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在酒吧穿女装 作者:天才灯灯

字体:[ ]

  《我在酒吧穿女装》作者:天才灯灯
  文案:
  沈情是酒吧里业绩最好的销售小姐,肤白貌美大长腿,无数人愿意为他一掷千金
  直到有一天,当着他的潜在大主顾的面
  把假胸甩进了洗手池
  沈情:完蛋了,我的摇钱树要拔根而起了
  为了摆脱继承家业的命运,沈情兢兢业业努力攒钱
  却在喝多了假酒和摇钱树睡了后,一朝回到解放前
  摆在沈情面前的只剩下了两个选择
  要么奉子成婚嫁入豪门,要么当单身爸爸继承家业
  沈情:都不想选怎么办
  宋凛:嫁给我,我就是你的摇钱树。
  沈情:guna!!!
  本文又名《单身育儿指南》《我十八岁我好累我要打工攒钱还要买奶粉》《睡了摇钱树为什么了生了块吸金石》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情,宋凛 ┃ 配角:沈休一 ┃ 其它:甜,生子,沙雕
  ============
 
 
第1章 
  宋凛已经注意旁边卡座那位销售小姐很久了。
  酒吧的光线暗淡,旋转的彩光灯偶尔带着一束缤纷的光从她脸上滑过去,使得那张漂亮又夺目的小脸像隐在黑暗的昙花,只有碰到光的刹那才会懒懒地开放,抖落三两心动。
  她穿着V领的裙子,肆无忌惮地显露高耸的胸脯,时不时从桌下伸出一双洁白笔直的长腿来,被光偶尔扫过的时候,简直白得晃眼。
  音乐声过于嘈杂,宋凛只见她似乎是笑了说了什么,坐在卡座里的中年男人笑逐颜开地掏出了卡,过了一会儿,酒吧的经理亲自过来送了一瓶轩尼诗查理。
  她笑起来会露出小小的虎牙,显得整个人天真又妩媚,是面临中年危机的有钱男人最喜欢的类型。
  趁着她倒酒的时候,一只咸猪手顺着女孩子雪白的大腿往上暧昧地抚摸。
  宋凛皱着眉收回了目光。
  谢希仁抬手在眼前晃了晃:“怎么了哥,看上了?”
  他今天心情有些不好,谢希仁这个爱玩儿的,就死缠烂打地把人扯过来了,美曰其名“放松心情”。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极其响亮的杀猪似的嚎叫。
  高跟鞋细细的跟正稳稳地踩在男人的脚尖,大概一击正中大脚趾,光是看着就觉得疼,也难怪他表情都扭曲了。
  那个好看得跟朵昙花似的销售露出了小虎牙:“先生,请尊重我的职业哦。这是您的酒,我还有事恕不作陪啦。”
  声音也是掺了蜜似的甜甜美美。
  男人喝了点酒正上头,哪里舍得让到了嘴边的天鹅飞了,忍着疼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老子开了这么贵的酒,摸下大腿就不行?拿到钱了就想走,想得美!”
  谁知道这么用力地一拽,小昙花踩着双细高跟依旧站在原地稳稳不动,反而是男人差点被带着摔了狗吃屎。
  谢希仁也在看热闹,发自内心地赞叹:“- cao -啊,这年头练家子都来做销售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男人出了这么大的丑怎么肯甘心,自然是依依不挠,伸手就要揽她的脖子把人怀里抱。
  下一秒男人就被小昙花按在了桌面上,他被小昙花用腿压得严严实实,一张脸紧紧地贴在玻璃桌面上,被巨大的力道挤压得有些变形,红彤彤的似是要把桌面烫穿了。
  台上驻唱歌手的吉他终于不堪重负地断了根弦,只剩下激烈的伴奏还在回响。
  小昙花呢,云淡风轻地抚了抚裙子,眉眼弯弯:“先生,人家是真的有事嘛,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哦,你叫经理也没用哦,我叫你老婆哦。”
  一连串的“哦”差点没把人腻死。
  谢希仁连连赞叹:“我- cao -,好带感啊。”
  宋凛狐疑地看着他,谢希仁连连摆手:“我没有,我不是,我真不是。”
  宋凛:“……我还什么都没说。”
  谢希仁:“哥,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抖M。我就看她长得漂亮。”
  行吧。哥信你。
  等到经理“姗姗来迟”,沈情早就把人治得服服帖帖的了,就差一个台阶了。
  挨打客人们最忠实的台阶,黄经理,一边给那个老男人赔不是,一边训着他。
  沈情早就习惯了,非常配合地低着头,只当是一只苍蝇嗡嗡嗡。
  “非常抱歉给您带了不好的体验,这边我们会扣掉闹事员工的一个月工资以示惩戒,并且作为补偿,下次您来酒水一律五折,您看怎么样?”黄经理赔着笑,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摆了摆,暗示沈情赶紧走。
  沈情心心念念着另一桌,一看可以溜了马上跟经理比了个八的手势,经理忍辱负重地点点头。
  这瓶轩尼诗查理五万,他的提成是五千,加上额外的奖励,至少可以拿到八千。
  八千,是什么概念,15个八千就是十二万,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半个月他都可以不上班了。
  至于被扣掉的一个月工资?
  沈情冷笑,他给这个黑心老板干活只有提成,没有保底工资,扣不扣工资对他而言根本没有区别。
  要不是他能挣钱,光每天跟客人闹起来的这些矛盾,他就要被早早地开除了。
  害,生活所迫啊。
  沈情在心里叹了口气,告诉自己,还有两个月了,坚持就是胜利。
