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失控+番外 作者:日最野

字体:[ ]

《失控》作者:日最野 
 
简介:在你的味道中失控
原创小说 - 轻松 - ABO - 青梅竹马 
短篇 - 完结 - BL - 现代 
 
文案:(虐受,受控慎入)
闻予作为一个Alpha
喜欢桃子味的糖果,桃子味的果汁,桃子味的汽水
他喜欢桃子味的一切东西
可唯独不敢承认的,就是他喜欢桃子味的池疏
双向暗恋
(已开放下载)
 
壹.抑制 
 
偌大的宴会厅,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摇晃着红酒杯,聚在一起眼神锁定角落的一个男人,低声窃语。
 
“看到没,那个就是池疏,池延的亲儿子。”
 
“啧,难得见他出现在这种场合。”
 
“那可不是?池延一般都带着他那个养子,哪里见过领着他这个Omega儿子的。”
 
“就因为是个O,所以不把人当亲儿子看,啧啧,池延也是够狠的。”
 
启文集团董事长小女儿闻格的生日宴上,池疏代作为闻格的好友前来祝贺。
 
池疏休闲轻松得过分的衣着在一众华服中显得格格不入,他站在众人中最不显眼的位置,时不时抬腕看表,耳边不时能捕捉到一两句关于他的闲言碎语。他叹了口气,抬眼时撞上最焦点那人的眼神。
 
闻格正蹙着眉看他。
 
闻格是个女- xing -Alpha,飒气十足,先前还热烈追求过他,可A有心O无意,俩人终究还是没人到一起。过场时池疏一直都站在最角落的位置,生怕闻格一记眼刀飞过来把他千刀万剐。
 
他本不想来,觉得自己出现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何况在场A众多,虽说每个人都是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他一个O站在里头总感觉栽进虎狼窝里,后背凉得发慌。
 
宴会尾声将近,池疏一个人在后亭躲清静。谁知闻格还是找过来了,一身酒红色鱼尾包臀裙,一手夹着两个高脚杯,另一手拿着个绒面盒子,见到他就笑着说:“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闻格像极了过去童话书里的女王,即便对你说一声谢谢,都让你有大喊一声“使不得”再跪下叩首吼一句“谢主隆恩”的冲动。
 
“帮我戴上。”她将绒面盒子递给池疏,坐在一侧将卷发捋到肩头,等着池疏给她把项链戴上。项链凉丝丝的,触到皮肤的一瞬让闻格打了个寒噤。
 
池疏小心翼翼地搭上扣环,闻格的腺体不可避免地暴露在他面前,浅淡的Alpha气味随着触碰在空气中愈发富有别样的意味。
 
“生日快乐。”戴好后,池疏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接过闻格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尴尬笑笑,“我该回去了。”
 
他起身要走,还没踏出亭子,闻格的声线凉凉的,告诉他:“闻予回来了。你……不打算见见他?”
 
池疏没回头,他挠挠头发,笑叹道:“哪里是我不想见他,是他不想见我。”
 
闻格低声发笑,站起身声音蓦地抬高,像是要说给什么人听:“这样的话,倒不如我俩凑合。反正某人乐意当缩头乌龟,你也不可能和乌龟过是吧?”
 
池疏有点懵:“这什么跟什么啊,见不见他跟和不和你过有什么关系?”
 
闻格微讶,走到池疏跟前,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们……你们不是吧……”
 
池疏还没意会闻格这一声“不是吧”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忽然,从宴会厅里传来一声女人急促尖锐的叫喊,一时间,数十个Alpha一齐从前厅匆匆赶出来,一丝甜到发腻的气息犹如缠绕的丝线,在空气中散漫开来。
 
闻格揪着池疏的后领往后拉,扯得池疏脚下趔趄,闻格急道:“你往那边躲一躲,里边应该是有人……卧槽!”忽然从身后伸来一只手,把闻格推到一旁,她站稳抬头看,本该是躲在某处听小话的男人此时怀中圈着扑倒在胸口的池疏,浑身散发寒气,正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那是一种宣告所有物的目光,像是在警告她:要是敢再多碰一下,他就把她掀出去。
 
“冯徵已经带抑制剂和阻隔器过去,你让人盯着些宴会厅里的某些老、东、西。”
 
闻格瞪着男人,十分不满意男人的态度:“闻予!”
 
“叫哥。”闻予搂紧怀中的人,眼中凌厉不减。
 
胸腔的鼓动震得池疏头脑发昏,属于记忆中某个人特有的气息近在咫尺,一丝一缕绕入思绪,缠着记忆深处引诱肉体和灵魂最原始的悸动。
 
西装衣袖被人慢慢扯紧,怀中的人皮肤灼烫,闻予低声唤池疏的名字,垂首时捕捉到一息近似白桃的香气。那是池疏的气味,淡淡的,总让他想要贴着那处最敏感的腺体,虔诚却又纵情地吸进肺里。
 
事实上他真的这么做了,直到闻格用尽全力将他推离池疏身边时,他怔愣地看着瘫倒在地上的池疏,生生受了闻格一个耳光。
 
闻格对着他骂道:“你这是要怎样!?躲了六年还想再躲六年吗?”
 
