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天南弟北+番外 作者:兵不厌诈(下)

字体:[ ]

受,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就昏头涨脑的拉了下小手,掌心的感觉神经突然就神奇的被开启了,还仿佛加持过的。
  果然,小手不是随便拉的。
  虽然突如其来的异样情绪让江北无法再平静的擦下去,但江北还是努力表现的像平时一样,放轻力度慢慢的把药搓完了。
  给秦天缠好新的绷带,收拾好药箱,去浴室重新洗了手回来,秦天已经滚到床里侧面朝墙睡了。
  江北在床边杵了一会儿,动作很轻的躺了下去。
  脑子里有点乱,但又没个具体。偷偷的往秦天那边看了好几眼,秦天裹得很严实,但目光落到被子外面的一截后颈上,江北瞬间就回忆起了刚刚手心覆在那片细腻上的诡异触感。
  像被烫着了似得,迅速的攥紧拳头闭上了眼睛。
  估计是药油没洗干净,有点烧手。
  身后的呼吸慢慢放缓了,江北应该是睡着了。
  江北的睡眠一向很好,秦天此时居然有点羡慕。其实他平时睡得也很沉,往往睡了一夜早上起来还跟没睡过似得,没人喊他起床的话,还能接着再睡一天。但今晚莫名的就失眠了。
  相当神奇。
  刚刚江北的手在他背上搓的感觉好像还在,最开始那两下是真疼,不知道江北在想什么,居然下那么重的手,但火辣辣的痛感褪去之后,备受磋磨的娇嫩肌肤就分外的娇嫩起来,感觉都灵敏了好几个度,当江北再次力度轻柔的揉按时,好不容易才消退下去的火热感就一点一点被唤醒的顺着努力控制却仍有点颤抖的手指从每一个毛孔喷发出来。
  秦天想直接掀开江北,但身后明显异样起来的反应令他顿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江北有了反应。
  这个发现让秦天非常震惊,以及无措。
  江北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个反应代表了什么,毕竟是小手都没拉过的人,关于那点子事更是懵懂的无从考证。但江北的不自在,他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
  就只是出于茫然的不自在。
  这让秦天稍微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犯愁。
 
