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论期末不挂科的正确方式+番外 作者:纯冰糖

字体:[ ]

  《论期末不挂科的正确方式》作者:纯冰糖
 
  文案,宋煜:“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严柏景:“干。”
  宋煜:“今天我们去吃鸡吧!”
  严柏景:“如家走起。”
  宋煜:“我把你当朋友,结果你呢?”
  严柏景:“男朋友啊。”
  普通的大学我们普通的摇。
  普通的宿舍我们普通的搞。
  论学神如何教游戏大神不挂科,论游戏大神如何在游戏里教学学神做人。
  这是一个宿舍里有爱的基友日常。
  一句话文案:说学神是书呆子的你们都站出来,游戏大神保证不打死你们。
  慵懒腹黑学神攻x二逼游戏大神受
  这是一个直男被掰弯的故事。
 
 
第一章 我是学神,不是学霸
  “哦我真是日了狗了!!这游戏真特么难玩!!!听指挥很难吗!!”
  团里有一个小白,二十五人的副本因为这一个小白不会- cao -作团灭纠结了好几次。
  宋煜暴躁的把键盘往旁边一推,结果推倒了旁边一杯水,整杯水撒在另一台机子的键盘上,那键盘上一双修长漂亮的手反应也很快,把键盘赶紧抬起来不让水再蔓延到键盘上。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正道歉呢,宋煜听到那人说道:
  “我口袋里有包卫生纸,你拿出来把水先擦了。”
  宋煜没空细细回味这人声音有多好听,手忙脚乱的从那个人口袋里取出一包卫生纸,把台子上的水擦的干干净净。
  “还好,键盘没事。”
  等宋煜收拾完之后,那个人把键盘放着试了试,对着宋煜笑了笑。
  宋煜也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转头又看向游戏中的画面了。
  “你玩剑三?”
  宋煜对声音还是挺敏感的,隔壁这个人声音在游戏里那绝对是男神音的级别,也不掐着嗓子,也不是那种播音腔,听着很让人舒服,咬字清晰,不紧不慢。
  宋煜“恩”了一声,偏过头看了看那个人。
  不仅手长得修长好看,脸部线条棱角分明,一双懒洋洋的眼睛,眼位稍稍下垂,却完全没有给人一种没精神的感觉,反而显得很深邃,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又给人友好亲近的感觉,宋煜脑海里只闪过一句话:
  我日这比好帅啊!
  “团灭了过不去了?”那个人看着宋煜的屏幕,全团重伤的字样排列的整整齐齐的。
  宋煜一提到这事就没什么好脾气,“都给这花萝说了让她躺尸她不躺,网卡还要出来祸害社会……”
  话还没说完,宋煜看着这个人- cao -作着他的鼠标,右键那个花萝,踢出队伍。宋煜双眼瞪的发直。
  “卧槽!你怎么把她踢了啊!!黑她CD了啊!!!”
  宋煜差点跳起来,一股油然而生的无力感蔓延至全身。
  完了,这是要被小公主818的节奏。
  当团长的第一次818就这么献给了一个小白。
  那个人只是轻轻皱了皱眉,“黑CD什么意思?她浪费你时间,踢了就得了。”
  宋煜心想,这人还真是任- xing -的可怕啊。
  不过反正人也踢了,没她之后,团队聊天都是一致的:
  “团长踢的好!!”
  “终于可以不用纠结了!!”
  宋煜开麦重新指挥了一遍,二十四个人倒也没什么出错,顺顺利利把boss推倒了。
  出了副本之后,宋煜才将视线瞥到了旁边那人的电脑上,才刚一瞥,他整个人就懵了。
  电脑上,密密麻麻都是代码。
  那双手敲击键盘的速度看的宋煜眼花缭乱。
  “卧槽,兄弟你这是干嘛呢!”
  那个人忙着手中的动作,嘴上也轻轻回答道:
  “敲代码。”
  “……你叼。”
  宋煜觉得,这个人是个神经病。
  这世道还有人来网吧不是玩游戏而是来敲代码!一看就是学傻了。
  宋煜今年高考毕业,还有一天就要出发去自己大学了,宋煜爱玩游戏,高三努力了一把愣是考上了一所计算机专业口碑很好的大学。
  志向也很宏大,想着以后去什么游戏公司工作。
  这么一来,对以后要离开家的大学生活还是挺期待的。
  大学多好啊,可以泡学姐,可以继续在宿舍打游戏,最好的事就是能翘课,只要不被老师点名,干什么都可以。
  这才是自由啊!
  所以顺口就问了句:“你大几了?”
  “刚高三毕业。”
  宋煜下巴差点砸到地上。
  “你你你刚毕业就这么……卧槽你考的哪个大学?”
  “A大计算机院。”
  宋煜眼睛瞪圆了,“你跟我考的同一个学校!”
