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

字体:[ ]

《不敢爱你【禁忌】》 作者:简簌簌
 
文案
 
你这么好,我不敢爱你。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向北,段阳阳 ┃ 配角:顾向薇,应柏晖 ┃ 其它:
 
 
 
  ☆、小舅舅
 
  段阳阳快被他老妈烦死了,不得不答应老妈的要求,新学期开学寄宿在小舅舅家里。
  说起他这个小舅舅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当年他外婆39岁高龄生的他,他外公开心坏了,连着摆了三天流水席,这件事还被世家群嘲。
  现在提起他小舅舅顾向北,谁不竖大拇指,紧接着下一句话绝对会绘声绘色描述他出生时的“盛世”,毕竟顾腾海这辈子干过唯一出格的事儿也就这么一件了。
  不过话说回来,周边的人虽然酸,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世家子弟能这么有出息的公认的只有顾向北,毕竟人家不光投资玩儿得风生水起,还深知什么叫“发展才是硬道理”、“科技兴国”的大道理。
  现在顾氏基本上都交给小舅舅经营了,他接手以后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司,是一个专门搞研发的,主要方向除了移动物联还有尖端医药,算是两个不同的事业部。
  段阳阳的老妈顾向薇比他小舅舅大了整整十四岁,可是这些年下来,还是要仰仗他的小舅舅吃饭。
  本来一家人就被压制,他老妈又总逼着他巴着小舅舅,这让段阳阳心里非常不舒服。
  这次让他寄宿在小舅舅家,几乎是激怒了他,他在家里大闹三天三夜,被他老妈一个耳光制服了。
  他甚至有些恶劣地想,等见到他那□□的小舅舅,他非要捉弄捉弄他。
  “都怪你!”
  段阳阳一家和他小舅舅关系其实还算亲厚,毕竟和他老妈是亲姐弟,所以对他们家还是很照应的。就是不知道他老妈到底怎么想的,明明是亲戚,却总是拿出低人一等的姿态。
  有时候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他老妈有时候像个佣人一样伺候小舅舅,照顾他外婆也是。
  有一次他回家发现客厅没人,悄悄上楼的看见他外婆拉着他妈的手,嘱咐她让她别拘谨了,都是一家人。可是他妈呢,低着头流着泪,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
  反正他是真够看不惯的。
  他老爸更是烂泥扶不上墙,他以为他老妈够卑微的了,结果他老爸更严重。
  老婆奴果然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虽然他老妈在顾家很窝囊,可是在他们段家可是说一不二的女王。
  说让他爸跪榴莲,他爸绝对不敢跪键盘;说让他爸刷碗,他爸绝对不敢刷锅。
  为了避免自己从女单打发展成为男女混合双打,他老妈那耳光刚落在他脸上还没发力的时候,他已经屈服了。
  算了,爆发中的女人还是不要惹她为妙。
  段阳阳擦了擦汗,“真是过分呐,派辆车送送我不行吗,大夏天让我自己过来真是要了亲命了。”
  一路上坐地铁倒公交,这片独栋别墅富人区又离公交站特别远,段阳阳从下车走到社区门口,走了整整四十分钟!!
  “没人- xing -……啊……累、累死我了!”兜比脸干净的阳阳同学恨自己花钱大手大脚,连个打车的钱都掏不起。
  不过等他彻底搬进他小舅舅家,他的卡应该会重新激活。
  为了逼他来找小舅舅,他们全家真的是拼了。
  “您好,我找A座8807的顾向北,我是他外甥段阳阳。”
  “好的,您稍等。”社区的门禁安保电话确认后,开了门禁,派了一个安保人员给他带路。
  “不用不用,我来过很多次了,我认识。”面对安保大哥怀疑的眼神,段阳阳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以前他来都是坐车来的,头一次这么狼狈,拎着个大箱子累得满头汗,又不知从哪儿蹭了一身土,说他是个逃亡的也不过分。
  “阳阳你可算来了!”张妈开门见到段阳阳,开心坏了,她从早上等到现在,给他煮的甜汤都放凉了。
  “张姨,我小舅舅呢?”段阳阳把箱子交给了李叔,一遍往里走一边问道。
  “先生去接你了,你不是跟他一起来的吗?”
  “啊?那肯定走岔路了!”他这次坐公交车来的,他小舅舅肯定没接上他。他拿出电话,该死啊没电自动关机了。
  “没事儿,刚安保给他打电话了,小舅舅知道没接上我,一会儿肯定就回来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引擎声,出门一看果然是他小舅舅的车,他在车上跟段阳阳摆了下手,然后拐进了车库。
  段阳阳乖乖站在门口等他。
  “怎么没见到你?”顾向北停好车拿着钥匙走过来,他站在门口的台阶下边,和他小外甥正好平视。
  “我妈太狠了,她逼得我坐公交车来的!”段阳阳有些咬牙切齿。
  顾向北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不给舅舅打电话,我去你家接你。”
  “小舅舅你这么忙,还是算了。”每次他小舅舅都是亲自接他,从来没有打发司机过来。他还蛮吃他小舅舅这一套的,这么个大忙人招待他时总是充满真诚,想到这里段阳阳语气不禁软了,带了他不自知的孺慕:
  “我爸妈明天就搬走了。”
  顾向北捏了捏他的肩膀,无声安慰道。
  顾向薇和段震前段时间突然决定搬到H市,觉得那里对段震的身体会好一点,那里气候比B市更潮- shi -,呼吸道敏感的人会好受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顾向薇一定要让段阳阳寄宿在顾向北这里,一方面段阳阳学业不能断,B市这里的资源和机会更多,另外一方面是段阳阳还没有成年,必须有监护人。
  如果不是因为段震的身体真的受不了B市的气候,他们原本的计划是要等到段阳阳考上大学之后才移迁的。
  “明天我们一起去送他们。”顾向北拉着外甥的手,屋上楼看他的房间。
  “对了小舅舅,我妈让我给你拿了不少酱菜,都是她自己腌的,在我包里。中午给你加餐哈哈哈。”段阳阳有点尴尬,他老娘那么个大美女,最爱干的事儿是腌酱菜,而且喜欢四处送人,他外婆又特别贪酸贪辣,上个月吃酱菜吃得直上火。
  “又麻烦,你自己拎过来沉坏了吧?”
  顾向北早就把段阳阳的房间安置好了,房间特别大阳光又充足,还给他打了一个特别大的靠墙书桌台跟书柜,整个房间以天蓝色和白色为主色调,他知道段阳阳最喜欢这两个颜色。
  段阳阳一看房间就挺感动的,他小舅舅总是考虑很周到。这个屋子挨着顾向北的房间,是对门开的,房间大小和格局都是一样的,都有一个向阳的特别大的落地窗。
  看夕阳看日出都很漂亮。
  床帘有一共有三层,其中一层很厚,可以完全隔光,早晨就算睡到日上三竿,也不会被阳光刺到眼睛。
  “你看看还有没有要添的?”
  “够了,小舅舅谢啦!剩下的都是些零碎的玩意儿,我自己慢慢买就成了。”
  “行,那我们下楼去喝甜汤?张妈忙一早上了。”
  段阳阳点头,跟着顾向北一起下了楼。
  段阳阳看着高大的男人,背影挺拔健壮,一身休闲装被他穿出了别样的气质,袖口的扣子总是扣的紧紧的,却不土气。如果非要给一个形容,那就是——
  禁欲的“老”男人。
  
