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4)

字体:[ ]

  “怎么了阳阳?”顾向北看段阳阳状态不对,赶紧走过去拉住段阳阳的胳膊,想把他翻过来看看脸色。
  顾向北这个时候是不设防的,所以也就没备住,被段阳阳一把拉到床上。
  顾向北跌在段阳阳身上,压得他轻轻呻 | 吟一声,顾向北就像被这一声刺激到了一样,立刻抬起身体翻到一边。
  他让要从床上坐起来,段阳阳就爬过来压在他身上。
  顾向北要死了。母胎单身二十六年的顾向北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欲 | 火焚身。
  接下来还是那铺天盖地的愧疚感。
  今天的画面着实刺激到了段阳阳,他下意识模仿起视频里的男人的动作。
  顾向北被顶了两下后才反应过来,他几乎是将段阳阳掀出去的,然后落荒而逃。
  在浴室释放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眶红了。
  他是在接受不了,他竟然这么禽 | 兽。
  他对不起他的小外甥,也对不起的姐姐和母亲。
  还好,段阳阳似乎神志不清。如果他对今天没有记忆的话,他们还能继续当最亲近的舅甥。如果他对今天有记忆,那他……
  段阳阳晚上是在顾向北的房间睡的,顾向北跑到客房凑合了一晚上。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段阳阳懵了十分钟,天呐……他昨天、做了什么!!
  段阳阳忐忑地下楼,暗自打量顾向北的神色,他打定主意装作喝醉什么也不记得了。
  “舅舅,早上好。”
  “你昨天喝酒了,你还未成年你知道吗?!”顾向北眼角带着凌厉,段阳阳吓得下意识就在餐桌前立正了。
  “我错了,我错了舅舅。”段阳阳退了两步,拘谨地抓了抓裤缝。
  “为什么喝酒?”
  “我……我只是好奇。”
  “你这次好奇喝酒,下次好奇抽烟,以后你还会好奇什么?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顾向北想到段阳阳昨天那“奇怪”的动作,怀疑他又是因为好奇看了什么,虽然有些事以后他一定会经历,但绝不是现在!
  现在的段阳阳还是个未成年,三观还没有建立起来,顾向北绝对不允许他有走歪的可能。
  “下次不会了。”段阳阳眼巴巴地看着顾向北,因为怕他生气,他故意放轻了声音,眼里透着哀求。
  “没有下次!等你成年,如果你真的好奇,舅舅会亲自带你见识。”
  成年吗……
  “舅舅,我昨天喝多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睡了你的床,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段阳阳态度好得出奇,他直觉决定,现在最好赶快认错。
  “……什么都不记得了?”顾向北眉宇间透出一丝放松,他斜睇着段阳阳,神色带着审视。
  段阳阳微微抿唇。
  顾向北扔下一句下不为例,早餐没吃完就上班了。
  段阳阳就像被抽干了力气,瘫坐在椅子上,冷汗压到现在才敢冒出来。
  以后真的不敢喝酒了,昨天、昨天他竟然对他小舅舅……
  为了不让小舅舅反感,他决定加把劲儿继续讨好小舅舅。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不被卡,提前说清楚,顾向北是董孝凝的亲儿子,顾向薇是收养的,因为董孝凝有不孕症,顾向北出生是意外之喜。
 