  那个人手指敲击键盘的动作才停下。
  侧过头看了看宋煜,勾着唇笑了笑。
  “那到时候学校见。”
  他站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座位,把椅子摆回原位。宋煜等他走了几步之后才问了一句。
  “哎兄弟,你叫啥?”
  那人回头一笑,宋煜本以为就像所有初次相遇的那种唯美画面一样,接下来他会吐出他的名字。
  顺便再飘点什么花瓣什么微风吹乱发丝。
  然而事实告诉宋煜,他真的想太多了。
  事实是,那人笑的的确很好看。
  说出来的话却格外欠扁。
  “我不叫益达。”
  我靠,这个逼我给他十分!
  宋煜觉得这人挺好玩的,今天游戏里的日常也都做完了,在游戏里转了几圈没什么意思,也下了机。
  走在路上也是跟着耳机里音乐的节奏晃来晃去的。
  走着走着,也就走到了最不喜欢的地方。
  宋煜挺不喜欢学校的,虽然因为他- xing -格外向爽朗,朋友挺多,但宋煜打从心眼里就讨厌上学。
  班主任对于他能考上A大还是相当意外的。
  宋煜也觉得他人生这次还算走了狗屎运。
  在校园转悠转悠,离开的时候看着学校的大门,还是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再见啦我的母校!”
  宋煜怎么也没想到,他和那个益达竟然会是舍友!
  推开宿舍门的那一瞬间,看到那张面熟的脸,宋煜几乎说话完全没过脑子。
  “益达?!”
  宿舍里三个人都转过头,分别说了三句话。
  “什么益达?”
  “哟,嘿!是你的益达!”
  “……我叫严柏景。”
  对这个人第一映像忽然有几个词跃然浮于脑海中。
  学霸、帅比、正经的学霸、一本正经无聊到极点的帅比,就连名字也严肃到极点的无聊的帅比学霸。
  “什么鬼名字,真难记,以后就叫你益达了!啊说起来真的好巧啊!”
  宋煜这个人本来就挺自来熟的,没两句就和严柏景,也就是‘益达’扯起了天。
  严柏景撑着脸看着眼前这个蹦蹦跳跳的二缺,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我说你不累么,长途旅行这么久。”
  宋煜这才“啊”一声,跑去收拾起东西了。
  宿舍一共是四个人,宋煜一边收拾,一边也没忘了和剩下俩闲扯。
  宋煜的床和严柏景恰好是对头,宋煜对面那家伙就是刚才喊着“哟!嘿!是你的益达!”的听着摇滚的男生。名字叫骆子帆。斜对面那个看上去很严肃的叫郑敬仁。
  郑敬仁……正经人……
  宋煜撇撇嘴,他的父母一定很满意他的名字。
  宋煜正哼着歌收拾着他的行李,那个叫郑敬仁的皱着眉给每个人递了一份表格。
  “这是我刚定制的我们宿舍的值日表。”
  还没来得及看完整整三页纸的值日表和值日要求,郑敬仁又缓缓开口说道:
  “简单来讲,就是书一定要按从小到大的顺序正着排列好,垃圾桶里每天要丢两次垃圾,衣柜里的衣服一定要叠整齐,按季节放好,还有书桌上不准堆东西,每天要至少给桌子擦一次灰,座位底下不准有灰,每天都要打扫干净,台灯我明天给你们统一买一样的……”
  “停停停停停!!!喂,垃圾桶里不让我放东西,你逗我呢?”骆子帆看着那一系列诡异的条约,二话不说直接把纸丢到一边,继续塞上耳机摇滚起来了。
  郑敬仁皱着眉头,“总之,宿舍卫生很重要。”
  宋煜嘴角抽了抽。
  这还没开学,所谓的极品宿舍就已经初现端倪了……
  洁癖!
  洁癖就算了,还是个可怕的强迫症!
  严柏景就只丢下一句话,“管好你自己的卫生就行了,这是集体宿舍,不是你一个人的,每个人生活习惯不同,你没必要要求所有人都做的那么极端。”
  宋煜都忍不住给严柏景竖起大拇指了。
  卧槽,这逼格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宋煜还在思忖着要怎么商讨这个问题呢,一个骆子帆鸟都不鸟郑敬仁,一个严柏景一句话能把人噎死,郑敬仁在这还怪尴尬的。
  宋煜就收下那三张纸,“好的,我尽量啊。”
  严柏景抬着懒懒的眼看了宋煜一眼,什么也没多说。
  宋煜收拾好所有行李之后按照郑敬仁的要求把东西都摆好了,不管怎么说,整整齐齐的东西还是让人看着心情蛮愉快的。
  做完这一切之后,宋煜闲下来,发现宿舍的人都各自干各自的事。
  稍微有点失落感。
  和想象中一起嗨的那种宿舍不同,严柏景一个人安安静静看着书,骆子帆带着耳机听着摇滚,郑敬仁在一边严格的制定着学习计划的表格。
  嘛……应该是第一天刚认识所以大家都放不开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