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只是腺体而已(ABO)+番外 作者:mnbvcxz

字体:[ ]

  《只是腺体而已》作者:mnbvcxz
 
  文案:注,脑洞与正文有出入,别信太多
  就是这个故事啦
  一个脑洞。
  贱受O因为系统分配嫁给渣攻,无怨无悔地做贤妻,三年里给渣攻生了两个孩子,生第三个孩子的时候难产大出血羊水栓塞,被迫切除了O- sheng -殖系统。
  渣攻毫不留情地要和贱受离婚,但是因为法律规定,在O生下孩子之后的三年里,A不能提出离婚。
  于是渣攻开始冷暴力贱受,并且爱上了一个还在上学的小美人,带着小美人烛光晚餐,还谎称自己单身,不敢让小美人看见他鸡儿上的已婚标志。
  贱受去医院复查,医生说他的O腺体在手术中被切除了,可能会加速衰老免疫力下降,建议他做人造腺体移植手术。
  贱受忽然来了灵感:“我能移植一副A腺体吗?”
  小美人最近和渣攻吵架了,他想要和渣攻啪啪啪,但是渣攻只愿意和他么么哒。
  这天,心情不好的小美人气哼哼地在- she -击俱乐部打靶玩,这时候一个温柔俊美的A带着清新的松木信息素味靠近了他背后,修长的手指轻轻帮他调整角度,含笑说:“注意枪口后坐力,来,开枪。”
  砰!
  十环。
  微博@mnbvcxz-日常蹂躏小红帽
 
 
第1章 
  顾俊艾和郑飞翰出生在同一家私人医院,都是当地的权贵少爷,一出生就注定将来身份尊贵高人一等。
  可不同的是,顾俊艾是O,郑飞翰是A。
  在联盟军的贵族圈里,O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O天生无法享有和A同样的权力,他们不能作为主导者,不能担任领导者的职务,只能依附在A身边生存。
  选一个好的A结婚,成了顾俊艾二十多年来被迫考虑的唯一问题。
  其实他也没得选。
  以顾家的地位,能和他相匹配的,只有同样有权有势的郑家少爷。
  顾俊艾和郑飞翰是同窗,是朋友,从小知根知底,脾气也还算投缘。
  最重要的是,顾俊艾喜欢郑飞翰。
  与顾俊艾的温柔俊美不同,郑飞翰从小有着强烈的领头人气质。
  顾俊艾小时候因为是O的原因被同龄的A男孩们排挤,是郑飞翰命令那些男孩接纳了他,带他一起玩打仗的游戏。
  从小到大,脾气并不温柔的郑飞翰却一直护着顾俊艾,直到两人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
  双方父母拿着各自儿子的基因样本去做了测试,结果契合度高达95%,是完美的天生一对。
  郑飞翰冷下了脸,开始抗拒这段婚姻。
  他说:“我和顾俊艾是兄弟,是朋友,我不会娶他的!”
  双方父母面面相觑。
  还是顾俊艾先开口了,他温柔地轻声说:“飞翰不愿意,那就算了。”
  他心中有些失落和苦涩,却也并没有太大的悲伤。
  郑飞翰不喜欢他也没什么,不要因为这件事闹得朋友都没得做。
  他舍不得失去郑飞翰这个朋友。
  一场两个家庭的会面不欢而散,顾俊艾一路上魂不守舍地看着窗外,什么都没有说。
  郑飞翰却被自己的亲爹怒斥了一顿。
  郑父的理由非常充分:“顾家就顾俊艾一个独苗!还是个O!如果你和他结婚,以后整个顾家的财产就都是你的了你知不知道!!!”
  第二天,郑飞翰出现在了顾家门口,拿着钻戒握住了顾俊艾的手,草草戴在了顾俊艾修长白皙的手指上,低声说:“顾俊艾,和我结婚吧。”
 
 
第2章 
  婚礼很盛大,这是两个家族的联姻,顾家独子嫁人了,带着顾家无法计量的巨大财富,成了郑夫人。
  婚礼结束之后,两个人都累得不行。
  宽大的婚床上,郑飞翰一脸疲惫地躺着处理工作邮件。
  顾俊艾去换下衣服,走过来戳戳郑飞翰的脸:“你想穿着西装睡觉?”
  郑飞翰漫不经心地说:“你睡吧,我一会儿再收拾。”
  顾俊艾想,这个新婚夜,大概是不会有什么发生了。
  今天大家都很累,他也不想像个欲求不满的- dang -妇一样非要缠着自己新婚的丈夫做那种事。
  于是顾俊艾躺下来,闭着眼睛沉默着,任由郑飞翰笔记本上的光变幻着照在他脸上。
  刚刚从朋友变成夫妻的两个人,彼此之间只有一点难以言喻的尴尬,和顾俊艾自己狂跳不止的心。
  婚后的O有几个月的假期。
  按照常理来说,A会在这段时间标记自己的妻子,而初次被标记的O需要度过一段不太好过的发情期,直到被A反复占有彻底标记,才能恢复正常出门工作。
  顾俊艾是顾家的少爷,哪怕他无法拥有继承权,也一直在父母的教导下负责管理很多事情。
  郑飞翰的冷淡让他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
  如果他现在回去工作,所有人就会知道他的新婚丈夫对他毫无兴趣。
  可就这样等着,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标记。
  顾俊艾只能待在家里,用邮件处理工作,剩下的时间就用来尽力靠近郑飞翰,等郑飞翰跨过心里的那道坎,和他做真正的夫妻。
  顾俊艾是顾家唯一的少爷,虽然向来- xing -格温柔,却到底是万千宠爱着长大的,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如果不是郑飞翰……如果他的丈夫是什么其他人,他早就甩袖子走人领离婚证了。
  可那是郑飞翰,是从小护着他,带他玩,他最好的朋友,他喜欢的人。
  他只能把委屈咽下去,做个温柔的妻子,等他的丈夫回头。
 
