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失足+番外 作者:泉石漱枕

字体:[ ]

  《失足》作者:泉石漱枕
 
  文案:陈树一直在想,薄林薄影帝为什么床上床下两副面孔,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后一细想,还真是。
  薄林(温柔):“陈老师,我不是记仇的人。”(身下动作愈加凶狠)
  陈树:…………
 
 
第一章 
  PM19:26
  A市正在下一场雨。
  屿川区仍是一副车水马龙的迷离景象,雨中的霓虹像被相机过度虚化的光圈,组成了这座城市破碎的夜晚。
  一个看起来大约三十出头的男人打着伞,站在十字路口前等红绿灯。
  雨下的有些大了,飞溅的雨点- shi -了他的裤脚,令他在五月初夏的时节,察觉到了一丝冰凉。
  一般这个时候,陈树喜欢坐在回家的公交车里。
  找个靠角落的位置,透过窗上那颗颗坠落的雨滴去看街景。看往日里尖锐平直的高楼大厦在雨中糊作一团,看街边招牌上的荧光变得模糊不清。
  而此时,他穿着自己仅有的那件正装,低着头看溅在皮鞋上的水花,孤独地在雨中等待红灯的倒计时。
  陈树已经不年轻了,那件正装也是五年前为了参加某颁奖典礼匆匆赶去商场买的,甚至不是定制,所以某些地方穿在身上使他格外变扭。
  身旁有雨声,这是近的,还有年轻女孩叽叽喳喳说着话的笑声,这是远的。
  “今天……这么快……出来了………”
  “好帅啊……”
  仿佛听见了什么,陈树微微抬起头。
  只见十字路口的另一头,一张英俊又迷人的脸突然出现在一心广场喷泉旁的巨型LED屏上。
  屏幕中的人仿佛刚出席完一场大型典礼一般,一身白西装,像古神话中的美神Apollo一般被众人簇拥着款款而行。
  他的胸口别着某奢侈品牌独家定制的孔雀胸针,在聚光灯下闪着炫目的光。
  陈树记得他在前女友经常浏览的网页上见到过那个品牌,当时他就被那标签后数不清的零给狠狠震惊了,即使当时他意气正风发,花钱无所顾忌,也对这种价格区间的奢侈品望而却步。
  最后的画面突兀地定格在那人似笑非笑的一瞬间,好像正隔着屏幕与他遥遥对视着。
  陈树推了推眼镜,缓缓移开了视线。
  绿灯亮了。
  —————————————————
  那是家叫做“Sinomenine”的酒店。
  坐落于最繁华的商业区中心,以巨大的身形隔开了酒吧街与金街两个街区。
  酒店位置不算偏僻,甚至可以算是屿川商业区的核心位置了,但酒店大堂却十分冷清,一眼望去竟望不到一个客人。
  大约是其高昂的入住费用的缘故,许多人认为花如此高的金额,只为了在酒店住上一晚,十分不值得。
  因此,该酒店便沦为了当地富豪们心血来潮消遣几日的特定场所。
  陈树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是这家酒店特有的熏香,有种栀子与茉莉混合的花香,但并不浓馥,是很令人舒服的气息。陈树还疑惑自己是否闻到了柠檬与柚子的气味。
  礼貌地用前台递的袋子套住了滴水的雨伞,陈树便径直走向了电梯,轻车熟路地按下了“22”那层。仿佛这样的动作已经重复了几百次了。
  酒店每层都铺设着地毯,是蛋糕一样的卡其色,配着晕黄的灯光,显得格外奢雅。走廊的大厅里还有复古式的唱片机,上面轻轻地放着法兰西小调《Ran into Bookstore》。
  陈树回头看了看自己在那地毯上留下了一串的- shi -脚印,生平第一次有种“亵渎地毯”的感觉。
  用指纹打开了“2206”的房间,陈树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在看清房间内空无一人时。他松了口气。
  那人还没来。
  陈树简单地洗了个澡,边用浴巾擦着头边打开了手机。
  简单地浏览了一遍自己新作下的评论。
  意料之中,只有短短十余个评论,而且大部分还是恶意嘲讽挖苦他的言论。
  “我说独木是不是飘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奥斯威奖获得者呢,也不看看自己写得什么jb玩意。逻辑世界观一团糟,一整篇都不知所云。”
  独木是陈树写作用的笔名。
  “早期因为那本封神的《克莱姆海堡》而一直追随着木神,但是他如今的文笔实在是令我大跌眼镜,难以想象海堡的作者竟然写的比那些三流文还难看,太失望了。”
  发稍的水滴顺着滴到了发光的手机屏幕上,陈树淡定地用浴巾擦了擦,漫无目的地继续往下滑。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还夹杂着巨大的雷鸣与呼啸的风声。
  仿佛有什么感知,陈树放松的身体顿时紧绷了起来。
  那是一种鸢尾与肉桂纠缠的香气,仔细闻,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麝香味。
  是“月华之水”独有的味道。
  那香气越来越近,陈树的心快蹦到了嗓子眼,但他还是呆呆地握着手机,不知如何动作。
  忽然肩头一重,一阵低沉又诱人的嗓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在看什么?”
  陈树不敢抬头,因为那人,有着与那块巨型LED屏幕里如出一辙的脸。
  —————————————————
  “呜……啊……不行……这次真的不……”
  陈树在床上一向是不情愿发出声响的,一来是因为薄林比他小了十岁有余,感觉在小辈面前- yín -声浪叫有失体面。二来是因为薄林与他悬殊的身份地位,使他在床上也一直有种逃不开的自卑与羞惭感。
  但薄林却每次都要狠狠地逼他叫出声,不仅如此,每次做/爱还一定要面对面做。陈树的生涩与羞赧简直处刑一般,在薄林面前一览无余。
  屋外的雷雨仍暴怒不休,一如床上薄林那算得上是凶狠的动作,进入的每一下都直击在那令陈树灵魂震颤的软肉上。
  “哈……嗯……我真的……不行了……”
  因为战况过于激烈,动作间陈树的眼镜都滑到了鼻翼,额头也冒出了亮晶晶的汗,面颊一片绯红。
  马眼被薄林用手指堵住,隔一阵子用那粗糙的指腹技巧地爱/抚那蓄势待发的前端,偏偏又不让他发泄。
  陈树难堪得全身发红,话至嘴边却变成了那一句句听了连他自己都发臊的求饶。
  “呜……求你了……让我……不行了……”
  薄林握着陈树颤抖不止的腰,体贴地将滑落的眼镜扶稳,温言细语地安慰着:“陈老师乖,你什么时候不行,我都有数。”
  身下的动作却与口中的话极度不符,他将陈树的腿张到最大,毫无预警地一下子全根没入,直接把陈树逼出了几滴眼泪。
  那凶猛的肉刃仿佛背离了那斯文的主人一般,像个不知餍足的恶兽一般肆无忌惮地侵犯脆弱的肉壁。
  “嗯嗯……啊……啊!”
  每一下撞击都是最深,逼得陈树有些自暴自弃地哭了起来。
  “哈啊……太深了……我……我受不住了……”
  陈树的腰腿有点小毛病,一到雨天就疼痛难忍,好像有千万只小虫子在啃咬似的。
  如今被薄林艹得狠了,陈树生了逃跑的欲/望,可他的腰酸软无比,就连那令他发怵的肉/棒来袭时,他也只能大张着腿颤抖地予取予求,任由那发硬发烫的物事一次一次地贯穿自己,根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陈老师下面这张嘴真是……”薄林感到身下那不断翕张的小/xue与主人即将崩溃的意志背道而驰,反而有些贪吃地缠绞着他的肉刃不放,不由得轻笑一声。
  “好客。”
  轰隆!
  陈树全身像刚出锅的红焖油虾一般,炸了。薄林和他做/爱一般不怎么说荤话,因为一说,他整个人就会像过度膨胀的气球,羞得直接炸了。
  真是……老脸没地方搁了……
  薄林最乐意看的就是陈树羞到全身发抖,但下面不由自主缠得更紧的样子。
  他想看他哭,看他求饶,看他承受不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薄林目光逐渐深沉,将陈树躲闪的脸捧了起来,深深地吻了下去。
  “唔……嗯……”
  雨依然把整座城市笼罩在- yin -影之中,千家灯火明灭着在夜幕中跳跃。
  广场上的那块巨型屏幕上还映着薄林那张出席活动时完美的俊脸,只见他目光柔和,不知看向什么地方。
 