  ☆、很暧昧
 
  那次醉酒之后顾向北躲了段阳阳一段时间。
  段阳阳期末考试今天已经考完最后一科,马上就是寒假。最近这段时间他都没怎么见过小舅舅。
  那种失重的不安又冒出来了,今天晚上,段阳阳想要打破这种隔阂。
  顾向北回来的很晚,段阳阳开始在客厅等,等到后来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爸爸妈妈含着泪一直要对他说什么,可是他们却离他越来越远,段阳阳努力向他们跑,还是没办法抓住他们的手。
  段阳阳是哭喊着醒过来的,第一眼见到的是他的小舅舅,他想也不想就扑在小舅舅怀里,低声抽泣道:
  “舅舅,我梦见我爸爸妈妈了,他们好像有很多话要对我说。”想到梦境,他的难受劲儿又上来了。
  段阳阳一直往顾向北怀里钻,顾向北开始还有点躲的意思,后来被段阳阳哭声里的委屈给缠住了,一阵阵心疼泛出来。
  他的手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放在了段阳阳的背上。
  “他们肯定是舍不得我,有的时候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机会说。”
  段阳阳在他父母刚刚去世的时候,一直没有这样放声路过。住在小舅舅家,一种寄人篱下的微妙感觉加深了他的不安,他能依靠的只有小舅舅了,可是他最近一直这样冷落他,一种被排斥、嫌弃的感觉就像藤蔓一样缠绕上他的心。
  “舅舅,你是不是怪我不争气,上次喝酒是我错了,你还在怪我吗?”
  顾向北心里特别不舒服。
  “舅舅没那么想。”
  “今天我不在这里等的话,你还要等多久才见我?”
  段阳阳伸出手抱住顾向北的腰。
  少年的身体还充满青涩,带着雌雄莫辨的朦胧,纤弱雪白的脖颈就这样暴露在顾向北的眼前,那颗小小的凸起透着一股羸弱。
  顾向北敛着眼,压下翻涌的情绪。
  他咬了一口舌尖,用疼痛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分寸。
  这是他的亲外甥!
  “……舅舅最近有个研发项目要结项了,验收的时候会很忙,这段时间冷落你了。你马上放寒假了,舅舅保证项目验收完之后好好陪你,嗯?”
  顾向北身上总是透着一股冷冽的气息,这可能和他用的香水有关系,加上他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所以大多时候,就算安静地待着也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段阳阳努力吸着小舅舅身上的味道,听到小舅舅用刻意放柔的声音来安慰他,他找到了一丝存在感。
  心里想的却是:原来小舅舅吃这一套。
  “学校已经放假了。”
  “……舅舅再催催进度,下周一定结束。”
  段阳阳大概盘算了时间,也就七八天的样子,他觉得时间还是有点久。
  不知道在小舅舅心里,能不能再为他努把力?
  “舅舅,小舅舅……” 
  段阳阳搂住顾向北的手又紧了紧,他咬了咬牙。
  “我今天能不能跟你睡,我怕还会梦见我爸妈。”
  顾向北心里天人交战。
  “要不放假的话我去外婆家住吧,舅舅你太忙了,我在这里会打扰你。”段阳阳语气里透着一股丧气,微微抬起的眼里带着令人心疼地忍耐。
  顾向北放在段阳阳背上的手紧了紧,最终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恢复了清明,他近乎认命般道:
  “晚上和我睡吧,下周三之前我保证结项。”
  段阳阳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他发现他小舅舅应该是喜欢晚辈乖顺、柔弱,而且他对自己有很强的同情心,虽然一直拿自己的父母当挡箭牌很过分,但是……只要等到他成年,他会主动离开小舅舅,不会再给他添麻烦。
  如果能依靠外婆就好了。
  如果没有那份该死的遗嘱的话……
  段阳阳压下心头的酸楚。
  睡在顾向北的床上,段阳阳又起了心思。
  他一点点靠近小舅舅,掀开他的被子一角,轻声试探道:
  “舅舅,小舅舅……你睡了吗?顾向北?”
  确定小舅舅睡着了,段阳阳先将脚钻到顾向北的被子里,然后是腿。
  最后他整个身体都贴上了小舅舅。
  他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好像僵了一下,他吓了一跳以为把小舅舅吵醒了,他顿住身体,屏住呼吸。
  静静等了会儿,发现小舅舅没什么反应,才慢慢放松下来。
  由于刚刚闭过气,段阳阳的呼吸有点急促,细细的热气喷在顾向北的后颈和耳窝。
  段阳阳又往顾向北的身体处挤了挤,恨不得嵌到他身体里去。
  顾向北动了动身体,远离了他一点。
  段阳阳挺懊恼,他又往前蹭了蹭,为了防止小舅舅再动,他四肢狠狠缠住顾向北。
  “不要动了……额。”段阳阳低声地自言自语。
  早晨段阳阳醒来的时候没有发生他预期的事,本来想用肢体接触吸引小舅舅注意力,发现他似乎一点在不在意。
  而且,可恶!大早起就不见人了。
  下楼的时候见到小舅舅,他紧皱着眉头坐在餐桌前,桌上的东西似乎一点也没有动。
  难道是在等他?
  “早上好,舅舅。”
  顾向北猛地回神,神色慌张又透着尴尬。
  段阳阳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舅舅,你眼圈怎么这么黑,是不是没睡好?我昨天睡相不老实吗?”
  “阳阳,今天晚上你能不能自己睡,舅舅不太喜欢和别人睡一起。”
  以段阳阳过去的- xing -格,他早就点头答应了,但是对于今天的他……
  “舅舅,你不陪着我,我会做噩梦。这次是我爸妈哭着看我,下次我不知道会梦见什么。”
  段阳阳眼眶控制不住红了。
  顾向北几乎是立刻败退了。
  算了……也许小外甥是真的害怕。
  他……他这么小,还是个孩子,怎么会戏弄他的舅舅呢,一定是他想多了。
  顾向北烟瘾犯了,想到小外甥上次喝醉说是因为好奇,他压下了吸烟的冲动。
  段阳阳敛下眼,安静地、乖乖地开始吃早餐。
 
  ☆、对不起
 
  顾向北深深呼出一口气,最后整个身体泄了力。
  他仰在沙发上,快感过后是如海一般的愧疚、懊悔。
  段阳阳整个寒假都和他睡在一起,而且每天都会在他“睡着”后缠上他的身体。
  第一次起反应的时候,他说服自己,是因为他第一次和别人这样亲近造成的,后来几次越来越无法欺骗自己了。
  回大宅陪父母过春节,他是和小外甥分开睡的。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不需要有道德伦 | 理的枷锁,只需要尽情享受就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