“六年……”
 
闻予笑了,眼眶却红了一圈,他屈膝跪地,抄起膝弯轻轻将池疏抱起,对闻格说:“一会儿让人给我送一支抑制剂。”
 
一夜凉风,穿过窗台卷起帘角。拂过软床上缠在一起的两人,信息素带着潮气在空气中悄悄融合。
 
池疏做了一个香艳的梦。梦里的Alpha倾尽柔情,唇舌温软与他接吻。他能感受到对方的触碰他时的小心翼翼,连异物侵入都异常谨慎。世人总说O给予A欢愉是天经地义,可这位Alpha更像一个朝奉者,每次呼吸每个动作都神经质一般,抑制本- xing -却又不断地取悦他。
 
“池疏……”男人的嗓音- xing -感且压抑,似乎在低泣,一遍一遍地重复“对不起”。
 
为什么……
 
池疏脑袋空空的,迷迷糊糊的似乎又有些明白男人的话,只是他已经没有气力再去回应。
 
池疏是匆忙踩着点赶到编辑部的。一进办公室,主编正翘着二郎腿占着他的座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上周让你准备的采访稿弄好了?”
 
池疏心头一紧,摸着鼻子讪讪道:“弄好了。”
 
“行,那你一会儿把稿子改了。”主编走过他身侧,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A味,皱着眉头道,“下午不采访陈氏总裁了,改成采访启文集团的大公子。”
 
池疏问:“之前不是已经谈定了?”
 
“你没看今早的新闻?”主编点开手机界面递到池疏眼前,“昨天闻家小女儿生日,陈顷对一个Omega强女干未遂,谁还敢采访他?”
 
“反观闻予,年轻又有能力,占头版不过分吧?”主编摸着下巴,话语里满是赞誉,“听说他把启文在北美的业绩不错,这次回国不仅是要接班,还要把婚给订了,有新闻可做。”
 
下午三点,池疏站在启文大厦前台,身后跟着个实习生方午。
 
报出身份和来意,前台引着二人找到办公室,被告知闻总在开会,让他们稍等片刻。
 
这个办公室池疏小时候来过很多次,只是装潢变得有些不一样。
 
池闻两家是世交,他和闻予自然打小就走得近些。后来闻格出生,他们中间就多了个小妹妹。
 
池疏看到办公桌上立着的那张微微泛黄照片,走过去拿起来看,不由自主地笑了。那是小学时期的他们,明明那时候他是他们中最高最强壮的一个,最后却也是唯一分化成Omega的一个。
 
“看得这么入迷?”低沉磁- xing -的嗓音几乎是贴着他的耳廓传过来的,他猛一回头,撞上身后那人的额头。
 
“嘶。”他捂着脑袋,躬腰呼痛。闻予忍着笑,让冯徵去拿冰袋,揉揉他的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池疏没说话,只是抬头看着闻予,像在仔细打量。
 
这个人变高了不少,眉眼深邃,下颌线条精致深刻棱角分明,浅色薄唇微抿着,给人的感觉如同他本人的信息素一样,冷淡疏离。
 
受着池疏的目光,闻予喉头微动,不动声色地后退至安全距离,听池疏说:“我来工作,采访工作。”说着,池疏拿出工作证在他眼前晃了晃。
 
工作证上清清楚楚地印着的池疏现在所属的杂志社,在闻予已知范围内,这家杂志社和池家毫无关系。
 
闻予不得不去想他回国后听到的各种传言:池延并没有将池疏当做继承者,而是把公司多数的业务都交给与池家毫无血缘关系的养子池封打理。说池疏被冷落,不,是被放弃都不过分。
 
没一会儿,冯徵拿着冰袋进来递给池疏,池疏接过微笑着说谢谢,像是已经习惯,自顾自坐回沙发道:“幸好采访对象换成了你。”说完,他摊开一本浅棕色的笔记本,让方午拿出录音笔备着:“听冯助理说两个小时后你还有行程安排,我们尽快结束不耽误你的工作。”
 
闻予心中有话想问,却碍于他们之间还有多余的人。池疏的态度像是已经不记得,或者是说完全不在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这种近乎失忆的不提及让闻予心慌。
 
池疏与他保持距离,却又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贰.得过且过 
 
 
采访结束也快到了饭点,池疏带着方午去附近一家有些名气的川菜馆吃川菜。坐下后,实习生两眼放光着问他和闻予是什么关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