第 68 章
  秦天不是江北,就算只拉过老妈的小手,在这种事上相比无人引导的小菜鸡,也算个无师自通的老司机了。
  江北自己应该没意识到,其实很早之前秦天就看出江北有些不一样,说是- xing -格所致也好,不懂得和女孩子沟通相处也好,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个朋友的江北显然把他当做了除了家人以外的全部,对他的依赖和亲近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也正因此,秦天不敢确定江北到底是对他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还是就只是害怕失去想要努力抓住他这个难得的朋友。
  今晚他就不该嘴欠多说那一句。
  也就不会有接下来有点尴尬的反应了。
  他很怕因为自己随口的一句玩笑误导了纯洁的如同白纸的江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旁边已经没了人。秦天揉着眼睛喊了一声,没有回应。这才想起今天江北就去学校了。
  桌上摆着粥和素包,江北给他留了纸条。
  简单的几个字——我去学校了。
  秦天啧了一声,揉着酸痛的腰进了浴室。
  今天是第一天开学,上午举行了开学典礼听完校长和老师学生代表发完话之后,下午就各自领了军训服到- cao -场集合,开始了军训。
  天气还十分炎热,下午更是晒了一天之后最热的时候,训了两个小时的队形和正步,每个人都晒得脸蛋通红,汗滴禾下土了。教官喊了一声解散休息半小时再继续,人呼啦一下就扎堆躲到了树底下。
  虽然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宿舍的人都挺自来熟的,江北早上才回宿舍,其他三个已经混的无话不谈,这会儿懒洋洋的躺在石凳上又聊起了天。江北在一旁听着,没插话,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庄小强把脑袋抵在身后的树上,眯眼瞅着不远处有说有笑的一群人,说,“我是不是报错专业了?早知道就该报外语系了,看看,人外语系,美女如云啊,哪像咱们系,放眼都是满身汗臭的大老爷们,仅有的几个女生也无处下眼。刚才练队形的时候,我偷偷往外语系那边一看,啧,一排溜前凸后翘······”
  叶晨斜眼看着庄小强,“看的你Y了啊?”
  庄小强抹了把汗,嘿嘿笑着说,“我可是个专一的好男人,就对着我女朋友Y,那些个花花草草啊,也就过过眼瘾。”
  “你还有女朋友呢。”叶晨表示震惊。
  “去你的,我哪儿就那么磕碜连个女朋友都不能有了。”庄小强踹了叶晨一脚,又神秘兮兮的凑过去问,“你敢说你看着那些香汗涔涔的各色美女们没Y?”
  叶晨鄙视的白了庄小强一眼,“我只对我喜欢的人Y。”
  Y了?
  哪里Y了?
  江北转头瞪着两人。
  “你······”文轩在他耳边忽然出声。
  “没有!”江北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
  文轩愣了愣,笑了起来,“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没有了。”
  江北猛地有些尴尬,说,“那你要说什么。”
  文轩笑说,“你喝不喝饮料?”
  江北还没说话,旁边讨论的正热的俩人异口同声的喊,“喝!顺便也给我们带瓶,不想动了。”
  “懒死你们得了,这才不到一下午呢,要五天下来得直接挺尸了吧。”文轩站了起来,看了眼绷着脸的江北,“你要喝什么?”
  “你咋不问我们喝什么光问江北啊,知道你们是老乡,也不能这么偏心吧。”庄小强翻了个白眼。
  “你喝白水都浪费。”文轩说。
  庄小强叹了口气,把脑袋滑到叶晨腿上,说,“我们被孤立了。”
  “起开,一头的汗都蹭我裤子上了。”叶晨拍了庄小强一巴掌,对文轩说,“我要绿茶。”
  “那我也要绿茶。”庄小强跟着喊。
  文轩又看向江北。
  江北其实也不太想动,倒不累,以前在搏击馆连着打好几个小时的拳也没多少感觉,但天是真热,可想想又不太好意思让文轩一个人跑去给他们仨买饮料,从石凳上跳下来,往小卖部走。“我去。”
  “一块吧。”文轩跟了上来,跟他并肩走着。
  跟宿舍里呆了一个上午,不说已经像庄小强和叶晨那样无话不谈,但江北也发现自己确实想多了。昨天突然碰到老乡跟自己打招呼,江北很是紧张了一阵,后来才发现文轩好像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或者知道一点却并不像以前那些同学在意,并没有对他表现出鄙夷疏离,相反还很自然友好。
  昨天从学校离开之后,秦天也委婉的跟他说过不要想太多,家庭不代表一个人,你自己越是在意,别人才会跟着在意。要试着放下包袱,融入周围的圈子,会发现有些事并不想自己想的那么严重。毕竟,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每一种活法都是由自己主导的。
  他想试着按秦天说的去活一次看看。
  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文轩看着就是个挺随- xing -的人,走在路上也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眼睛随意的四处看着,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无话聊的生硬气氛。
  走了一段之后,江北实在没憋住,声音不大的问了一句,“你刚刚······也Y了吗?”
  文轩绊了一跤,捂嘴咳着扭头看他,过了能有五秒钟才说,“没有,我不喜欢女人。”
  江北看着他,觉得大概没听懂。
  “我喜欢男人。”文轩说。
  江北猛地停住脚。
  文轩的表情很坦然,好像只是在回答早饭吃了什么。可江北心里却紧紧的缩了一下,某个想法突然就拨云见日般砸进了脑海里,令他一阵呼吸困难。
  是这样吗?
  江北想到刚才庄小强和叶晨的对话。
  对着喜欢的人才会Y,他昨天却对着秦天Y了······但秦天不是他的女朋友,那么就只是因为喜欢?
  他喜欢秦天?
  不是像亲戚朋友的那种喜欢,而是像庄小强对女朋友的那种喜欢,会Y的喜欢?
  “你······”文轩抬手扶了下他肩膀,“你好像在发抖?”
  江北没说话,脑子像被那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炸开,心里很乱,有点害怕。身体都冷了,能感觉到按在肩上的手对比强烈的热度。
  文轩顿时有些后悔说的太直接,垂下手,有些落寞的说,“我以为······对不起,我没想过你会这么反感·······”
  过了好一会儿,江北才止住颤抖,哑声说,“没。”
  “没什么?”
  “没反感。”江北说,“就是有点惊讶。”
  是害怕。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直以来自己对于秦天会是怎样的感情,就像蹒跚在看不到头的黑夜里努力想要抓住的一缕火光,不断的支撑着自己靠近。秦天是他的希望,也是他最后的坚强。
  可是现在,对着这个能够让自己依靠安心,也愿意给自己依靠和温暖的人,陡然发现自己竟然可耻的生出了那样龌龊的心思,这一刻,来自心底的恐惧和厌弃让他深深的鄙夷自己。
  更害怕秦天知道了他的心思,会觉得自己恶心,疏远甚至离开自己。
  文轩笑了笑,转头继续往前走着,“其实也没什么,从初中时我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一开始也想过把自己藏起来,不被人发现,但是没用,该你承受的还是要承受······后来我就看开了,不一样就不一样吧,我就是我,活成什么样也是我,别人的眼光又有什么重要,我自己过的舒心就好了。”
  江北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文轩虽然在说他自己,他却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那个战战兢兢活在别人眼光里的自己。文轩比他强,至少能够看开,他却做不到。
  是因为这样,文轩才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他冷眼以待吗?
  因为同病相怜?
  是啊,同病相怜,他比文轩还多了一点呢。
  “如果你接受不了······”文轩转头看了他一眼,“我可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