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10)

字体:[ ]

  “要搬什么,我送你。”顾向北退了一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像一个真正的长辈在关心晚辈。
  段阳阳心疼他的小舅舅,他真想转身狠狠抱住他,可是外婆那泪眼婆娑的神情就像一道枷锁,压得他动不了,他没有勇气再去那样伤害一个爱他的老人。
  “只是些衣服鞋子,”段阳阳使劲咽了咽喉咙,吞下泛起的酸意,“我自己收拾就行。”
  分别的伤感萦绕在他们之间,似乎说什么都是徒劳。
  “舅舅……”段阳阳声音轻轻的,他怕声音重了会被小舅舅听到他声音里的哽咽,“外公再打你的时候,你不要站着不躲了,他以前在部队现在手上没轻没重的,不过他以后应该不会再打你了。也不要再喝那么多咖啡了,你的胃不好,咖啡刺激太大喝多了又容易失眠,你喝茶也能提神的,我在你的床头放了两罐茉莉花茶,味道不浓,一次冲七八粒就好。”
  他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说,可是再说下去他怕他会更舍不得。
  顾向北难以忍耐,他拉住段阳阳的手,想求他不要离开,或者给他一个痛快,让他死在这里好了。
  再也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像凌迟,生不如死。
  “我送你。”顾向北坚持道。
  段阳阳背对着他,停顿了几秒继续往楼上走。
  顾向北跟着他往楼上走,离他总是在一米的距离。
  段阳阳停在顾向北的卧室门前,最后拐进了自己的卧室。
  段阳阳关上门以后,顾向北也走了过去,他停在段阳阳的房门前。
  无声对他告别。
  离开他,小外甥会有更好的人生,反而和他在一起走的路将会充满血泪。
  他不怪小外甥,他没有错,错的只有这份感情,是他没有守好自己的心。
  以后,如果小外甥需要他,他会收拾好自己的感情,以一个舅舅的身份去参与他的生活。
  如果,小外甥不再需要他,他也会如他所愿从他的世界消失,不会造成他的苦恼。
  “路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好,关于这方面的心理治疗U国的条件要更好一些,我可以为贵公子联系我博士时期的导师,他是这方面的顶尖。”
  “谢谢。”顾腾海点头,愣怔片刻后扶着爱人去休息区。
  顾腾海和董孝凝两个人都很沉默。
  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们两个都没预料到,甚至连顾向北也没想到吧。
  段阳阳那天夜里和顾向北告别完,隔了不到两天就搬到学校了。
  董孝凝很快知道了消息,为了不让儿子怀疑,她是过了半个月之后才去儿子家里的。
  到了那里之后,她被吓到了。
  顾向北把张妈李叔全都辞退了,家里很多东西也都搬走了,那么大一栋别墅几乎都空了。
  而她的儿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怎么会这样?”
  “我想换个房子,这里太大了。”
  “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吸 | 毒了?”
  “怎么会,最近吃得少了些。”
  顾向北又装了几个箱子,打算下午一起搬走。
  “你打算搬到哪儿去?”
  “我从同业小区买了个二手房。”
  董孝凝对同业小区没什么概念,刚才也只是随口一问,她所有注意力都被儿子这消瘦的身体拉走了。
  “把张妈叫回来,去新家那里照顾你吧,你一个人没时间做肯定吃的少了。”
  “还是算了,那里只有一个开间,没有张妈住的地方。”
  “什么,那你这些东西?”只有一个开间,那房子该有多小,儿子为什么会搬到那么一个小地方去。
  “能搬的都送到北区三环的公寓了,家具随着房子一起我已经提交手续,过几天会挂牌。”
  “不至于卖掉,不住的话就扔在这里就好,你缺钱了吗?”董孝凝想不通。
  “卖了吧,以后都不想再看见了。”顾向北站在一楼的大门处,回身上下扫视着这所房子,里边都是小外甥留下的痕迹,再住下去他也许就会疯掉了。
  小外甥和他分手那天,他心脏剧痛最后有股腥甜从喉咙处冒出来,虽然被他吞下去了,可是后来每一天他都会疼。
  同业小区挨着小外甥的高中宿舍区,远远望一眼那里的灯光,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董孝凝看着儿子消瘦的身体,沧桑的神情,隐隐有些后悔,这个情绪出现的很快,董孝凝几乎没有察觉。
  “你是不是不舒服。”
  “有点感冒。”
  顾向北吃的极少,最近时不时会有些低血糖,他几乎是习惯一般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葡萄糖。
  “是什么?”董孝凝有些敏感。
  顾向北一口就喝光了,道:“葡萄糖而已。”
  董孝凝那次回来以后,一直很不安,她老觉得儿子的状态很奇怪,说话有时候也前言不搭后语,有时候在房子里会对着空白的地方自言自语。
  她忍不住把这些告诉了丈夫。
  顾腾海也担心儿子出事,两个人商量了一晚上,决定去儿子的新家看看。
  他们照着儿子给的地址找过去的时候,董孝凝就知道儿子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了,她心疼又心痛,心疼儿子痴心不改,心痛他执迷不悟。
  到了那里,董孝凝帮着儿子一起把房间收拾了。
  中午,顾向北说要去楼下买点菜,走的时候情绪还是很正常的。
  回来的时候仿佛受了刺激。
  脸色苍白眼睛充血,嘴里一直在说着什么。
  董孝凝和顾腾海都吓坏了,一直追问儿子到底怎么了。
  顾向北疯了大概五六分钟,就平静下来了。
  董孝凝躲进厨房,心疼得直掉泪,顾腾海也跟着进了厨房。哄了老婆好一会儿,突然听着外边很安静,巨大的不安席卷了他们。
  几乎是冲出去的。
  眼前的场景把他们吓坏了。
  顾向北住的是一个大开间,一打开房门左手边是卫生间,紧接着是厨房,然后就是睡觉的地方,没有卧室和客厅,阳台和睡觉的地方是连着的。
  而现在,顾向北踩在一把椅子上,打开了阳台的窗户,他抬着腿正要往外钻。
  这里是十二楼,没有防盗窗!一个不慎,摔下去人肯定就没命了。
  董孝凝腿当时就软了,瘫在床边,凄然叫道:“顾向北!向北!我的儿子!你怎么了?你难道不管你的爸爸妈妈了吗?我才失去你姐姐,我不能再失去你了……”说到后来悲从中来,哭得撕心裂肺。
  顾向北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他对母亲的失控完全无法理解。
  他扬起手里的项链,道:“项链掉在窗外了,我在够这个。”
  刚刚在楼下,他从校门口见到小外甥和那个应柏晖又纠缠在一起,心里特别不舒服,胸口又开始疼了,急匆匆赶回来,后来脑子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清醒过来他就想从窗户那里看看小外甥有没有回宿舍午睡,往外伸头的时候项链被挂了一下,掉在窗沿,再差一点就掉到楼下了。
  这个项链董孝凝在外孙的脖子上见到过。
  她的儿子,得了相思病。
 
