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被斯文败类看上后 作者:发如青丝

字体:[ ]

  《被斯文败类看上后》作者:发如青丝
 
  文案:这就是一个表面温柔实则变态的攻,看上小受后,不择手段把人弄到手的故事(文案无能)。
  1V1,主受,HE。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辰 ┃ 配角:秦修泽 ┃ 其它:
 
 
第一章 
  天空灰蒙蒙的,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苏辰靠在父亲冰冷潮- shi -的墓碑前,心情就与此刻的天气一样- yin -沉。头发被雨水打- shi -黏在额上,脸上有水珠缓缓流下,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父亲的突然离世,让苏辰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看着父亲墓地前被雨水摧残的两束花,苏辰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父亲生前帮助的那些亲戚,在父亲出事后一个个都撇清关系,很怕受牵连。
  而他身边的朋友,也只有强子拿出钱帮他把父亲安葬了,其他人几乎都不和他联系了。
  更可气的是徐凯那个混蛋竟然提出让自己跟他,徐凯男女不忌。苏辰不喜欢男人,但对徐凯的喜好,他并不反感,可这个王八蛋竟然把注意打到他身上,这让他恨的牙痒痒!
  苏辰侧头看着墓碑上的相片,因为细雨绵绵,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又伸出苍白细瘦的手指缓缓的描绘着相片中男人的面目轮廓,男人四十多岁的年纪,样貌普通敦厚。
  其实苏辰一直很崇拜父亲,但是他和父亲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因为他的父亲很忙,很少陪他,两个人一直缺少沟通。
  苏辰的母亲身体很差,生下他后不久就去世了,苏辰的身体随了他的母亲,比较虚弱。
  此刻苏辰身穿一身黑衣,更衬的脸色苍白如纸、身体瘦弱纤细、唇色也有些发青。
  自从父亲被调查后,苏辰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也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再加上他身体本就不怎么好,此刻他有些体力不支。
  苏辰颤抖的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和火机,他取出一根香烟叼在口中,一只手捂在烟身上面,一直手颤巍巍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香烟点燃。
  苏辰狠狠的吸了一口,就大力咳喘了起来,那痛苦的神情,好像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等他终于停止咳喘,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虽然吸烟很痛苦,苏辰却没有停下来,当他把烟放到嘴边,想再吸一口的时候,发现烟身已被雨水打- shi -,无法继续吸了,苏辰皱眉把烟揉碎扔到了地上,还用脚狠狠的碾了一下。
  其实苏辰以前是不吸烟的,以前他出去玩,也都是十点前回家,不是他不想吸烟、不想好好疯个够,而是因为他的身体承受不了,一般晚上到了十一点左右,他就会坚持不下去了。
  有两次他疯了一宿,紧接着就住进了医院。苏父气的大骂他一顿,并且把他所有的卡都没收,让他整整在家闭门思过一个月,后来苏辰在外面玩的再疯也会按时回家睡觉。
  盯着苏父的相片看了很久,苏辰用头狠狠的撞了几下墓碑,头都被磕破了,甚至有血水顺着额角流下,他这副样子半躺在墓地里,再配上他此刻苍白的脸色和泛青的嘴唇,要是有人经过一定以为见到了鬼!
  苏辰现在真恨自己的无能。公司出了问题,他很想了解一下,可是苏父怕把他牵扯到其中,什么都不和他说,更不让他参与,只让他在家老实呆着。
  苏父走的太突然,直到此刻苏辰还没有从这样的变故中反应过来。父亲就是他的天,没有父亲,以后他该怎么办?
  他的头像是炸开了一样疼,此刻他不想再想这些,只想靠着父亲好好的睡一觉,那些痛苦的事情等他醒来后再想吧。
  ***
  苏辰脑袋晕沉沉的,他感觉自己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他努力的睁开了双眼,就看到苏父满眼血丝的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苏辰一惊,想要坐起来,可是此刻他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他看着苏父有些惊恐道:“爸,你怎么从坟地里出来了?”
  苏父听了苏辰的话,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恼怒道:“你这个不孝子,竟然咒你老子死!”
  苏辰抬起右手要揉揉有些昏沉的头,可是刚动,就感觉到手背一疼。
  苏父急忙按住他的胳膊道:“你还在打点滴呢,别乱动!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和人家玩通宵。”说完后,苏父见苏辰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傻愣愣的看着他。
  苏父皱眉,抬起手按了一下床头的呼叫器。
  苏辰有些茫然的向自己的手背看去,他的手上正在打着点滴,他的目光又向四周看去,他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医院里面,这让他很是疑惑,难道他是在梦里吗?可是梦里的感觉也太真实了,他刚刚明明感觉到了手背的疼痛。
  正当他在这不解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医生走进来问道:“苏先生,苏辰醒了吗?”
  苏父点点头道:“醒了,李院长,你看看他是不是烧傻了?醒过来后就呆愣愣的。”
  李院长来到苏辰身边,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道:“苏辰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不过刚才化验结果出来了,他服用了少量迷幻剂,以后最好让他远离这些东西。他本身体质就比常人差,服用这些药物副作用会更大,而且最近查的挺严。”
