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2)

字体:[ ]

  顾向北放下杯子,愁得直抽烟。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失态地在晚辈面前抽烟,他也不想做这个坏榜样,不过他急需冷静,否则他可能会摔碗了,这种事儿做出来更过分。
  “以后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
  顾家霸道专职的恶劣基因又冒出来作祟了。
  段阳阳想到了他妈,那个发威的时候像只母老虎,安静的时候像只猫的女人。
  小舅舅,这是他最后的依靠了……
  他低下头,不敢让小舅舅看到他红了的眼眶,他真的很怕再一次被抛弃,就像他的爸爸妈妈那样,突然地就离开了他。
  他有种被丢下的感觉。
  “我知道了。我吃完了,舅舅你再吃一点。”知道自己的话影响了小舅舅的胃口,段阳阳赶紧给他又添了点牛奶,夹了两个包子到他碗里。
  顾向北捏了捏鼻梁,他的眼睛修长微挑,卧蚕细细的,看人的感觉虽然不咄咄逼人却总带着一丝审视,每次被小舅舅的眼神扫- she -,段阳阳都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他忍不住缩了缩身体。
  小舅舅如果温和的时候还好,如果摆出严肃的姿态,段阳阳总有种被压迫的错觉。
  他抬头忍不住讨好地看向小舅舅。这招果然有效,他的小舅舅眉宇间的郁色散去不少。
  “乖。”他拿起段阳阳给他夹的包子,三两口就吃掉了,最后干了杯子里的牛奶,道:
  “走吧,我送你上学。”
  “李叔送我就可以。”
  “等我出差再让李叔送吧。”
  从那天起,只要顾向北在家,都是他送段阳阳上学,由于下班时间不太好控制,一般都是李叔接段阳阳放学,偶尔他下班早了,也会去学校接他。
  段阳阳- xing -格比较开朗,父母双亡让他成熟了不少,可说到底还是个孩子,所以同班里很快交到了几个要好的朋友。
  经常会约在一起打打篮球,私下里也会讨论讨论问题。
  顾向北一直记得他对姐姐还有母亲的承诺,从一开始他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照顾段阳阳。
  眼见着小外甥的生活和学习都在慢慢步入正轨,他放心不少。
  “段哥,下午打一场呗,三中那帮白菜来挑战了。”这周是回家周,一中这边的作息是回家周的周五下午就开始休息。
  “我不去了,下午我要去看我外公外婆。”
  “啊……那我们怎么稳赢啊?”佟小伟一副awsl的样子,被他的鬼脸逗笑,段阳阳搡了他一把。
  佟小伟也不示弱,一来一回俩人闹起来了,最后在楼道里佟小伟抓着段阳阳的肩膀,咯吱他肋骨条。
  段阳阳忍不住退了好几步,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他赶紧道歉。
  周围一阵吸冷气的声音,段阳阳抬头,发现是他们一中的校霸应柏晖。
  高高大大的男生低头看向段阳阳,上下打量了一眼,在段阳阳饱满红润的唇上停留几秒钟后,勾唇微笑道:“没关系,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段阳阳顿了顿,下意识觉得应柏晖应该是为了方便报复,不过他也不会认怂。想到这里,段阳阳也没有废话,甚至很贴心地告诉了他的班级:
  “段阳阳,高一十三班。”
  “应柏晖,高一十一班。”
  段阳阳点了点头,和佟小伟转身进了教室。
  “完了完了,他会不会报复?”
  “没事儿。”段阳阳倒没有怕,他只是觉得麻烦。
  “应柏晖初中在五十四中,他爸爸捐了三栋楼把他塞进来的。刚开学的时候你没在,他头一天就在学校后边的小树林里把人给打了,一个人打了七八个高二的。”那几个高二的学长也是混子,听说新生里边有个初中部校霸,本来要给他颜色看看,没想到被收拾得那么惨。
  段阳阳没怎么仔细听佟小伟在说什么,他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给他小舅舅给了个信息。
  他小舅舅已经到了。
  顾不上和佟小伟告别,段阳阳急匆匆下楼。
  远远地就跟车里的小舅舅打招呼,直到上车离开。
  “怎么晖哥?”陈易跟着应柏晖的视线向学校外边望去,结果乱哄哄的也没看见什么特别的。
  “你认识高一十三班的段阳阳吗?”
  “噢,你说那个小明星啊?”
  “什么小明星。”
  “他外号儿啊,开学一星期才来报到的,学校女生说他长得像那个什么天团的主舞丁、丁森,别的男生听了酸他说他是小明星。”
  应柏晖拿着手机搜了搜“丁森”,出来一大堆跳舞的视频,脸上画着淡妆,冷不丁一看段阳阳和他确实有点像。
  不过,应柏晖揉了揉鼻子,心道:段阳阳毫无疑问更漂亮。
  
