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天南弟北+番外 作者:兵不厌诈(上)

字体:[ ]

天南弟北
作者:兵不厌诈
 
文案
 
短腿儿不可怕,可怕的是短腿儿一夜长大。
 
这是一个小短腿儿挨揍专业户和混混交警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开始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兵不厌诈鸡排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北,秦天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 1 章
  北方的冬天真是比南方冷太多了!
  这是秦天来到D市之后每天都要在脑子里感慨至少一百遍的台词。不出巡的时候还好,猫办公室里贴着暖气片儿喝着热茶,工作忙点忙点吧,至少还能感受到手脚是自个儿的。像现在,下了一场大雪,交通有点堵,秦天站完了晚高峰,又尽职尽责的站路中央疏导了仨小时,等回到队里换下执勤服时,秦天觉得身上除了一双眼珠子能转,没一个零件属于自己了。
  还好租的房子离单位不远,走路也就不到二十分钟。
  眼下的路况开车简直就是给自己添堵,步行刚好。
  刚哆哆嗦嗦的裹紧羽绒服出了门往街上走着,兜里的手机响了。秦天不想接,手揣兜里还没热乎两分钟呢,就这老北风吹的,手机屏贴耳朵上指不定能冻一块去。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儿上七朵花,啦啦啦······”
  魔- xing -的铃音在寂静的街道上绕梁不绝,有种主人不接打死也不停歇的意思。
  秦天用一个脏字简单的总结了此刻的心理路程,掏出孜孜不倦嚎着的手机一看,显示的姓名是凯子。
  “小天!”电话刚接通,那头就响起了彩民中了五百万大奖似的亢奋大嗓门儿,“你们那儿是不是下雪了?是不是是不是?我刚看D市的新闻了,那洁白的雪花覆盖的,真叫一个美不胜收!”
  在没来北方之前,秦天也曾这般天真的憧憬过美不胜收的大雪天,当然,现在看着,还是挺美的,别让他大雪天一动不动的杵雪堆里当路灯杆子的话。
  “可美了,美得我都快哭了,你想看赶紧来看。”秦天把手机隔开耳朵老远,突然吼了一嗓子,“你大爷的!敢情不是你在雪地里站上一天,就不知道人民公仆的辛酸血泪是吧!老子的手都快冻掉了,还要接你的电话,我是不是有病!”
  “哎!我一听见雪就兴奋的给忘了,你还要在路上执勤呢吧?一站一天?那得多冷啊!”付凯立马忧心忡忡的说,“我看天气预报那边儿得有零下十几度呢,你这匆匆忙忙就过去了,也没啥准备,厚衣服什么的也没带吧,你别给冻坏了。”
  “随便买了件羽绒服套上了。”秦天说。
  “那还成。”付凯叹了口气,“你说你这是何苦,跟老爷子拗着就拗着吧,反正胳膊拗不过大腿儿,你还偏要考个偏远地区的公务员存心气老爷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折腾老爷子呢,还是折腾你自个儿······”
  秦天顿了顿脚,捏紧手机埋头顶着老北风快步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进了巷子,风立马小了许多。“我这儿快冻成人体冰雕了,你有屁快放,少在这儿跟我人生苦短的感慨没完。”
  “就是想打个电话慰问一下,也没什么事。”付凯说,“天冷,你赶紧回吧,我等过两天就去那边儿看你,顺便给你带点东西。”
  “行吧,来的时候打我电话。”挂了电话秦天迅速把手揣进兜里,原地蹦了好几蹦。
  真是太他妈冷了,据说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
  像他这种夏天吹个空调都能感冒的主儿,也不知明天早上起来还能不能睁开眼看见太阳。
  大概是小巷子本就走的人少,下着雪走的人就更少了,路面上还是雪白平整的一片,被路灯一照还有些晃眼。就这么一晃眼的功夫,秦天感觉到脚下猛地一下踩了个空。
  “- cao -!”秦天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
  地面上不知被谁撬走了两块砖,积了水,天一冷就结了一层薄冰,再被雪这么一盖,完美的暗算杀人于无形啊。
  秦天今天刚好穿的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这一脚下去,黑的白的全带出来了,整个脚面儿都成了一朵- shi -漉漉的花,冰渣子戳进袜子里,激的人直哆嗦。
  突然就有些烦躁。又或许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在努力压抑着体内不断冲撞的烦躁,被这一场夹着雪花的老北风一吹,瞬间涨到了极限,也可能是这一脚磕下去,不小心将咬牙掩饰的情绪给跌了出来。反正,这一刻他不想再勉强自己。
  想发泄,想嘶吼,想大骂,想找个人狠狠干一架。
  而时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巧。
  正烦无处发泄,就听见巷尾拐角处有嘈杂的声音传来,以秦天多年混迹单打或群殴的丰满经验,瞬间就判断出有人在打架。
  不过应该是单方面压倒- xing -的局面,因为只听见喊打喊骂的,没听见求饶叫停的,甚至连痛呼惨叫都没有。
  若是在以前,秦天肯定会充耳不闻拐个弯儿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的头破血流去。可现在他好歹也是一名刚上任的公务员,匡扶正义,拔腿相助乃是不容推辞的职责所在,且别说还正逢上他浑身不痛快。
