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暴力美学 作者:吃一口噗唧唧

字体:[ ]

  《暴力美学(作者自荐)》作者:吃一口噗唧唧
 
  一句话文案:一个AO转换的故事,纯情病娇攻x天然渣受
  详细文案:祝余本是一个顶级Alpha,浪荡不羁四处留情。 在玩弄了纯情科学家裴尚后便忘了这段烟花事。 然鹅纯情小O裴尚被搞大了肚子却惨遭抛弃,科学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研发了AO转换剂,替换- xing -别,把祝余绑起来改造成了Omega,让他将曾经的屈辱和疼痛都体会一遍。 数不尽的灰暗日子里,裴尚沉浮于自己的热望。 互相折磨换来不定亦不伪装的微末爱情。 那曾经冷淡无情拔吊走人的背后刻意隐藏的情愫慢慢升温,越烧越旺... 才知道,那推他入深渊的人同时也是唯一能拯救他出深渊的光。
  
 
 
第1章 “我他妈可是个顶级alpha,怎么会被上!”
  用绑轮胎的黑色胶带封起来的门窗,叠着厚厚的一层又一层和廉价的透明胶带缠绕紧贴在一起积压了几年散发出奇怪的灰尘臭味。
  泛着油腻和脏的黄与黑纠在一起,边缘漏掉翘起的部分也因接触了并不干净的某些物质长出了大大小小的黑色霉斑。
  祝余的双手还被反绑在身后,无力的四肢让他略微只能挣扎感受着被勒紧的部位,暗自判断这应该是比普遍的日式绑法更有技巧对绳子要求也没那高的葫芦腰绑法。
  “呵,个穷逼,好点的绳子都买不起。”
  确定这绳子质量的确一般般,祝余忽略掉自己太阳- xue -的钝痛在内心嘲讽。
  不过颈部大动脉一跳一跳的隐痛感提醒着祝余:距离他在林荫大道上被突袭已经超过了12个小时。
  “既然只是按颈部动脉没砍后脑勺,那也不是想下杀手...妈的,又让我醒过来,还不来个人陪我玩玩!”
  祝余使劲眨了一下眼,果不其然眼周皮肤被粘腻的胶带扯动着拉出一阵刺痛,他更加不爽了。
  “艹 !还用胶带蒙眼,这个傻逼是有什么癖好吗?”
  祝余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
  尽管内心已经暴躁地想把这里炸掉,但表面还依旧维持着冷淡无表情,背靠着黑乎乎的墙,两条腿随意的摆着,略长的头发因一圈一圈缠在眼部的黑胶带挟裹拉扯而显得乱七八糟,灰扑老旧的胶带把皮肤衬得更加白皙。
  因超过十二个小时未进食和水而干燥的嘴唇变得略起皮,唇色暗沉得深红泛紫色,蓦地有种勾人的颓废美感。
  “咔吱”
  突然传来门被推开的声音,祝余皱着眉微微向那边侧头等待着应对绑架者。
  “1.2.3.4.5.”祝余在绳索捆绑下最大程度地绷紧身体弓起背,顶级alpha的防御本能就像猫科动物面对危险一样瞬间就会开启。
  五秒过去了,没有任何脚步声或者其他的声响,看不见听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祝余下意识咬紧下唇,咬的力气非常之大,按他对力度的把控,应该是会出血的,而血液里的能压制大部分人种的顶级alpha信息素应该能给未知的绑匪一点警示。
  但空气中却并没有熟悉的水横枝的信息素混着血丝的气味,甚至根本没有咬到下唇的触感...
  “这他妈啥情况啊....”
  祝余在又一次昏过去的最后三秒才意识到刚被打开的通道唯一的作用可能只是向他释放某一种暂时不明的致昏迷气体。
  --------------------------------------------------------------------------------------------------------------------------------
