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要点进来[电竞]+番外 作者:对四要不起

字体:[ ]

  《不要点进来[电竞]》作者:对四要不起
 
  文案:小主播屈一的直播间里有一位因为直播标题【不要点进来】而点进来的常驻金主。
  金主霸霸的日常只有三件事——躺鸡,躺尸,躺礼物榜首,金光闪闪的那种。
  菜得坦荡,壕得真实。
  屈一和霸霸聊星星聊月亮,从极限跑毒聊到强压枪线,从相见恨晚到无话不谈。
  屈一:霸霸你吃鸡还是很有天赋的!
  霸霸:还好,比2UTen的队长靳塬好一点。
  屈一:我觉得靳塬骚话太多脸太帅,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职业选手。
  霸霸:是,他很帅。
  后来——
  屈一来到比赛现场,习惯- xing -打电话给霸霸嘚瑟一下。
  三秒后他从听筒里听到教练催促上场的声音。
  屈一:???
  这一场2UTen打的不能再燃,赛后靳塬手捧奖杯,准确地从人群中找到屈一。
  主持人问他对自己的评价。
  他说:我,靳塬,一个骚话太多脸太帅一看就不正经的职业选手。
  屈一:你谁??????
  食用指南:霸总流氓职业选手攻X沙雕可爱小主播受
  *不懂游戏不影响阅读,不会写文案,求你们去看正文吧!
  *霸霸=爸爸,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心中,啵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塬,屈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来了!跑了四个宿舍才借来的床帘!”少年用力拍了拍手里的布料。
  “啊——”屈一倒头砸在书桌上,哀嚎着出声,“洪酱今天也是一样严格呢——”
  洪建国将床帘抖开:“瞧瞧这花色,红里带绿,绿里带鸡屎绿,和你简直绝配啊!”
  屈一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下,赶紧重新闭上:“拿开拿开,我宁愿用你的花裤衩做直播背景板。”
  “你要我的花裤衩也不是不行……”
  在洪建国翻箱倒柜搜索花裤衩的时候,屈一机械地从桌上爬起来,扯了自己的床单,用多功能钩子挂在身后,接着打开电脑,下载直播软件,整理好桌面上乱七八糟的图稿,最后插上手绘板的USB接口。
  一切准备就绪,屈一拍了拍手,开启他“骗吃骗喝”的直播之旅。
  万恶之源出现在三日前。
  “2UTen还剩下塬爹和老八勉强苟在圈边,他们应该是清楚自己身后DAP和兔子队的位置,这两队交火以后进圈肯定只来得及走直线了,难免要遭遇2UTen!反观娃队这边,全员满编在圈中心架枪,完全没有压力!”音响里传来解说激动的声音。
  屈一悠悠闲闲趴在桌上:“还是娃队强啊,2UTen不行。”
  靠他最近的闻桓成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寝室里一共三人,闻桓成是娃队死忠粉,屈一是娃队路人粉,剩下一颗独苗洪建国,死死扒着2UTen这一亩三分地,每分每秒企图高举起义大旗。
  洪·陈胜·吴广·建国喊道:“娃队现在键盘冒奶,马上天谴临头。”
  “我不管,话就撂在这儿了,”屈一嘚瑟地用指尖点点屏幕,“2UTen能吃鸡,我直播吃翔。”
  “丫就是一骗吃骗喝的。”洪建国拍他脑袋,“躺下去,挡着我看比赛了。”
  屏幕上的游戏是PUBG,绝地求生,俗称吃鸡,正在进行的是PGI中国区预选赛。
  娃队、2UTen和兔子是目前积分榜上排名最靠前的三只队伍,但因为积分咬的太紧,要到这局游戏结束,才能决出参加PGI的两个资格队伍。
  屈一从上帝视角看着,小声嘀咕:“2UTen两个突击手都死了,靳塬和老八最少要杀五个才能拿到资格,可是整个圈里除了他俩就剩六个人了,”他冲洪建国嘻嘻笑,“简单来说,除非靳塬开挂,八百里外取敌将首级,不然做梦去吧。”
  话音刚落,2UTen就和杀出重围的兔子队对上枪。
  自由人老八先攻上去,靳塬端着M24在树后开镜。
  “这么近距离还用狙,”闻桓成轻蔑地笑了声,“钢枪都不敢,靳塬还想吃鸡?”
  屈一摇摇头:“他应该是不想钢枪损坏身上的三级头和三级甲。”
  老八和兔子队你来我往地扫了几波,把自己搞成残血,退到一块石头后面打血包,此时,右上角弹出击杀公告——
  【2UTen丶Plateau使用M24 击倒了Rabbit丶XXL】
  洪建国高呼一声,摇着屈一的肩膀:“一一!塬爹这个移动靶,帅不帅!”
  “一一看不见,一一听不见,一一什么都不知道。”
  屈一舔了舔嘴角,虽然他不是2UTen的粉,但靳塬的实力他还是佩服的。
  职业联赛中少有的全能选手,靳塬,既能打狙击手,又能打突击手,还能兼顾指挥,在役一年,以一己之力,将半死不活的2UTen拉扯成了明星队伍,坐拥百万粉丝。
  尽管这百万粉丝里,最少有五十万女粉是冲着靳塬这张脸来的,但这不妨碍2UTen如日中天,炙手可热。
  用靳塬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帅也是本事,像你就没我这么有本事。
  靳塬换了M4出来,还没来得及将XXL补掉,系统就又一次跳出击杀公告——
  【Rabbit丶Calili使用AKM击倒了2UTen丶Eight】
  残血的老八被击倒。
  “2UTen就剩靳塬……”闻桓成手搭在屈一肩上,“兔子只要再杀一个,就超过2UTen了。”
  “他肯定得救老八。”屈一说,“没有老八,他进决赛圈1V4,太难了。”
  屏幕上,老八朝兔子队爬过去,企图获取更多视野,但却突然停住,身后随即滚出一颗烟雾|弹,靳塬在烟雾出现之前,快跑着拉开枪线,身子探入毒圈,三枪精准点- she -直接从侧面偷了Calili!
  兔子被灭队!
  靳塬回到烟雾中将老八拉起来,飞速打着血包。
  “他们这么露位置,娃队应该马上就围过来了,”屈一挑眉,“洪酱,你塬爹活不长久咯。”
  【2UTen丶Plateau使用M24 击倒了Immotals丶Clara】
  屈一瞪了眼睛,确认是靳塬以后,抬手推了推,把自己下巴合上。
  五秒之前,靳塬再扔出一颗烟雾|弹到兔子队的盒子边上,在所有人以为他要舔包的时候,蹭着烟雾边缘换到另一棵树下,将在三楼高点不断探头开镜的狙击手Clara一枪击倒。
  “靠!”洪建国激动的仿佛在微博上抽中了他二次元老婆的手办,“塬爹牛逼!”
  娃队在拉人,没了狙击手威胁的靳塬和老八切着圈边往里跑,在墙角遭遇蹲伏着的两个娃队选手,靳塬几乎是下意识反应抬了枪口对准来人,老八跟枪,将人击倒以后,没有犹豫直接补死。
  “娃队没了。”屈一靠到椅背上,满脸生无可恋,“一一反着买,别墅靠大海。”
  闻桓成蹙眉:“不一定,娃队剩下一个狙击手一个突击手,2UTen这边就剩靳塬,Eight钢枪不行。”
  “剩靳塬就够了。”屈一目光随着靳塬视角挪动,“娃队这局一直天命圈,杀的人大部分是狙死的,包没舔到,装备没法和靳塬比,刚刚胡桃还被靳塬狙了一枪头,其实这些也都没什么,重点是——”
  屏幕里靳塬往楼上连扔三个手|雷,老八打头阵攻楼,靳塬紧跟其后,子弹声交杂中,屈一扬了扬下巴:“靳塬钢枪比他俩强。”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靳塬一身浴血立于三个盒子中间。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所谓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用在洪建国身上就是:2UTen得道,屈一祭天。
  被催了三天直播的屈一终于被迫扛起了被2UTen踩在脚底下的Flag。
  “叮——”电脑显示,直播软件下载完毕。
  屈一挑的深海TV是新直播平台,最大流量也就是PUBG的2UTen战队和LOL冠军队伍MG,除此之外没有热度很高的主播在。
  但是光靠这两队就已经足够养活整个平台了。
  鉴于“直播吃翔”这种Flag太过绝情,洪建国表示,只要屈一开摄像头就行。
  于是,屈一将摄像头对准了手绘板,回头朝洪建国露出一个十分不要脸的笑容。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洪建国掐了掐他的后脖颈。
  准备工作都做好,账号也申请好,屈一想了想,在标题处填上:不要点进来。
  点击开始直播。
  三分钟后,直播间进来第一位观众,ID为【sadasafaqw】
 