  到时候他就会成为沈家这一代里最闪耀的那颗新星。
  他抬起头摆上熟练的笑容,走到隔壁那桌。
  坐在那儿的男人气场格外强大,他一进门沈情就注意到这个人了,但是沈情是个对自己定位明确且十分有自知之明的销售,他理智地选择了隔壁的中年男人。
  不过,令沈情稍微有点意外的是,这个男人竟然一直在看他。
  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中,沈情也能一眼看出男人身上价值不菲的衣服是哪个牌子的定制,依据他手腕上的那个表可以推断出,沈情今天可以靠着男人把接下来两个月的钱都赚了。
  这时另一个销售同事吴青急匆匆地过来了:“沈情,A17那桌说是你朋友,让你过去呢。”
  沈情不无可惜地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明明灭灭的灯光间,两人刚好对视上了。
  男人眉骨很高,额头饱满,显得眉目深邃,长得像个混血,猛然被发现了偷看人家,沈情尴尬地回了一个歉意的笑。
  有点帅。
  这下亏大发了。
  待会他肯定要从自己的那群狐朋狗友身上赚回来。
  到A17的时候,宋祈正搂着个衣着暴露的小姑娘摇骰子。
  看到沈情来了,宋祈把人推到一边儿去,朝着沈情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哟,这不是我们的沈公子吗?我还以为是哪个漂亮小姐呢。”
  沈情当即脸色就冷了下来:“你们谁带他来的?”
  坐在最外面的方胖子小声解释:“情情,他今天也来了,看到我们在这儿就问你去哪儿了,我没告诉他,他就说坐在这儿等你过来,还叫人去喊你过来。”
  沈情深吸一口气,微笑道:“那你们玩的尽兴啊,我今天比较忙。”
  他今天回家一定要焚香沐浴洗洗晦气,卖个酒都能碰上老仇人。
  宋祈慢悠悠道:“我还没点单,你就急着走?”
  沈情只好给他掀开桌子上的酒水单:“请问您要来些什么吗?”
  “有推荐吗?”宋祈捏住了他的手,大拇指在沈情手背上摩擦。
  沈情不动声色甩开他的手:“全都推荐。这边建议您最贵的都来一样。”
  然后让我大赚一笔,补偿一下对我造成的心理伤害。
  “那这样吧,”宋祈抬起手指敲了几下桌面,“最贵的都来一样,你喝几杯,我买几瓶,怎么样?”
  问题来了,有一叠钱摆在你面前,你是拿呢还是拿呢?
  喝,还是不喝,从来不是一个选择题。
  沈情笑眯眯地应道:“好的。”
  看我喝不穷你丫的。
  不消一刻,黄经理带着几位服务生过来送酒,摆了满满当当一桌子,玻璃瓶子碰撞间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
  业绩大涨的黄经理甚至感动地对着沈情鞠了一躬,然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小沈啊,可真有你的啊,我以为女装已经是你的极限了,没想到,人不可貌相啊,迟早你会坐到我这个位子上的。”
  醒醒!你只是个酒吧经理,哪来的位子,还没我销售拿的提成高好吗?不要说得我好像从事了什么非法工作一样好吗?
  沈情面无表情地催促:“慢走。别高兴得摔着了。”
  从现在起,我只是个么得感情的喝酒机器。
  沈情利索开了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递到宋祈面前微微摇晃:“今儿这么多人,宋大少爷想必不会言而无信,戏弄我这个弱女子吧。”
  宋祈被他这一句“弱女子”引得失笑:“我还能赖账不成?”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沈情微仰着脸一饮而尽,把空杯子在宋祈面前又晃了晃,让边上的人战战兢兢的,总疑心他下一秒就要把杯子怼宋祈脸上,“我干了。”
  宋祈心情很好地亲自动手给他开了下一瓶。
  就这样,两个人你开一瓶我喝一瓶,到最后桌子上摆满了只喝了一杯就被放在那里的酒瓶子,看起来琳琅满目的,跟开品酒大会似的。
  沈情喝完最后一杯,趴在桌子上数瓶口,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才数清楚,他扭头对着宋祈说:“我全喝完了,这桌你记得买单。”
  宋祈不动声色地绕着他的腰:“还喝吗?”
  沈情撑着桌子,抓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
  宋祈僵硬了一瞬,发现自己没被甩开,遂更大胆地使了点劲儿,慢慢地把人往自己怀里引。
  这时候沈情一偏头,明艳张扬的一张脸直接贴了上来。
  他与宋祈对视片刻,突然打了个长长的酒嗝,一股浓重的酒气冲着面门而来,熏得宋祈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沈情大笑出声,是原本清朗的少年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以为你沈爷是谁,在这酒吧干了快一年还喝不过这一桌子酒瓶子,那我太丢人了吧。”
  他用力捏着宋祈的手就是一个反扭,按在了桌子上:“喝酒就喝酒呗,你怎么跟那些秃头大叔一个样子,老是动手动脚的,是不是有多动症啊,我跟你将,这个可是精神疾病,我替你打下市精神病院的电话啊。”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