  听了李院长的话,苏父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是气的要死,他现在真想亲手把这个混账掐死,省的他让人不省心,不过他还是对着李院长道:“谢谢李院长,以后我会好好管教他的。”
  李院长离开后苏父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他怒瞪着苏辰好一会,最后失望道: “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这样累死累活的不都是为了你吗?早知道你这么不争气,我就不该这样拼死拼活,当初更不该同意你妈把你生下来。这次病好了,你老实在家给我呆一个月,好好反省反省!你身上的卡我都没收了。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什么时候再给你!如果你以后再敢服用这些乱七八糟的,看我不把你的腿打断了!”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对话实在太熟悉了,这分明是两年前苏辰第一次服用迷幻剂后住进医院的情形。
  苏辰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尖锐的疼痛过后,一切都在。苏辰的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难道说眼前的一切不是梦境?他回到了两年前?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却又那么真实。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老天真的给他一次从来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守护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苏辰目光灼灼的看着喋喋不休的教育自己的父亲。要是以前他会非常的反感,因为每次两个人见面,苏父都要训他,苏辰总是不耐烦听,有时候甩头就走,走不开就左耳听右耳冒。
  苏父现在也才四十四岁,人也比两年后精神不少,再也不似两年后那样憔悴和消瘦。
  苏父说了半天看苏辰没什么反应,他有些泄气的道:“你已经快二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我也不多说你什么了,出院后回家好好反省,开学前不许离开家一步,我今天晚上要出差,到时候让你王叔接你出院。”说完后又叮嘱了两句就离开了。
  苏辰一直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直到床边的电话响起,他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他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心跳,感觉自己彻底冷静下来了,他才缓慢的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强子’,苏辰眼中闪过一抹温柔,这些朋友,只有强子是真心对他好。
  强子全名周子强,他是周伟和一个情妇生的,因为周伟的老婆一直生不出孩子,才把强子领回来,开始强子在周家生活的还算顺风顺水,可是没想到他被领回来几年后,周伟的老婆就生了一对龙凤胎,这以后强子在周家的生活就很尴尬了,但是即使他那样的处境,在苏辰家里出事后,他也一直帮着打听,尽最大的努力帮助苏辰。
  苏辰接起电话,还没有说话就听强子大嗓门道:“阿辰,你说你和徐凯那个王八蛋叫什么劲啊,明知道自己身体不行,还非要服用‘迷幻剂’,这下把自己整医院去了吧。看你爸那脸色,我一秒钟都没敢在医院多呆。”说了半天见苏辰没有接话,强子疑惑道:“喂,你还活着吧?”
  苏辰笑笑道:“我很好!”能从来一次,真的很好。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强子也听出了苏辰有些虚弱,于是道:“你先好好休息吧,过几天我去找你。”
  苏辰道:“好的,不过开学前你不能来找我了,我爸把我禁足了。”
  强子在那一通哀嚎,好像被禁足的是他一样,两个人正说着,王叔拿着保温饭盒和一瓶奶走了进来,苏辰笑着对强子道:“先挂了啊,我要吃饭了。”
  王叔叫了一个护士把苏辰手上输液的针头拔掉,又帮苏辰把饭摆上。苏辰吃过饭,喝了羊奶,就感觉到一阵阵困倦袭来,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天大亮,苏辰才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医院中,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苏辰深吸一口气,起身来到卫生间的洗簌台前,看着镜子中满头黄发,头发遮住半张脸的青年,苏辰皱了一下眉头,他应该弄弄头发了。
  简单的洗簌过后,苏辰回到病房,王叔已经拿着早餐等在病房了。
  在苏辰吃饭的时候,王叔去办的出院手续。吃过早餐后,苏辰和王叔一起离开了医院。
  路过一家理发店的时候,苏辰道:“王叔,我去弄一下头发。”
  王叔点点头,把车停在理发店门口,和苏辰一起走了进去。
  理发的是个年轻的帅哥,他看着苏辰问道:“先生,您要剪什么发型?”
  苏辰想也没想的答道:“把我的头发剃光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求收藏:《相看两相厌》
  文案:江沐晨因中了蛇蛊,每个月都要承受毒蛊发作时欲/火焚身之苦。为了解除身上的- yín -毒,江沐晨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安排,和那个狂暴易怒,自己极度讨厌的人双修……
  叶寻知道自己和正常人不一样,他体内深藏着一股暴虐杀戮的欲望,这种欲望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在他的体内不断的膨胀,在他快被这种欲望折磨的扭曲时,事情出现了转机……
 
 
第二章 
  听了苏辰的话,理发师表情一僵,他又确认了一遍道:“你确定?”
  苏辰点头道:“我非常确定,你放心剪吧。”主要是苏辰懒得浪费时间把头发再染回来了,不如直接剃光了方便,反正现在是夏天,剃光了也不怕冷。要是以前他那么在意自己的形象,绝对不会这么糟蹋自己的。不过经过后来的家破人亡,这些对他来说真是太微不足道了。
  因为是剃光头,非常的方便,洗头发那些全都免了,很快一个光溜溜的脑袋出炉了。
  头发都剃光了,他那被头发遮住大半的脸也就全部暴漏出来了。苏辰望着镜子中有些苍白的自己,感觉有些陌生。他还记得两年后的他瘦的都快脱相了,看着都渗人。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