的话给毫无头绪的段阳阳开了另外一条路。等他成年,等他办完了信托收益权的交接手续,他可以随时再离开。
  小舅舅……如果那个人是你,他可以接受。
  段阳阳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似乎没有听懂顾向北的意思。顾向北心里泛起一阵无力感。
  算了,他作为长辈,是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感情,这件事和小外甥没什么关系。
  “舅舅,我想跟你回家。”想明白里边的关节,段阳阳打算用另外一个方法来讨好顾向北。
  他预想的那些拿来博取小舅舅同情的伎俩立刻被他弃用,虽然他看得出来小舅舅对他身体迅速消瘦感觉心疼,到这个方法太慢了。
  他需要一个更快、更有效的方法,一个小舅舅再也没办法随意甩开他的办法。
  等他成年的时候,信托的收益权小舅舅会痛快转给他,或许会给他更多。
  他不贪心,他只想拿到自己应得的那部分,也许是他小人之心,他家的那些芝麻小舅舅根本看不上。
  但是他不敢赌,他输不起……父母双亡,如果他再失去那些,那么他的路将会艰难许多……更可怕的,是他可能一辈子都要活在小舅舅的- yin -影下。
  “收拾东西,跟我走吧。”顾向北打算不再和小外甥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了,他只要守住自己的感情,不要带歪自己的小外甥就好。
  段阳阳不再犹豫,他现在恨不得立刻马上回到小舅舅家,他要设计一个完美的计划。
  一个小舅舅……无法拒绝、抗拒不了的计划。
  
 
  ☆、心动了
 
  段阳阳还有三天时间就开学了。
  他现在的“攻略计划”毫无进展,因为他的小舅舅又开始“躲”字诀了。
  虽然还睡在小舅舅的床上,但是他小舅舅回家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早晨等他醒的时候,小舅舅早餐都吃完上班去了。
  段阳阳躺在沙发上,心里不停地在想,怎么制造一个和小舅舅亲密接触的机会。
  晚上顾向北回来,怕吵醒小外甥只敢在二楼的独立浴室洗澡。吹干头发回到房间时,不出意外地看到小外甥已经睡了。
  顾向北扒了下头发,发现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小外甥的被竟然没在屋里。
  算了,就算找到也不可能叫醒小外甥让他换被子。
  顾向北想凑合一晚,反正明天他早早就会走了。
  他掀开被子轻轻钻进去,触感不对!
  顾向北手向后摸了摸,入手的是光滑细腻的皮肤,应该是小外甥的大腿。
  段阳阳,竟然是裸 | 睡?!
  顾向北猛地坐起身体,想换个房间。还没等他下床,背后一双纤弱雪白的手臂就环住了他的胸口。
  “阳阳?放手!”
  “舅舅,睡吗,我好困……”
  “舅舅去客房。”
  “为什么……你又要躲我吗?”
  “要不……你把衣服穿上。”
  “我不,我的睡衣都- shi -了,别的料子太硬了。”
  “你穿……舅舅的,我去给你拿,你先放开我。”
  段阳阳慢条斯理抽开身,看着他的小舅舅手足无措地站起来,背对着他尴尬地站着。
  “舅舅,那我等你的衣服。”段阳阳纯真道。
  顾向北逃到衣帽间才想起来他的睡衣都在卧室的大衣柜里,慌慌张张又走回来。
  他只开了一盏小夜灯,段阳阳坐在床上,昏暗的灯光下顾向北看不清他的神色,只看到小外甥那饱满的唇微微张开,细细的喘息声回荡在安静的夜晚。
  真要命。
  他加快速度,随意翻出来一身干净的睡衣,几乎是扔到段阳阳手里。
  段阳阳掀开被子,灯光下的身体透着细腻的光泽,带了一丝魅惑。
  顾向北侧过头,可是却控制不住余光。
  段阳阳只穿了上衣,刚刚好盖住他的大腿根儿。
  “舅舅,我不想穿裤子了,太大不舒服。”
  顾向北往后抓了抓头发,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微微蹙起的眉头透露出主人糟糕的心情。
  “穿上!”顾向北厉声道。
  段阳阳已经知道他小舅舅那隐晦的心思,所以这一次他没有像原来那样——乖乖听话又畏首畏尾。
  他把裤子放到床旁边的藤椅上,看了顾向北一眼。
  顾向北隐隐有发怒的意思,段阳阳赤着脚走在地毯上,慢慢靠近顾向北。
  “舅舅,我这样穿最舒服。”他一脸认真,尽管他知道小舅舅现在的心思完全没有在他的脸上。
  顾向北强迫自己的视线从段阳阳的腿上移到他的双眼,他在昏暗里退了两步,严肃道:
  “你乖一点,或者晚上你先回你房间睡。”
  “舅舅……小舅舅,你看看我,我瘦了好多,这段时间想你想得睡不着又吃不下饭的,受了好多罪。”段阳阳眼里噙着笑意,嘴里冒出来的话却可怜兮兮。
  顾向北进退两难。
  他知道,他马上就要为他的犹豫付出代价了。
  “那……那你老实睡觉,不准乱动。”他的视线扫过小外甥那纤弱的脚踝,拼命压下心中暴戾的情绪。
  段阳阳快要走到顾向北的身边了,他的脸也将暴露在小夜灯之下,他收起眼里的志在必得还有算计,用他最天真的眼神望向他的小舅舅。
  “放心吧,我会乖乖的。”才怪。
  等两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段阳阳确实很乖,可是他的温度不断传到顾向北的背后,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烧起来了。
  一定是单身太久了……或许该答应母亲上次提到的相亲建议。
  “你睡了吗?”段阳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顾向北的腰窝。
  “别动,乖乖睡觉!”顾向北躲了一下,然后往床边挪了挪。
  “舅舅,我睡不着。”
  “闭上眼睛,平心静气就睡着了。”
  平心静气吗?
  “你离我那么远,我觉得被子会进风,有点冷。”段阳阳往顾向北的位置又挪了挪。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