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疯子 作者:沈为凰

字体:[ ]

小疯子
作者:沈为凰
 
 
文案
现代年下文,主攻。
自恋爱脑补阳光攻×弟控护犊子大佬受
 
内容标签: 年下 豪门世家 打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ZZ*Dionysus//江临 ┃ 配角:KK,孟特助,江策,何故,铃铛子 ┃ 其它:
 
 
替身弟弟
  
  海宁市亚水湾有一个小清新的天堂。
  
  什么意大利街,罗马街,西班牙街层出不穷,这种地儿颇受小年轻们喜欢。
  
  也很受‘流浪汉’的喜欢。
  
  当然啦,只有衣冠楚楚的流浪艺术家才能够被城管允许通过。
  
  ZZ·Dionysus观察了老久,依靠出色的皮囊,和卖光碟的小老哥一块儿冒充具有忧郁气质的流浪画家,混入了希腊风情街——一个伪帕特农神庙。
  
  坍塌的庙顶,剥蚀的浮雕,跟实际的帕特农神庙很像,只不过缩小了很多。
  
  ZZ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希腊人在心里给建筑投资者竖了个大拇指,随后他靠着某个柱廊席地而坐,开始摆摊。
  
  “哎,吱吱,你今天又来给人画鬼画符啊?”卖碟小哥是个钢铁直男,他致力于拉ZZ入伙卖碟。
  
  “我说,你昨天就赚了个吃饭钱吧?这么点,赶明儿你怎么给我交房租啊兄弟!要不你把你这油漆卖掉,咱哥两一起卖碟,我出碟你来拉皮条,呸!你来拉拢小哥哥小姐姐们来买碟?”
  
  ZZ撑开他的画架,用细绳、夹子还有木棍把他以前的画搞了个微型展览。
  
  ZZ对于卖碟小哥的诱骗置之不理,只撇嘴纠正道:“树哥,我叫ZZ不叫吱吱,又不是老鼠,叫啥个吱吱啊?”
  
  卖碟小哥一口东北碴子味儿混广东话,拍着ZZ的肩膀说:“吱吱咋个不好听了啊!我跟你港,以后你就跟哥姓!叫周吱吱!”
  
  ZZ被逗笑了,给了周树肩膀一拳头:“不干!我才……”
  
  话还没说完,冷不丁有个穿着吊带长裙,扎着丸子头的女生到了ZZ跟前。
  
  女生羞涩的问:“小哥哥小哥哥,你是画肖像画吗?可以给我画一张吗?”
  
  生意上门!
  
  ZZ不跟周树瞎闹腾了,他连忙转头,金色的蓬松卷发随着他的动作颤了颤。
  
  他对着女生咧嘴一笑,左脸颊的酒窝和洁白的虎牙全都显露出来了,眉眼弯弯跟浸了水似的,反- she -着阳光,特别的好看,勾得对面的女生仰着头傻傻的笑了。
  
  ZZ以美色/诱惑,无耻的说:“当然可以,但我不是画肖像画,我是抽象派的,就是说我会画出在我心里最适合你模样的东西,而且我给你画出来了,你可以拍照,不过不能拿走。”
  
  沉迷于美色无法自拔的女生愣愣点头,她紧紧盯着ZZ说:“当、当然没问题,我……我可以和你合影吗?”
  
  ZZ犹豫了一下,盛世美颜上染着苦恼。
  
  女生立马道:“不拍照也可以,我们现在就画画吧!”
  
  “不是不可以啦,画画十块,拍照也要十块哦~”ZZ朝女生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笑的时候像个小太阳,即便说着钱,也是非常的温暖。
  
  女生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支付宝付款了:“好!二十给你!”
  
  ZZ听到‘收钱吧到账二十’以后,便是请女生坐在了小马扎上,而自个也是有模有样的拿起了画笔,刷刷画了起来。
  
  ……
  
  亚水湾风情街项目组在今日迎来了他们大老板的检验。
  
  这会儿项目组的秃顶经理给他们大老板撑着一把粉红色小洋伞,同时还尽忠尽职的向他们大老板介绍风情街的标志- xing -建筑。
  
  从意大利风情街走到希腊风情街,从伪罗马斗兽场说到伪帕特农神庙,秃顶经理没得到大老板一个字。
  
  秃顶经理的心悬了起来。
  
  难道还不够好吗?
  
  难道要回炉重造吗?!
  
  难道我的心血要被推土机推平吗?!
  
  就在秃顶经理视线逐渐模糊,意识快要陷入绝望的时候,周遭的压力突兀轻了,他条件反- she -的转头看过去。
  
  他们大老板三步做两步的冲向了帕特农神庙的柱廊!
  