 
第2章 
  靳塬关上门,长腿一跨直接倒在床上。
  会议过去不到五分钟,Waste的话还在耳朵里。
  “真的对不起大家,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我,最后几盘不会那么艰难。”Waste的指尖在微微颤抖,“我之前也和经理说了,能打一定打,但是现在……我的手伤已经不允许我再打了,我也不想继续拖累队伍……”
  Waste是队里的突击手,比靳塬先进队多年,这次预选赛会打得这么艰难也是因为他手伤状态不好,对枪对不过先被击杀,导致队伍在游戏半程就出现减员情况。
  Waste的退役决定让2UTen全员陷入了悲伤的情绪之中,但谁也没有责怪,在职业联赛这条路上,因为伤病退役实在是谁也无法阻止的事情。
  而2UTen将面临的更大问题是,队伍里缺少强力突击手。
  目前的突击位替补实力勉强,打打国内赛事可以,但要面对国际强队,还是稍有些欠缺。
  靳塬躺在床上,费力思考着要不要花钱买个突击手回来,手指却无意识地点开直播软件。
  就在他越想越烦躁的时候,眼前滑过一个清丽脱俗的标题——
  【不要点进来】
  他“嘁”了一声:“这年头还有人搞这种标题党,谁会点进去……”
  吐槽完,他把页面往下拉,还没两下,他又回到了刚刚那位标题党的位置,点击进入。
  屈一刚调整好摄像头,房间里就进来一位观众,看这个【sadasafaqw】的ID,应该是个没注册的游客名,于是就友好地打了个招呼:“朋友晚上好,朋友吃了吗,朋友不介意的话小脚丫挪一挪,换个直播间观看更愉快哦。”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