 
第二章 
  陈树醒过来的时候,窗外还在下雨。
  即使窗帘没有拉上,屋里也还是昏暗一片,分不清几时几刻。
  陈树看了看身侧,薄林已经走了。
  但那股月华之水的麝香却仍温柔地徘徊在房间里,久久不散。
  身上是干净的,估计是昨夜他昏睡过去的时候,又被薄林抱着去浴缸清理了一番。
  陈树艰难地爬起来,摸索着戴上眼镜,两腿颤得不像样。或许是昨天打得太开的缘故,稍微并拢一些都格外刺痛难忍。就连到卫生间洗漱都要扶着台板,免得脚下一软一头栽倒。
  其实陈树身体素质并不差,他年轻时为了不被女友嫌弃天天宅在家里,还常常去健身房锻炼。
  即使现在极少去健身房了,但一米八一的身高配着匀称的身型,怎么也算不上是“柔弱可欺”的那种类型。
  但陈树依然觉得难以面对此时此刻镜子中的自己:
  白衬衫虚虚地罩在他身上,隐隐可以看见昨夜被蹂躏过的那些痕迹。
  锁骨、颈后布满了暧昧的吻痕。
  甚至眼睛都因为哭狠了的缘故,而微微肿了起来。
  望着洁白的浴缸,陈树眼前仿佛浮现了昨晚薄林边抱着他边给他清洗的场景。
  在聚光灯前给无数奢侈品牌代言过名表、戒指的那双手。
  在斯维罗国际电影节上捧着“最佳男主演”白银奖座的那双手。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