  那挺拔硕长的黑色背影愈来愈远,不论从哪个方向看,那都是气势骇人!
  
  秃顶经理条件反- she -的喊道:“大老板——不要啊!那是我的心血!”
  
  他以为,大老板要亲自动手推了他的心血,却没想到他大老板停在了一个流浪画家的摊位前。
  
  秃顶经理松了口气,抖着手擦了把汗,还好不是徒手推了他的帕特农神庙……
  
  “老赵!你看那个小年轻像谁?!”大老板的左膀右臂孟特助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抓住了秃顶经理仅存的毛发,惊恐的大叫。
  
  秃顶经理没看到那什么小年轻,但他也大叫起来了,因为他头顶仅剩的几缕头发没了!
  
  杀猪一般的尖叫惊醒了流畅作画的ZZ,他手一抖,畸形的红色玫瑰黑了……
  
  ZZ整个人都顿住了。
  
  这会儿小姑娘见ZZ停了笔,也是迫不及待的问:“小哥哥小哥哥,是不是画好了啊?”
  
  “呃……”ZZ抬起头,想着该如何不失去十块钱的前提下委婉的告知女生画毁了。
  
  可就在这时候,他和一双琥珀色的丹凤眼对上。
  
  那一瞬间,ZZ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片段,最后剩下两个字:是他!
  
  三秒之后,ZZ立马是把笔随手一扔落在了水桶里,画夹一取,画一抽递给了女生,语速贼快道:“画好了,给。”
  
  说完就冲着面前身形挺拔但消瘦的男人咧嘴一笑,露出招牌式虎牙和酒窝说:“小哥哥,画画吗?可以占卜的画喔!”
  
  这男人没说话,只目光灼灼的盯着ZZ。
  
  那眼神如狼似虎,就像要把ZZ剥皮抽筋吞进去,融进血肉里一样。
  
  ZZ被这眼神惊到了,以为自个哪儿露出马脚了,他心虚的闭嘴了,并且后退了一步,打算战略- xing -撤退。
  
  而这时,女生将画纸哗哗的翻来覆去,并且拧眉疑问:“这是什么啊?我的肖像画?我就是这个鬼画符?小哥哥,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女生的嘴就被后面冲过来的孟特助给捂住了。
  
  孟特助捂着女生的嘴,把她拖离了现场。
  
  旁边卖碟的周树看到了,立马是变了脸哎哎道:“干啥呢干啥呢……”
  
  他的话也没说完,秃顶经理出现了,作为这片风情街的项目组经理,还是非常有辨识度的。
  
  周树被秃顶经理勾勾手指,被迫抄起他的碟跟着秃顶经理走了。
  
  ZZ看人都退场了,他有点慌了,这是要在青天白日下,清场灭口吗?
  
  撤退!必须撤退!再不撤退就要没命了!
  
  他准备跑路,可面前的男人用极其沙哑的声音说:“小疯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ZZ:“???”
  
  小、小疯子?
  
  “不不不!”ZZ急不可耐的摆起了尔康手,非常坚定的说道,“小哥哥,你认错人了!我不疯的,真的,我一点也不疯!”
  
  任务固然重要,但ZZ绝不因此诋毁自己!仙男,怎么能是疯子呢?!
  
  面前身形消瘦的男子听着ZZ的话整个人是一怔,他别说眼眶了,就连眼珠子都染上红丝了。
  
  ZZ瞧着他的样子,头皮发麻了起来,有一种自己做了十恶不赦事儿的感觉。
  
  要不、就承认自己是个疯子算了?
  
  仙男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承认了又不代表他真的是疯子。
  
  对!他这是为了什么救人而承认自己是疯子!不是因为那什么任务!
  
  想到这儿,ZZ咧嘴一笑,像个小太阳一样照亮了对面男人尽是- yin -霾的心,他说:“好叭,我是小疯子行了叭,你不要哭啦!”
  
  身形消瘦的男人听着笑了起来,他握住了ZZ的手腕,一把将ZZ拉入怀中。
  
  他硬是摁着ZZ的头,使ZZ一米八八的大高个被迫佝偻着腰,趴在比他矮半个头的男人怀里。
  
  ZZ觉得长时间这样趴着,他的腰可能会不太好。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对目标人物提醒道:“小、小哥哥,要不咱换个位置?这样趴着我的腰不太痛快……”
  
  没等ZZ说完,男人也是反应过来了,连忙松开了ZZ,让ZZ得以站直了身体。
  
  ZZ刚松一口气,男人竟是摸上了他的腰,替他揉了起来,眼里还染着几分歉意道:“是哥的错,哥忘了你都长大了,比哥都高这么多了,哥以后一定记得给你揉腰。”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