 
  ☆、讨好他
 
  “这么开心?”顾向北以为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好事,忍不住想让小外甥多说两句。
  “开学考试我考了第十名。”他入学成绩是班里二十一,这次进步了十一名,刚拿到成绩确实挺开心的。
  “很好,我们先去买东西,晚上见了你外婆告诉她,肯定给她个惊喜。”顾向北嘴角也忍不住微微翘起,现在他的很多情绪都受了段阳阳的影响,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段阳阳连忙点头,“舅舅,我们去哪儿?”
  “去给你外公外婆买点礼物,这两天事情太多,抽不出时间。”就连这天下午还是他硬挤出来的时间。
  “那去五三南街那里吧,那边离这不远,有一个很大的商场。”上次回家周他和佟小伟他们还去那里吃过饭。
  顾向北本来想去常去的商业街买,听了小外甥的话直接转了方向,按照段阳阳指的路接着开。
  “有没有什么想买的?”顾向北最近也没怎么出来逛,最近事情太多,他又没什么心情,这次正好小外甥也一起,可以好好逛一逛,算是放松心情了。
  “买双运动鞋吧,上次打篮球被我同学踩坏了一双。”
  整个面都被划得掉皮了,虽然就是双普通球鞋,但是段阳阳在他老妈的教育下,本身就是个勤俭节约好少年。
  “行。那给你外婆买什么比较好?”
  今天是董孝凝的生日,因为丧女之痛,家里也不想举办什么生日宴,就想全家聚在一起,简简单单吃顿饭。
  “丝巾?或者皮包吧,外婆最喜欢买这两样。”
  段阳阳没什么经验,顾向北就更完了,舅甥两个全都是不会讨女人欢心的钢铁直男,这可把他们为难坏了。
  “要不买个项链?”
  “或者买对耳环也可以。”
  最后两个人愁得没办法,从网上搜到了个主意觉得还行——DIY蛋糕。
  “还是算了,外公肯定亲手给外婆做了。”他外公宠老婆独树一帜,最爱给老婆做甜点吃。
  “那就买香水吧。”段阳阳神色黯了黯,“我妈妈最爱的那款,送给外婆。”
  闻到香水味,就像女儿还在身边,也许这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顾向北眼皮微微掀起,透过倒车镜暗暗打量段阳阳的神色,看他虽然情绪波动但是并不激烈,才试探道:
  “还好吗?”
  “早没事了,舅舅,我没那么脆弱。”他没有时间再去陷到这些悲伤的情绪里,他迫不及待想要长大。
  现在的自己,如果不坚强起来,将会成为所有人的累赘。
  董孝凝收到儿子和外孙准备的礼物,愣怔了许久,最后抱住她的外孙,强忍着没有流泪。
  她的外孙才十六岁已经这么坚强了,她更要坚强起来,不能再让大家为她担心。
  尤其是她的丈夫,不光要强打起精神照顾自己,还要忍着痛苦来安慰她。
  “腾海,辛苦你了。”
  顾腾海忍不住走上前去抱住老婆,把外孙也圈在了自己的怀里,最后拍了拍段阳阳的背,忍不住叹息道:“好孩子!”
  晚上回来的时候张姨和李叔都已经回房休息了。客厅里只留了一盏小夜灯。
  “去洗个澡吧,累了一天了。”顾向北坐在沙发上,想要抽支烟再上楼。
  段阳阳没接话,只是挨着顾向北坐在了沙发上。
  “舅舅,我给你点烟。”
  他看出来小舅舅烟瘾犯了,但是又不想当着他的面吸,所以才想把他打发走。
  他心里对小舅舅充满感激,尤其是在今天,见到外公外婆之后,他的情绪似乎积攒到了一定程度,特别想找一个发泄口。
  他很想为小舅舅做点什么,哪怕是跟小的事情他也想去做,只是想更加靠近小舅舅,他对父母的孺慕随着父母双亡没了对象,所有的感情似乎都想给小舅舅。
  顾向北顿了顿,微启唇含住了段阳阳递过来的烟。
  “咔哒”打火机冒出了火光,在这昏暗的客厅显得格外刺眼。
  顾向北侧头靠近火光,点燃了烟。
  他轻轻吸了一口,然后就曲指夹着没再吸。
  “舅舅,你累吗?我给你捏捏肩吧?”
  顾向北有点吃惊,他喉结动了动,心里有点挣扎。他从来没有和人这么亲近过,这是原因之一。
  另外总觉得小外甥这样做似乎在讨好他,他心里很心疼小外甥,又有点酸意,觉得小外甥可能还是在担心自己会觉得他麻烦。
  又或者,小外甥真的只是单纯地想靠近他,换个说法是——孝敬他。
  所以他有点犹豫,段阳阳又靠近了他一点,声音几乎落在了他的耳边,细细的热气也轻轻喷在他的耳窝。
  顾向北觉得麻酥酥的,从身体深处冒出来的电流让他有了一瞬间的失身。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段阳阳几乎贴上了他的侧身。
  小外甥的手软软的,捏在他的肩头,又在他的上臂处留恋片刻。
  “舅舅,你的肉好紧,你的肌肉是怎么练的,好硬。”段阳阳一边捏一边发表感受。
  只是这话落在顾向北耳朵里,总觉得别扭。
  单身了二十六年,但他毕竟也是个成年人,小外甥说的无心,但是在他耳朵里又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异样的触感给了他不小的刺激,第一次有人这样触碰他的身体。顾向北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对象还是他的小外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