  “唔....唔....嘶..疼......”
  祝余是在一阵黏稠的吮吸声和至少是三根指节捅入后- xue -的疼痛中被晃醒的。
  下意识地想睁开眼,“嘶!”
  痛痛痛,粘腻的黑胶带还死死缠绕在他的眼睛上。
  “妈的,我的眼睫毛是不是都被扯下来了!”
  祝余还没彻底清醒明白,没管自己岌岌可危的身下,先是心疼起了自己上面的毛。
  仿佛是想要提高存在感一样,后- xue -猝不及防被塞入了第四根手指,没有润滑的干涩甬道被刺入四根成年男人的手指这感受是要上天啊,祝余心里尖叫。
  “啊这人绑我就是要强女干我吗,干嘛一直弄晕我,难道喜欢女干尸?靠,那我现在醒了他这是要再弄晕我吗?我是不是得继续装晕!哎不对啊!我他妈可是顶级alpha,哥们儿你谁啊还想上老子,我骑过的小o怕是比你吃的饭都多。我这么装晕岂不是亏了我的清白之身....菊花!”
  一紧张就逼逼叨叨停不下来是祝大少爷从小的习惯,这下他是想说也没办法开口,嘴巴也被宽大的黑色胶带给封着呢。
  不行了,死磕也不能从。
  祝余死死的闭着眼,紧绷着身体,试图与正在开拓的手指较量。
  可随着四根手指不停进出地做着活塞运动,时不时还旋转碾压着紧致又火热的内壁好像是在试图寻到某个突起。
  刚开始的干涩挨过了,祝余感觉到自己的后- xue -居然分泌了些蜜汁液体还越来越多,在搅动中发出水声吆喝着让后- xue -的入侵者赶紧进来。
  而自己竟然也渐渐在按压的过程中软了身体,蜜红色爬上了耳朵,爬过了脸颊,在白皙的脖颈衬托下潮红地像一个饱满的水蜜桃。
  耳边的声音渐渐模糊,快速又有节奏的律动让祝余渐渐被拉进了情欲的潮水里,他还留存的理智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alpha怎么会流这么多水呢...
  alpha怎么能被几根手指玩弄呢...
  怎么就几根手指都会玩弄到我情动呢....
  可没等祝余在脑内继续十万个为什么,后- xue -的手指兀自扯了出去一股股舍不得似的蜜液跟着被扯了出来- shi -哒哒流满整个股沟。紧接着一股难以自抑的瘙痒和渴望从后- xue -一点蔓延开来,祝余感觉自己全身都酥掉了。
  捆绑太久的四肢早已没有力气,这下连腰身也软了下来,顺着墙根滑下去,接触到冰凉的地板的瞬间,又被刺激地菊口一缩,不过也只是刹那,祝余难耐地把自己雪白圆润的屁股蹭在地上,开始在粗糙沙砾的地上摩擦起来,嘴里呜呜咽咽说不清字节。
  祝余感觉要疯了。
  脑袋里有两个自己一般,一边陷入情欲无法控制地想要着抚慰,扭着白嫩的屁股塌腰渴望着进入,就像个....
  发情期到了的Omega。
  一边理智尚存,看着这样快化成一滩水的自己感觉非常不对劲却无法控制身体让他停下来。
  不会吧,尚有理智的祝余小脑突然冒出了个想法,我不会是变成Omega了吧!
  “啊....唔唔.....”
  突然被从地上一把捞起,身后男人的一只手臂跨过祝余的腰把他提得脚微微离地,顺道在祝余撩起的白衬衫下狠狠掐了一把,白皙的细腰上霎时被捏出红印。
  可男人毫不怜惜的继续动作,另一只手抓着祝余的头发使劲地摁在墙上,就着这样的姿势狠狠进入。
  这个姿势是非常需要力气的,得单手拦腰提起一个大男人,让祝余整个人都悬空,得靠着身后的连接处和被摁在墙上的力气才能勉强维持不掉下去的状态。
  而男人却仿佛毫不吃力,一下一下地使劲- chou -插着,和刚才手指扩张的不同,他仿佛失去了找前列腺的兴趣,只是不停地将- xing -器捅到最深处再抽出大半,就像是某种惩罚。
  这样不带情感,只求最原始的- chou -插,却让第一次做承受方的祝余在疼痛之余获得了别样的刺激快感,颤抖的臀瓣在一次一次的- chou -插中往上翘着顶着叫嚣着它的满意。