 
第3章 
  郑飞翰并不讨厌顾俊艾,只是没有那么喜欢而已。
  他喜欢活泼热情青春洋溢的男孩,最好有些情趣,有些古怪的小心思,能让他觉得开心。
  可顾俊艾太温柔,太沉静。
  说话温声细语,做事一板一眼,像个被重新拆解改装过的定制人,一个完美的妻子。
  那不是爱情。
  郑飞翰在酒会上喝的有点多了,醉醺醺地回家,有些烦躁地扯着自己的领带。
  家里弥漫着O信息素的味道。顾俊艾的信息素味对于一个O来说似乎太寡淡了,不够香浓,也不够甘甜。
  像是雨后的草地被修整过后的味道,不是郑飞翰理想中想要标记的那种O。
  顾俊艾向他走过来,担忧地温柔说:“谁又灌你喝酒了?”
  郑飞翰摇摇头,掰开顾俊艾的手,自顾自地去倒水喝。
  他醉得厉害,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滚烫的热水差点倒在自己手上。
  顾俊艾急忙把他的手拽回来:“小心。”
  热水倒在了顾俊艾手上,白皙的手指顿时被烫红了一大片。
  郑飞翰有些不耐烦地一把推倒了顾俊艾:“离我远点。”
  顾俊艾后腰撞在了桌子上,闷哼一声,低声说:“水很烫,你别碰,去洗把脸,我来倒好不好?”
  郑飞翰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点清醒了。
  他慢慢看了顾俊艾一眼,说:“抱歉。”
  说完,他摇摇晃晃地去了洗手间。
  顾俊艾深吸一口气,苦笑着揉揉自己的后腰,去给郑飞翰倒好温水,又切了一点水果,放在桌子上等郑飞翰过来喝。
  郑飞翰洗完脸,面无表情地走回来,正好看见顾俊艾的背影。
  顾俊艾身形修长,腰线收的流畅优美,哪怕穿着宽松的居家裤子,也掩饰不住那双笔直的长腿。
  郑飞翰吸吸鼻子,在青草般的信息素味里,嗅到一点名为欲望的味道。
  顾俊艾正低头整理着桌面,冷不防一条滚烫的手臂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腰。
  一个坚硬的下巴抵在他肩上,他的丈夫低沉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些冷淡的欲念:“顾俊艾,你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和我结婚的?”
  顾俊艾紧张得手都无处安放:“我……我……”
  郑飞翰吐出低哑的鼻音:“嗯?”
  顾俊艾低声说:“我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很小的时候,你护着我,不许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能和你结婚就好了……”
  郑飞翰伸出手,粗糙的指腹碾过顾俊艾柔软的唇瓣,浑浊地低笑:“那时候就想被我干了?”
  顾俊艾红了脸:“你胡说什么……”
  郑飞翰用力把顾俊艾按在了那张长桌上,说:“我今天就让你如愿以偿,好不好?”
 
 
第4章 
  顾俊艾颤抖着闭上眼睛,一动都不敢动,他惦记着郑飞翰醉酒会口渴,小声说:“你……你先喝口水……”
  郑飞翰半醉半醒地低喃:“喝你的。”
  这一夜,顾俊艾第一次承受了丈夫的标记。
  有些痛,浑身都烫得吓人。
  可顾俊艾心里却变得好受多了。
  这是不是代表着,他的丈夫,已经度过了尴尬的身份转变期,接纳了他的存在?
  第二天一早,顾俊艾躺在床上起不来,苍白的脸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他躺在厚厚的被子里低喃:“飞翰……”
  郑飞翰酒醒了,回忆起昨夜的事,他用力皱着眉,有些不耐烦地去卧室外面给家庭医生打电话:“顾俊艾发烧了,你过来看一眼,需不需要开药。”
  医生愣了一会儿,说:“你标记他了?”
  郑飞翰面无表情地说:“嗯,昨晚。”
  医生说:“被标记之后发烧是正常反应,需要A在旁边照看安抚,就会慢慢舒缓。三天之内一定要对他进行二次标记,否认会进入二度发情期,太伤身体。”
  郑飞翰皱眉:“二次标记?”
  医生知道郑飞翰有心结,于是耐心劝道:“郑少爷,顾俊艾可不是你随随便便哪儿玩的一个小O,他是你的合法妻子,背后又是顾家的势力。你既然把人娶了,就要负责人,要是顾俊艾在你身边出什么事,顾家可不会善罢甘休。”
  郑飞翰深吸一口气,说:“我知道。”
  医生不放心地叮嘱:“一定要72小时之内进行二次标记,越快越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