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你好,再见! 作者:慕容风轩

字体:[ ]

《你好,再见!》作者:慕容风轩
 
文案
 
两个相爱的人,一人因为世俗结婚,一人远走他乡。
多年后重逢,一人想要重新开始,一人避之不及。
两个相爱的人何去何从。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寒,韩盛明 ┃ 配角:韩若,李言 ┃ 其它:
 
 
 
  ☆、第一章
 
  “张叔,真的不能说谁是捐献者吗?我想要当面感谢他”。
  走廊上,韩若和医生走来,一边交谈。
  医生姓张,和韩若的父亲是世交。
  韩若的弟弟韩寒从小患有先天- xing -心脏病,直到现在,才找到匹配韩寒的心脏。从手术开始到现在的痊愈,韩若无论怎么求张叔,他没有透露一句关于这个捐献者的事情。
  韩若去查那晚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任何消息。
  “抱歉,家属要求保密。”医生一如既往的回答到,犹豫了一下,真的是被韩若执着的精神打败了,稍加了一句:“人送来的时候已经没办法抢救了……是枪伤,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韩若诧异地问道:“枪伤?是警察?”
  医生不悦的停下,严肃的望着韩若,“你不该想这么多,家属要求保密,自有他的考量。小韩呢虽然做了手术,但是日后的情况谁也说不好,现在重要的是照顾好他……不过不用太过于担心,他目前恢复的很好,回去之后要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千万不能过于劳累了”。医生说完,先走了,再说下去,他真怕自己把底给兜了,作为医生要有职业- cao -守的。
  韩若紧走几步,跟了上来,“谢谢张叔,韩寒承蒙您的照顾才恢复的这么好。”
  “你客气了。你爸身子骨还硬朗吧”。医生有意将话题岔开。
  “我爸挺好的,就是希望您呢能常去跟他喝茶,整天在耳边念叨张叔这周又不来,忙啥呢……”
  “哈哈,你爸才不会这样呢。”医生哈哈大笑的说道,“你爸是个闷葫芦,我认识他三十多年,每次都是我给他打电话,他就没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就是除了有大事才来找我。” 
  两人说着到了韩寒的病房门口,医生推门先进去。
  韩寒双腿盘坐在床上折叠好衣服放进包里。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整个人都不好了,迫不及待的想出院。当然,也是想见一个人了。
  “张叔!”韩寒看见医生进来高兴的叫道。
  医生打量韩寒,“小韩,恢复的不错,身子骨行。”
  韩若跟在医生后面进来,看见韩寒在折衣服,自然而然的从他手上拿过衣服折叠整齐放进他的黑色大书包。
  手里的衣服被夺走了,韩寒愣了一下。
  “都好了,张叔。”韩寒怕他不相信似的,自己下床还蹦跶了几下,被韩若一掌拍到后脑勺去了。
  “不要命了。”韩若凶道。
  韩寒摸着被挨打的后脑勺躲得远远的。
  “要多注意休息,千万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不在意。张叔现在要去查房,就不能送你了。”医生可惜的说道。
  “您忙您的,韩寒我送他回去就行了。”
  “路上注意安全。”
  医生走至门口,想起什么,回头,“对了,告诉你爸,这个礼拜我就去看他。”
  “好!”韩寒和韩若异口同声的说道,此时的医生已经走远了。
  韩寒不悦的皱眉盯着韩若手里的衣服,心疼地:“那是我的衣服。”
  “给我我也不要啊。”韩若回了个白眼,继续手里的活,衣服好像有点多,随便折折就算了。
  韩若折衣服是又快又乱,对折两次然后就塞进书包了,塞进去之后跟没折是差不多的。
  韩寒不禁怀疑韩若会不会做家务,转身进了浴室去收拾自己的洗漱用品。很多不要的东西,像沐浴露洗发水这些都送给了隔壁的病房的病人,也是经常串病房然后某天串到了韩寒这间病房,韩寒不爱说话,但是有个热闹的人在旁边也不错。浴室没什么收拾的,有一条一直用着的手帕折叠好放到书包的外层。
  衣物不多,韩若很快折好了。
  “张叔怎么说?” 韩寒问道。
  韩若摇头,无奈地“不行,家属要求保密。”
  韩寒失望地说道:“猜到了,张叔嘴硬,爸出马也搞不定。”
  “以后会有机会的。对了,爸这段时间太累了,我没跟他说你今天出院,过几天你回去看看他。”
  “嗯!”
  收拾完毕,韩若背起大书包,径直出去了。
  韩寒在后面张了张嘴,他是想自己背的,毕竟他也是个男人。但是在韩若面前,他似乎只是个弟弟,永远需要被照顾的那个。
  “你跟韩盛明还是住一起?”韩若假装不在意的问起。
  两人乘电梯至一楼。
  “姐!我的事你别管了。”韩寒率先出了电梯门,加快脚步不想听韩若的叨叨。
  韩盛明是他的男朋友,是的,他也是男的,两个男的在一起。但是这事在见多识广见怪不怪的韩若面前,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两个男的在一起了。只是奇怪的是,韩若不待见韩盛明,从韩寒带韩盛明去见韩若的那天起,韩若就没给过韩盛明一个好脸,还总是催促两人分手。
  “我不管你喜欢男的还是喜欢女的,动物还是人,总之他韩盛明就是不行。”韩若在背后气喘吁吁,却还是强势的口吻。背的东西太重,韩寒走的又快,又太久没锻炼了,体力跟不上从前。
  韩寒停下脚步,转身面对韩若,“姐,你能不能别老是把我当成小孩,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处理。“
  两人在一起七年,目前处于同居状态,无论韩若说什么,他韩寒从来没有想过分开。
  韩若逼近,抬头望着高了她一头的韩寒说道,“我是你姐,我不管你谁管你。韩盛明,他不适合你。” 
  韩寒直直的望着韩若,看到韩若脸泛红,额头细汗密布。
  “逞什么强,不能背就别背。”韩寒直接从韩若背里取下背包。
  “我先去办出院手术,你在这儿等着。这有凳子,你先坐会儿。你要是乱跑,我收拾你我……”韩若威胁道。
  韩若到前台办出院手续。
  韩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韩盛明一直有敌意,第一眼看见自家弟弟带着他出现自己面前,有一种不安,好像有什么事发生。知道韩寒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认定的东西不肯撒手。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没有用“武力”拆散两人的原因,心力交瘁,一方面还要提防父亲知道这事。
  韩寒听话的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转着手机玩。
  手机铃声响,韩寒急忙打开手机,失望的发现不是自己的手机。响起后面坐着的胖子粗犷的声音,旁边怀孕的妻子打了下他手臂,示意他别那么大声。
  韩寒的心情似乎更不爽了,下定决心再次拨通电话,“韩盛明,快接电话啊!” 传来的却是10086移动的甜美的女声。
  医院门口,韩盛明“全副武装”,戴着压得很低的帽子,还有口罩出现在医院门口,活像个深受重病的病人。
  走至走廊,远远的看见韩寒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闭目修养生息,像是睡着了。
  韩盛明带着雀跃的心情走到近旁,轻拍了下韩寒的肩膀。 
  韩寒一个机灵,坐直身体“谁?”
  “是我!” 韩盛明拉下口罩,在旁边坐下。
  “吓死我了!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做贼啊?”
  韩盛明直直的看着韩寒,“是啊!偷着去看佳人呢。”
  韩寒是不经闹的,中规中矩的像个老头,不轻不重的拍了下他的手臂。“别闹!谁要你看。”
  韩寒摆正身体,靠在长椅上,再次闭目生息。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给我打电话了?”韩盛明拿出手机来看,一拍额头“我最后一节有课,调静音了,好几天没见你,于是下了班马不停蹄的过来了,忘了调回正常的状态。”
  韩盛明是一所公立高中学校的数学老师。
  “借口!”
  韩盛明的话有些让他心疼,自从他开刀动手术住院这三个月以来,两人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就是怕被韩若撞见。
  “你不在病房,在这儿做什么? ”
  韩寒忽然起身拉起韩盛明的手臂往外走。
  “去哪?”韩盛明不明所以还是跟在身后。
  “回家!”
  “你可以出院了?”韩盛明诧异道。
  “少废话,被我姐抓到就走不了了。”韩寒加快了脚步。心里默默的骂了句傻子,没告诉韩盛明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第二章
 