  漂亮的小- xue -在越来越狠凶狠的- chou -插下几乎顶到内脏,饱含着蜜液和兴奋- yang -具的甬道溅出了白沫。
  “嘶!”嘴上的胶带被突然扯掉,祝余疼得皱起了眉突然身后的男人也松了臂膀,失去了支柱的祝余猝不及防地软了腿正要跪到地上时,一双紧实的大腿垫在了下面。
  还是面对墙壁,身后的人保持着是跪坐的姿势,把祝余抱在了怀里,硬戳戳的东西暧昧地磨蹭着祝余的会- yin -部。
  “想要吗,就自己坐上去”
  压抑着情欲的低沉嗓音从祝余的耳廓舔弄到耳心,在耳蜗呼了一口气说道。
  如同被他掌控着的娃娃一样,祝余情不自禁地开始寻找着那根能填满自己空虚的- xing -器,被捆绑的双手无法帮助自己,祝余在男人的怀里惹火一般蹭着蹭着。
  身后人也不闲着,从祝余腰开始细细密密地往上吻着,舔着,蹭到脖子处,满意的低喘了一声,开始反复地舔弄起某一块细微的突起,嗅着从上面散发出来的香甜清爽的水横枝味道。
  喜爱到了极致一般,用牙齿细细咬着,就像最珍贵的美味,得留到最后才能享用。
  终于,蹭来蹭去祝余总算找到了心心念念的东西,出于情欲的本能对准后,一直空虚的- xue -口溢出的蜜液正巧滴下来,黏在了硕大的顶端上,如果说刚才的蹭蹭还只是惹火的话,这一滴,便是在满是煤气的房里划开火柴,迎来了爆炸式的涌动情潮。
  男人红了眼,身下胀大的- xing -器一下子全根没入,另一只手准确的掐住祝余的下巴扭过来与自己接吻,把祝余提到嗓子眼的呻吟全都咬碎在了喉里。
  “我是谁,说,我是谁!”
  男人在唇齿交缠中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一句,而祝余实在无力回答。
  混沌的大脑已经不知道是爽还是酸痛,他呻吟着,被逗弄着晃来晃去,唇瓣还被吸着,舌头在交织中不慎咬破了血,一股更为霸道浓烈的紫檀味道在口中溢出,充斥着他的整个口腔,整个大脑,整个身体。
  这是个alpha,祝余突然意识到。
  那我呢,就这么变成Omega了吗?
  是让我昏迷的时候做的手脚吗?
  浓郁到彻底冲昏头脑前的最后一秒,是清醒。
  也只是刹那,便又被情欲的浪潮撤回深渊,便只剩沉溺在肉体的狂欢。
  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疼,祝余眼睛上的胶带也被扯下了,他靠着墙目光向下看着自己什么都没穿的下身。
  笔直光滑又白皙的双腿大敞着,上面布满了被掐的红痕,被绳子捆绑磨到的勒痕,细看大腿内侧还有已经有些干涸的白色精斑,提醒着他不久前疯狂的- xing -事不是做梦。
  身上的绳索取下了,代替的是一只黑色手铐,将他拷在了一个桌边。脖颈也微微疼痛着,他伸出未被禁锢的手颤巍巍地摸向后颈,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内触碰到了一个被咬痕青青紫紫覆盖的腺体。
  那个他曾在别人的身上见过无数次的,Omega的腺体。
  情动的自动分泌的大量- yín -水,被信息素引诱无法自控地想要- jiao -合....种种片段充斥祝余的大脑,一个不想承认的可怕现实浮上心头。
  他抬头看向在对面从自己醒来就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男人,有点出乎意料绑匪并不是穷凶极恶的猥琐强女干犯大叔模样,看着甚至有些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不过嘴里点着烟和昨晚- she -在他身体里的五次,让祝余没轻易相信外表的纯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