  拐过巷尾,果然如秦天所料。情势不是一般的惨无人道。
  三五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聚成一堆,将墙角一团黑不溜秋的人影围在了中央,看身形也是十五六岁,还是个初学生。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高中生单手挑着一个松垮垮的书包,跟摸了电门似得抖啊抖的,稀里哗啦书包里的书本和笔抖掉了一地,然后用脚划拉了两下,不甚满意的啧了一声。
  旁边的平头立马上脚踹在了抱头蜷缩在墙角的初中生肩上。孩子噗通一声大头朝下栽进了雪堆里,听声音就知道这一脚很重,孩子却一声不吭,只更用力的抱住了身体,像是要把自己埋进雪里。
  几个高中生被这鸵鸟的造型逗乐了,哈哈笑了起来。
  “这都不叫,还真是哑巴呢······”平头说,又冲着孩子顾得上头就顾不上的屁股抬起了脚。
  “你们干什么!”在看清楚这一幕的同时,秦天猛地加速冲进了巷子。
  都是上过学,劫过道儿或被劫过道儿的人,其实秦天不用问也知道这些高中生在干什么,吼这一嗓子纯粹是为了气势。
  虽说这种事到哪儿都有,也不是能够简单有效遏制的。但月黑风高的,五个高中生欺负一个初学生就有点过分了。
  但气势这种东西还真不是你想把握就轻易把握得当的,秦天冲出去的姿势很迅猛,自我良心评价气势还可以,可吼完,立马就尴尬了。
  这仿佛刚吃了一记兜心脚,抖抖嗖嗖尾音还开了岔儿的一嗓儿,瞬间就震住了一群小伙伴们。
  大背头手指头上还转着空荡荡的书包,扭头,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秦天,夸张的做了个表情,“哎妈!吓死我了!我还当不小心踩了谁的收音机呢······”
  大背头和大背头的小伙伴们哄堂大笑。
  火噌一下就上来了,秦天原本想着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手掏出来还怪冷的,口头教育教育这几枚渣渣好好做人的道理就算,好歹自己已经是步入社会成熟稳重的大人了,以大欺小难免落了下乘。可渣渣的人品明显跟他那个溜光水滑的大背头一点都不相称,刺的很,脸上不均匀的表情简直就是强迫症患者的头号克星。
  收拾这帮毛都没长齐的伪社青小渣渣,秦天都用不了三招,在运动神经看起来比较发达的平头冲过来之际,秦天迅速的从兜里把手伸出来,一记直拳。
  砰!
  平头的脸瞬间就与大地亲密无间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其实,秦天并没想过要真的放倒谁,可天实在太冷,手臂有些失了知觉,一时没能把握好力道。
  平头一秒被KO的惨剧并没有震退一众等着看好戏的小伙伴们,也可能是还没反应过来,在平头率先出马的步伐之后,大背头和另外三个高中生已经紧跟着一并冲了上来。
  在大背头手中的书包朝自己的脸上抽来之前,秦天顺势斜跨出一步,一把抓住了书包,用力一拉,扭身,另一只手抓在了大背头拉着书包的胳膊上,弯腰,朝前一砸。
  继平头之后,大背头成为第二个全身与大地亲密接触的幸运儿。
  不难看出领头的就是这位大背头,一般领头的都是武力值相对来说最高的,那么剩下的三个就更加不够看了。
  一记左勾拳,侧身,扫堂腿,右手肘后顶,招式一气呵成,行云流水,都还没感受到武力爆发的乐趣,气势汹汹的小伙伴们就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 cao -!”大背头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恶狠狠的抹了把脸上的雪渣子和已经成了扇形刘海的大背头,用手指着秦天放狠话,“你他妈等着!”
  “那你赶紧的。”秦天并没有将这句狠话放在心上,折了面子挨了揍已经够狼狈的了,还能不让人过过嘴瘾么。而且放狠话都放的这么不专业,也不知道先问问他的名姓地址来日好找他寻回场子,还真以为他会傻乎乎的顶着老北风在这儿等人来收拾啊。
  “你有种!”平头也跟上了一句,看着大背头转身走了,冲其他几个喊了声,“走!”
  小伙伴们狼狈的身影陆续飞快的消失在了巷口,秦天立马搓着手蹦了起来。
  “哎!冷死了冷死了······”
  若是没有回头,秦天都快忘了身后还有一个安静如鸡的小可怜在。
  挨打的时候不出声。
  看人挨打的时候也不出声。
  现在一件一件的从雪地里往回扒拉着自己的书本和笔,竟然也一点声音也没有。
  就仿佛根本不存在,或者说已经与空气融为一体。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填坑了!小伙伴们冒个泡吧!给点动力~
欻欻的!
 
第 2 章
  “喂,”秦天又原地蹦了两下,走过去蹲下,这才发现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初中生”穿着和那几个渣渣一样的校服,就是脏的有点难以辨认了而已。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孩子头也不抬,像演默剧一样无声的往书包里装着笔和本子。
  其实这话问出来之后,秦天也立马觉得蠢了,于是又换了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反抗?”
  孩子依然没有出声。
  好吧,就这副一看就很好欺负的模样,想反抗估计也反抗不起来。但打不过可以跑啊,反正他是头一回见着一边挨揍还一边把自己团起来往雪堆里扎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