  韩寒和韩盛明两人来到停车场。
  韩寒看见一辆白色的跑车后,眼睛放光,小跑几步到面前。开心的叫嚷着:“我的车……”
  像个孩子,韩盛明笑了一下。
  韩寒爱跑车跟爱命一样。
  “上车!”韩盛明打开副驾驶的门,韩寒上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韩盛明坐到另一边,关好车门。
  “韩寒!”韩盛明沙哑的声音。
  “嗯?”韩寒系好安全带。
  韩盛明忽然倾身轻轻的温柔的吻了他嘴边一下,抚摸着韩寒的脸颊,在他耳边低语,“想不想我?我很想你。”
  耳边痒痒的,一股热气,韩寒拱了拱背,受不了这种痒,想要后退。
  但是韩盛明直接捧住了韩寒的后脑勺。这次的吻来的有些凶猛、粗暴,韩寒快呼吸不过来了,想要后退,喘息,但是被固定住了后脑勺,退不了,只能被迫张开嘴。
  韩盛明放开他的时候,韩寒气喘吁吁,怨恨的看了韩盛明一眼。
  韩盛明倒是挺悠闲的,半点不喘气,手抚摸着他的耳垂来回的摩擦。
  “想不想我?”
  韩寒邪魅一笑,靠近他的耳旁,“想你——做的菜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