  ☆、因为爱
 
  段阳阳猛地扑在顾向北的怀里。
  “你怎么来了?我是不是又做梦了?”顾向北伸出手,描绘着小外甥的眉眼,觉得这个梦真美,真好!
  “舅舅,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这个梦好真。”顾向北喃喃道。
  “舅舅,你看看我,我是阳阳……我来看你来了……你摸摸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我的嘴巴,你感觉得到吗?”
  顾向北感受着指腹的温热,却始终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人是他的小外甥。
  他不是走了吗,走之前还对他说了那么无情的话,把他的心都揉碎了。
  “我是不是得绝症了,所以你才过来送我?”他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他拖着也不想去医院,他是个懦夫,承受不住情感上的打击,连顾家的责任也不想再承担。
  他确实抱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思。
  就算他死了又能怎么样,也许小外甥听了他去世的消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吧。
  “是我得了绝症。”段阳阳呜咽道。
  顾向北几乎是惊坐起来,他猛地一动头晕目眩,短暂地陷入漆黑,顾不上手上打的吊瓶,他抓住小外甥的肩膀,双眼对不准焦眼神游离。
  “你怎么了?”如果是器官问题,他和段阳阳有血缘关系,只要能配型从他身上拿,他什么都可以给他,哪怕是让他把心脏献出来,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给他新鲜的心源。
  “离开你以后,我觉得我快死掉了,我的心脏一直疼,有时候半夜也会疼醒,是不是你在想我,是不是你也在疼。”段阳阳手轻轻摩擦过顾向北的背,安扶着他激动的情绪。
  顾向北听着小外甥的话,只觉得心疼,心疼小外甥受了这么多罪。他知道那里疼的时候会有多难过,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一个人承受两个人的痛苦。
  “不要再对舅舅说这样的话了,下一次你再离开,我没办法再放你走。”
  “不会了舅舅……外公外婆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是他们把我接过来的。”
  “什么,怎么会?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爱你。”
  外公外婆爱自己的儿子,舅舅的时常他们已经都告诉他了,他在听到小舅舅的情况时,只觉得一阵窒息。
  也许是失去儿子的危机感,让外公外婆不敢再坚持下去。
  而他,之所以再一次过来找小舅舅,是因为他爱他,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一直在医院住了两三天,顾向北才知道自己的情况有多糟糕。
  他这段日子精神状态一直很不好,有时候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和小外甥分手的那段日子,很多记忆都缺失了。
  “我是怎么进的医院?”这个问题他问了家里人好几次,谁都没有告诉他。
  最后他抓住了一个机会,和一直照顾他的护士关系熟了之后问的她。
  “顾先生您没印象了吗?您当时吞了很多安眠药,下次可不能这么冲动了,您长时间没有进食又吞了上百粒药片,洗胃的时候里面只有胃酸和没消化的药,所以您的胃受了不小的损伤,辛亏您母亲及时发现送医,不然真的是追悔莫及啦!”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