 
  ☆、开学了
 
  顾向北带着段阳阳送别了姐姐姐夫,顾向薇走之前握着顾向北的手哭了,顾向北知道,他姐姐这是舍不得段阳阳。
  他拍了拍顾向薇的手,亲口答应她:“我会替你好好照顾阳阳的。”
  他不知道,这句话让他付出了怎么样的代价。
  “好了阳阳,舅舅带你去买东西,明天就要开学了,你东西还没准备齐吧?”
  他们到商场还不到两个小时,噩耗就传来了。
  顾向薇和段震的班机飞行途中双侧引擎失灵,迫降时解体,飞机上的173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部死亡。
  顾向北几乎是拖着身体去处理无数的事情。他的父母遭受不住打击双双进了医院,段阳阳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他在顾向北面前一滴泪没有流,很乖地在医院陪他的外公外婆。
  顾向北给段阳阳请了半个月的假,段阳阳说,一个星期就够了。他知道他妈最担心的就是他的身体和学习,这两样东西他一定要做到让他妈放心。
  所以他不会让自己因为父母双亡就糟蹋身体,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耽误学习。
  “好孩子。”顾向北心疼地搂住他的小外甥,半大小子也不过是十六岁的少年而已,却隐隐有了男子汉的模样。
  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段阳阳已经坐在教室里上了半个月的学了。
  “向北,你要好好照顾阳阳。不然……向薇走得也不安心。”顾向北母亲董孝凝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女儿女婿意外去世让这个美妇人一夜之间似乎苍老了。
  她抓着顾向北的手,眼泪忍不住又要往外流。
  “妈,你放心,我会把阳阳当我自己的儿子。”
  董孝凝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没一会儿疲惫地睡过去了。
  “行了,你先回去吧。你妈我来照顾就够了。”顾腾海要坚强许多,毕竟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尽管丧女之痛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但他很快就走出来了,这个家还得靠他撑着,他没有倒的机会。
  顾向薇和段震的葬礼已经办完了,骨灰被合葬在清扬墓园。
  “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吧。阳阳……阳阳很坚强。”
  他很佩服他的小外甥,有一天夜里他心里压得喘不过气,下楼想去喝杯冰水。
  打开门发现小外甥的门没关严,房间里传来了男孩压抑的哭泣声,低低的喘息一声声仿佛打在了他的心脏上。
  对他心疼、无奈……成长明明不需要这么残酷,可是他的小外甥却被上天安排了一条最痛的路。
  第二天小外甥却早早收拾好书包,在楼下平静地吃早餐。
  “舅舅,我想下个月我去住校吧,在这里会一直麻烦你。”段阳阳其实也不想去住宿,但是他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小舅舅也才二十六岁,本来应该有自己的生活,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小舅舅的累赘。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